迢迢妖韶荡遥烟月宁双可裴兮尘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迢迢妖韶,荡遥烟月

迢迢妖韶,荡遥烟月

迢迢妖韶,荡遥烟月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若初

作者:沈枭温

时间:2020-01-21 09:26

评语:雪域的天之骄子

宁双可裴兮尘小说叫做《迢迢妖韶,荡遥烟月》,这里有迢迢妖韶荡遥烟月小说在线阅读。宁双可裴兮尘小说主要讲述了:宁双可与裴兮尘从雪域收到任务去查探是否有狐妖现世,千年前大战本已经再无狐妖,可最近频频发生惨案,他们陷入了一场阴谋。

精彩节选:

在自己努力跑路逃命,还有应付完肜璟龙然后再跑路逃命,这两个选项中权衡了一下,四个人极其理智地选择了后者。

毕竟,人家的地盘人家的人,他们四个就算铆足了劲,费尽了脑筋,最后要搞掉的终极大魔王还是肜璟龙。

与其等着人家憋着一肚子气,抓住他们几个,还不如就地伏法,老老实实地去见一面。

再说了,自己做的孽,自己得背,这是教引师傅教的活命准则。

墨戈若把一个镇定自若的裴兮尘,和三个惴惴不安的皮娃子,带到肜璟龙的宫殿门口,同一路跟着他们的守卫打了个招呼。

守卫领了意思,上前去禀报。

宫殿外侍奉着的公公捏着溜尖的嗓子高声禀告:王,王后,人到了。

宫殿内公公回了一句宣,宫殿的大门被缓缓推开一条缝隙,一缕昏黄的烛光从里面泄出来。

本来是马上就要针锋相对的紧要关头,裴兮尘他们四个人的脑子,却同时想到了一件事,王后也在?

墨微梵是个不怕事的,本来平时最皮老是惹麻烦的也就是他。眼下这个情况谁动都不太合适,墨微梵就自作主张走上前去,一脚踢在宫殿大门上,用足了气力,直接把大门踹开了。

霎时,向两侧扇开的木门带起一阵风,宫殿内烛光大动。

等最后的宁双可蹦跶着跳过门槛,四个人才齐齐抬头扫视四周。

宫殿修的宽敞明亮,一眼望去其内景象尽皆收入眼中。

正对着宫门的就是一人长两人宽的案几,肜璟龙身着明黄华服,脊背顺直地坐在龙椅上。

怪异的是,容得下三人并坐的龙椅,肜璟龙没能占稳中间的位置,反而是被挤在边上。

一张龙椅,三分之二多都被肜璟阳抢了。

这会儿,肜璟阳闭着眼,靠着肜璟龙睡得正酣。

裴兮尘是正儿八经地观察周围的环境,打量肜璟龙的神色。剩下三个人,则是在找传说中的王后。

宁双可拧着眉看了一圈,胳膊肘怼了一下北奚寄,压着嗓音问他:你看见第二个人了吗?

看见了。

哪里呢?

喏,靠着海妖王的肜璟阳。

墨微梵叹了一口气,对宁双可和北奚寄这个默契值深感担忧,好心地提醒:可可是问你,你看见海妖王后了吗?

这三个絮絮叨叨地不干正经事,裴兮尘只能主动和肜璟龙搭话。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大丈夫能屈能伸。

退一步,海阔天空。

做好了心理建设,甚少低声拜人的裴兮尘一拱手,眉眼低顺地开了口:见过海妖王。

高位上的男人没动,也没回话。

宁双可噤了声,抬头去看肜璟龙,反应了一下,扯着墨微梵和北奚寄打算也行个礼,省得回头叫肜璟龙计较。

礼没行,龙椅上坐着的肜璟龙先动了,抬了一下没搂着肜璟阳的右手,用几乎不可分辨的声音警告他们:别吵了璟阳。

到底是女孩子心思更细一点,剩下三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宁双可表情惊悚地和肜璟龙对了一个眼。

然后,对方点了个头。

点头了。

宁双可看着其他三个人还没想明白,不忍心把这个惊悚的事实告诉大家,斟酌了一下,音调不高地询问:不知王,召见我们四个人是为了什么?

