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门棺卫平姚洛妍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鬼门棺

鬼门棺

鬼门棺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有书文学

作者:苗棋淼

时间:2020-01-06 11:10

评语:干起了卫家老本行

卫平姚洛妍小说叫做《鬼门棺》,这里有鬼门棺小说在线阅读。卫平姚洛妍小说主要讲述了:卫平一家人都是给人干驱邪这一行当,本来到他爷爷这一辈不想再干这行,容易出事,却偏偏他年少不知事,惹了邪祟,只好入了行拜了师,干起了卫家老本行。

精彩节选:

袁东说道:“我在出发之前,也通过关系找过回头村,但是没找到。我就找了一个文史办退休的老人儿,那人号称活地图,全市就没有他没去过的地方。”

“等我找到那个人的时候,他却给我讲了一个……”袁东说到这儿的时候,特意看看门口,见那边没有什么动静,才压低了声音道:“他给我讲了一个阴天来的故事。”

我找到活地图那天,天色已经很晚了,活地图就坐在家里,好像是专门等着我们过去。我进门就觉得奇怪,他家挡着黑布的窗帘,屋里除了灯光,一点光线都透不进来。晚上还能好点,要是白天,就跟暗室没什么区别。

我问活地图:知不知道回头村在哪儿?

活地图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你找回头村干嘛?不知道那个地方去不得吗?

我问他:怎么去不得?

活地图沉默了好半天,才说:回头村里有阴天来。

他说,他一开始听到阴天来的事儿,还以为那是大人吓唬小孩的东西,没想到,他自己也遇上了……

十多年前,他和地名办的几个同事给地名划界的时候,曾经去过一次回头村,那里有个人给他们讲过阴天来的故事,当时他们谁都没相信,可是当天晚上就有人敲了他们的院子门。

那时候,他的一个同事笑嘻嘻地站了起来:“我去看看是不是阴天来过来了。”

那人走到门口之后,直接推门走了出去,他前脚刚出了大门,房门就砰的一声关了起来。

活地图当时就坐在正对大门的位置上,他说自己清清楚楚地看见,那人推门的时候,门边上伸出来一只手,抓住他同事的手腕,硬把他给拉了出去。

活地图觉得事情不对,就带着人往门口赶,等他们到了门口时,大门又响了起来。活地图猛地一开门,就看见他同事站在门口,腰板子挺得笔直,脑袋微微往上扬,一只手垂在身边,另外一只手却举在半空上,一下一下地往前挥动,就像是没看见他们已经打开门了。

旁边的人刚想喊他,就被活地图给拦住了。他说自己不知道怎么想的,觉得那同事身后藏着东西,还是试探地问了一句:“于子,你怎么了?你身后是啥?”

他那同事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是鬼!”

活地图吓得打了个激灵:“你说什么?大半夜的你别开玩笑!”

那人开口道:“你们没看见他的胳膊吗,就缠在我脖子上。”

活地图他们这才看清,那同事的脖子上就像是缠了一条黑色围脖,从他脖子右面揽过来,一直绕到左边。活地图说他当时想要往同事身后看一眼。

那个同事却说:“别看!看了你们马上就死,不看说不定还能多活两天。”

活地图吓得全身发冷:“于子,开玩笑差不多就行,别过分了……”

“他是阴天来!”那同事说:“你们不该开门,开门他就看见你们了,被他看见的人,谁都跑不了。”

那同事话刚说完,大门就碰的一下关上了。直到现在,活地图都没弄清当时那大门是怎么关上的。有人说是被风吹的,有人说是看见那同事身后伸出来一只脚踹的门。

活地图他们吓得站了好半天,才有人提议拿手电往外找找。可是他们的手电全都打不开,外面又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他们最后谁都没敢出去。

直到第二天早上,他们才找出门儿。更怪的事情却发生了,整个回头村里的人全都没了,家家大门都是上了锁的,隔着窗户也看不见屋里有人,全村人就像在一夜之间消失了一样。

他们沿着大道找了半天,才看见昨晚上那个同事吊死在了村口的大树上。他的两只手就像昨晚一样垂在身边,脑袋还是那么半仰着,整个人都在空中一来一回的打转儿,就是不让人看见他后背。

活地图说,他站在大树底下的时候,总觉那个同事的眼珠子在往下转,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几个。

他们当时吓坏了,连滚带爬地出了村子,跑到附近的派出所报了警。可是,等警察过来的时候,村里人又都回来了,他们的那个同事却不知去向。村里人一口咬定,从来没见过那个吊死的同事。

