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狂妃战神王爷宠上天楚非晚长孙扶桑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一品狂妃:战神王爷宠上天

一品狂妃:战神王爷宠上天

一品狂妃:战神王爷宠上天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粉色书城

作者:蒹葭苍苍

时间:2020-01-10 14:28

评语:克妻王爷好傲娇

楚非晚长孙扶桑小说叫做《一品狂妃:战神王爷宠上天》,这里有一品狂妃战神王爷宠上天小说在线阅读。楚非晚长孙扶桑小说主要讲述了:楚非晚前世是个特工,死后穿越成了嫁给闲王的长孙扶桑的妻子。传说闲王克妻,赐婚七次都克死了。事实好像并非如此。

精彩节选:

多年前,他母妃云初安是江湖中人,在一次皇上微服出巡时芳心暗许,这才怀上他,后来入宫,有人传言他并非皇上亲生,皇上多疑听信谗言,后来云初安在宫中病暴而死。

长孙扶桑揉了揉眉心,说:“这些很早就知道了,本王要的事新的线索。”

辰峰低头,“查到了一些,您母妃她在江湖中曾有个师父。”

师父?

长孙扶桑沉吟,并未对这个‘师父’做出过多的指示,而是话令一转,道:“楚非晚跟传闻中的大不相同,你去查查到底是传闻假,还是这个人假。”

“王爷,您这是怀疑王妃不是楚姑娘?”虽然知道不该问,但他还是忍不住。

毕竟替嫁的事情,闻所未闻。

至少他没见过。

长孙扶桑也信任他,并不隐瞒:“传闻楚非晚柔弱贤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这位王妃,不仅会武功还不贤惠,琴棋书画更提不上嘴。”

辰峰疑惑拧眉,长孙扶桑见他疑惑,解释道:“她睡到日上三竿,不陪本王用早膳,还时常说一些,我跟冬蕊都听不懂的话?

最重要的是她会武功,现在局势情况不稳,若是楚非晚是别有用心之人故意安插在我身边的,局势就不妙了。”

想起之前的几任妻子,辰峰忍不住轻笑:“王爷对这位王妃上心了?”

闻言,长孙扶桑将书一扔,“胡说。”

辰峰稳当的接住向自己咋来的书本,“可不是吗?王爷,这可是唯一一个没被‘克’死的王妃。”

“当心暴露。去吧。”长孙扶桑答非所问,打发走了辰峰。

辰峰并没有乖乖离开,转头就去了楚非晚的院子,要看看这位王妃哪里不一样,说了什么连王爷都听不懂的话。

他站在院外,还没进去呢,就听见屋子内的楚非晚说道:“楚笑颜,你个死八婆,竟敢骂本姑娘是贱人,小心我把你大卸八块!”

辰峰:“……”

这个王妃还真是有些不一样。辰峰抱着剑悄悄退了出去,不自觉的扯起了佩服的嘴角吗,难道王爷没‘克’死她,这么有趣,‘克’死了多可惜。

辰峰快速的离开,听到外面有类似宫里人的声音。

他走上前,才发现是皇贵妃舒青儿身边的宫女水雾,她道:“今夜会在未央宫中举行宫内家宴,还请闲王莫要缺席。”

长孙扶桑轻轻一笑,从前他经常缺席不出席这种宴会,但是现在有楚非晚,带她去看看也不是坏事,他想要看看,在宴会上如果舒青儿针对她,她又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替本王谢过皇贵妃的盛邀。”长孙扶桑声音清冷:“冬梅,好好送送水雾。”

冬梅领命,带着水雾出去了。

长孙扶桑嘴角带着抹不去的笑容,让辰峰很是震惊,“王爷,您这是?”

“准备带王妃去参加一下这个宴会。”

“你从前不是很讨厌这种吗?”

长孙扶桑笑了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完他潇洒的离开,来找楚非晚。

听到又要出席宴会时她本来是很不爽的很不想去的,但下一秒,长孙扶桑说道:“这场宴会会聚集后宫多位妃嫔和皇子,你当真不去?”

多为妃嫔和皇子,那也就是说,宴会上会有皇帝在场咯!

虽然作为二十一世纪的金牌杀手,楚非晚刺杀过很多一方商贾甚至是政府要员,但皇帝,还真没试过!

一时之间,楚非晚的职业病又犯了。

不过既然都已经穿越过来里,皇宫中的一些事情,楚非晚还是挺感兴趣的。

“我去。”

长孙扶桑貌似很满意的笑了笑,“好,本王晚些时候会让人给你送来合适的衣裳,你就先试试看看合不合适,不合适的话再换。到了时间,本王会来带你一起出发。”

貌似安排的事无巨细,让这个从来是冷酷杀手的楚非晚莫名感受到一丝暖意,半梦半醒之间有种奇怪的感觉,竟忘了回答。

“王妃?”长孙扶桑提醒说道。

楚非晚回神,“哦哦,好。”

约莫到了午后,冬蕊拿着一套青绿色的衣裳给楚非晚,笑道:“王妃你看,这是上好的云锦缎,上面的绣样是楚晚花,跟王妃的名儿相衬,而且王爷说王妃配青绿色系最好看。

王爷对您可真上心!”

