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预报槐诗艾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异能 > 天启预报

天启预报

天启预报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绾书

作者:风月

时间:2020-03-26 17:10

评语:金手指命运之书

槐诗艾晴小说叫做《天启预报》,这里有槐诗艾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天启预报全文小说主要讲述了:穷困潦倒的槐诗很早就捡到了一个金手指,一本厚实的笔记本,每天忠实记录他的所有事情行为。他一直不知道有什么用,直到遇到一件诡异杀人案,拥有源质后。

精彩节选:

“走?”

槐诗愕然地看着柳东黎。

哪怕正在表演之中,柳东黎依旧风情万种地微笑着,向着台下的老阿姨们抛媚眼儿,就连拿个手机看短信都那么风情万种。

紧接着,那一张笑容僵硬在脸上。

在喜庆无比的土味儿秧歌中,他的脸色变得惨白,不顾自己的节目还在表演,掉头拉着槐诗就走。

刚开始是小步慢跑,到后面就是大步狂奔。

“废话,当然是走,不走怎么,留着过年吗?”

柳东黎的脸色铁青,嘴里嘀嘀咕咕着那个臭女人、完全没有良心之类的话,一路推开拦在前面的人,不顾自己在后面引发的骚动,直接到后门想要推门。

门动了一下,又戛然而止。

被锁住了。

从外面。

“妈的,走正门……”

柳东黎气急败坏地从口袋里掏出枪,对准身后追上来的两个人:“滚开!滚!滚!”

砰!

砰!

子弹打在墙上,楔入了砖石之中,粉末飞迸。

但明白柳东黎手里的东西不是玩具之后,那几个人尖叫起来,掉头就要逃跑。

“没必要吧?”槐诗愕然。

这时候,他的手机再度一震,艾晴的短信。

——Closed4

“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么?”柳东黎的脸色铁青,指着手机屏幕上的字幕:“Closed——意思就是封锁!

这是天文会对危险物品最常用的方式,后面的4是倒计时,还剩下四分钟!四分钟之后,整个地区都会被物理隔绝……到时候我们就会跟他们想要封锁的东西关在一个笼子里!”

这就是艾晴留给他们最后的机会。

计划取消。

没时间让你们撤离了。

能跑多远跑多远吧……

“这么毒的吗!”

槐诗的脸都被吓得透明了,忽然有些头晕,眼前一阵阵发黑。他踉踉跄跄地跟在柳东黎的身后,又穿过长廊,又因为走得太和搬东西的杂务工撞在一块。

“抱歉,抱歉。”

槐诗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想要帮他收拾东西,又完全没有时间,再三告饶的转身跟着柳东黎跑了。

那个木讷的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看了槐诗一眼,机械式地收拾着地上的东西。

只是在他抬头那一瞬间,槐诗看到……那一张平凡面孔之上,眼睛的后面,好像有一道金红色的影子缓缓游过……

就好像是水缸里的……金鱼?

槐诗莫名其妙地想到。

.

.

五分钟之前。

“后面的节目全都取消吧。”

休息室里,王海坐立不安地徘徊着,等待着这一次布道的开场,可是不知为何,内心之中总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明明所有的退路都已经安排好了,只要干完这一票就立刻抽身离开,可他依旧心中难以掩饰的感觉到了惊慌。

有什么不太对……

他下意识地啃着手指,再一次将愈合的皮肉啃食的伤痕淋漓,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立刻开始布道吧!”

他终于难以等待下去了,猛然跺脚,抱起了桌子上的盒子,向弟子吩咐:“不要表演那些无聊的节目了,反正这一次抽的干净点,不需要预热!”

弟子慌不迭地去了之后,他努力地压下心中的惊慌,端起了那一副早已经形成肌肉记忆的慈祥笑容。

只是忽然之间,他感觉到了口袋中的震动。

是手机。

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来自未知的号码,可是里面的内容却令他的脸色变成惨白。

“涂太被捕,天文会的人来了,跑吧,王海,你还有一分钟。”

一瞬间,刺骨的恶寒几乎令他尖叫出声。

虽然不知道那个发短信的人是谁,怎么知道这个只有少数心腹才知道的号码,但如今已经不是管那么多的事情了。

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走。

必须立刻走。

新海不能再留了!

在令他几乎尖叫出声的强烈恐惧里,他抱起盒子,从休息室里推门而出,狂奔一样地冲向了前面,踢开门,抓着钥匙冲向后门的方向。

就在拐弯的时候,他听见了前方的声音。

“小老弟你怎么要走啦?不是说的好好的吗?”当初第一个被柳东黎搭讪的老阿姨热情地抓着柳东黎的胳膊,挽留道:“等布道结束了,姐姐给你做疙瘩面吃。”

“不,大姐,我有急事,真的有急事儿。”

柳东黎努力地挣扎着,向前抬头。

看到了王海。

王海也看到了他。

就好像隔着深渊彼此凝望一样,两个人的神情凝固了,下一瞬间,闪现决绝和狰狞。

紧接着,便听见了枪声。

来自柳东黎身后。

在少年手中,枪口冒着黑烟。

是槐诗。

那一瞬间,他劈手从柳东黎身后夺过了手枪,悍然瞄准,开枪。

可他瞄准的不是王海,而是柳东黎身旁的……老大姐。

“她要杀人!”