龙椅上端端正正坐着的帝王,轻轻地挪动自己揽着肜璟阳的左手,缓缓遮在肜璟阳的耳朵上。眉眼低垂,敛尽目光中的温柔与缠绵。再去看四个人的时候,年轻的王又变成了八方不动的模样。

进了我海妖族的城池,不管什么原因,再也出不去的。

那请问你把我们叫过来是想干什么?

墨微梵戳了一下北奚寄的腰窝,真诚吐槽:还不如自己努力跑路逃命,说实话,凭我的聪明才智

你闭嘴吧,我的小机灵鬼。

北奚寄不想听墨微梵满嘴跑火车,直接就给他怼回去,并且严肃地勒令他闭嘴。

还想挣扎着,再表白一下自己内心的墨微梵,被肜璟龙抢了话。

但是,凡事皆有例外。想要离开海妖族,也不是不可能。

不知道,王的条件是什么?

去这个湖底最深的深渊,帮我拿回救命的明珠,然后活着回来。

向来四个人活动都是裴兮尘拿主意定计划,现下听见海妖王的要求,墨微梵和宁双可的第一反应,都是齐刷刷地去看裴兮尘的神色。

十字打头的少年对上海妖王神色,也没有丝毫畏缩,听见海妖王的话,也没看见神色有多大波动,只是轻声问了一句:救命?救肜璟阳?

许是没有想到裴兮尘猜得这么准,肜璟龙神情一怔,顿了几秒以后才沉声反驳:不是。

凭什么替你救他?

说了不是救他。

不给理由你总要告诉我他得了什么病,需要的明珠是什么。

你去还是不去。

裴兮尘和海妖王你一言,我一语地讨价还价有一阵,墨微梵、北奚寄和宁双可他们三个人,才大致弄明白两个人谈话的内容。

肜璟阳,海妖族的亲王生了重病,需要棠溟湖深处的一颗明珠救命,肜璟龙要他们将这颗珠子带回来,然后才会放他们离开。

这边三个人一知半解地梳理思绪,内边裴兮尘一甩手冷笑出声:啧,不去。

撂下狠话,转身就要离开。

诶,裴哥,怎么就谈崩了?那我们怎么办?墨微梵不太明白,一向脾气好处事冷静的裴兮尘,这回怎么就撂了脸,不愿意和肜璟龙合作了。

怎么谈崩?赶着送死?还是不明不白的?

裴兮尘这话说的没头没尾,三个人见劝不住裴兮尘,扭头又去看肜璟龙。

肜璟龙盯着裴兮尘大步迈出去的背影,咬紧了后槽牙,下颌绷出冷硬的轮廓,终于低了一头愿意去劝:你站住,我们谈谈。

本来还嚷嚷着要自己找出路,不和肜璟龙合作的裴兮尘立马扭头,一扬眉,没理肜璟龙,反倒是对着肜璟阳喊了一句:别装睡了,关系自己生死的大事,总躲在你哥身后算什么大丈夫?

鸦羽一般的睫毛颤了两下,肜璟阳睁开眼睛,深蓝色的眼眸中一片清明还带着一点恼怒。

求人办事有你们两个这种态度的吗?裴兮尘看见肜璟阳真的没有睡觉,心下的猜想落实了七八分,说话更加有了底气,是你们故意把我们引到地宫里面的吧。

到底怎么回事?墨微梵远不如宁双可和北奚寄能沉得住气,听着裴兮尘和肜家兄弟打哑谜似的你来我往,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声。

  • 迢迢妖韶,荡遥烟月 截图1
  • 迢迢妖韶,荡遥烟月 截图2
  • 迢迢妖韶,荡遥烟月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