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分涩落知花乔阔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 > 十二分涩

十二分涩

十二分涩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尘

作者:培根jam

时间:2020-01-11 15:00

评语:他的白月光回来

落知花乔阔小说叫做《十二分涩》,这里有十二分涩小说在线阅读。落知花乔阔小说主要讲述了:落知花很爱很爱乔阔,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乔阔不爱她,结婚多年,他每一天都在换不同的女人。她是众人眼中的笑话,尤其是,在他的白月光回来的时候。

精彩节选:

单是听着声音,就能感觉到声音主人的愤怒。

落知花不用侧头就知道这是乔阔回来了,而且看见她伤害他的小蜜了。

她太熟悉他了。

刚刚余莜莜有一句话说错了,乔阔的初恋不是别人,是落知花。

那个性子清清冷冷的落知花,是大学时代性子最野最狂的校霸乔阔的初恋。只是,没有别人知道。

而且,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是大学的时候。

这么多年,落知花惟一最熟悉的人就是乔阔了。

乔阔把落知花扯到一边,怒声质问她:“落知花,你在做什么!”

“如你所见。”

乔阔攥紧了拳头,恨不得一拳揍死落知花,就这样算了,别折腾他了!

一天,她给他说了两次这句话!

余莜莜摇摇欲坠,难过地看着落知花和乔阔两个人,声音带上哭腔说:“阔,知花她……”

乔阔丢开落知花,扶着余莜莜在一边坐下,质问道:“落知花,你为什么打她?”

“没有为什么,我愿意。”

落知花看着乔阔和余莜莜恩爱的样子,她就那样冷眼看着乔阔扶着余莜莜,不吵不闹,冷静得过分。

“落知花!”

“干什么!”

这是落知花在乔阔面前第一次说重话,他深深地看几眼她,然后抱起余莜莜离开。

他要走了。

落知花心口骤痛,她没有赶着去吃药,而是第一时间轻轻拉住乔阔的袖子,她冷清自持的目光竟然有了祈求:“乔阔,你能不能别走?”

乔阔脚步顿了顿,没有看她。

落知花抿着唇,悲哀出声:“乔阔,我求你。”

这是乔阔第一次听到那个清冷高傲得孤芳自赏的女人,求他。

这是他一直渴望的事情,然而现在实现的时候,却没有那么痛快愉悦。

该死的,乱了轨迹的感觉!

乔阔规规矩矩抱着余莜莜的手有点僵硬,他也看向落知花。

“阔,我好痛,我是不是要死了?阔,我们的孩子怎么办……”余莜莜头上还滴着血,砸在干净的地板上,她痛苦地唤着乔阔,手却勾上他的脖子。

这地板真的是干净得发亮,应该是落知花拖过的,这女人还真是贤良淑德。

不过,很快就是她余莜莜的了。

血滴落在地板上,一滴一声,声音回响在安静的房子里,恐怖中有着令人兴奋的血腥味,还有着淡淡的悲哀。

乔阔冷着脸训斥落知花:“滚!”

落知花煞白了一张脸,眼睁睁看着乔阔抱着余莜莜毫不犹豫离开,看着他神情紧张。

乔阔他,好久都没有这样紧张了。

孩子呀……

应该会很可爱吧。

落知花的手一点一点收回去,目光荒凉了一大片。

她烦躁地撩了撩头发,看着自己的老公护着小蜜,在她面前抱小蜜离开,真是讽刺。

可是她能怎办?

昨晚乔阔在她身上时,可是一句一句嘲讽着她这么多年连个蛋都生不下来!

落知花看着乔阔越走越远,目光一寸一寸冷下去,暗沉得像一望无际荒地,没有救赎,再也得不到生机。

她的心心如痛剥洋葱一般,一瓣一瓣撕裂般疼痛。

乔阔,我以后都不会求你留下了。因为,我活不久了啊……

当天深夜乔阔就回来了。

在落知花还来不及惊喜的时候,他竟然粗暴地把她拎起来,随之而来的是雷霆般的怒吼:“落知花,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他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躺下了,睡不着,蜷缩在被窝里,捂着心脏的位置。

乔阔力气大,扯人的时候会很痛,她微微皱了眉。

他愤怒得刺红了眼睛,并没有注意到落知花的痛苦,并把一份文件甩在她脸上。

“签字!”

