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赘婿楚子羽萧冷忆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异能 > 九品赘婿

九品赘婿

九品赘婿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一杆老烟枪2

时间:2020-02-15 18:33

评语:战神归来当赘婿

楚子羽萧冷忆小说叫做《九品赘婿》,这里有九品赘婿小说在线阅读。楚子羽萧冷忆小说主要讲述了:楚子羽萧冷忆本身就有婚约,八年前楚家出了事遭难,楚子羽一去不回,萧冷忆苦苦等候,日夜思念。一心等着他回来娶自己。却被顾平之要强娶。

精彩节选:

江都繁华富饶,且地处运河枢纽地带,乃是大虞国一方重镇。

按照朝廷规制,江都知府节制一营兵马,共有五百兵卒。

不多时,五百兵卒在指挥使的带领下,浩浩荡荡涌进了伯爵府,里外围了个水泄不通。

铠甲生辉,刀光闪耀,弓箭蓄势待发。

五百个兵卒人挤人如同潮水,层层叠叠包围住了楚子羽和黑衣人,他二人孤零零仿佛抛在江面上的两叶扁舟。

如果说楚子羽和黑衣人方才之所以能大展神威,杀了数十人,无非是出其不意罢了。

如今被五百兵卒困住,他们纵然有通天本领,也是插翅难逃!

达官贵人们松了一口气,先前的恐惧之情一扫而空,转而变得踌躇满志趾高气扬起来。

靖宁伯将长女萧冷忆从楚子羽身边拉拽开,急于表明自己的立场:楚子羽,你看清形势吧,不要连累我们!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子羽哥,我们有婚约在身,既然知道你还活着,我就得履约。你不要怕萧冷忆嚷叫起来。

靖宁伯气得吹胡子瞪眼睛:闭嘴,都什么时候了,你给我闭嘴,否则大祸临头!

楚子羽微微一笑:冷忆,你先离开这里吧,省得待会儿血水溅到你脸上。

江都知府上蹿下跳,他必须当着众人的面表演一番,否则以后无法向淮安侯交代。

猖狂,楚子羽,本府看你猖狂到什么时候!众兵将听令,活捉此二人,听候淮安侯处置!

黑衣人挺身而出,护在楚子羽身前,举起了血迹斑斑的弯刀。

只见他长发飞散,面具狰狞,周身杀气腾腾。

一人,一刀,却似乎胸有千军万马!

指挥使亲眼见识过黑衣人的凶狠彪悍,吩咐兵卒道:大家小心,此人有些手段,不要单打独斗,咱们一拥而上!

兵卒领命,慢慢踏步上前,逐渐收拢包围圈。

江都知府叫嚣道:楚子羽,让你的同党放下武器,速速投降,本府保证能让你们多活几日,死后有个全尸!

楚子羽不搭理江都知府,笑问黑衣人道:昊然兄,你还记得燕山战役吗?咱们当时被数十万大军包围,可曾投降?

大丈夫绝不投降!黑衣人豪气干云,不屑说道,区区五百人,就想包围我们,那是做梦!在我看来,是我们两人包围了这五百个虾兵蟹将!

一席话说得众人几欲吐血,天底下怎会有如此狂妄之人?

楚子羽哈哈大笑:昊然兄真乃大丈夫也!无端杀了这些兵士,折损的是朝廷兵马。我还等着拜堂成亲呢,没时间跟他们瞎耗。

黑衣人领会在心,垂下举刀的手臂,连叹可惜,似乎不杀人就感不到满足。

他们害怕了,大家一鼓作气,上啊!江都知府催促起来。

兵卒们吼声连连,正要举刀乱砍,却觉得眼前发花,一道黑影冲天而起。

接着外围传来一声哀呼,人们回头看去,只见黑衣人揪住漕运总督的衣领,将弯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都别动,否则我立即杀了他!黑衣人厉声说道。

这一变故来得太快,谁也想不通黑衣人如何冲出包围圈,他到底是人还是鬼?

不过这一招很奏效,所有人僵立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了。

除去靖宁伯,在场之人就数漕运总督身份地位最高,谁都怕他有闪失。

江都知府咬牙切齿:恶贼,卑鄙无耻,快放了张大人,否则我将你们碎尸万段!

对付卑鄙无耻之人,当然要用卑鄙无耻的手段,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个正人君子。

楚子羽应声呛了江都知府一句,而后朗声说道:诸位,时光匆匆,我们已经成了陌生人,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然后看我怎么玩死你们!

他一步步走到江都知府身前,拿出一块玉牌,扔了过去。

江都知府接住玉牌,先是不以为然随意瞄上两眼,继而变了脸色。

这是先皇赏赐给廉亲王的玉牌,怎么在你手里?

我早就说过,廉亲王派我们前来送礼道贺,谁让你们充耳不闻呢?

江都知府恢复了傲慢的态度:本府明白了,楚子羽,你自认为投靠在廉亲王门下,便可以为所欲为吗?你这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你如今杀了人,廉亲王也保你不得!

