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痕萧睿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麟痕

麟痕

麟痕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雨落鸳鸯瓦

时间:2020-01-17 16:12

评语:金龙转世

萧睿小说叫做《麟痕》,这里有麟痕小说在线阅读。萧睿小说主要讲述了:萧俊梦到一条五爪金龙从天空穿过云雾钻进妻子的卧房,而九个月身孕的妻子也梦见一道金光进入腹中,金龙入梦,必生麟儿。白羽反叛让妻子带着儿子逃走。而萧睿,就是那个孩子。

精彩节选: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带着疑惑,萧睿独自在林间行走着,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王明让我去他家,我去了之后他却不见了,我走出他家,然后我好像被人打了一下,再然后我就来到了这里。

是那个将我打晕的人带我来这里的吗?他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记得我并没有得罪什么大人物,王明有没有得罪人我倒不是很清楚。

萧睿心里疑惑愈来愈多,让他不由得有些烦闷。

萧睿想不出头绪,习惯性地望向天空。只见一轮明月悬挂在夜空中,远远望去,让人感到一丝莫名的凄寒。

咦?不对。我记得今晚的天空并没有月亮,况且现在离阴历十五还远着呢。难道我这一晕就是好几天,就过去了好几天?又或者,这一切都是假的,只是我的幻觉罢了?

想到这里,萧睿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突然,萧睿看到前面好像有一个水池,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仿佛被死死地它吸引住了,径直朝那里走去。

在逐渐靠近水池的过程中,萧睿看到水池边好像有一个人,银白色的长发十分显眼,由此他断定对方要么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要么就是个染着银色头发的不良青年。

一会儿可要好好问问对方这里是哪里。想到这里,萧睿隐隐有些兴奋,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可当他走到水池边时,刚才的兴奋感瞬间消失了,脸色变得煞白。对方看起来应该是男性,且年纪很大,这张脸一看就知道经历过许多风风雨雨,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人居然穿的是古代的衣服!萧睿这些年来萧睿误入了太多次鬼域,而鬼域中的人就都是穿着古代的衣服

我这是又见鬼了还是又误入鬼域了今天运气怎么这么背

萧睿此时脑中只有一个字:跑!赶紧跑!跑得越远越好。

萧睿随即转身跑起来,刚跑几步,那老者突然开口,道:年轻人,老夫有这么可怕吗?我可是在此等候多时了,你却刚看到我就跑了。

萧睿听见他的这番话,停下脚步,转过身子,没有说话,隔着一段距离望着他。

他在等我,这么说他认识我?我来到这里一定跟他有关系。萧睿心想着。

那老者继续说着:老夫今日是来指引你的。

指引我?指引我如何赚到一个亿,迎娶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吗?萧睿问道。

咳咳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什么疑惑吗?你的身世、你特殊的体质,这些你都不想知道。老者目光灼灼地看着我。

这老头果然不一般,还知道我的身世萧睿思索片刻,说:这些疑惑自然是有的,可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

萧睿正这么想着,那老者说:事到如今,也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老夫是一定要将一些话传达给你的。年轻人,走进些。那老者对着萧睿挥了挥手。

萧睿迟疑了一会,还是缓步走到了他身边,那老者开口说道:年轻人,切记,不要轻易相信你现在身边的任何人,包括至亲之人。另外,不久后你会遇到一个人,他是刘家的人,能够助你实现心中所想

萧睿听完老者的话,感觉有点莫名其妙,我身边的人都不可信?还有,什么鬼刘家这老者不会是算命的吧但愿别坑我就行不过看他这样子好像坑过不少人

这时候,老者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年轻人你记住,人各有命,上天注定。你的身份很特殊,恕老夫现在还不能告知于你。易界的将来还需要你

易界是什么地方?鬼域吗?我难道会是阎王的后人好像不太可能,这也太玄了

萧睿正这么想着,那老者突然猛地推了他一下,一股强劲的力量涌入萧睿体内,让他全身都发暖起来。萧睿的身子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掉进了水池里。萧睿挣扎着想游上岸,却发现不管如何,身体依然向下沉去。萧睿眼前开始有黑点冒出来,动作慢慢变得僵硬,身体也明显地麻木起来。

