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妄者孟广小说-除妄者小说完整版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除妄者

除妄者

除妄者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绾书

作者:莫语

时间:2020-04-02 17:26

评语:道德的扭曲

《除妄者》孟广小说由柒一文学网提供给大家完整版阅读。除妄者孟广小说由莫语所著,除妄者小说主要是说:最近这座城市就像是笼罩在一片罪恶的乌云之下,杀人案件频频发生,作为一名警官,孟广开始着手开始调查。

精彩节选:

“王浩,男,29岁,江省临城人,目前职业是一名外卖员...”

“12月20日凌晨2时被发现死于悦华公寓23楼处,死因目测是被利器直接切断脖子,导致大动脉、气管直接断裂,当场死亡...”

小胡站在一旁,拿着刚到手的尸检报告读道,这只是一份简单勘察现场之后做出的报告,并不十分详细。

孟广蹲在地上,皱着眉头观察着,此时还躺倒在地上的尸体。

楼里的人都被疏散完了,四周也拉了警戒线,月光透过楼道尽头的窗户,射入公寓之中。

浓烈的血腥味散满整个楼层,孟广也有点愁绪缭绕,不自觉从口袋中拿出根烟,伸手就想点起来。

“孟头,现场还没取证呢...”

小胡在边上默默提醒了一句。

孟广只好捏了捏打火机,揣回口袋之中:“他娘的!物料科的人怎么还没来,磨磨唧唧的!”

看了眼不远处正和自己同事交流着的法医们:“范辉那条狗要是再不来,就让他们把人先拉回去吧!”

对此小胡自然是连连点头,心里却腹诽:这范辉不但是科长,职位高你一级,人家还是局长的小舅子,你也只能在背后说说了。

尽管是心里腹黑了下,孟广八年老刑警的经验,还是感觉到了不对,斜睨了小胡一眼,径直走开。

悦华公寓作为近几年才交房的公寓,各类设施都比较完善,每一层楼道中至少有一个摄像头,确保每一户的家门口都能在监控的范围之内。

而且公寓楼下实行门禁,一层门禁使用人脸识别,二层使用户主确认,最后进入了还会有物业安排的门卫坐班。

安保可谓是防到家了。

孟广也不管物料科什么时候来,坐着电梯下到一层。

一层中设置的是物业办公区,包括整个公寓的监控区也在这里。

凭借自己的刑警证件,孟广带着小胡来到监控室内,各负责人打了个招呼便开始调用起监控来。

负责人是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油腻腻的,脑袋上锃光瓦亮,一看就经历不少社会的风尘。

这让孟广有些不舒适,警校毕业九年,刑警侦查八年,孟广一直都努力的保持身材,所以尽管现在已经三十了,精炼的身姿看着比小胡还小上一分。

在孟广两人查看监控的时候,负责人也在一边介绍公寓的情况。

“我们悦华公寓是近十年内兴起的,尤其是这一幢公寓更是去年才交付,地处市中心,每平均价达到了十五万以上,是全市乃至全国...”

话还未说到一半,便被孟广打断,从怀中掏出手机给他,上边是自己刚刚照的一张死者的照片。

血腥的图片一下子镇住了这负责人,圆润嫩红的面孔,刹那间变白,不住的往后退了一小步。

“警官...这什么意思啊?”公寓死了人,他自然是知道,只是被发现后立马被警察戒严了,他也没有看到具体情况。

身不处于现场,孟广利索的从口袋中掏出一根烟,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房间中立马变得烟雾缭绕。

“您觉得我们来这儿是来听你宣传公寓的?”

“我不是...”

“麻烦帮我调一下昨天晚上六点到现在23层的监控,不浪费时间了,顺便介绍点有用的东西。”

“好好好。”负责人走上前,操控鼠标调出录像。

“公寓1到13层,每层都有三个监控,13层往上有两个监控,只有23层和最后的24层楼道,因为只有一部电梯,所以只装了一个监控。”

录像的画面出现在孟广眼前,手中夹着烟细致的看着。

因为楼层太高,一层近30户的住户,23层只住了一半不到,平时来往的人也比较少。

孟广对负责人说道:“时间调成四倍,这些住户的信息你那边都有吗?特别是2330那一家的。”