上心么?

楚非晚还不知道什么叫真的上心,毕竟她从小就没了双亲,独自讨生时成了杀手,后来被陷害死去,穿越到这个地方,然后就成了长孙扶桑的王妃。

其实她从小就没有怎么感受过温暖。

或许这是第一次吧,她也不知道算不算,总之胸口处有股奇怪的暖洋。

“替我谢过你们家王爷。”

“王妃快去试试合不合适,王爷待会儿就该来了。”冬蕊催促道。

楚非晚并不拒绝,总不能等长孙扶桑来了她还在慢悠悠的更衣。楚非晚换好衣裳出来时,刚好长孙扶桑也到了。

正要开口的长孙扶桑看见楚非晚穿着青绿色的长裳出来,有一瞬间的愣神。楚非晚面容清秀,青绿色更配的她高贵生人勿近,略施粉黛,清水芙蓉般天生丽质。

“很合适你。走吧,马车已经在外头候着了。”长孙扶桑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语气。

马车内有些狭小,楚非晚在心里暗自吐槽不如二十一世纪的汽车,跟长孙扶桑坐一起有些挤,俩人挨得很近,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

“待会儿到了宫中,希望你可以配合我,做出一副恩爱的模样。”长孙扶桑突然发话。

楚非晚不是很愿意,“为何?”

转念就想到他身份特殊,定是有什么难言的隐情苦衷,便不想要回答,提前道:“知道了。”

-

马车停在朱红色宫门外。

为了假装恩爱,长孙扶桑牵着楚非晚的手步行。

未央宫内歌舞升平,笙歌漫漫,酒肉具全,人都已到得差不多。有舞女在正中跳着妖娆的舞姿,长孙扶桑和楚非晚行过礼后各自入了座。

刚坐下,舒青儿便道:“闲王和闲王妃来的可真早。”

楚非晚看了长孙扶桑一眼,见他并没有回答的意思,自己就答道:“路上遇到了点小波折,这才晚了些许,还请皇贵妃恕罪。”

眼睛一瞥,发现楚金宏和楚笑颜也在。

舒青儿没发话让楚非晚坐下,楚非晚就不敢擅自坐下,只好站在那里,坐也不是,左右尴尬。

舒青儿面容慈善,笑着说出锐利的话语:“就算有什么波折,你们也得把这事儿放心上。本宫听说闲王妃不但不曾陪闲王用早膳,甚至睡到日上三竿,连同房都不曾?”

不等当事的两个人说话,舒青儿又继续说道:“还是说二位都不满皇上赐的这桩婚事,以此来表达不满啊?”

宴会来晚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儿,舒青儿却故意添油加醋,说的好像这是天大的事儿一般。

楚非晚就知道她这是没事找事,回道:“我与闲王恩爱非常,不知皇贵妃是从哪儿听来的小风声,臣妾记得,后宫是不能与宫外互通消息的。就算闲王是皇亲,但这属于府内私事,如果没有人传达皇贵妃是如何晓得的?”

舒青儿既然无名的给她和长孙扶桑安置对皇上不敬的罪名,那她楚非晚就可以把这跟宫外私相授受的罪名加在她身上。

她楚非晚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原主受的苦以后还等着她去一点一点讨呢,如果不这么刚强那怎么行?

同时,长孙扶桑听到这番言辞,心中微微惊讶,这个楚非晚,当真是跟传闻里面的一点儿都不一样。

他开始觉得,这个楚非晚有几个意思,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笑意。

“你!”舒青儿嘴角微抽,想不到楚非晚的嘴这么厉害,几乎咬牙切齿道:“闲王妃还真是伶牙俐齿啊。”

楚非晚笑笑,礼貌的福了个身:“谢皇贵妃夸奖。”

另一边的长孙成玉拍手笑道:“二哥的王妃还真是不一般,希望她的小妹楚笑颜也能何她一样有趣。”

听到这个,楚非晚不禁冷笑,楚笑颜那个两面三刀的家伙。

宴会进行到一半,楚非晚被这古代的乐器震得头昏脑涨,独自出了宴会去御花园透气。长孙成玉见她出去,片刻后也溜走了,跟在了她身后。

今晚的月色很美,御花园里的湖面静静的倒影着月影,四周的静的连一丝风吹草动也没有,今夜是宫内阖家夜宴,去了不少宫人伺候,现在的御花园来来往往,冷冷清清的就只有几个守夜的太监。

“古时候的风景就是好啊,连月亮都这么圆这么亮,一点儿都没有被污染过。”楚非晚沉浸在御花园的美景之中,完全没注意到有人正在渐渐往她这边挪步过来。

  • 一品狂妃:战神王爷宠上天 截图1
  • 一品狂妃:战神王爷宠上天 截图2
  • 一品狂妃:战神王爷宠上天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