这该死的老头,居然真的坑我老子居然死在鬼域,可笑真不知死后会是什么样子咦?我怎么看到一名阴兵向我走来,果然是要死去了吗我怎么看到一片羽毛飞过眼前喂,王明

无数片段的思绪飞快地掠过我眼前,萧睿索性不再费力挣扎,让身子完全放松下来,就想这样慢慢沉下去。一种解脱的快感,奇妙地渗透入心中,以至于那喘不过气的痛苦,都因此而消弭

萧睿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看见前面有个人离我很近,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一闪一闪的。他感觉后脑勺很疼,大概是之前被人打了一下吧。萧睿想站起来,却发现手脚都被人用绳索捆绑住了,无法动弹。

萧睿晃了晃脑袋,再定睛一看,前面那人竟然是王明!而王明手中拿的是一把刀!

这把刀虽然很小,但给人一种很锋利的感觉,刀看上去像是某种鸟类的羽毛的形状,刀面上还刻着三个细小的字:闻羽司。

萧睿见王明面无表情地向他走来,顿时冲王明大叫起来:王明,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

王明没有说话,仍继续朝萧睿靠近。

刚刚梦里那老者的话此时仿佛还在我耳边响起: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包括至亲之人

难道那臭老头说的是真的?萧睿心想。

萧睿惊恐地开始往后移动身子,可他现在手脚都被捆住,速度实在是慢!才不过几秒钟的时间,王明已经来到萧睿面前,他俯下身子,抬起手,萧睿下意识地闭上双眼。

然而这一刹那萧睿并没有感觉到身上出现疼痛感,反之,他感觉捆绑他的绳子好像被利器切断了。萧睿睁开双眼,看到王明用刀子切断了捆绑在我身上的绳子。

瞧你这熊样,你觉得我会杀你?王明嘲笑道,收起刀子。

额呵呵萧睿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谁让你冷冰冰的拿着刀子,我问你你又不说话。

这就给你吓得,我怎么可能会害你呢?王明笑着说道,萧睿似乎并没有看到他笑意后面的东西。

这件事情还是先不谈吧王明心想着。

这里是哪里?萧睿问道。

说着,他站起来仔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四面都是墙,在角落处放着一些柜子,右手边还有一张床,天花板上没有什么东西,干干净净的。无论是地板还是其他地方都布满灰尘,显然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这里应该是城郊的某个废弃的建筑物。王明说。

萧睿注意到王明身后的地板上有几条断了的绳子,想必王明也是被绑了。于是就问道:你之前让我去你家是怎么一回事?然后你也被绑到这里了?

这个问题似乎让王明很难回答,他沉思着,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我得知你有危险,所以呃必须让你到我家来,确保你的安全。没想到这伙人居然也盯上了我,于是,我也被绑了。

你怎么知道我会有危险?我又为什么要到你家?绑我们的人又是谁?萧睿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是一个神秘来电告诉我你有危险的,让你必须来我家中,绑我们的人是谁我也不知道。王明说。

萧睿注意到王明和他说话的时候眼神躲闪着,心想:这小子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萧睿目光炯炯地看着他,问道:你居然会相信一个未知来电?如果有人要救我为什么不直接打给我?

这我怎么会知道那人打给我干嘛,不打给你可能是不知道你的号码吧。

那个人又为什么会知道你的号码?

这我就不知道了

王明,你到底瞒着我做了些什么事情?

王明犹豫着,好像在想要不要告诉萧睿一些事情。最后,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道:罢了,反正你早晚会知道的。我加入了某个组织,而我只有一个任务,就是保护你。

保护我?萧睿疑惑地问道。

对,你可能已经知道了,你不是你父母亲生的。你的真实身份,这么说呢,应该是某位大人物的后裔。王明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接下来说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这是事实。你听好了,这位大人物,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就是说,你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我,也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啊?!你说什么?还有另一个世界?萧睿无比惊讶的说道。

王明点了点头,说:我知道这很难让人相信,可这的确是事实。

说到另一个世界,萧睿突然想起了鬼域,难道是那里?

