追妻我是专业的简繁萧余扬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 > 追妻我是专业的

追妻我是专业的

追妻我是专业的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尘

作者:小红帽

时间:2020-04-04 17:40

评语:男友和继妹出轨

简繁萧余扬小说叫做《追妻我是专业的》,这里有简繁萧余扬小说免费在线阅读。追妻我是专业的全文小说主要讲述了:简繁被冷血父亲叫去谈合同,实则不过是让她陪睡,她喝醉意外失身S市最大财团掌权人萧余扬,又亲眼看见男友和继妹出轨。

精彩节选:

简繁低头吃着自己的饭菜,但是嘴角却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简然当时之所以和孙世凡在一起,只是为了刺激自己。可是现在两人的关系竟然变得如此亲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然,吃饭的时候不要说那么多话!”简正林厉声的阻止了简然的小动作。

“孙世凡,听说你认识程浩?”简正林不明白以孙世凡这样的身份,怎么会结识到YS集团的神秘人物。

对于程浩的了解,简正林一开始只是停留在YS集团的特助的认知层面上,但是比他有权势的康伟德都曾警告他不让小瞧那个人,更不能得罪对方,这让简正林困惑不已。

“岂止是认识啊!”孙世凡这样的回答,让简正林看向他的眼神更是变得不一样起来。

简繁听到程浩的名字,脑海里立马显现出来一张温润如玉的面庞,那个人好像从来就没慌张的时候,无论什么时候嘴角都是带着一抹浅笑。

之前自己和孙世凡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听到他提起过什么程浩,但从现在孙世凡的回答来看,貌似他和程浩还是不一般的关系。

“爸,你不知道世凡和程浩……唔”简然听到老爸的问话就张口回话,可是还没等她说完,孙世凡就把剥好的大虾塞进了简然的嘴里。

“然然,多吃一点,这个营养价值高。”孙世凡一脸坦然的说着,却在下面偷偷的踩了简然的脚一下。

简繁坐在对面,看着两个人的小动作,顿时心中了然,看来简然答应孙世凡将他带回来,必定是孙世凡许给她了什么承诺,才让她这般死心塌地。

说起来也是好笑,当时简然为了YS集团去找程浩的时候,孙世凡还是中间人呢?!

简繁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和孙世凡走下去,像他这种能把自己女人推向别的男人床上的人,会是什么好男人?!

不过简然当时好像还看上了程浩,只是对方却没有看上她。

“来来,大家吃饭吃饭,简繁你也吃啊!”阮美凤也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但不便点破,只得等众人走后再找简然好好聊聊。

简繁其实根本就没有吃多少,她的手机不断的传来震动声,扰的她根本就无心用餐,而这个罪魁祸首就是萧余扬。

她只想快点结束这个无聊的饭局,她害怕萧余扬派人查了地址直接闯进来,到那个时候简繁想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了。

如果让简正林知道自己搬走是去了萧余扬那里,依照简正林卖女求荣的性格,恐怕会当场不承认那份协议,那么自己的一场苦心就全部报废了。

“我吃好了,先走了!”简繁实在受不了萧余扬的夺命连环call,放下筷子对着简正林说道。

“你等一下!”简正林没想到简繁竟然先自己一步开口离开,便站起身来说道。

他伸进自己的西服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储蓄卡。

“这个卡里是二十万,你拿着用吧!自己一个人在外多注意安全!”简正林走到了简繁的面前,轻轻的将卡放在了简繁面前的桌子上。

阮美凤的脸一下子拉的很长,这件事情简正林从来没有和自己商量过。

“简繁之前可是嘉和的总裁,怎么会看上这区区的二十万呢?”阮美凤撇着嘴,白了简繁一眼酸溜溜的说道。

“是啊,爸!连YS集团都给她面子,她怎么会需要您的钱呢?”简然从小到大的零花钱也不少,但是简正林也很少一次性给过她这么多。

所以当她看到简繁能得到这么大一笔钱时,心里怎么可能会不嫉恨呢?

“简繁,密码是你的生日,就当是爸爸给你的送别礼物吧!”简正林见简繁一直没有伸手去拿那张卡,便再次说道。

简繁和他解除父女关系这件事,简正林谁都没有告诉。这次是自己的临时决定,所以面对妻子和最亲的女儿质疑时,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算是我帮你拿回嘉和的奖励吗?”简繁冷不丁的出声,让方才的母女二人都停止了对话。

如果能用区区二十万就换回嘉和的话,那这笔买卖绝对是赚了的。

简然一脸不相信的看着简繁,她竟然真的帮父亲拿回了嘉和,而这个时候她竟然还要离开。简然觉得这个简繁就是个笨蛋,这个时候走嘉和就会全部落入自己的手中。

孙世凡听到简繁的问话,夹菜的手在众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微微抖了一下。

简正林没有想到自己在简繁的心中已经到了如此不堪的地步,本以为父亲给女儿钱花是天经地义的,可是因为自己的漠不关心,简繁离自己越来越远。

“那好!我接受!”面对简正林的沉默以对,简繁抬手拿起了那张银行卡,放进了随身的小包里,动作干脆利落,不给任何人反悔的机会。

简繁拉起自己的行李,踏出简家大门的那一刻,心中无比酸涩,自己帮简正林要回了价值千万的嘉和,可是他却只给了自己区区二十万元。

虽然金钱并不是衡量亲情的唯一标准,但是它却在一定的程度上验证了亲情的真诚度。

简繁站在简家的大门外,没有人送自己,没有人嘱咐自己,回想起自己刚来到简家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那一年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简家不远处的一条小道。

一辆拉风的法拉利停在这里,引起了不少往来人群的注意,而这个车的主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固执的停在那里不肯离去。

车里面坐的人长着一张俊逸到不可思议的男性脸庞,一双墨黑色的眼珠犹如宝石般炯亮,高挺的鼻梁,完美的薄唇,那一棱一角都是那么令人感叹上帝的不公。

这人便是萧余扬!