我不用廉亲王保护,再说了,杀人这件事情,廉亲王府世子也有份。楚子羽笑了。

世子?你胡说八道,你是罪臣余孽,胆敢冒充廉亲王府世子!这个罪名,就能让你死一百回。

我说的是他!楚子羽看向了黑衣人。

人们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免一头雾水。

自打楚子羽和黑衣人出现以后,从他们的言行来判断,很多人自然而然将黑衣人当成了楚子羽的奴仆。

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怎么可能是廉亲王府世子呢?

不料黑衣人说道:没错,我就是廉亲王府世子姬昊然,如今是楚君侯的御赐贴身侍卫!

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了,人们瞠目结舌,同时切切擦擦议论起来。

我记得廉亲王府世子确实名叫姬昊然,这一点没错,可谁知道他是真是假?

一个尊贵的世子,给楚子羽当贴身侍卫,还是御赐的,这是怎么回事?

还有,他称呼楚子羽为君侯,这又是什么意思?

人们莫衷一是,兵卒们开始动摇了,有些人已经准备收起武器。

开玩笑,谁愿意冒着诛灭九族的风险,对皇亲贵胄刀兵相见?

江都知府犹自嘴硬:就算玉牌是真的,但谁敢保证此人就是世子?反正世子从未来过江都城,楚子羽居心叵测找人冒充,也不是不可能!

知府大人,我看你真是长了一双狗眼!你不认世子就罢了,圣旨总该认了吧?

楚子羽从怀里掏出圣旨来,高举在手里,沉声说:我也懒得宣读旨意了,你自己看吧。

江都知府半信半疑接过圣旨捧在手里,展开细细看了一遍,顿时冷汗涔涔,双膝发软跪了下去。

圣旨可是真的?楚子羽居高临下看着他。

千真万确,是圣天子的旨意,罪臣该死!江都知府不住磕头。

见到知府大人如此做派,其他人不疑有他,齐刷刷跪了一地。

楚子羽收起圣旨,自顾自往下说:诸位,皇上得知我与萧大小姐有婚约,恩准我回到江都奉旨成婚,并巡察漕运及两江政务,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人回答,皇上的旨意比天大。

只是楚子羽什么时候一步登天了?为何如此深得皇上赏识重用?

他一开始不拿出圣旨来,直到杀了顾平之,并故意引得江都知府出头之后,才宣布旨意,心思太过阴毒狠辣了!

江都指挥使听令,带着你的部下滚出伯爵府,到军营里戴罪反思,听候处置!

指挥使大气不敢出,招呼着五百兵士灰溜溜走了。

江都知府,忤逆圣意,意欲对钦差和廉亲王府世子图谋不轨,联合淮安侯次子顾平之勾结运河水盗为祸一方,斩立决!

江都知府大叫:我不服,我不服这些罪名是莫须有的,我要具本上奏

楚子羽掏出一沓书信甩到江都知府脸上,厉声呵斥:这些是你和顾平之与水盗头子曹霸南的往来书信,我来江都之前,曾发兵剿灭了巨鲸帮,获取这些证据,容不得你抵赖!

张大人,救我,救我啊,看在我替你和淮安侯卖命的份上

江都知府急了,为了活命,他已经昏了头口不择言。

楚子羽冷冷看向漕运总督张攸之,张攸之紧皱眉头,厌恶地瞪着江都知府,却一言不发。

黑衣人姬昊然抬起弯刀,手起刀落,江都知府人头落地。

聒噪!死了也是个长舌鬼!他将人头提在手里,吼道,钦差奉旨办案,有先斩后奏之权,莫说区区侯爷之子和江都知府,再大的官员也杀得!

人们噤若寒蝉,肝胆俱裂。

楚子羽笑道:昊然兄,你别吓着这些尊贵的客人。好了,诸位,我要与萧大小姐拜堂成亲了,你们想不想喝杯喜酒?

众人哪敢停留,巴不得立即离开是非之地,忙不迭争先恐后往府外走去。

站住!楚子羽收敛笑容叫道。

众人止住脚步,回过头看见楚子羽神情阴森,不由得头皮发麻。

楚子羽说道:我回到江都成亲,奉旨入赘靖宁伯府,以后就要长住在江都城了,与诸位见面的机会很多。

我希望诸位回去以后,吃好睡好,将养身体,千万不要生病。要是你们死得太早,我找谁报仇雪恨呢?

死在我手里,是诸位的宿命!

众人又气又怕,心中暗骂不已,加快脚步逃之夭夭。

霎时之间,偌大的伯爵府变得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哪里还有婚礼现场的气氛?

楚子羽走到夏统领身前,夏统领断了一只手臂,一直气息奄奄躺在地上。

我暂且饶你一命,你回去告诉淮安侯,楚氏家族的楚子羽回来了!

告诉侯爷,楚子羽不但抢走了他的儿媳妇,还亲手掐死了他的爱子!

我在江都等着侯爷,他要是个爷们,就该来报仇!

夏统领拄着长剑战战兢兢挣扎起身,晃悠悠逃出府门。

楚子羽朗声大笑,唰的打开折扇,对那些躲在角落里的乐师们说道:奏乐,婚礼正式开始!

  • 九品赘婿 截图1
  • 九品赘婿 截图2
  • 九品赘婿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