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妻当家抢红包拼相公季湘陈解鞍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财妻当家:抢红包拼相公

财妻当家:抢红包拼相公

财妻当家:抢红包拼相公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磨铁

作者:吃桃子不吐葡萄

时间:2020-01-06 19:20

评语:嫁给给病鬼相公

季湘陈解鞍小说叫做《财妻当家:抢红包拼相公》,这里有财妻当家抢红包拼相公小说在线阅读。季湘陈解鞍小说主要讲述了:季湘穿越了,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上了花轿,仅存的记忆告诉自己原主被亲娘打晕了灌了迷药,卖给病鬼相公,陈解鞍。原主却没命了。

精彩节选:

赵二花自讨没趣,想将季湘一军反倒又给别人当了笑话。

这下好了,她这名声肯定会被那些长舌妇说坏。

“陈家媳妇,你们是不是有赚钱的好法子,我们都一个村子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告诉我们点门道,大家好一起赚钱。”

说话的是个尖嘴猴腮,满脸麻子的妇人。季湘从记忆里翻了翻,这个女人姓骆,是隔壁骆家村嫁过来的。

她丈夫做长工,摔断了腿。家里五个孩子,上头有个婆婆要照料,村长和里正见她可怜,帮着他们一家租赁田地,还赊钱给她买了不少鸡崽。

平常骆嫂子卖卖鸡蛋,收收地里的租金倒也能糊口。但这骆嫂子的丈夫因为腿伤,常年吃药,无疑增加了她的压力。

季湘从记忆里没找到骆嫂子更多的记忆,但她佩服这样坚毅的女人。家里什么都让她扛着,没有想过放弃。

尤其是看着那张因为劳作沧桑的脸,暗淡的皮肤上有两只浑浊的眼睛正闪着光。

她看了眼陈解鞍,这才客气礼貌的说道:“是相公能干,病未好全就去打猎。倒是我惭愧,只会花钱。”

佩服骆嫂子是一回事,但家里的事情却是不好透露。

身上怀揣巨款,稍一露富,可能就会遭人眼红。尤其林氏那类极品,他们就是副狗皮膏药,不拔你一根毛,算他们输。

骆嫂子还算上道,没有再问。她心里羡慕季湘有个如此好又能干的相公,说话间倒是奉承了几句。

“季湘妹子真是好福气。”

旁边的赵二花哼了句,伸出手指露出粉嫩的指甲。

她皮肤细腻白嫩,又打扮精致,算得上村里一枝花。村子里男子哪个不为她争风吃醋,只有陈解鞍,她当初都像个蝴蝶儿般绕着他来,最后也换不来一个正眼。

等到后来听说他快死了,赵二花想都没想就嫁给同村的孙大牛,至少孙家家底还算殷实。

但是,怎么都没想到会有个季湘插足。要不是她,陈解鞍死了就死了,她也不用这样受羞辱。

“是陈大哥有好命。”赵二花在骆嫂子皱眉说话前抢白,“买了妹妹没多久,人就能活蹦乱跳了。我听说妹妹上个月还救了济世堂的小少爷呢,要我说,没准季湘妹妹就是个山里精怪……不是,瞧我这嘴,是仙子下凡帮陈家的。”

这话乍一听倒是没什么,偏赵二花在精怪两个字落了重重的音。华国信道,盲目迷信那些鬼魅传说。

果然,除了骆嫂子和车夫,其他人都露出惧怕的眼神。

季湘不喜欢惹是生非,但是不代表她会坐着乖乖挨打。回瞪一眼赵二花,看见她可耻的吓得缩了缩身子,一双妙目粘到陈解鞍的身上。

“妹妹,你不要这样盯着我看,怪可怕的。”赵二花求救似的看着对面的男人,却见到他紧紧握住季湘的手。

深邃的眼里皆是寒凉,但在那如同老鼠一般的丑女人身上,化作春水,绕着田野欢快奔流。

赵二花咬紧牙齿,他们不让自己好过,那她也不会就这样轻松的放过他们。

“哼。”季湘转过头,她组织了半天语言,突然发现一个也用不上。心里堵得慌,手也随着陈解鞍牵着。

也不知道赵二花哪来的脸嫉妒自己,是她当初因为陈解鞍病了就放弃了。不然会轮到林氏卖女?

算了,这种垃圾还不值得让她生气,。

季湘赶紧看了眼陈解鞍,妄图用美色压制心里的怒火。她愿意息事宁人可不代表赵二花愿意,村里一枝花可比她傲,看她憋着不说话还觉得是心虚。

“对不起,是我太胆小了,不怪妹妹。”赵二花看对面两个人都不愿意理人,再继续自说自话就没意思了。

好在旁边坐着葛麻子的女儿,好像叫胖妮。她身子重,穿着朴素,心地却善良。此时看赵二花有点受惊吓,好意上前问问。

季湘白了眼,转头去看外边风景。云安村靠南,月份见长,行车的风也就不再冷冽。吹在脸上,反而像是有双手帮着抚去疲劳。

胖妮正义感十分强,她听不来大人的对话之间是否来势汹汹,但她知道是季湘吓到了赵二花。

“喂,你应该和二花姐道歉。”胖妮中气十分足,葛麻子一家又溺爱着她,此时叉腰怒瞪,十足十的小霸王。

季湘被这炸雷的声音吓了一跳,要不是陈解鞍护着,可能自己就会跳起来。感激的看着近在眼前的俊脸,那颗心脏开始以一种很奇怪的韵律跳动。

“是心动啊,糟糕眼神躲不掉,对你莫名的心跳……”

