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志琅琊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六界志

六界志

六界志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神秘园

时间:2020-03-29 19:41

评语:六界的纷争

琅琊小说叫做《六界志》,这里有琅琊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六界志全文小说主要讲述了:琅琊本是山中一野兽,天性不凡。机缘巧合下,遇到了上神东皇太一。得他指导修炼,终于学会各类法术,随着世事变迁,卷入了六界的纷争里。

精彩节选:

《鉴略》曰:粤自盘古,生于太荒,首出御世,肇开混茫。初,天地混沌,有神盘古,开天辟地,由是大千纷繁。

自是,古化一气,继为三清。是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也。

是日,南无惧留孙古佛至昆仑山玉虚宫,乃元始天尊居所。见其景妙:金銮环山,银鹤绕殿。实胜状也。

古佛至宫外,等候多时,见祥云霭霭,则文殊广法菩萨,观音菩萨,菩贤菩萨至矣。曰:古佛亦为佛祖之言而来乎?曰:然也。相偕候之,少时,一童子出,乃遥遥谓之曰:请来!为述来意,曰:尚容通报。

童儿乃进报:西方南无惧留孙古佛,观世音,文殊广法,普贤菩萨至矣,现外候旨。宣:进之。少时,齐进,拜天尊。曰:拜见老师,愿老师万寿无疆!视之,则余八仙皆至矣。准起,惧留孙佛为述佛祖语。天尊曰:达摩受劫,苦行面壁,终成正果,是至善者也。言其所见,曰:是亦数使然,今尔等俱去,待有日以助众神功。具领命,化清风离矣。又嘱余八仙:如此如此,待其时,可重聚三花,再得道行也。皆去。忽现一气出,谓云中子曰:来。

云中子者,得道全真也,居终南,拜元始。幸免杀劫。乃唤于前,曰:先是,尔吾徒也,性聪颖,固了尘缘而无杀戒,封神之战,亦逃大恶。使探掌,书一符于其中,移时化,不复见焉。因问:是何意焉?答曰:是劫也,天星坠则大凶,固定数者,至时自现也。乃拜去。

禁宫者,拘诸异兽之地也,是六界重地,有神圣灵镇之。

凡间有妖焉,其数不可计。妖术有深浅,深者千万载之功,实甚厉也。

是日,禁宫微震,圣灵见异而出。则群兽来攻,因护宫,与战,大败之,忽一兽出与战。居七八十合,圣灵败,兽赶之,圣灵道穷,为杀也。

天帝闻是事,召众神议,莫衷一是。有神曰:禁宫重地,其兽厉极,故不能一日无主,今至此,须遣一神以镇之,方无虞也。帝然之,而不知遣何也者。众复议,亦无定论。帝乃云:魔冥二界者,多妖魔异怪,是极恶也。禁宫兽暴恶,以恶制恶,朕以为可行。乃曰,将从魔冥二界择一神。而无明旨,帝亦未再言,是以众议不休焉。由是居千载。

滁州琅琊山,某夜,风大作,飞沙走石,群兽皆惊,俱往以视。会风来,到处折草断树。石木齐舞,状赫然。乃妖风也。

忽闻厉声,视之,则空斗亮。乃雷也。

琅琊山上一松,经络俱坚。枝繁叶茂,是千年古松也。忽一物自空而降,堕于其上。众趋以视,茫茫昏黑,但闻其声,不见其物。众议:今时晚矣,翌日早来视。翼日众起,聚以观,视松,则巍峨险峻不可上,内一豹曰:挺拔如天,虽攀爬之功,何以上?众仰首然之,一獐曰:飞禽可上。视其上,忽闻厉声曰:某自下之,尔何为耶?言讫,从空而下,堕地上,视之,则一兽,四足着地,则高九尺,是长之半。

