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婿叶晨羽江佳莹小说-第一狂婿叶晨羽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第一狂婿叶晨羽

第一狂婿叶晨羽

第一狂婿叶晨羽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书生奋发

时间:2019-12-05 18:37

评语:江家离不开你。

《第一狂婿》叶晨羽江佳莹小说由柒一文学网提供给大家在线阅读。第一狂婿叶晨羽江佳莹小说是本都市小说,第一狂婿叶晨羽小说主要是说:叶晨羽入赘江家这么久了,任劳任怨,不辞辛苦,却还是被江家人嫌弃,从未被真心以待。

精彩节选:

粗野男人抖着被拧痛的右手,跳着脚骂;穷小子,你等着!

叶晨羽本想放过他的,现在他这样可恶,岂肯再饶他?他冲出去,挥拳就朝粗野男人脸上打去。

噗地一声,粗野男人还没有反映地过来,长长的黑脸就开了花,鲜血飞迸。他往后退了几步,一个踉跄,仰倒在后面一辆车子上。

滚!你敢再来,我让你变残废!叶晨羽拍拍手,转身走进店里。

在路人的围观下,粗野男人狼狈不堪地掩着鼻青眼肿的脸,走进小区去了。

吃好中饭,叶晨羽要拉妈妈到街上去买衣服,做董事长,必须要一身好衣服。

他们正要出门,粗野男人就带着六个高矮不一的男人冲过来。四个人手里拿着棍子,两个人拿出菜刀,气势汹汹朝馄饨店围过来。

就是这个混蛋,给我打!粗野男人脸上贴着妙布,冲几个男人大喊。

叶晨羽见店里没有家伙可以自卫,对妈妈和郭小平说;快用手机拍照。

他朝冲在最前面的高个子男人迎出去,高个子挥着一根一米左右的圆木棍,对准叶晨羽的头部打来。

叶晨羽将头低下,躲过混子。棍子打在他右肩上,啪地一声,圆木棍像打在坚硬的石头上,一折两段。

叶晨羽伸手抓住他手中的半段木棍,用力一推,就把高个子推得往后直退,退在后面两个小混混身上。

趁他们趔趄着要摔倒时,叶晨羽上前一拳一个,一脚一双,再用缴下的短木棍将一个男人砍上来的菜刀击落。

最后一个男人见势不妙,将手中的菜刀朝叶晨羽的头部掷过来。叶晨羽身子灵动地一闪,菜刀砍在后面小超市的窗子上,哐啷啷一声,窗玻璃被击碎。

那个男人和在后面指挥的粗野男人转身想逃,叶晨羽飞步上前,一脚踢飞一个。他奔到粗野男人身边,指着他说;你真的再来,我不能饶你。

他抬脚往下轻轻一踩,卡嚓一声,就把他的右腿小骨踩断。

啊粗野男人痛得在地上扭身打滚。

一眨眼功夫,六个男人全部被打倒在地。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围着他们指指点点,都说他们寻衅闹事。

叶晨羽拿出手机报案,警车一会儿就开过来。他跟警察说了一下情况,郭小平拿出手机把拍下的录像给警察看。

警察马上打扫战场,把伤者弄到医院去,将叶晨羽和刘亚琴郭小平和几个证人,都带到警署去做笔录。

星期天,江佳莹还有睡懒觉的习惯。

她睡到九点多钟才起来,正在洗刷穿戴,梁盈凤就心急慌忙地走上来,对她说;

佳莹,你外公的病越来越重,弄他去医院看一下吧。

江佳莹随妈妈走到二楼外公睡的房间,来到外公的床前,弯腰看着他说:外公,你怎么啦?

她外公八十三岁,年纪不算很大,却满脸皱纹,神情痴呆。他眼睛定定地盯着江佳莹,声音低沉地问:你是谁呀?

啊,外公不认识我了?江含?吃了一惊,前几天,他还是蛮好的。

是呀,我刚才叫他起来上卫生间,他嘴里呜呜地骂我,连女儿也不认识了。梁盈凤说,这个情况,以前没有出现过,要弄他去医院看。

江佳莹看着妈妈说:谁弄他去啊?你打电话给叶晨羽,让他回来,弄外公去医院。

她想趁机把叶晨羽叫回来。

让我打电话给他?哼,打死我也不会打的。梁盈凤气愤地说。

他不是懂中医的吗?让他回来给外公看病。

不可能!梁盈凤说,他走的时候有多狂,说我不请他,他就不回来。我永远不会请他,他就永远不要回来。

江佳莹噘着嘴,不出声。

你赶紧跟他离婚,再找个合适的人,也有个依靠。梁盈凤说,这阵,你爸爸在国外,家里没个男人,确实不太方便。

江佳莹嘀咕:你一定要离,就离吧。下星期,我跟他去办手续。现在外公怎么办?叫救护车吧。

梁盈凤同意,江含?就用手机打120。

一会儿,救护车开过来,把她外公装走。她们母女俩也跟过去,一通折腾,又是拍片,又是验血,化了不少钱,最后只得住院,开始给他吊水。

梁盈凤在医院伺候父亲,一个女人弄一个老人大小便,很不方便。但没有男人,她只得皱紧眉头弄他,弄得苦不堪言。

挂了三天盐水,老人的病没有一点好转,医生说,他患的是老年痴呆症,医院里治不好,只能到家里呆着。没办法,梁盈凤只得弄他出院。

有个医生对她说:我听说大仁医院,最近开了一个疑难杂症科,你们不妨到那里去看一下。

梁盈凤马上把爸爸弄到大仁医院。

她钱就是再多,也得排队挂号,再到疑难杂症科,等在门外候诊。

门外墙上,主治医师的标志栏里写着一个名字:叶晨羽。

梁盈凤心头一跳:这个废物到这里来当医生了?是重名吧?

梁宏昌。过了一会,里面一个女医生叫道。

梁盈凤把爸爸扶进去,坐到医生前面的椅子上。从外面的牌子上知道,这个女医生叫向军梅。

向军梅还没开口问病情,梁盈凤先问:叶晨羽,是你们这里的老医生吧?

向军梅跟她差不多年纪,也是四十六七岁左右,脸没有她漂亮,却比她还要寒冷:什么老医生?他年纪很轻,是我们医院新来的董事长。

董事长?梁盈凤失声惊问。

你认识他?向军梅抬头看着她问。

不不,我只是随便问一下。梁盈凤有些不安地说,可能是重名,我一个亲戚也叫叶晨羽,嘿嘿。

什么亲戚?向军梅的眼睛有些毒,不会是女婿吧?

不是,不会的。梁盈凤紧张起来。

他是什么病?向军梅看着梁宏昌,职业性地问。她脸无表情,声音也是标准的不冷不热。

  • 第一狂婿叶晨羽 截图1
  • 第一狂婿叶晨羽 截图2
  • 第一狂婿叶晨羽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