落知花低头一看,果然是离婚协议书,心痛得她无法呼吸,她按着自己的心,几乎感受不到心跳。

落知花……

她突然抬头看着乔阔,目光清冷而坚定,“乔阔,我不签。”

乔阔,允许我再贪恋一段时间吧。

“你别惹我生气!”

“你已经生气了。”落知花说:“我没有做错事情!”

乔阔咬着牙,隐忍着自己的暴怒,却还是很冲地吼:“落知花,你敢说网上针对余莜莜的话题不是你制造的?而且还上了头条!我还不清楚你!”

落知花被吼得一脸懵。

乔阔话音刚落,就开始担心自己把落知花吓坏,看着她的样子,还真的有点像,愧疚突如其来。

对于乔阔说的事情,落知花根本就是一点都不清楚,否认:“不是我。”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他的话极冷,让落知花冷静下来了。

乔阔不会相信落知花。

落知花很清楚,清楚得无言以对。

乔阔恨透落知花这死幅样子,一秒钟也不想看到,再看一下,他清楚自己会控制不住,直接把人毁了。

现在,乔阔压抑地吼:“签字!”

“不!”

“你好样的!”乔阔盯着落知花,看着她难得狼狈,看她挣扎着,突然桀桀笑起来。

这笑声吓得落知花毛骨悚然,她不自觉倒退了几步。

“落知花,是你自己不愿意的,别怪我不客气!”乔阔的语气很狠,带着兴奋。

“乔阔,不要,我……”

“退?你怕什么?落知花,我是你男人!”

“乔阔,别……”

落知花好听的声音被吞噬了,消失得干干净净,只能偶尔响起来,让男人更加兴奋。

然而作为顶尖心外科医生的乔阔在一片黑暗中,看不见,也没有注意到她白得可怕的脸色。

他不知道,落知花有先天性心脏病。

也许对于落知花来说,乔阔强迫她不是最难受的,毕竟她还有资格和他做最亲密的事情。

但是,有一种痛到骨头的虐,就是听着乔阔和落知花最亲密的时候,在她耳边缱绻地唤着那个名字:“余莜莜……”

单是听着声音,就能感觉到声音主人的愤怒。

落知花不用侧头就知道这是乔阔回来了,而且看见她伤害他的小蜜了。

她太熟悉他了。

刚刚余莜莜有一句话说错了,乔阔的初恋不是别人,是落知花。

那个性子清清冷冷的落知花,是大学时代性子最野最狂的校霸乔阔的初恋。只是,没有别人知道。

而且,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是大学的时候。

这么多年,落知花惟一最熟悉的人就是乔阔了。

乔阔把落知花扯到一边,怒声质问她:“落知花,你在做什么!”

“如你所见。”

乔阔攥紧了拳头,恨不得一拳揍死落知花,就这样算了,别折腾他了!

一天,她给他说了两次这句话!

余莜莜摇摇欲坠,难过地看着落知花和乔阔两个人,声音带上哭腔说:“阔,知花她……”

乔阔丢开落知花,扶着余莜莜在一边坐下,质问道:“落知花,你为什么打她?”

“没有为什么,我愿意。”

落知花看着乔阔和余莜莜恩爱的样子,她就那样冷眼看着乔阔扶着余莜莜,不吵不闹,冷静得过分。

“落知花!”

“干什么!”

这是落知花在乔阔面前第一次说重话,他深深地看几眼她,然后抱起余莜莜离开。

他要走了。

落知花心口骤痛,她没有赶着去吃药,而是第一时间轻轻拉住乔阔的袖子,她冷清自持的目光竟然有了祈求:“乔阔,你能不能别走?”

乔阔脚步顿了顿,没有看她。

落知花抿着唇,悲哀出声:“乔阔,我求你。”

这是乔阔第一次听到那个清冷高傲得孤芳自赏的女人,求他。

这是他一直渴望的事情,然而现在实现的时候,却没有那么痛快愉悦。

该死的,乱了轨迹的感觉!