脑海自己播放音乐,甚至还有不少粉红泡泡。不过这一切都被眼前的熊孩子破坏了,那个叫胖妮的,此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好像只要轻轻的一拽,季湘就会跪在牛车上。

但显然不会,季湘皱眉伸手一拉,胖妮身子往前倾倒的片刻挣脱开。

“道什么歉?”季湘挽着陈解鞍的手臂,避免自己被牛车带的颠簸。

男人身子一僵,意外的看着媳妇。这是媳妇今天第二次主动拉他。

如果说先前因为赵二花惹的陈解鞍的心情十分不好,现在,小媳妇的一个动作,他整个人都是愉悦的。

他微笑的看着季湘,在她说话时,将背篓往中间靠近。那个孩子体型太大,摔倒了会吓到湘儿。

这边的胖妮幸好有背篓扶着,小脑袋里还考虑着季湘的话。

“二花姐,你觉得她应该和你道歉吗?”胖妮冲动了点,但是脑子还算聪明。

赵二花想把胖妮当剑使的,没想到这把剑往自己面前朝着,尴尬的笑了几声。

“不用道歉。倒是想羡慕季湘妹妹,有了陈大哥,人也硬气起来。就连医术也会了,你不若和我们说说怎么救的那个小少爷。”

赵二花还想挑拨离间,她以前可是知道季湘的性子,就是个让人捏的软骨头。现在不仅硬气,居然还会医术。让她来讲,就是邪术,害人的。

季湘看大家都把眼睛放在两人谈话上,可等她看过去,那些人又躲闪起来。

便宜相公心疼的安慰了她一句,正要把事情承认过来。季湘拿眼神制止了他,随后眨着那双灵动的眼,对着赵二花说。

“不是我救的,是一个白胡子老爷爷救的。只是大家好像都见不着他,只有我能瞧见。”

得吧,今日这个精怪的言论要是解释不好,过两天,村子可能就要抓她了。

这真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骆嫂子率先开口问,“陈家媳妇,你这老爷爷该不会是神仙吧。”

这真是打瞌睡递上来枕头,捧着话茬子给她讲啊。

“骆嫂子,我……我不知道。那个老爷爷穿着灰色的道袍,拿着拂尘,让我去救救那位少爷。他还说,那少爷是仙君转世,救了他我就会有大福运。”

赵二花酸的说了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陈解鞍第一次接了她的话,“我也遇到过,那位仙人还给了我一颗药丸。吃了以后,我身体就好了。”

车上也有上次和季湘一起赶集的嫂子,这边一嘴两嘴说起来,真的发现陈家是从那时候发迹的。

也就是说季湘说的都是真的。

救了仙君转世,有了大福报,还旺了陈家快死的陈解鞍。

坐角落的还有个男子,他异常瘦弱,是个不分五谷的书生。子不语怪力乱神,在他身上反正是瞧不见的。

因着科举无望,在家里写点戏本子,抄点书卖卖钱。

猛的在这车上听到这么个趣闻,反倒让这个书生清醒了过来。

“济世堂的小少爷是仙君转世?”书生的注意点十分突出,原本妇人还在感慨季湘的好命,说她以后定是个旺夫的。

现在被书生这么一叫,全都反应过来了。那小少爷居然是个仙君转世,那可真是不得了啊。

季湘:她对不起那个小少爷。

此时正在孟府的孟家小少爷手里正拿着碧绿色的毒草,这个根茎十分脆弱,要是不小心碰到根茎的汁液,浑身就会起疹子一样。

他拿着竹夹子,小心翼翼的打算放在水晶杯里。

“阿嚏,阿嚏!”手一抖,拿着杯子的手往前一擦,手背和毒草亲密接触。

kao!

孟怀栋咬着后槽牙,肯定是有人诅咒他!

……

下了牛车,骆嫂子和胖妮都跟他们顺路。

“你真看见过仙人?”骆嫂子其实不相信的,但赵二花的样子她看不惯,也就处处都顺着季湘讲。

季湘但笑不语,倒是胖妮改了之前的敌视态度,“季湘姐,酒楼小少爷真的是仙君转世吗?我看他那么恶劣,一点也不像。”

听这话,胖妮还认识那个小少爷。

想起那个小少爷的冰冷自傲,季湘确实觉得不像,说自己相公是仙君反倒说服力大一点。

胖妮扁着嘴,她即便胖,眼睛也圆圆的十分可爱。

季湘倒是觉得胖妮的肥胖不像是正常的肥胖,她本想用神医系统帮忙诊断下,从村尾便迎过来一个人。

季湘立马沉下脸,拉着陈解鞍的衣袖准备换条路走。

“湘儿啊,你这死丫头,怎么看见你娘还掉头啊。”

林氏这么一喊,季湘就知道走不了了。陈解鞍回握着季湘的手,让她不要担心。

再看林氏,她用布条包着头,一身半旧的衣裳。手臂还挎着一个篮子,走近一看,里面空的。

真是呵呵了,这是专门等着她和陈解鞍的吧。

“湘儿,解鞍。我这听说你们去县里卖羊,怎么不拿点给你爹尝尝。哟,这满当当的,可买了不少东西吧。你爹这两天身子不舒服,正好分我点东西,让他吃点好的。”

  • 财妻当家:抢红包拼相公 截图1
  • 财妻当家:抢红包拼相公 截图2
  • 财妻当家:抢红包拼相公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