在死亡预感所带来的强烈刺激之中,槐诗无比确切地从这个看似和气热情的老阿姨身上体会到了杀气。

足以将自己和柳东黎碎尸万段的杀气。

仓促开枪,槐诗差点没能握住,瞄准老阿姨的身体的子弹歪到了姥姥家去了,只打中了她抓着柳东黎的手,在她手腕上凿开一个大洞,差点连柳东黎都遭殃。

寂静到来。

鲜血飞迸。

柳东黎下意识地躲闪后撤,就看到了那一只原本抓住自己的苍老手掌渐渐化作钢铁的颜色,一根根尖锐的铁灰色指甲指尖延伸出来。

血肉缓缓弥合的过程之中,一颗变形的子弹被从伤口中挤压出来。

“被看出来啦?”

老太太缓缓地抬头,苍老的面孔渐渐扭曲,眼瞳化作了似曾相识的血红,而那一张脸却渐渐地变作了兽类的摸样,向着他们露出饥渴的微笑。

“妈的,鵺!”

柳东黎惨叫出声。

——Closed3.5

距离老塘封闭还有三分三十秒,局势开始滑向最糟糕的方向,不止是东夏足球队,留给槐诗他们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

大家在如此状况下以如此突兀的情况尴尬相逢,自然不可能坐下来喝茶聊天。

反应最快的是柳东黎。

或者说,这个骚包货根本打心底的二十四小时准备着随时冲着人炫耀自己这一张所谓的盛世美颜。

“你瞅啥!”

一声爆喝之后,下意识看过来的鵺僵硬在了原地,而柳东黎则一把抓起快把槐诗爪子震麻了的手枪,对准自己的老姐姐疯狂开枪。

刚刚你侬我侬的忘年乡村恋爱戏码在枪声之中当然无踪。

转眼间打空了一整个弹夹,可没有大口径杀伤性武器的射击,手枪的杀伤力对于已经进入第三阶段,体内器官已经开始以太化的升华者根本寥寥无几。

鵺型的老女人已经闭上了眼睛。

攻守之势逆转。

而旁边槐诗也没有干愣着,鼓起勇气,撸起袖子笔直地冲向了王海,猛然飞起一脚:“把盒子留下来!”

正准备掉头逃走的王海被他飞起一脚揣在老腰上,整个人都飞出去趴在了地上,正面摔在了地上,可偏偏盒子还紧紧地抱在怀里没有撒手。

紧接着,槐诗就扑了上去,照着他的老脸就是一套军体拳。

因为不清楚王海是不是具有什么奇怪的能力,他下手没有丝毫的留手,把自己手指头都打得生疼。

可怜王海被上主们看重的只是自己传教的天赋,哪怕出去行骗靠的也是自己的口舌,哪里跟人撕扯的这么难看过。

他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

如今救主会的头号大手老太婆鵺正在跟柳东黎纠缠,而原本重做保镖的弟子们也不及赶到,冷不防今天就让槐诗的军体拳开了张。

槐诗嚯嚯哈嘿打了半套军体拳,只觉得浑身上下无比舒坦,每一个毛孔都爽得一匹,看到这老货被自己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心中顿时放松了许多,旋即越发恨得牙痒痒:

“就是你这孙子找人去弄我的是吧!我让你灭口!我让你犯罪!我让你贩·毒!我让你对不起社会!”

“哪里来的小杂种,给我去死!”

王海已经完全气炸了,手臂胡乱地挥舞着,槐诗只觉得胳膊一痛,旋即一道血印子从破碎的衣服下面绽开。

被刀割伤了!

趁着槐诗不注意,从鞋里拔出了匕首之后,王海抓紧了机会,捧住怀里的盒子,猛然打开盖子冲着槐诗一扬,顿时一阵如雾气的粉末就从其中飞出,扑在了槐诗的脸上。

那鬼玩意儿的效果快得不可惊人,刚刚吸入,槐诗就浑身发软,脑子里浮现乱七八糟的幻象,只感觉自己爽得一匹,如登云端,旋即就知道自己着了这老东西的道了。

“妈的,你也给我吸!”

他一把捞住了王海的领子,手里一抓,淬炼出一把劫灰,没头没脑地塞在了王海的脸上,狠命地揉了一下。

王海的老脸顿时涨的通红,鼻涕和眼泪齐刷刷地留下来,鬼哭狼嚎了起来。

槐诗趁着空闲给自己嘴里也塞了一点,顿时心中的狂喜被被突如其来的悲伤所冲淡了,原本飘飘欲仙的膨胀意识此刻也在心灵泔水一般的可怕效果之下迅速蔫儿了下来。

两个人忽喜忽悲,满脸眼泪鼻涕地狂笑着,像是精神病院内讧一样纠缠在了一起,难解难分。

正可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可他们菜鸡互啄的时间如此短暂,从开始到现在不过只有二十五秒而已。

紧接着,昏沉的幻觉便被一声巨响所惊醒。

来自与他们的身后。

短短的二十几秒,柳东黎的脸已经被血染红了,身上的定做西装也彻底变成了乞丐服,胸口前面一道深邃的伤痕差点将他开膛破腹。

手枪已经到了鵺的手中,被随手丢到了一边。

这对于他而言,这简直是地狱一般的二十五秒。

哪怕是鵺闭着眼睛,也能够轻松吊打他。

而就在向后跌倒的瞬间,他终于找到了机会……从西装腋下的隐藏枪袋里,抽出了蓄谋已久的底牌,对准了半空中向自己扑来的老太婆。

那是一支被再次截短的枪。

这可是他特地为鵺准备的好东西。

机会稍纵即逝。

子弹只有两发,时机只有一瞬。

这一瞬间过后,动作灵敏到惊人的鵺就会发动技能,空中滑翔,夺过枪口的瞄准,然后直接撕掉他一只手臂。

可在现在,胜负已分。

  • 天启预报 截图1
  • 天启预报 截图2
  • 天启预报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