“有,我让人给你们送过来。”说着负责人依言调快了倍速,然后出了房间。

看了一会儿,整个六点到九点的时间段内,只有三个外卖小哥来回,住户根本就没有出门。

孟广顺手把倍速调成了十六倍。

一旁的小胡也看着画面,九点之后来往的人便多了起来,加上十六倍的加速,刷刷刷的根本看不清人影。

只是看到孟广依旧聚精会神,也没有出声打扰。

十几分钟之后,孟凡的第三根烟燃到了手指,惊觉的把烟抖掉,眼睛中正好瞥到监视器,下意识的按下了空格。

往回倒了几分钟,监视器画面里赫然出现了王浩的身影,从门外走进来慢慢走向电梯。

突然楼道口好像有什么东西,王浩的身影听停了一会儿,然后径直的消失在楼道中。

孟广瞥了眼——时间是晚上23:30

这时候刚好负责人也进来了:“抱歉抱歉,这儿的住户很多都是短租,所以卷宗有些多,找了些时间。”

监控画面也停了下来,时间是凌晨两点半。

房间内突然安静下来。

小胡的身份不敢先开口,负责人见没人接话,也拿着文件惴惴不安,只有孟关,眉头皱的更深了。

“有意思。”

孟广看了眼负责人,接过他手中一直拿着的档案:“谢谢您的配合,我们先回去忙了。”

说着带头走出了监控室。

小胡忙赶上去,余光看到监控室的门渐渐关上,悄声问道:“师父,监控里有什么异常吗?”

论刑侦能力,孟广在局里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这人脑子不但灵活,而且推理能力不弱,要不是因为性格原因,这队长的位子是唾手可得的。

而在队中,每一个老人都要带一个新人带两年,为刑警队补充新鲜血液,小胡就是孟广的徒弟。

两人走到电梯前,孟广并未答话,侧头看了眼一旁的楼道,心里模拟了一番:刚才,这里有什么东西吸引他走过去呢?

思索之间,孟广这大烟枪又掏出烟,准备舒服一根,顺便打量了一下一楼的三颗监控。

楼道两边一边一颗,互相对着各自的方向,这一来已经是无死角了,但是由于楼道长达五十多米,若是隔着长长的楼道,通过对面的摄像头关注这边的电梯或者楼道,看不出人影,所以在楼道中间还有另一颗摄像头。

“叮”

电梯到达,孟广走进去,下意识的想去按23楼的楼层,脑子里乱糟糟还想着事情,便怎么也找不到23层。

“师父!”小胡走进来:“师父您忘了,悦华的电梯因为楼层原因,为了有更好的利用效率,1到13楼左右各有三部电梯,依次减少的。”

这句话,就像一根针戳进孟广的脑袋。

“1到13楼!”

似乎很耳熟,刚刚那位公寓负责人也说过,1到13楼三颗监控,14到22是两颗,而最顶楼的23、24因为利用率低,所以只装了一颗监控,不可避免的会有盲区。

既然有盲区,犯罪分子就有可能利用这个盲区!

孟广兴冲冲得带着小胡,转了一次电梯上到23层,门还未全部打开孟广便冲出去。

“老孟!”

迎过来的便是物料科的范辉,这边电梯门一开就有人冒失的冲出来,吓得周围办公的刑警伸手就要掏枪。

看清同样是刑警队的孟广之后,众人才压抑一下突然跳快的心脏,各自做事情去了。

“老孟,这案子有什么眉目不?”范辉自来熟的吆喝道,他对刑警队没啥敌意,也就是孟广这人嫉妒他有个好老婆,而自己还是单身狗罢了。

工作上的事情自然是要认真对待的,孟广便回道:“刚刚去看了下监控,晚上六点到刚刚两点钟,都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就连这人自己也是外卖小哥。”

范辉看了看静躺在23楼和22楼楼梯之间的王浩:“也就是说这个人是走楼梯上来的,还没出楼梯口就被人杀害了?”

“根据我看到的是这样的。”

孟广往下走了几步,回头问道:“你们照片都拍好了吗,拍好了我就要看现场了。”

范辉点头示意身边一小伙,戴上白手套也给孟广递了一个:“你看看这东西。”

包在透明密封袋中的,是一张被血迹染红的外卖单。

但是孟广显然在意的不是这个,一下子黑起了脸:“谁让你们乱动的,就算是物料科也要等我们刑警队的人回来才能取证,你们乱动了我怎么查看现场!”

范辉也不生气,说道:“老孟你刚刚不在,我就让你同事呆边上看了,这不是一样嘛?”

“一样什么一样!”

孟广伸手一指范辉说的那人儿:“你让他拿八年第一回来?不说八年,一年怎么样?”

这个八年,指的是临城警界每年评选的人物,以破案率、破案速度和案情大小做评比,自从孟广转行做刑警之后,这个奖他一年没落下。

所以那被他指到的人,除了脸色涨红之外,真没有什么辩驳的余地。

小胡轻轻拉了拉孟广:“师父咱低调点,不要树敌太多!”

