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今天归西了没步晚晚帝云冥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太子今天归西了没

太子今天归西了没

太子今天归西了没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魔情

作者:莫浅笑

时间:2020-01-11 10:45

评语:莫名成了太子妃

步晚晚帝云冥小说叫做《太子今天归西了没》,这里有太子今天归西了没小说在线阅读。步晚晚帝云冥小说主要讲述了:步晚晚穿越了,穿越来后四处寻找能回去的方法,每次出门莫名刮风吹掉她的伞导致被晒的变成蜜色肌肤,还莫名成了帝云冥的太子妃。

精彩节选:


不要脸的臭瞎子……步晚晚在心里恶狠骂,他怎么有脸说这样的话?

“太子,你这身子一大好了,是想把之前亏的全补上来吧?”

“呵,本太子也希望,小奴才,还不进来倒茶伺侯着。”帝云冥冲着步晚晚低斥一声。

步晚晚走进去,刚要弯腰拎壶时,帝云冥就抬起了脚尖,在她的膝盖弯里踢了一下,步晚晚往前一扑,正跪在夜沧澜的腿边。

夜沧澜拧拧眉,扫她一眼,面无表情地放下茶碗,语气平淡,“先谈正事,太子从明日起,应当进宫学习理政。”

就是这声音……步晚晚强忍着不抬头看他,他身上的竹香一直往她鼻中涌。如此像声音、表情、气味、眼神,唇角勾起的弧度……全都像!

“可本太子身子还未好,此事过了年再议。”

帝云冥不可置否一笑,又拿了个棋子,在手里把玩。

夜沧澜微微敛眉,沉声说:

“太子已有二十三岁,不能再推托,明日早朝时,一起到朝上听众官商讨国事。”

“明儿起得来再说。”帝云冥懒洋洋一扬唇角,语气更加敷衍,末了,突然一笑,指着步晚晚说:“摄政王,不若本太子把这丫头赠你,你就别和本太子说上朝理政之事了,让本太子再病段日子可好?”

“荒唐,明日一早,叶公公若不送太子入宫,仗刑伺侯。”夜沧澜起身站起,面色蕴怒,大步离开。

“太子,他是在试探吧?”七王爷夜凌旭盯着夜沧澜的背影,狐疑地问。

“管他,不过七哥你来找本太子,又有何事?”帝云冥淡淡说了句,转过头来,墨瞳里攸地闪过了一丝光。

帝凌旭楞了一下,才呵呵一笑,“那日猎狐,我不是有意冲撞太子,还请太子不要放在心上,今日送来两只雪狐,给太子你取乐。”

他一拍手,两名奴才抱着两只通体雪白的狐狸进来了,最奇特的是,狐狸的尾尖上还有一小撮鲜艳的红色。

“谢了。”帝云冥侧耳听了听小狐的呼吸声,唇角勾了笑,抬手指着飞雪下的红梅,“既然来了,就好好乐乐,咱们兄弟今儿来个新游戏。”

“好啊。”帝凌旭爽快地答应了。

“去梅树下站着。”帝云冥这时候转头睨向身旁伺候的倩雪,低笑着说。

倩雪忙不迭应下。

步晚晚懒得看两个男人寻欢作乐。

很快,倩雪的尖叫声就响了起来,她扭头一看,居然是让她用手捏了一枚碧玉的棋顶在头顶,两个男人比赛射箭,若帝凌旭赢了,倩雪就给他,若帝云冥赢了,就得到帝旭日在城东的一个宅子。

可那么小的棋子……还在飞雪……帝云冥还是个瞎子!

倩雪都抖得站不稳了,脸色比雪还要白。

宠姬,和鸡的下场差不多嘛,都是被弄死吃掉!步晚晚皱起了小脸,不想看血染飞雪的场景,太没人性了!

