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婢苏姊顾君宜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金陵婢

金陵婢

金陵婢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磨铁

作者:青冥迦若

时间:2020-01-06 12:55

评语:重生成周府丫鬟

苏姊顾君宜小说叫做《金陵婢》,这里有金陵婢小说在线阅读。苏姊顾君宜小说主要讲述了:苏姊原本也是个富家小姐,却因为战乱逃到金陵城,为了亲人的病,进了周府当丫鬟干活,却没想到被那面目恐怖的大少爷要娶作妾,被三少杀死又重生到周府丫鬟身上。

精彩节选:

“姨太太,五少爷是个庶子,也没有继承周府财产的权利,他们为何还不放过五少爷?”

紫苏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宋姨太狠狠的说:“如果只是为了争夺周府的家财万贯,他们断然不会对坤坤下手的,周府里面的万贯家财,却比不上一样东西,这个东西如果落在谁的手中,比得到万贯家财更有用。”

“什么东西?”

“一张药方。”

“药方?”

“没错,一张神秘无比的药方,周府因为这张药方才成为金陵首富,才能和达官贵人攀扯上关系,才能有机会去京城找摄政王买官。”

“二少爷和三少爷得到了周府继承权,药方依旧是他们的,他们怎么还要对五少爷下手。”

“这说起来老爷起家有关系,据说,这个药方从来都是只传给长子的,到了老爷那一代,祖老爷把药方传给了最小的儿子,就是现在的老爷。那日,老爷在我房中,提到坤坤聪明伶俐,有可造之材。我怀疑我身边有他们的人,走露了消息,他们害怕老爷会遵循这样的先例,才对坤坤下手。”

到底是一张什么样的药方?能让周府的少爷们自相残杀。

周清明杀死周锦明是个先例,周坤明的事情就接踵而至,周府还会因为这个药方发生什么?

紫苏的心中对这个药方充满了好奇,可惜她只是个下人,她也不好继续追问药方,以免引起宋姨太的怀疑。

目前,紫苏完全取得了宋姨太的信任,她在周府的步子算是站稳了,和没有白费自己喝了那么多的肥皂水。

晚间的时候,周太太派了一个丫头来问询了五少爷的情况,问完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动作,可见周太太对宋姨太和五少爷的淡漠。

五少爷周坤明第二日才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宋姨太就问他中毒之前有没有人其他人给他吃过东西。

周坤明想了想说:“没有其他人给我吃东西啊。”

“那我去戏园子之后,你吃过什么?”

“我吃过糕点。”

“什么糕点?谁给你吃的?”

“藕粉糕啊,碧草给我做的。”

碧草跟着宋姨太伺候五少爷周坤明很多年了,她最会做糕点,特别是藕粉糕做的最好,周坤明特别喜欢吃,碧草有空闲时间就做给他吃。

周坤明一直吃碧草的糕点,都没有过任何的不妥。

宋姨太继续问:“除了吃过碧草的藕粉糕?你还吃过喝过什么?”

“我还喝了甜牛乳。”

“也是碧草给你喝的吗?”

“嗯嗯。”

“再没有吃过其他任何的东西吗?”

“嗯嗯。”

这就怪了,没有吃过任何的其他食物,那么毒药是怎么吃进去周坤明的肚子里面的?

紫苏在一旁的认真的听着,至此,不由得心思一动,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她思索了片刻,“姨太太,能让我问五少爷一些话吗?”

宋姨太点头,让紫苏靠近周坤明的床前。

“五少爷,藕粉糕不是甜的吗?你吃了那么甜的藕粉糕,再喝那么甜的牛乳,不嫌腻的慌吗?”

周坤明说:“昨天的藕粉糕不好吃,我才喝了甜牛乳的。”

“怎么不好吃了?”

“开始有些涩,后来又发苦,所以我才喝甜牛乳的。”

“是刚开始吃的藕粉糕是涩的,后来吃的是苦的吗?两种味道的藕粉糕吗?”

“你怎么知道的?”

紫苏点头道:“这就对了。”

宋姨太不解的问:“紫苏,你问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一点没听懂。”

紫苏说:“姨太太,有些话我不能当着五少爷的面说,不如让碧草来伺候五少爷,我去你的房里去说。”

宋姨太看紫苏神色严肃,似乎有了什么眉目,就点了点头,叫来了碧草照顾周坤明,带着紫苏回到房中。

“紫苏,你发现了什么?”

紫苏心中此刻如同打翻了的五味瓶,各种滋味在胸口激荡,她知道自己要说的话把下毒的凶手指向碧草。

她的灵魂进入到紫苏的身体以后,碧草对她像亲姐妹一样,她真的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猜测,也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可是如果这件事真的是碧草干的,她能对从小照顾到八岁的周坤明下手,未免也心太狠了,已经不是紫苏认识的那个碧草了。

紫苏说:“姨太太,昨天五少爷呕吐的东西,确实有些乳白的东西,应该就是甜牛乳,眼下的情况来看,碧草的嫌疑最大。”

宋姨太惊愕的看着紫苏,“你这么能怀疑碧草?碧草和你都是七岁就跟着伺候我,她可是看着五少爷出生的,陪着五少爷成长的过程,她都一直照顾的很细心,碧草一向老实本分的,说她想毒害五少爷,我说什么都不信,何况你和碧草情同姐妹,你怎么能怀疑她?”

