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情深不浅顾安童司振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原来情深不浅

原来情深不浅

原来情深不浅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喜小悦

时间:2020-03-26 14:17

评语:婚姻就是一场赌博

《原来情深不浅》小说的主角是顾安童司振玄,这里有原来情深不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顾安童司振玄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顾安童和司振玄的婚姻只是一场交易,可是婚后自己的心却守不住了,顾安童不知道这该怎么办。

精彩节选:

“你在和我撒娇?”司振玄眸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舒旬在前面不经意间笑出了声。

顾安童顿时间正色,“谁、谁撒娇了。这是你和我保证过的话!”

司振玄遂点头,单手不经意间握住她的手,“是,但这次是谢剑晨指明让你参与的项目。

“……”顾安童侧头看外面风景。

司振玄握住的手紧了紧,这次他将顾安童拉到自己身侧,嘴滣紧紧贴着她的耳垂,似是在咬那晶莹如玉的部分,她微微一瑟缩,听见他低沉的密语,“这个项目需要你,我也需要你。”

顾安童白皙的面容渐渐染上淡淡的嫣红,透过后视镜她甚至能看见舒旬那似笑非笑的眼神,隔了半晌她才点点头,似是蚊虫一般的细声回应了司振玄,“好。”

单仅仅一句“我需要你”,便令这司大夫人彻底放弃原则,甘心做司二公子司岳云的下属。深知这其中干系的舒旬不得不内心感慨,这老大还真是男颜祸水。

不过能看见老大和大夫人之间感情和睦,舒旬也觉着舒心的很。

三层楼的别墅伫立在山腰花园中,这座司氏老宅在整个丰城都是金贵之地,魏玉兰正坐在大堂中央的沙发上,抱胸,手底的桌面上是一张报纸。

司岳云和江暖坐在旁边,江暖的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随手捡起茶几上的一串樱桃,非常不满的和司岳云说:“他们今天要回来了,真不高兴,总是要找我们的麻烦。”

魏玉兰冷冷的瞥了眼江暖,“怎么,自己做了那种事情,还占了理了?”

江暖赶紧吐了口中的樱桃核,小心的对司岳云使了个眼色。

司岳云讪笑着接了话,“妈,这事全怪我,你别老是责怪小秋。小秋现在肚子里有我们司家的后代,不能受委屈的。”

魏玉兰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司岳云,如果不是司岳云非要选这女人,哪里会惹来这么多麻烦。

顾安童可比江暖顺眼的多,可顾安童却成了司振玄的妻子,以至于魏玉兰现在看顾安童,都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司岳云赶紧摘了颗提子,塞到母亲手上,“妈,消消气,你先想想大哥回来该怎么办。现在的大哥可不是以前的大哥,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麻烦可多了。”

江暖附和。

其实江暖没有别的想法,她可不放心顾安童整天在司岳云眼皮底下出现。

她现在怀了孕,就更没底气了。

幸好司岳云耳根子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魏玉兰虽然不喜欢江暖,可在某件事上,和她的立场居然神奇的相似。

魏玉兰看司振玄早就不顺眼了!

一个养子,却占据了司家老大的位置,还在公司里声望那么高,自己的亲生儿子,能力不如大哥,外貌也不如,甚至司汉祥那个老家伙,也总是会偏袒司振玄。

魏玉兰伸手取过桌上的报纸,含糊不亲的回答自己的儿子,“行了,这件事你们不用管了。我来处理。”

司汉祥最近出国,去处理新的分公司项目海外上市的问题,这件事原本应该是司振玄的工作,但魏玉兰宁肯老家伙慢慢的都拿回到自己的手上,也不能全交托出去。

即便她看不顺眼江暖,可几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也算是其乐融融。

然而当门口出现两个人的身影的时候,魏玉兰下意识的就把报纸给扔了回去,面色阴沉下来——她越来越不愿意演戏了!

顾安童眼尖,报纸上正是自己和司振玄当街拥吻的照片。

她的脸一红。

司岳云和江暖站起身来,兄弟二人“和谐”的问着好。

江暖咯咯地笑着,“安童,你们两个蜜月度的好幸福啊,我和岳云真是羡慕。”

“我们蜜月过的怎么样,你们两个不是直接见证人么?”

