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星传李响小说-衰星传李响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衰星传

衰星传

衰星传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会飞的狼

时间:2019-12-23 14:59

评语:家族身负衰星宿命。

《衰星传》李响小说由柒一文学网提供给大家在线阅读。衰星传李响小说是本都市逆袭小说,衰星传李响小说主要是说:李响的家族有衰星的诅咒,为了打破这个诅咒,李响想尽办法,来到天界,李响补习一切代价也要为家族解决这个难题。

精彩节选:

众人进了酒馆,就看到一个店伙计正在对着一名少年大声叫骂。那少年看起来最多十三、四岁,一身脏乱的布衣裤,上身还穿着一件老旧的皮袄,腰上一柄连鞘弯刀,脚上是双兽皮靴子,针脚不甚细密,应该是自家缝制的。从那脏乱蓬松的长发下露出一双有如星光的好看眼眸,鼻梁挺直,嘴唇薄薄的。少年低着头任那伙计百般侮辱,但能从那饱经风吹日晒的脸上看出他有些羞愧,有些激动。

李语溪心中不忍,对那伙计说:“你这人,怎的对客人这般态度。”那伙计并未因为李语溪是个小姑娘而敢轻视,毕竟一看穿戴就是大户人家。他上前一步道:“这位小姐有所不知,我们这里不曾慢待了任何一位客人,来的都是客,可这小子是来吃霸王餐的!一个人点了一大盘烤羊排,还加上两斤牛肉,吃光不说,连骨髓都吸的干干净净。末了付账时却说没钱,你说,这小子是不是无耻之极?”那少年这时抬起头来争辩道:“我带银钱了,可是不知什么时候丢了。”声音略微沙哑,有着未变声少年的中性音。

李语溪这才知道原委,感情少年是钱丢了,她不在意的道:“多少钱?我替他给了!”

店伙计眼睛一亮,对李雨溪说:“一共八钱二分银子。”

李语溪平时出门都有仆人跟随,对钱也没有概念,掏出一锭金子就准备问伙计够不够。狐蝶衣赶忙拦下,在伙计狼一般的贪婪眼光中换了一小块二两左右的银子给他。嘱咐他把店里的特色菜挑几个上,伙计狠狠盯了金子一眼才不舍的转身去传菜。

那少年对李语溪和狐蝶衣说道:“谢谢你们,日后我会把钱还给你们。”

李语溪连连表示不用了,少年却倔强的要还,最后还是问知了他们姓名,准备日后拜访。从交谈中知道了少年也是要去参加学院入学考试的,他是草原人,名叫狼小飞。狐蝶衣一听少年的名字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起他来。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捂嘴笑了起来。一把将那少年亲热的搂到怀里,笑问:“你可知我是谁?我是你蝶衣姊姊啊!这许多年没见,你都长这么大了。”

那少年本来在被她突然搂到怀里后还脸红挣扎,等听到狐蝶衣自报家门才瞪大了眼睛,仔细看了又看,突然高兴的大叫起来:“蝶衣姊姊!”紧紧抱住她的腰撒起娇来。两个人在一边亲热,却把众人看呆了。李响见到狼小飞对狐蝶衣又搂又抱心里是万般羡慕。心想蝶衣姐姐果然行事大胆,大庭广众和男人搂搂抱抱的,虽然对方年级还小,终归不妥。

这时伙计把菜端了上来,无非是些烤羊腿、羊排和熟牛肉,时令菜蔬,还有一尾红烧的大鲤鱼。众人坐下吃饭,这狼小飞吃相凶恶,好比饿狼,竟又吃了许多牛羊肉,却对那鲤鱼看都不看。