“太子殿下,饶命。”

倩雪终于忍不住哭喊了起来。

“真讨厌,真扫兴。”帝云冥发怒了,一箭狠狠射出,高高扎进漫天的飞雪之中,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小美人,本王带你回去。”帝凌旭笑笑,手指一松,长箭飞出去,在倩雪的尖叫声中,碧玉碎成了几片,飞溅开去,倩雪眼白一翻,栽倒在了雪地里。

“归你了。”帝云冥嘟囔了一句,丢开了长箭。

帝凌旭呵呵一笑,让人抬起倩雪,对帝云冥说了声谢,兴致昂扬地走了。

步晚晚这才转过身来,不想正看到帝云冥的双瞳里的光亮,像两块瑰丽的黑色宝石,反射着雪光梅色。虽然王袍松松垮垮,可那身凌厉的气势却无法形容,还有他唇角的笑意,怎么也不像个荒唐的废物,反而……

步晚晚正在想用什么词来形容的时候,他突然猛地转过头来,双瞳里的光芒敛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冷漠。

步晚晚实在看不懂这男人,真瞎假瞎?若是假,也不可能不被发现。而且,他装瞎有什么好处?他是北商国除了皇帝之外,最尊贵的人。

“步舒昕,过来。”他抬起手指,冲她勾勾。

步晚晚闻到饿狼的味道……她转身就跑,才跑几步,腰上就被什么缠上了,转头一看,他拿着倩雪的腰带的一头,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他一定看得到!

步晚晚被他拖回去,强行抱到了腿上,“步舒昕,你看到了什么?”

“你觉得我能看到什么?”步晚晚用力摁住他的手腕,小脸拉长。

“我们做个交易好不好?”

帝云冥侧过脸来,唇扫在她的耳垂上。

“什么交易?”步晚晚一脸狐疑,这男人打的什么鬼主意?

帝云冥扬起唇角一笑,揽紧她的腰,拈着棋子,自己和自己博奕,过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你让我高兴,我送你去你的心上人身边。”

“啊?”步晚晚怔住。

“不是挺喜欢他吗?”帝云冥侧脸看来。

步晚晚不是喜欢夜沧澜,她是爱惨了景枫……也不想呆在帝云冥的身边。

“那怎么才能让你高兴?”她问,可却咬到了自己的舌尖,这不是明确表明,她确实想给他戴绿帽子吗?

可帝云冥居然不和他生气,抱着她调整了姿势,让她背对自己坐下,宽大的王袍罩过来,把她笼进去,王袍下面么,很暖!

“舒昕你会的。”帝云冥漫不经心地说着,注意力全在棋上。

步晚晚看了会儿,只见棋子摆成了一个字:步。

“你……是不是能看得到一点?”

她压低声音,试探着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可是他的双瞳焕散,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不到,瞎的。”帝云冥还是漫不经心。

“太子殿下,该喝药了。”

叶公公带着奴婢们快步过来,撑开的孔雀羽伞下,盛药的陶盅一揭开,腥臭之气就扑鼻而来,能把飞雪都熏成黑色。

步晚晚厌恶地捏住了鼻子,看着帝云冥面不改色心不跳地一仰而尽。

“这什么药啊,怎么这么臭?”她忍不住问他。

“臭吗?”他面无表情,把药碗放下,袖子拂动了棋子,让那个步字乱了。

“治心口疼的。”他打了个哈欠,往后一仰,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都下去,别打扰本太子清修,小舒昕,给本太子捏捏腿,做得好有赏,捏得不好,剁了你的爪子。”

叶公公瞟了一眼步舒昕,向奴才们使了眼色,全都下去了。

这时候,两只红尖尾巴的狐狸一改刚才瑟瑟发抖的模样,窜上来,卧在火盆边上,黑溜溜的眼睛紧盯步晚晚。步晚晚的手在帝云冥的腿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捏着,突然觉得帝云冥和狐狸很像。

“走神了,会剁爪子的。”帝云冥的声音冷冷地传来。


  • 太子今天归西了没 截图1
  • 太子今天归西了没 截图2
  • 太子今天归西了没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