萧睿,不管怎样,你记住,我是不会伤害你的。王明认真地跟我说道。

看在我们多年的友谊上,信你。萧睿说。

王明不可能会害我,他要是想害我我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萧睿心想着。

所以你到底叫我去你家干吗?我说。

这么说吧,我们组织内部有人叛变,将你的资料给另外一个组织的人看了,那个组织现在要来抓你。组织命令我带你到易界,也就是另一个世界。至少那边会更安全一些。而我家里,就有能连接易界的通道。王明答道。

那我们现在是被谁绑了?

这个我现在确实还不知道,要知道在另一个世界可不止两三股势力。

那,这个闻羽司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明稍微停顿了一下,说:闻羽司是我组织里的一个部门,取名为闻,顾名思义就是专门负责情报工作的。而在组织里还有其他的部门,锋羽司是负责前线战斗的,谋羽司就是负责规划行动具体细节的。还有一些其他部门我就不多说了,这些部门各司其职,彼此之间关系虽不算特别好,但也并没有特别恶劣。

萧睿的心里还有很多问题想问王明,却见王明对他摆了摆手,说:我知道你现在还有很多问题想问我,但现在不是时候,当务之急还是怎么从这里出去,你有什么问题等出去以后再问吧。

说完,王明走到房门前,推了推门,显然是被锁住了,他思索着要怎样打开这扇门。

萧睿心想也对,还是先出去再说。

萧睿正想走过去,王明突然开口道:萧睿,我们以后还能继续做好朋友吗?

怎么不能呢?萧睿反问道。

你不怪我?王明说。

我怎么会怪你呢?虽说你接近我是有目的的,但并没有伤害过我啊。况且,我的心里早已将你当做我最好的朋友来对待了。萧睿说道。

这时候,外面一阵喧哗,紧接着突然传来一阵声音:突突突突突突

这声音不会吧难道真的是枪声?!

萧睿和王明都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看来外面打起来了。王明说。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听得出对方跑得很快,但感觉不到一丝慌乱。突然,对方不在走动了,听得出对方就在附近。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将我吓了一跳,而门居然倒了!

哒,哒,哒。

伴随着脚步声,迎面走过来一名身穿黑色衣服的年轻女子,乌黑亮丽的长发自然垂落在肩膀处,五官精致但她面无表情,浑身散发着一股冷冰冰的气息,单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隐隐的震慑。

她的手上拿着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枪,枪口对着萧睿和王明,令他们产生一股压迫感。

这女人语气冰冷地说:别动!

萧睿注意到她的衣领上有一个显眼的标记:银色的羽毛。

这名年轻的黑衣女子仔细打量着萧睿和王明,不知为何,被她这双眼睛注视着,感觉很不舒服,就好像某种食肉动物不怀好意地盯着猎物的感觉一样,而且竟然还流露出一丝挑剔。

萧睿和王明大气都不敢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萧睿看她那冷漠的眼神好像毫不在意杀死我们两个一样,后背不禁冒出一丝冷汗。

这时候,外面又一阵骚动,萧睿看见有许多个人影从门外走过,接着又传来门被打开的声音,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女子。

这女子只看了一会儿,便将枪口转向萧睿,反复看了好几次,才问道:你可是萧睿?

一时之间,萧睿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真的身份,他完全不知道这人是敌是友。萧睿下意识地看了眼王明,只见王明朝他点了点头。

萧睿选择相信王明。

我是。萧睿说。

果然,这女人随即将枪口转向王明,问:你又是何人?说着,她示意萧睿到她那边去。

萧睿缓缓地走到她身边,看向王明,只见他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什么,然后才开口道:清风缕缕,羽刃风行;日有短长,月有死生。

他这是在说啥,都这时候了还想吟诗一首?萧睿转念一想,这难道会是某种接头暗号?