众既见,曰:是佳禽,亦不致天现异象耳。

狼默然,或云:汝有何力,昨夜天降惊雷,盖有所殊。不若略显神通,好见君之异也。众唯唯。

回曰:无他,但忆雷鸣震聩,茫然不能见耳。固强之,殊不可,众笑曰:何异常者哉!去。

众既离,惟一未归,视之:一白狼耳。问:众皆离,惟汝在,何也?莫非以同族?答曰:诚未然。继近前,附耳喃曰:吾观天象,尔非常者,会灾即至,惟君可解。不然,众俱不得脱。且无以服者。

狼问曰:汝能言天象,亦非常者。某惟山野怪兽耳,何以解?白笑曰:知吾非常,岂非常者乎?大千世界,六道轮回,生灭不息,昔夏亡于桀,商亡于纣,周亡于赧,是故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盛极转衰,衰而既盛。是天道耳。

闻,敬之,曰:君言是也。虽兽,有见此者必异焉。白曰:余见甚浅,岂敢妄言?惟知万兽遭劫,此山惟我一狼,君知其故乎?实人之过也。及来猎,不分种族,诛而啖之。会今乱世,征战连年,耗资甚巨,而三军岂无荤耶,先是,有军来猎。吾族惟我与数十幼儿,或藏以石,或隐以涧,故存也。我念人恃器利,诛兽九族,而兽不能抗,故叹耳。琊问:诚如所言。是与人有怨乎?曰:河东王生者。贵权极大,是帝臣也。我族为其诛,固与之有隙也。

狼奇曰:是大慧者,又叹兽之窘,何不揭竿而起,统一族以抗耶?

白笑云:君既有心,何多言也,惟安眠足矣,来日尚有异者。言讫,自去。

狼乃天生者,亦慧,思:其言何意耶?吾诚未有是心,狼其知我者与?游乐山中,而众多疏远之,狼阴异。翼日,与猿谈,问其故,曰:先是,一日天现异象,状似日前。而居无何,山上兽为人所猎焉。君所现者绝类前,故众远君也。问:前所降者何?曰:其时昏茫未知,众皆以惟天象耳。且翼日未见多焉。问:此山惟我狼,何也?曰:有一白狼,盖亦女族也。问其源,云:先是,有一群狼来居此,居数年,子孙繁衍,白亦在焉。是我亲见也。问:何色白?曰:盖繁衍有异耳。

由是狼居山中,游山玩水。乐同众。数年过焉。白所见甚广,狼与谈,见识大进,天文地理,人文治世,佛道根源,皆悉知矣。

一晚,狼得一涧,乃屈膝而卧。久不能眠。约二更,忽闻声隆然,似千军厮杀然,惊而疾出,视皎月当空。

狼视之,叹曰:好圆月!料今所不眠者,太阴无缺耳。即坐石上。

是狼也,见圆月而不嚎者,乃天然,性静而惠。故如是也。

方叹其景,忽见黑气,冲霄闭月,视之,延甚广迅,散四周,至地,则芳草糜烂,无可幸者。俄倾,至狼前,且向狼来

异之,思:此气非常,当早离是非之地也。顿闻厉声,似出地府幽冥,如发玉宇天宫。喝:业畜,何往也?狼益疑,然不惧,问:何善号者,但转三寸之舌,而不见焉?曰:是非真身?则见一妖邪:披蓝晶铠,围紫金胄,着坚铁履,骑精睛兽,威然耸立。

狼问:何人?妖邪曰:但从我即知矣。俄顷,狼腾空起。妖乃驾雾而行,甚迅,乃领狼至一洞,视其景,五光俱全,邪气森然。

既至,唤于前,与之一物,嘱曰:吾知汝等血灾降至。此我通天神术,得之,晓夜攻习,则可以呼风唤雨,上天入地,举万斤而若无物,翻江搅海,移山填岳,俱一念可成。如是则可解此厄矣。