这话让紫苏胸中也一阵难受。

“姨太太,我相信你对碧草的判断,我也知道碧草是个好人。但是,也许是碧草真的不想害五少爷,昨天你怀疑是二少奶奶做的手脚,难保不会是二少奶奶逼迫碧草做的。”

“紫苏,我虽然信任你,可是你也不能这样说碧草,昨天她去请于大夫来给五少爷治病,你没看她着急忙慌的一路小跑,好像自己的家人遭到了不幸一般。”

“越是如此,才能证明这件事和碧草有关系。”

宋姨太疑惑的看着紫苏,“我没听明白你在说什么?碧草对五少爷好,是害她的理由?”

紫苏解释说:“我略微知道一些药物的药性,有一种麻醉用药叫曼陀罗,入口味道发涩,砒霜入口味道很苦,这正好对应了五少爷方才说的,碧草先喂了五少爷吃了含有曼陀罗的藕粉糕,在吃下含着砒霜的藕粉糕,所以才出现昨天的情况,这点于大夫也证实了。

正因为碧草一直伺候五少爷,她根本下不去手,更不想让五少爷那么痛苦的死去,才选择了先给他服用麻醉的药物,在给他服用砒霜,这样能让五少爷减少一些痛苦,在沉睡中中毒死去。

所幸的是,那些甜牛乳正好保护了胃,让麻醉和毒药的性能都发挥的慢,所以五少爷才没有那么快的出现中毒症状。当她看到五少爷中毒以后痛苦万分的样子,心中着急就说出五少爷中的是砒霜之毒,心中又不忍五少爷死去,于是去找于大夫时候才会那样的着急。

姨太太,这是我的推断,你觉得合理吗?”

宋姨太一时语噻,她不相信碧草会这样做,可是紫苏的推断似乎没有半点破绽。

紫苏继续说:“还有一个关键性的证据。我问过其他的丫头,碧草似乎不懂药理,可是昨天她看到五少爷的情况,一口就道出是中毒了,而且是中了砒霜的毒药。

五少爷的症状,我观察了很久才觉得是中毒,依据的的经验猜测是中了砒霜毒,就算是大夫问诊,也要细致观察才能断定,碧草为何一口就说出来五少爷中的什么毒?若非是她亲手做的,才能这样的准确说出中的什么毒药。”

宋姨太惊恐的问一声,“真是这样的?”

紫苏说:“昨天五少爷只有吃过喝过碧草给她的东西。”

“碧草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宋姨太猛然站了起来,“不行,我要亲自去问她是不是她下的毒药!”

“姨太太,现在先不能打草惊蛇,纵然是碧草做的,必定是有人背后指使的。姨太太怀疑过二少奶奶,可是要有证据才行,这证据还要从碧草身上去找。”

“碧草伺候我和五少爷那么多年,我问她她一定会说实话的。”

“说实话有什么用?到时候二少奶奶死不承认,反咬一口说你纵容丫鬟故意陷害她,碧草毕竟是你身边的人,你可是百口莫辩。”

宋姨太怔了一下,继而紧张的喊道:“紫苏,既然你怀疑碧草是害五少爷的凶手,你方才还要让碧草去照顾五少爷?不行,我要去亲自照顾他。”

紫苏拦住了她,“姨太太,你先莫慌张,刚才我让碧草去照顾五少爷,目的就想让她暂时安心,觉得我们没有对她产生怀疑,她心里肯定是喜欢五少爷,现在只有愧疚,必定不会对五少爷做什么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

“现在老爷不在府中,府中都是周太太的做主,周太太似乎对于五少爷中毒的事情不上心,这事儿只能等老爷回来,才能替五少爷做主。即便是二少奶奶做的手脚,空口无凭老爷也不会相信的。这期间,我们要做的是不要打草惊蛇,顺利的找到证据,找出谋划这件事的人。”

宋姨太惊疑不定的看着紫苏。

紫苏凛然说:“姨太太,你要是相信我,找证据这件事就交给我。”

宋姨太点点头,“你救了我儿的命,我当然相信你。”

“姨太太暂时先忍耐几天,我找到证据以后,就等着老爷回来为你和五少爷主持公道。”

宋姨太在周府待了这么多年,经历的事情也不少,但是她大多都是微微诺诺没有主意。

紫苏这样的有理性有头脑的人,让她感觉到自己似乎有了主心骨。

“紫苏,一切都交给你了。”

  • 金陵婢 截图1
  • 金陵婢 截图2
  • 金陵婢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