乔阔规规矩矩抱着余莜莜的手有点僵硬,他也看向落知花。

“阔,我好痛,我是不是要死了?阔,我们的孩子怎么办……”余莜莜头上还滴着血,砸在干净的地板上,她痛苦地唤着乔阔,手却勾上他的脖子。

这地板真的是干净得发亮,应该是落知花拖过的,这女人还真是贤良淑德。

不过,很快就是她余莜莜的了。

血滴落在地板上,一滴一声,声音回响在安静的房子里,恐怖中有着令人兴奋的血腥味,还有着淡淡的悲哀。

乔阔冷着脸训斥落知花:“滚!”

落知花煞白了一张脸,眼睁睁看着乔阔抱着余莜莜毫不犹豫离开,看着他神情紧张。

乔阔他,好久都没有这样紧张了。

孩子呀……

应该会很可爱吧。

落知花的手一点一点收回去,目光荒凉了一大片。

她烦躁地撩了撩头发,看着自己的老公护着小蜜,在她面前抱小蜜离开,真是讽刺。

可是她能怎办?

昨晚乔阔在她身上时,可是一句一句嘲讽着她这么多年连个蛋都生不下来!

落知花看着乔阔越走越远,目光一寸一寸冷下去,暗沉得像一望无际荒地,没有救赎,再也得不到生机。

她的心心如痛剥洋葱一般,一瓣一瓣撕裂般疼痛。

乔阔,我以后都不会求你留下了。因为,我活不久了啊……

当天深夜乔阔就回来了。

在落知花还来不及惊喜的时候,他竟然粗暴地把她拎起来,随之而来的是雷霆般的怒吼:“落知花,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他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躺下了,睡不着,蜷缩在被窝里,捂着心脏的位置。

乔阔力气大,扯人的时候会很痛,她微微皱了眉。

他愤怒得刺红了眼睛,并没有注意到落知花的痛苦,并把一份文件甩在她脸上。

“签字!”

落知花低头一看,果然是离婚协议书,心痛得她无法呼吸,她按着自己的心,几乎感受不到心跳。

落知花……

她突然抬头看着乔阔,目光清冷而坚定,“乔阔,我不签。”

乔阔,允许我再贪恋一段时间吧。

“你别惹我生气!”

“你已经生气了。”落知花说:“我没有做错事情!”

乔阔咬着牙,隐忍着自己的暴怒,却还是很冲地吼:“落知花,你敢说网上针对余莜莜的话题不是你制造的?而且还上了头条!我还不清楚你!”

落知花被吼得一脸懵。

乔阔话音刚落,就开始担心自己把落知花吓坏,看着她的样子,还真的有点像,愧疚突如其来。

对于乔阔说的事情,落知花根本就是一点都不清楚,否认:“不是我。”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他的话极冷,让落知花冷静下来了。

乔阔不会相信落知花。

落知花很清楚,清楚得无言以对。

乔阔恨透落知花这死幅样子,一秒钟也不想看到,再看一下,他清楚自己会控制不住,直接把人毁了。

现在,乔阔压抑地吼:“签字!”

“不!”

“你好样的!”乔阔盯着落知花,看着她难得狼狈,看她挣扎着,突然桀桀笑起来。

这笑声吓得落知花毛骨悚然,她不自觉倒退了几步。

“落知花,是你自己不愿意的,别怪我不客气!”乔阔的语气很狠,带着兴奋。

“乔阔,不要,我……”

“退?你怕什么?落知花,我是你男人!”

“乔阔,别……”

落知花好听的声音被吞噬了,消失得干干净净,只能偶尔响起来,让男人更加兴奋。

然而作为顶尖心外科医生的乔阔在一片黑暗中,看不见,也没有注意到她白得可怕的脸色。

他不知道,落知花有先天性心脏病。

也许对于落知花来说,乔阔强迫她不是最难受的,毕竟她还有资格和他做最亲密的事情。

但是,有一种痛到骨头的虐,就是听着乔阔和落知花最亲密的时候,在她耳边缱绻地唤着那个名字:“余莜莜……”

展开内容+
  • 十二分涩 截图1
  • 十二分涩 截图2
  • 十二分涩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