狼惊疑,沉吟曰:为此何也?曰:吾岂有异哉!但观天象,会人间三国鼎立,战祸连年,天下大乱。人性残而好嗜万物,既会征战,更增其戾,今殃及上界,众神俱知吾与天仇甚深也。因察是者,兼天庭事起,是我复仇之时也。遂言:如有意,我当授以术。既脱汝劫,亦泄我恨耳。

狼问曰:我未知也,何以受之?笑曰:孟子云:万钟则不辨礼仪而受之,万钟于我何加焉!所言是也。狼静视之。乃曰:昔人间有春秋五霸,战国七雄者,尔知乎?初值先秦,其人敬吾,因施法以护之。又曰:吾弟有一,曰帝俊,吾东皇太一也。

狼曰:欺我。曰:何相欺?此机无二,且以覆天庭,复妖庭,是我心也。适尔居琅琊山,会万妖大劫,故为之耳。一者成汝术。二者助我族复兴也,你心愿乎?

狼云:知矣。问:适言与天有怨者何也?曰:何必知之,如肯助,自有处也。

狼默然。一曰:是尔疑我乎?少待行术,以知我力。狼未言,一曰:尔尚疑乎?少待施法以观。狼曰:既如此,料实也。惟不知何以助耳。笑曰:三思亦可。如疑之,吾亦将数言以告。乃曰:吾弟帝竣,神兽也。非神者不能杀之。而竣忽亡,岂有无故亡者?必天故,我所以敌天者,但为是耳。狼曰:可矣,惟吾山野禽畜,未知礼数,如必为之,望为我具言。

一笑曰:今人世,三足鼎立,操据以北,挟天子以令诸侯。而权临以江,备自守蜀。操久不能统一神州者,惟刘权结盟耳。狼疑,问:是人间事,我族何干?一曰:不然,昔姜尚封神,今俱完千载矣。众神有职,天庭井然,况吾今因故,虽有术,大不如初,所以不能破也。汝代吾下,已而乱众生,昊天者,仁士也,视之无为,是非其心。必起兵以降,吾乃集结万妖,待毕,帝知不能破尔,必大举攻,彼时吾起妖师,血洗天庭,然后据而守之,使三清,释迦,俱不能攻,则妖族重兴矣。

狼闻知,叹,继问曰:知我天机,不惧我知之而报天庭乎?一大笑曰:汝错矣!吾何人也,岂凡夫哉?故可知万物心,尔岂瞒吾也。狼复叹,似服焉。曰:拙眼不识,今方知老祖之功,愿效犬马之劳。

太一曰:诚如是,可拜我,我当以术传。狼从,拜。一喜,曰:孰视之!疾以手指一山,红光骤起,直奔而去,闻厉声,则山已塌其半。

狼惊曰:如得此术,何惧天兵!一笑曰:如休急也,今我惟元神尔,术虽在焉,力惟原十之二一耳。我传矣。俯首视之,则手握一书,皮上书云:通天术数。一遂作法与演之,已而授焉。一曰:今且授其一,乃腾云驾雾之术并三味真火诀。但见飞沙走石,翻江倒海,气势磅礴。

居数时辰,毕,谓之曰:吾今肉体未全,故术低微。虽如此,汝亦已非常者矣。可携此书,晓夜攻习,然后可以呼风唤雨,移山填岳,是为大善矣。

狼拜谢,问:此何地也?如我来,何以见?一曰:此曰虚无境,时境皆空。如复来,观书自知法也。狼复谢,一忽忆一事,曰:自古习道,无未得名号者,今既习矣,可起一名,便以唤也。视之,乃抚掌大笑曰:尔既生琅琊山。名琅琊何如?狼又谢之。及起而视,则洞化青烟,连妖皇并渺,复开目,乃黄粱一梦也。因见掌握《通天神术》,默然无语。

琊由是得神术,大异于前焉。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展开内容+
  • 六界志 截图1
  • 六界志 截图2
  • 六界志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