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河川苻钰了尘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引渡河川

引渡河川

引渡河川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尘

作者:锦衣夜行燕贰

时间:2019-12-06 17:04

评语:苻钰便女扮男装

苻钰了尘小说叫做《引渡河川》,这里有引渡河川小说在线阅读。苻钰了尘小说主要讲述了:苻钰是齐国将军,却因为阴谋被逼跳下悬崖,后被和尚了尘所救。此后苻钰便女扮男装赖在寺庙里,非但天天打扰尘念经,还要三五不时的使唤他。只是如今也该下山了。

精彩节选:

周氏强留住苻羽,让苻羽在自己家里休养生息。

第二天一大早,周氏急匆匆地跑来苻羽面前,对她说:“明天就是新的祭会了,到时候花花会来。”说完,周氏怯怯地看着苻羽。

苻羽回了一个让人安心的眼神,说:“放心吧。”

周氏点了点头,然后出了房门,打算给苻羽准备好点的食物,以准备明天的打斗。

然而周氏不知道的是,现在的苻羽浑身酸痛,这种感觉在苻羽以前体验过,那是被逼着连续训练三天三夜的感觉,那时,她歇息了有四五天才恢复。如今的苻羽,能拿出来的力气三成都不到,所以对于明天对付花花一事,她还真没底。

苻羽扭了扭脖子,又转了转手臂,骨头发出了“咔咔”的声音。

苻羽断掉的骨头,在之前“花中酒”和老者放在苻羽身上的虫子打斗。面对世间奇毒,虫子明显没有“花中酒”霸道。所以在这场斗争中,虫子被“花中酒”熔炼,恰好碰上苻羽五脏六腑以及骨头有损伤,所以这熔炼下来的精华大部分都补充给苻羽了。倘若没有碰上苻羽身体有损,那么这熔炼的精华就加强了“花中酒”,届时想要解除“花中酒”更是难上加难。

苻羽昨晚想了一晚,虽说了尘对她有恩,但是对于复国报仇的大事,了尘的生死就显得没这么重要了。所以她明天并不打算拼全力,反而如果知道牺牲了尘,更有利于复国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支持。

那么,苻羽就陷入了一个困境:是自己手持龙骑军复国,还是支持宋祈远复国。

这天,周氏杀了自家的老母鸡,熬了汤,做了丰盛的两餐。苻羽吃得很是不好意思。

晚上的时候,苻羽在擦拭着自己的佩剑。锋利的剑在烛火的照耀下反出寒芒,剑穗沾了血,尾端染成了红褐色。剑刃带有微微的划痕,这是它经历多场战争的痕迹。

这把剑,是苻羽的父亲赠予的。苻羽看着它,耳畔好像响起了千军万马厮杀的声音。陷入战场回忆的苻羽,目光凌厉,浑身上下充满了杀气与战意。

“刷刷——”

房间外有微弱的移动声,这令苻羽从战场回忆中回过神。她握紧了剑,盯着门。

门上映出了一个身材魁梧的人影。

“吱呀——”

门被慢慢打开,苻羽抓住枕头,用力地扔向门口。枕头直直飞去,快要接近来人的时候,却被抓住,然后硬生生地被撕开。

趁着这个瞬间,苻羽提着剑,冲向那个人。剑锋刺过去,离那人的心脏只有一寸时,苻羽的剑被抓住了,手与剑的接触竟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苻羽一惊。抓住剑的,是那人右手,黑得发亮,指甲又长又尖。想必刚刚就是利用指甲把枕头撕碎的。顺着手往上看去,就看清了这人的模样。

这是个男人,双目全白,脸上带着一个遮住下半脸的面具,这面具是金属的,左边有一个“叁”的字样。面具很嵌合,看起来像是镶嵌在这男人的脸上。男人皮肤是黑色的,从脖子往上一点就有像是鳞片一样的东西。

苻羽转动剑刃,试图刮动男人的手掌,但无论怎么用力,这剑都被死死地抓住,纹丝不动。

这时,男人的左手成爪状,尖锐的指甲朝苻羽的腹部而去。苻羽看了一眼,然后送开剑,往后退了几步,远离了这个男人。

男人转头,望向苻羽,把手中的剑一扔,飞快地向苻羽跑来。等到苻羽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已经近在眼前,再怎么躲闪都来不及了,于是她做了防御的姿势,硬生生接下了来人的一掌。

“嘭——”

苻羽飞了出去,撞破了墙,又滑行了数十步才停下。

后背被撞得生疼,脑袋也晕晕乎乎的,她咳出了几口血,整个人摇摇欲坠。没等苻羽站稳,那个男人又飞奔过来。这会儿,苻羽往左边侧身,躲开了。男人动作一滞,又迅速抬腿,踢向苻羽。

苻羽再次飞了出去,撞向一棵粗壮的树,把树给撞折了。

苻羽又咳出了几口血。她咒骂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转身就跑。

男人死死地追着,速度很快,不一会就接近了苻羽。苻羽已经使用了全身的力气,轻功已经运用到了极致。这个诡异的男人,无论从力量,还是轻功来说,都比她要强。如果直面对抗,就算苻羽身体状况良好,也不一定打的过,更何况现在她身受重伤。无奈之下,苻羽只能往树多的地方跑,试图借树木纠缠住男人,然后找机会反杀。

周氏的房子,在山寨的边缘,山寨四周,是森林。

苻羽往森林的深处跑去,树枝刮在她的皮肤上,划出了一道道的细小的血痕。她与身后男人的距离越来越远,最后相隔在了一个固定值。

不知过了多久,苻羽就觉得有些吃力,速度也慢了下来,眼前开始模糊。

这么下去,一定会被那男人追上然后杀掉的。苻羽这么想着,然后微微侧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的速度依旧如此之快,但是他们的距离已经很接近了。

苻羽放慢了脚步,那男人越发接近了,然后他抬起手,作攻击状,直逼苻羽。苻羽看准了前面有一棵大树,她往树后一躲闪,男人的攻击就错到了树上。

树是百年大树,树干得要四五个人才能抱得起。只见树挨了男人的一下攻击后剧烈摇动,落下了几片树叶,而那树干,竟然出现了裂痕。

苻羽躲在树后面,喘着气,警惕着男人会突如其来的攻击。

但事实上,男人是盯着他面前的树干,歪了歪头,像是不解的样子。随后,他对着这树又是用掌击打,又是用尖锐的指甲刺击。树干硬生生地被挖出了一个凹进去的大洞。

苻羽背靠在树干上,觉得身后振动不已,但是又迟迟不见那男人过来攻击她。心里疑惑不解,这时树干被击穿,然后折了,男人手掌与树干的碰撞生成的冲击把苻羽推了出去。

苻羽一个踉跄,站定了回头一看,那男人正直面朝苻羽而来。苻羽来不及思索,又跑向了另外一棵大树后面。而那个男人,仍然是停在了大树面前,愣了一下,就开始攻击大树。

一个想法浮上了苻羽脑袋中。她直直地冲向树林,跑了一段路后,借着树的遮掩绕了回去,回到了男人的旁边,离男人有一段距离。

透过叶子枝丫的缝隙,苻羽清楚地看到那个男人在做什么。

苻羽想了想,笑了出来,并且对此不屑地哼了一声。

  • 引渡河川 截图1
  • 引渡河川 截图2
  • 引渡河川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