这回孟广倒没有再哔哔什么,重重的哼了一声:“下次我要跟你姐夫说,再也不跟你一起出来了。”

说着顺手关上了楼梯转角处的窗户,十二月的临城,风是真的冷。

在到这儿的一个小时里,都感觉温度已经低了快十度了。

小胡跟在身后,自然堆笑的对范辉连连道歉,自己师父的屁股,只能自己来擦了。

戴好手套,孟广接过那个密封袋。

外卖单在血迹中被浸泡了很久,随着血液逐渐凝固,上边的字迹都有些看不清了。

孟广让小胡拿了个手电,打开照在外卖单子上——

“麻...烦快...一点,谢...谢师父...小...小软?号码看不清楚了,看清楚了估计也是虚拟号。”孟广顺着单子说着。

一转手电照在小胡脸上,照得小胡急忙眯着眼退开。

“胡老板,住户档案在您手中呢,劳驾您查一查住户中有没有一个叫小软的,看名字应该是个女性,5分钟我要知道结果。”

悦华公寓一共24层,除去第一层有23层,每层30家住户,一共是690家住户。

小胡拿起手中巨厚的档案:“师父,您别为难我了!”

气的孟广一个脑瓜子打上去:“你是不是傻,先从24楼开始找!”

孟广拿灯照了照已经有些发硬的王浩:“让人过来处理一下吧,先排除有人带王浩上楼谋杀的可能,假设是他自己想走楼梯送外卖,那么实际结果只有两层,从24层开始找。”

幸好23、24层的住户比较少,两层加起来也只有30个不到。

小胡一页页的翻着,终于赶在5分钟内抬起头:“师父,我看了下,23和24两层一共有28户住户,其中23层有19家,24层有9家。而在这29户中有23户为女性,独居女性有19位!”

“这么多女的?你确定是独居?”孟广抱着手臂走了两步,问道。

小胡又确认了下:“数量是没错的,但是现在的公寓注册时候可能是一个人,入住时候是两个人也说不定,这个无法保证。”

法医已经开始拿过尸袋开始收拾现场,因为楼梯空间比较小,四个法医显得有些拥挤。

好不容易才放入尸袋中,领头那个起身看向孟广和范辉,说道:“还好有些硬了,不然真只过了一个小时不到,软趴趴的还不好抬!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我先回去做个报告,连夜弄一下。”

也不和两人握手,毕竟才刚忙完。

孟广和范辉都点头示意了一下,便分开了。

这边现场处理基本都完成了,跟孟广打了个招呼,众人结伴的离去,警戒线也撤了,楼道中只剩下了师徒二人。

这时原本被疏散的人群也回到了楼上,聚集在事发处想看看什么情况。

只是楼梯那儿被取证完成之后,也清理了一下,除了空气中很淡的血腥味之外,和平时并无二样。

孟广和小胡穿的都是便服,趁着人群挤出这儿,坐着电梯来到一楼。

公寓的负责人还在一楼等着,孟广征得同意之后,让小胡先带着档案回局里研究下,孟广点起一支烟跟负责人聊了起来。

“老哥,我刚刚稍微看了下,你们顶上两楼住了很多女孩子啊?”

负责人尴尬的笑了笑:“警官啊,你也知道我们悦华的公寓档次是不低的,在临城这儿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套市中心的小公寓...”

见孟广又要打断,负责人急忙说道:“您先听我说,总而言之,悦华的消费并不低,一套三十平的公寓在上边一个月都需要平均三万的租金,所以很多租客除了小金领之外,都是些做特殊职业的女孩子。”

“特殊职业?”孟广一愣,心想我可是警察,你就这么明目张胆跟我说这个?

负责人自然读懂了他的心里话,尴尬一笑:“不是你想的那种,是就像游戏主播、还有某些有钱人在不离婚情况下的另一个真爱、又或者是富二代之类的。”

“......当然也不排除有特殊情况!”这一油腻中年人,在一个警察面前说这钱,也不由得有些丢脸。

孟广吐了口烟,他是刑警不是公安,这事儿也也不归他管。

“诶,你平时在这儿,有听说过一个叫小软的姑娘吗?或者叫软软之类的?”孟广问道。

负责人想了想:“平时这些租客都是早出晚归的,见到的也少,基本都没有什么交流,但是一般公寓有问题报修,都会在我们后台有记录,警官您需要的话到时候联系我就成。”

见公寓负责人也不了解很多真相,孟广只得作罢,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三点半了,跟负责人招呼一声,孟广便离开了公寓楼,骑着陪了自己八年的雅马哈,回到了局中。

展开内容+
  • 除妄者 截图1
  • 除妄者 截图2
  • 除妄者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