李响在一边看的直咋舌,心想听店伙计说他刚才已经吃了一大盘羊排和两斤牛肉了,怎么还这么能吃?活像饿死鬼投胎。

那边狼小飞嘴里大嚼,手上不停,又消灭了许多肉,狐蝶衣含笑让伙计又上了一份牛肉一份羊腿。除了狼小飞,吃的最多的就是山枝了,不过他只吃米饭和蔬菜,并不去碰荤菜一筷子。李响偷着问李语溪:“山枝是吃素的?”李语溪点头道:“他们山精族信仰大山的神灵,认为自己是大山的孩子,大山所有的生灵都是他的兄弟姐妹,所以不吃肉。”李响这才明白。

等用完餐,众人继续上路,狼小飞也和他们一路去往学院。狐蝶衣让李响去马车外面和愚叟、山枝坐一起,让狼小飞进到车厢里。李响坐到了愚叟和山枝之间,空间狭窄,挤着不怎么舒服。想起前一刻还是自己在车厢里和两位美女有说有笑,这一刻就出来吹风了。李响无语望天,心想这小子到底哪里讨女孩子喜欢?

车厢里传出三人的说话声,时不时传出愉快的笑声,马车向着前方而去。

…………

傍晚时分,夕阳渐渐下山,在微显昏暗的天色中,一辆马车在偏僻荒凉的小道上奋力疾驰!车夫手上马鞭挥舞,不住向两匹拉车的马“啪啪”抽去,那马吃疼,迈开四蹄跑的更急。车夫浑身见汗,脸上全是焦急的神色,不住扭头往后看去。突然,他的眼神一凝,脸上一片震惊之色,神情更显慌张。此时后方的小路尽头,三匹马正如飞一般追赶而来。马上乘客全身黑衣,脸上蒙着黑巾看不清面目。那车夫眼看距离越追越近心头恐慌,手上马鞭挥舞的更急。此时的马身上已是汗出如浆,早已是强弩之末,全仗车夫马鞭狠命抽打激发潜力。突然其中一匹马全身脱力,前蹄已失,狠狠摔倒在地,带倒了另一匹马,马车倾斜倒地,激起一片尘土。车夫顾不得摔的浑身疼痛的身体,挣扎爬起身来去掀车厢的帘子,从里面扶出来一个瘦弱的少年,那少年走路有些摇摇晃晃,好似被摔的头脑晕沉,那车夫扶着他踉踉跄跄往前逃去。还没跑出几步,已是一匹马拦在面前,马上骑士双目闪着森森寒光,像看待宰的羔羊般看着二人。另外两名骑士也各站定一个方向防止他们逃跑。那车夫抬头望望左右,见已经被人成品字形围在了当中。他声音颤抖,强做镇定的对貌那似首领的人开口道:“各位好汉不知为何紧追不放,若是我等能做到的还请明示,必尽力满足要求。”那人并不答话,只是抽出了身上的马刀。

那车夫慌忙叫道:“只要今日各位好汉肯放我们主仆一条生路,日后必有报答!”回答他的是一片雪亮的刀光!

马上三名骑士把车厢内的行李拿出,翻找出一张薄薄的纸张,那首领拿着纸张仔细看了,沉声道:“没错,是学院的准考证。”他把翻找出的少年衣物抛向一个身材矮小瘦削的人,那人接过衣物也不说话,脱下黑衣取下黑巾,开始换上那少年的衣服。原来这瘦小的人竟也是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这少年穿戴整齐后,收起死者遗物,打马顺着道路而去。那两人则是迅速的收拾起现场,熟练的处理尸体掩盖痕迹。

…………

一条紧靠着悬崖的险道上,一支七八人的队伍正在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他们身体紧贴右侧的山体,不去望那左侧的千仞悬崖,那里一片黑暗,若是一脚踏空必然粉身碎骨!等到众人好不容易过了悬崖,精神刚一放松时,耳畔突然响起“嗖嗖”的破空之声!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当前的两人已经被密集的箭雨射成刺猬。剩下几人急忙拿兵器拨打羽箭,一名相貌堂堂,留着三缕长须的中年人朝身后一名肩上背着包袱的少年大喊:“威儿!快些往回跑!”那少年还待留下,已是被中年人一通大骂:“糊涂!你留下来只会成为拖累!你走了,我和你的叔叔们才能放开手战斗。”那少年无法,背着包袱又顺来时的险路往回摸索。那中年人见少年走了才松了一口气,心知自己等人今日断然无幸,但一定要护得儿子周全,他得到了去育才学院的机会,是家族的希望。自己一定要多拖住这些贼人一段时间,让儿子有时间逃跑。