那女人的脸轻微地抖动了一下,随即说道:万事无常,但有其势;奉羽之令,行锋之职。

王明又说:同奉羽令,吾职为闻。

只见那女子缓缓将手放下,收起手枪,对我们说:此地不宜久留,跟我来。说完,转身朝门外走去。

萧睿的内心此时实在是有太多疑惑,他都快压制不住我内心的弹幕了但他也很清楚现在还不是问这些问题的时候,他也相信王明以后会告诉我的。萧睿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跟着这女人走出房间。

房间外是一条过道,不算特别宽敞。两旁有许多扇门,大部分已经被打开,里面的情形与刚刚那个房间如出一辙。过道上几个人来回走动着,每个人都拿着枪械,地面上还躺着几个已经死去的人。萧睿注意到这些人都是被利器杀死的,并且只有一个伤口,可见杀死他们的人有多厉害。血,肆无忌惮地点缀在地面和墙壁上。

正常人看到这些情形怕是已经忍不住呕吐起来了吧。可萧睿除了感觉到一丝难受外,竟没有多余的负面情绪,也不知道这对于他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萧睿和王明跟着这女子,不一会儿便走出过道,来到了一个大厅。这里站着几个人拿着一些白纸在商议着什么,看起来应该是从这里搜到的资料。他们纷纷朝那女子打招呼:陈姐。这女子向他们微微点头示意。

我去,你该不会是锋羽司的陈雪吧?王明突然大叫起来。

那女子看了眼王明,什么也没说,转身朝那几个人走去。

嘿嘿,我们陈姐是不会理你的。有人说道。

这个叫陈雪的女人,你认识?萧睿轻声问王明。

不瞒你说,我和她很早就认识了,不过太久没见她可能已经不记得我了。王明说。

看不出来你们还是青梅竹马啊。萧睿笑道。

什么青梅竹马,不过是小时候见过而已,你可别胡说。王明小声说道。

好好好,不说这个。我问你,锋羽司是什么?萧睿问王明。

锋羽司啊,是一支我们组织内负责与其他组织对抗的武装部队。我们组织内还有很多部门我就不一一给你介绍了,你想问以后有的是时间。王明说。

那我现在萧睿想了想,还是觉得得问一下。

王明却好想知道萧睿要说什么似的,萧睿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他说:那个你现在还不能回家,你也知道现在外面有好多组织的人要抓你嗯就目前来说,你在我们这里是最安全的。虽然你可能会感觉自己就是个人质,但以我的判断我们组织应该不只是想要你当人质,不然何必派我以及一些其他的人来保护你呢。这些年你遇到危险总能化险为夷你难道就没有察觉出什么?

这么说的话,好像是如此听王明这么一说,萧睿突然觉得我这些年实在是太幸运了,记得有一次我遇到危险,有个人牺牲了自己才救了他。待在王明这里应该比待在别人那里好多了。况且就算萧睿现在想跑他们恐怕也不会同意,而萧睿如今的处境也的确不太安全,想起这个绑他的组织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方式萧睿就一阵厌恶。

那,我们现在去哪?萧睿问。

我也不知道,反正跟着他们就对了。王明耸了耸肩膀。

哟!这不是王明吗?这时候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萧睿转过头一看,只见一名年轻男子微笑着朝我们走过来。他头发染着淡淡的浅蓝色,身穿黑色西服,戴着一副白色的手套,好似电影里法医的行头。

王明见状,微笑着主动上前和他拥抱了一下。

片刻,这个男人才看了看萧睿,问:你就是萧睿吧?

萧睿点点头,苦笑着说:这已经是今天第二个这么问我的人了,我什么时候这么出名了。

你的身份恐怕连你自己都想不到,不过这个你以后会知道的,现在半个易界的人估计都知道了你的存在。那男子笑着说道。

听这人这话,好像知道我的身份一样半个易界都知道?不至于吧

初次见面,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郭仪,隶属于仁羽司。郭仪微笑着向我伸出了手,我也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

仁羽司是干什么的?萧睿问王明。

王明略想了一会儿,才说道:仁羽司以前就是负责治病救人的,属于后勤部门,而现在因为仁羽司内有的人研制出了一些致命的毒物,所以也能和其他部门一样到前线去执行任务了。

用毒?我觉得一点也不和仁字搭边。萧睿叹道。

大家该收拾的动作快点,五分钟内离开这里!这时候陈雪突然大声说着。

走吧。郭仪说。

萧睿心想现在可该好好去睡一觉了,不管是否自由,安全就好了,但是他哪里会知道,他从这一天开始,几乎每一天都是不安全的

展开内容+
  • 麟痕 截图1
  • 麟痕 截图2
  • 麟痕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