顾安童冷冷横了江暖一眼。

她想起刚刚进门的时候,叶管家上前来偷偷提醒二人——司汉祥不在家,魏玉兰恐怕会找他们的麻烦。

顾安童是做好心理准备的,可见到江暖的脸她就莫名的烦躁起来。

江暖点头,“是呢,谁能想到大哥会和你在街头上演那种戏码,而且还登了报纸。大哥可真厉害,就这么一招,司氏的股票都猛涨。”

顾安童听得出她的讽刺,但她毫无和她继续纠缠的意思。

司振玄握住顾安童的手,拉着她走到魏玉兰面前,“妈,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事的话我们想上楼去休息一下。”

魏玉兰示意二人坐下,伸手指了指站在旁侧的江暖和司岳云,“安童啊,之前岳云和江暖的确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但事情已经都过去了,你和振玄应该感情也好。”

说这话的时候,魏玉兰指了指桌子上的报纸。

顾安童见魏玉兰居然针对自己,她不明就里,默默的看着对方。

“我这个人呢,说话一向很直。”魏玉兰笑了笑,“振玄也知道。这次你们都在一块,索性我就把话说开了。”

“安童,江暖已经有了我们司家的后代,她和岳云的事情不能耽误,之前答应你考验他们,汉祥也的确扣了岳云手头的资金,让岳云现在的日子不大好过。但安童啊……平心而论,我是他的母亲,我不能一直看着他们这个样子。”

“妈你的意思是,一直以来,我咄咄逼人了?”顾安童索性也说白了。

她看见江暖的笑脸,只觉格外刺眼。

在这个司家,他们只会护着司岳云,所以也会护着跟着司岳云的江暖。

她那么嚣张,顾安童觉着十分可笑。

可魏玉兰今天应该抱着的目的,就是要在司汉祥回来之前,彻底解决家里的这桩麻烦事!

“你们在蓉城的时候我们就准备好了,后天就先让岳云和江暖订婚。这结婚事宜得提上日程。”

“好。需要我们帮忙么。”司振玄淡淡的回应了句。

顾安童不甘心的看着司振玄,这就让这两个人订婚了?那她当初的损失算什么?!

感觉到顾安童的身体挺直起来,司振玄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先不要说话。

顾安童下意识的反握住司振玄的手,他的手冰凉。

或许这种动作给她带来了点信心,她振作了起来。

她愿意和他共进退。

无论前方是什么样的陷阱!所以她不做声了,任凭司振玄处理。

“不用。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差不多了。”魏玉兰摆了摆手,那边的司岳云始终陪着笑脸,一如以往。

只是时不时他那双颇有意味的眼神就扫在顾安童身上,令她分外不适。

江暖暗恨,狠狠的拧了下司岳云的手背。

江暖也越发确认,自己和魏玉兰达成的协议是正确的,否则每天都在一个屋檐下,难保司岳云不对顾安童再起什么心思。

这个男人,永远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我们夫妻两个这么些年待你也不薄吧,振玄。”魏玉兰的话锋一转,已是将话题转向了司振玄,“你看你从小来到我们司家,吃穿用度都是大少爷的生活质量,甚至到现在,岳云也喊你哥哥,尊敬你,让着你,司氏企业的董事的位置,也让你一坐这么多年。”

“……”

这话顾安童听着很不是滋味,她抬眼看看司振玄,见他面无异色,便也微微安心。

今天在这里是绝对占不到便宜的,是晚辈不说,司振玄还承了司家那么多的恩情!

说不定,魏玉兰还会让司振玄卸下司家董事这个职务?

不、不会的。

司氏企业靠的是司振玄的手腕才会发展如此壮大,司岳云根本不成事。

有个免费劳动力给他们吃苦卖力,他们坐享其成司氏的壮大,难道不是件好事?

魏玉兰除非是傻子,否则绝对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可她握着对方的手却又紧了几分。

魏玉兰的目的,已经非常清楚——她要用这套房子做婚房,所以要司振玄和顾安童今天就搬出去。

哪怕她接下来的话说的有多好听,顾安童都觉着非常荒谬。

就为了自己二儿子的订婚礼,便要把养子扫地出门?

什么“你毕竟已经结婚了,再和我们住在一起也不合适,而且这么些年我们没亏待过你,你应该可以独立了是不是”。

什么“后天就要订婚了,房子我们需要提前准备好,你们的行李已经派人给你们收拾了。”

太过分了!

司汉祥出国,他们去蓉城蜜月,魏玉兰和江暖二人,就开始算计他们。

可顾安童能说什么……

司汉祥和魏玉兰养了司振玄近三十年,就算现在让他搬出去,司振玄也不会有任何异议的。

顾安童也没有。

说实在的,搬出去其实更好,她可以不用每天看着江暖的嘴脸。

可用这样的方式,实在是憋屈!

司振玄神情虽则沉默,却也严肃。

司岳云似乎有点害怕这样的大哥,他低声不知道与江暖在耳语着什么。

见顾安童的脸上仍旧不满,魏玉兰却也沉下脸来,“有些事情,安童你不知道内情,我作为母亲这些年也已经很不容易了。既然你已经嫁给振玄,两个人感情也好,那不如就出去住吧,这个家再待下去,迟早会引起战争的。”

魏玉兰的话令顾安童愣了下,而这个女人的脸上渐渐浮起淡淡的倦意,似乎在说,她累了,她看司振玄已经很累了。

  • 原来情深不浅 截图1
  • 原来情深不浅 截图2
  • 原来情深不浅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