少年在悬崖上慌慌张张的往前走着,因为天色黑沉加上自己过于慌乱,刚才差一点脚下一滑掉入悬崖。他不知道爹爹和叔叔们现在怎么样了,不过他对他们有信心,他们毕竟是镇上赫赫有名的高手。就在此时,他听到身后传来细密紧凑的沙沙声,一转头,才发现身后一个蒙面人正在如飞般向自己而来。蒙面人全然不在意身旁的万丈悬崖,在狭窄的路上如履平地。眨眼间已经到了自己面前。

难道说……爹爹他们……少年不敢再想下去。

蒙面人一指少年背着的包袱,对少年说:“拿来。”费尽心机埋伏劫杀自己等人难道只是为了这个包袱?这包袱里并不曾带得金银,全是自己的物品,里面除了换洗的衣物就只有一张学院的准考证。见少年发愣,蒙面人抢上一步,一把向包袱抓去,少年没等反应过来已被抓住了包袱,蒙面人把包袱向自己面前扯去。少年拼命拉扯,想夺回自己的东西。蒙面人一使力,少年顿时失去平衡,尖叫着坠下山崖。蒙面人急忙向山崖下望去,天色黑沉沉的看不清下面的情况,这时从下面传来一声重物坠地的沉闷声响。蒙面人点点头,状似满意的拿着包袱往回走去。

…………

掌灯时分通常是客栈最忙的时候,在茯苓镇上的一家不大的客栈里,胖胖的掌柜迎来了三名客人,那是一家三口,身材有些微胖的男人看起来是位生意人,身旁的妻子瘦瘦弱弱,一看就是位贤妻良母,夫妻二人身后跟着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人。那掌柜满脸堆笑,热情的招呼客人。

“一间上房,让小二准备热汤沐浴。快些。”那男人吩咐道。

掌柜急忙吩咐小二去准备热水浴桶,亲自领着客人去了二楼的客房。一家人进了客房,看看环境还算干净整洁,对掌柜满意的点点头,掌柜才告辞下楼去了。

过了一会儿,门外响起敲门声。那男人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掌柜和两个伙计,旁边放着一个直径四尺,大半个成年人高的大浴桶,里面装着大半桶热水。掌柜的打声招呼,带着人吃力的抬着浴桶进了客房。男人还没等吩咐,那掌柜已经回身把房门关上,转过身时,脸上那属于生意人的和气笑容已经不见,竟已是变的说不出的阴森。那男主人大吃一惊!刚要开口,掌柜已朝他扑过去,那两个店伙计也分别扑向妇人和少年。就听两声惨叫,妇人和少年已是被打得吐血倒地,眼见不活了。那男人目眦欲裂,就要拼命,可是身无武功,被掌柜双拳重重击在太阳穴上,就此一命呜呼。

掌柜的打开三人行李翻找,找到了一张准考证,满意的笑笑。打开客房门,三人顺着二楼走廊把尸体拖到了尽头的一间杂物房,打开门,里面已是躺了三具尸体,看穿戴应该是原本店中的掌柜和店小二,正兀自圆睁着双眼死不瞑目。几人把尸体抛进去,正要收拾现场,突听楼下传来一个柔媚好听的声音:“小二,来两间上房!”掌柜急忙吩咐那两人处理尸体,打扫掩藏痕迹,自己匆匆下楼去了。

此时的楼下,李响一行六人已经进入了客栈,全然不知这里发生了什么!

  • 衰星传 截图1
  • 衰星传 截图2
  • 衰星传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