萧余扬中午忙完之后,就给简繁打电话,想着和她一起吃个午饭。可是她却不让自己去接她,这一点让萧余扬很疑惑。

后来萧余扬查了简繁的资料,更加深入的了解到了她家里的情况。方才明白自己一旦去她家,可能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便开着车停到了她出家门必走的小道上。

萧余扬抬头看向远处,有一个小点点在慢慢的移动,等到走近了才发现是简繁拉着行李箱,只是从她走路的姿态来看,看出她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简繁拉着自己的行李箱默默的走着,因为简家居住的事富人区,周围都是别墅,所以很少有出租车过来。

“这个萧余扬,也不给我发地址,我这样拿着行李箱去公司找他也不合适啊?!”简繁边走边思考着这个问题。

“滴……”一声汽车的鸣笛声将简繁的思绪拉了回来。

在她面前的是一辆十分拉风的红色法拉利,在富人区,简繁见过的豪车也不少,但是像法拉利这种上千万限量版的跑车,自己还是很少见的。

突如其来的鸣笛声吓了简繁一跳,几乎都要把她的耳膜给震碎了,她走上前去,压抑着自己的怒火,敲了敲车窗

车窗落下,车里的主人抬头望去,看到了简繁气愤的脸蛋,默默的摘下了墨镜。

“你还挺准时的。”萧余扬嘴角噙着一丝笑容,淡淡的说道。

简繁惊讶的张开了嘴巴,没想到竟然是萧余扬,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会走这里?

简繁抬眼望去,只见萧余扬淡然扬高唇角,薄唇勾勒出一完美弧度,不过他的笑容在简繁看来另藏深意,心里越发没底。

“还不上车!”萧余扬按下了车门的按钮,冷声说道。

车门自动向上扬起,简繁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呆呆的站在外面不进去。

简繁站在车门外犹豫,她一旦踏上了这辆车,就会被带到萧余扬的家中,简繁这个时候竟然起了逃跑的念头。

“你最好不要想着逃跑,后果你知道!”萧余扬看都不看简繁一眼,冷声说道。

“没有,我只是没有做过这么好的车,先观察观察。”简繁将自己的行李放到了车子里,讪笑的说道。

萧余扬重新戴上墨镜,等简繁坐好后,动作自然的帮她系上安全带,听到她突然停止的呼吸声后,不由自主的嘴角轻轻上扬。

“你在害怕?”萧余扬坐直了身体,给自己扣好了安全带,淡淡的说道。

“没有!”简繁坐直了身体,决绝的回答道,只是她的两颊却微微的泛红。

萧余扬笑了笑不置可否,脚下油门一踩,便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

孙世凡在简繁走后不久,就找了个借口出了简家。他一路打简繁的电话,可是一直打不通。当他到达这条小路的时候,正好看到萧余扬为简繁系安全带的一幕,双手紧紧的攥在了一起。

……萧余扬别墅。

“到了。”萧余扬将车子开进了一座高大的别墅面前,淡淡的对着简繁说道。

简繁在简家待了一年,多少也是见识过有钱人的生活,但是和萧余扬的房子比起来,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

简繁拉着行李箱跟在萧余扬的后面,一路上并没有看到几个人,到了别墅的客厅门口的时候,才看到门口站着两个人。

简繁揉了揉发酸的双腿,这萧余扬的院子也太大了吧,自己拉着行李整整走了十五分钟。

“先生,晚餐已经准备好了!”站在大厅门口一位年纪偏大的长者恭敬的说道。

萧余扬点了点头,径直走进了大厅。

简繁跟在萧余扬身后快步的跟随着,到了门口礼貌的朝着门口的人点了点头。

门口站的是一位年长的老伯,大概得有五六十岁的样子,另一位是同样岁数的夫人,看到简繁来的时候,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只是眼里的神色让简繁有点头皮发麻。

“福伯、张姨!”萧余扬伸手给简繁简单的介绍道。

“行李给我吧!”那叫做福伯的长者接过简繁手里的行李箱,态度非常的恭敬。

“我自己来吧!”简繁不好意思让这么大年龄的老者帮自己拿东西,连忙退阻着说道。

“把行李放到我的卧室里。”萧余扬冷冽的声音从简繁的背后传了过来。

简繁的手猛然握紧行李箱拉杆,胸口一紧,这里的房子这么多,为什么就不能给自己一个单独的房子。

“好好好!”那老者一听到这话,真个人都精神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拿起行李转身就上了楼梯,那速度之快,让简繁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我再去给这位小姐添一双碗筷。”那叫做张姨的妇人脸上带着笑容,脚步轻快的朝厨房走去。

展开内容+
  • 追妻我是专业的 截图1
  • 追妻我是专业的 截图2
  • 追妻我是专业的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