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顾希音徐令则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原创书殿

作者:小m愚

时间:2020-02-14 19:39

评语:偷肉贼还想偷心

顾希音徐令则小说叫做《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这里有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小说在线阅读。顾希音徐令则小说主要讲述了:秦骁为了躲避追杀,躲在乡下村子里,偷了顾希音的肉,被她抓住,两人互相在一间屋檐下度日,还为他化名徐令则。

精彩节选:

徐令则回去后也没睡着,想起他对谢观庭的交代,在黑暗中露出了一抹冷笑。

容启秀不是想出头吗?

那他给他点一把火,送他一程。

顾希音在床上翻来覆去,睡意全无,索性起床包肉包子。

徐令则起来的时候天色才蒙蒙亮,然而顾希音已经在烧火了。

灶底红红的火光把她的脸都染红了,她手里握着烧火棍,有些失神,完全没有察觉到徐令则走近。

“起得这么早?”

“哦,九哥,你也起来了。”顾希音抬头,笑颜如花,“我一会儿就得去村头坐马车去。”

“你一个人去,注意安全。”

“嗯。”

顾希音离开后,顾长泽蹲在院子里吃热乎乎的大肉包子,好吃得快要把舌头都吞下去,面前的顾崽崽同样在埋头苦吃。

徐令则想起了一件事情,心情不怎么好,脸紧紧绷着。

粗心如顾长泽,也发现了自家将军的不愉快,眼睛转转,没吭声,飞快地从盘子里又拿起两个包子,一口咬下去,都咬出牙印才道:“将军,是嫌我吃多了吗?”

徐令则:“……闭嘴吃你的。”

顾长泽圆满了,乖乖闭嘴吃自己的。

情况有些不对啊,一切都很顺利,将军有什么不高兴的?

难道表白被拒绝了?

呸呸呸,哪有那么快;要真是这样,将军也是死得其所了——哪有那么快的进展。

徐令则其实在想,顾希音从来没说,忽然临时决定进城,是因为容启秀要回来了吗?

既然秦骁已死,容启秀应该也从孟泽洲往回赶了,算算日子,应该就是这两天到。

他怀疑,顾希音是听说了消息,所以今天才会入城,想尽快见到他。

徐令则心里很不高兴,但是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不高兴。

平心而论,顾希音是他的救命恩人,但是她的感情纠葛,自己有什么好不爽的?

这几天他觉得自己心态发生了某些微妙的变化,却又说不出来是为什么。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自己都迷惘了。

顾希音如果知道他的想法,一定饿他三天!

看不起谁?不就是个前男友吗?她见了面都得避开走,还巴巴去见他?好大的脸!

她进城确实是有事,但是这件事情确定能办成之前,她不想透露口风。

县城热闹喧嚣,顾希音先去找了村里在码头卖东西的常二。

常二今年十九岁,是个十分机灵的小伙子。

“常二哥!”顾希音笑眯眯地道,“又要来麻烦你了。”

“顾姑娘这话就见外了,你可是我的财神爷。好多船上的姑娘现在见了我就和我要胭脂,你去年做的那批,都炒到了五两银子一盒呢!所以我打算,这次我们提一下价格,三两银子一盒,我还是要一两就行。”

顾希音哪里能让他吃亏,坚持五五分成。

常二虽然推辞,但是心里十分高兴。

他在这里忙碌,一年下来也就能赚二三十两银子而已,在村里已经是有名的别人家孩子了。

所以从顾希音这里抽成的钱,几乎等于他一年的收入。

当然他嘴巴也紧,默默发财,对谁都没提起过;这是顾希音一直找他的很重要原因。

说完正事,顾希音貌似不经意地道:“常二哥,白家兄弟现在还在原来的地方摆摊卖鱼吗?我想去买两条鱼回去做鱼鲞,村里买不到那么好的鱼。”

常二并没有多想,热情地道:“可不是还在那里嘛!前几天我遇见了,白大哥还唠叨着,让我什么时候回村里告诉他,一定要给你带几条鱼。你救了他们老娘,这可是大恩,你吃鱼他还好意思收钱?走走走,我带你去。”

顾希音当初无意中救了一个心疾发作的老太太,就是白家兄弟的亲娘,是以这两兄弟对她感恩戴德,恨不得弄个长生排位供起来。

顾希音婉拒了他带路,自己往鱼摊走去。

白涛、白浪两兄弟果然在卖鱼,见了她,生意都不做了,齐齐上来行礼。

兄弟俩都是二十岁上下,虽然已经是秋天,却都只穿着短打,身材精壮结实,四肢较常人更长,一看就是水下的好手。

顾希音笑道:“你们先忙,我去买东西,等一会儿回来,随你们去看看婶子。”

白涛忙道:“姑娘要买什么?我去帮你拿东西。”

顾希音婉拒,然后自己去买了点心、玫瑰糖并两条肉,作为去看白家老太太的礼物。

她在街上逛了逛,听到了不少消息。

“这次容探花可厉害了,竟然杀了秦骁那个乱臣贼子,真是大功一件。”

顾希音顿时停下了脚步,心情十分复杂。

“不是容探花,容探花就是运气比较好,他手下的人发现了秦骁的尸体。”

“你这话怎么酸溜溜的?人家就是运气好,祖坟冒青烟,你怎么还有想法?”

“……”

原来和容启秀有关系,那她之前听说的消息就应该是真的了。

顾希音也没有敢多逗留,谁不知道乱党之祸还没有平息,到处都可能有朝廷的鹰犬,她可不想被人盯上。

恰好此时,白家两兄弟收摊到街上找她,三人会合,一起往白家走去。

兄弟二人恭恭敬敬地请顾希音回去,又让各自的媳妇领着孩子出来拜见,弄得顾希音十分不好意思,连声说不必。

“婶子的身体恢复得不错,我稍微调整一下方子,以后从每日一顿汤药变为三日一顿即可。”

顾希音的这消息令孝顺的白家两兄弟喜不自禁,请她留了药方,非要给她诊金。

顾希音笑道:“诊金真不必了。说起来我今日上门,是有一件很为难的事情请两位帮忙……”

白涛连忙拍拍胸脯:“上刀山、下油锅,只要咱们兄弟能做到,顾姑娘您尽管说!”

两兄弟父亲早逝,是寡母艰难拉扯两人长大,所以两人对母亲感情极深,对顾希音这个母亲救命恩人提出来的要求,自是没话说。

“那倒不至于,但是确实也有风险,两位且听我慢慢说。”

  •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 截图1
  •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 截图2
  •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