警察在山上搜索了半天,也没找到那个同事的尸首。本来他们还打算继续上报,后来,有个老警察出面跟他谈了很久,意思说,这种事情没法儿上报,因为他们说的太玄了,上面没有人会相信,还不如息事宁人,报失踪算了。

活地图觉得那个警察说的没错。就算那个同事的尸首找到了,最后也可能被认定为自杀,家里就得人财两空,什么都得不着。

如果按失踪上报,还能申请工亡待遇,家属能得到一笔补偿。最后他们几个人一商量,为了多年的同事,也为了给自己少找点麻烦,就统一口径,按失踪上报了那人的死因。

活地图本来以为这件事儿就这么完了,谁知道,那之后每到阴天或者半夜,总会有人来敲门,而且,敲门声只有他一个人能听见。

谁都以为他精神失常了,老婆跟他离婚之后,带着孩子回了娘家,他自己哪也不敢去,一到晚上就把门锁死,说什么都不肯出门。甚至他父亲病危时,他弟弟在外面使劲儿砸门,让他去医院,他都不敢开门,连自己父亲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那之后,谁都觉得他不正常,渐渐的也没有人再跟他说话了。

他就这么一个人活了十多年。

袁东说到这里,顿了一下。

我插口道:“你没问问他找没找过术士吗?”

“问了!”袁东点着头道:“他确实找过人,而且对方身手还不低,可惜没用,对方连什么东西缠着他都没弄清楚。渐渐的,他也就不信有人能帮他了。”

我一皱眉头:“那其他几个人呢?”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他说都死了。”

袁东道:“我记得清清楚楚,我问完之后,活地图就站了起来,走到墙上的一张合影前面,指着合影说,那是他在回头村跟那几个同事的合影,上面的六个人,除了他自己,都已经死光了。”

韩千山道:“我特意看过那张合影,上面的人都不是短命相,但是每个人身上都沾着大凶之气,面相上都有横死的预兆。”

“嗯?”我本来想问他,从一张照片上就能看出大凶之气,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袁东点了一根烟,像是要定神儿似的狠抽了一口:

那时候,我心里有些没底儿。这种事儿,就算是术士也少沾为妙。我本来打算想别的办法抢生意,没想到,活地图忽然一回身,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说道:“有人敲门,有人敲门!你们听见没有?”

我当时什么都没听见,活地图却抖得像是打摆子一样:“又来了,又来找我了……今天是不是阴天,是不是阴天?”

我刚说了一声“不是”,就听见大门被敲得砰砰直响。当时,我们几个一起看向了门口。

韩大师拿着一把香炉灰撒在地上,香炉灰刚一落地,就像是被风吹了一样,顺着门缝掀起来一股青烟,香灰一圈一圈的往外面扩。

我虽然不是术士,但是多少也知道一点这里面的门道。香炉灰撒地,一个是看有没有鬼进门,鬼魂踩到香灰,就会留下脚印;另外一个就是看看门外面的是人是鬼,鬼魂带风,阴风进门,肯定能把香灰吹起来。

香灰被吹出去那么远,门外面的肯定不是人哪!

韩大师当时一挥手,他的几个助手就拿出了折叠弩,对准大门放了弩箭。三支弩钉穿了大门之后,门缝里忽然冒出了血来。

我当时一看就知道糟了,鬼魂身上没有血,这是射到外面的人了。

我吓得赶紧一开门,结果门外面什么都没有,三支弩的箭头连半点血迹都没沾到。

我正站在门口发蒙时,就听见活地图尖叫道:“谁让你开门的?谁让你开门的?完了,完啦,我们全都完啦!鬼魂记住你长什么样了,他饶不了你,饶不了你!”

我当时也吓蒙了,回头给了活地图一个嘴巴:“闭嘴!赶紧把去回头村的地图给我画出来,我们赶过去,说不定还能把你救回来!”

活地图这才回过神来,颤颤巍巍地拿出一张纸,在上面给我画了路线。等我把他画好的路线图接过来时,无意间碰到了他的手,我当时就像是摸到了冰块子似的,一下就打了个激灵:“你手啥了?怎么这么凉?”

活地图忽然嘿嘿笑了起来:“我都忘了,我已经死了三天了。你们这是在跟死人说话啊!”

我吓得往后连退了几步,韩大师抬手一张灵符拍在了活地图的脑门上。我就看见他脑袋上冒出来一股子青烟,人也跟着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韩大师过去翻开他的眼皮一看,说活地图已经死了至少三天了。我们刚才真是在跟一个死人说话!

  • 鬼门棺 截图1
  • 鬼门棺 截图2
  • 鬼门棺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