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新娘花溶秦尚城小说作者龙猫大大-一夜新娘花溶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一夜新娘

一夜新娘

一夜新娘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有梦

作者:月斜影清

时间:2019-12-03 11:28

评语:爱她怜她之人。

《一夜新娘》小说主角是花溶秦尚城,一夜新娘花溶秦尚城小说是本影视原著小说,由柒一文学网给大家整理了一夜新娘花溶小说在线阅读。花溶在遇到秦尚城之前,只知道报仇,可是秦尚城的出现,打破了花溶的计划,她的生命了从此多了一个爱她怜她之人。

精彩节选:

然后,跳下马背,一手抓了一名少女。

婉婉拼命踢打:“畜生,金贼,放开我们……”

“小美人儿,别这么凶嘛,呆会儿有你乐的,哈哈哈……”一名金兵上来,他一推,将公主推了过去,自己搂住婉婉,竟不顾风雪寒冷,一把撕开她的衣服,上下其手:“天香公主是给王爷们留的,小娘们,我先享受享受你……”

秦大王等人原来惯干此事,此时,却看得眼睛要冒出火来,这些金人,在自己的国土上如此横行无忌,血性上来,也顾不得藏身,秦大王大吼一声,提刀就从藏身处冲出来,李兴等人赶紧跟上,金人没料到雪地里有埋伏,措手不及,慌忙中已被杀了十余人。

那名军官顾不得再调戏婉婉,重重地将她扔在地上,喝道:“先杀了这伙宋猪……”

一时,只见刀剑翻飞,血肉模糊,婉婉挣扎着爬起来,听得有人叫“小姐……”,正是乳母的声音,她回一声,乳母跌跌撞撞地跑上去搂住她:“小姐,小姐……”

“乳娘,快看,公主呢?”

“在那里。”

原来,前面的金兵见情势不对,已经抢着公主跑了。

追之不及,秦大王等人也不敢再追,怕前面更多金兵涌来,这些天一直游击,小心躲避,见好就收。

这个少女其实并不是天香公主,而是天薇公主。天薇的母妃和婉婉母亲是表姐妹,是以婉婉自来和天薇公主交好,此次见大难来临,约定一起出逃,没想到赶到约定地点,跑得一程,终究还是没能逃脱毒手。

婉婉见公主被抓走,心急如焚又无可奈何,想求秦大王,但见秦大王满脸凶相,绝非岳鹏举那种剑眉朗目可比,只和乳母互相搀扶着,不敢多看这糙汉一眼,冷得战战兢兢。

还是乳母鼓足勇气:“恩公,请带我们一程吧……”

这群海盗,原是目睹异族侵略者暴行,激发了人性里最后一点血性,婉婉虽然花容月貌,但饱暖才能思****,骨子里也没啥怜香惜玉之心,现在自己等都如丧家之犬,随时处于逃亡中,多两个这种小脚女人,简直就是多一份致命的危险,哪里愿意带上拖油瓶?

李氏见众人不答,直直地向秦大王跪下:“恩公,请您送佛送到西,救救我家小姐吧……”

秦大王忽道:“你们是岳鹏举的什么人?”

二人不知他是什么意思,面面相觑,不敢回答。

“岳鹏举是不是和花溶在一起?”

李氏迟疑着点点头,低声道:“就是岳公子救了我们……可是,因为金兵追赶,我们和他走散了……”

“岳鹏举他们现在去了哪里?”

“我们和他姐弟二人萍水相逢,也不知道下落。”

婉婉忽道:“你找岳大哥做什么?”

秦大王瞪眼道:“我不是找那小兔崽子,我是找我老婆。”

“你老婆是谁?”

“就是岳鹏举的姐姐花溶。”

婉婉和李氏很是意外,赶紧行礼:“多谢恩公啊,夫人也是我们的大恩人,我们也曾蒙她营救……”

“罢了,既然丫头救过你们,老子就再给你们一个人情。”秦大王擦一把满头满脸的风雪,大声咒骂:“这鬼天气,该死的金贼!喏,给你们一匹马,一包干粮,你们能不能逃出去,就看造化了!”

李氏见他凶恶,绝非哀求能打动的那种铁石心肠,好得还有一匹马和干粮,再次跪谢:“多谢恩公。”

李氏战战兢兢地把小姐扶上马,她自己根本爬不上去,李兴看不过去,拉她一把,一打马背,马得得得地跑起来,二人在马背上吓得尖叫,但喊声很快被风雪淹没了。

第二天一天明,岳鹏举和花溶就出发了。雪虽然小了,但积雪很厚,行动艰难,马每走一步,蹄子就深深地陷进去,扒拉半晌才能出来。

也因为如此,路上很少见到金兵,就连为了搜刮议和所需银两的宋兵也没了踪迹。

“鹏举,我们这样要走多久才能出去啊?”

“要不了一天就能上大道。”

“唉,随时可能碰到金兵啊……”

“嘘”岳鹏举多年行军,十分警惕,花溶抬起头,只见一匹马跌跌撞撞地跑来,马背上的人简直变成了雪人。

“鹏举,好像是婉婉她们……”

“是啊,真的是她们。”

花溶大喜:“快去接应她们……”

岳鹏举从马背上跳下来,李氏搂着快要昏迷的小姐,突然见到岳鹏举,简直如见到大救星,一激动,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岳公子……”

婉婉也认出他来,只叫一声“岳大哥”,身子一歪,就从马背上掉了下来。岳鹏举来不及扶持,她已经摔倒在地,幸好积雪甚厚,没有摔伤,岳鹏举赶紧扶起她,她的眼泪落了满脸:“岳大哥,救救我们,带我走吧……”

“好,我带你们一起走。”

岳鹏举扶她上了马背,又扶李氏,李氏扑通一声跪下:“岳公子,你好人做到底,我们主仆都不会骑马,好几次和我家小姐从马上摔下来,小姐全身都摔淤青了,再这样颠簸下去,会被摔死的,求你了,带带我家小姐吧……”然后又转向花溶,“花小姐,求您了,让您弟弟救救我家小姐吧……”

花溶下马,扶起她,长叹一声:“鹏举,你带婉婉,我带乳娘,走吧……”

“多谢,二位的大恩大德,老身和小姐永世不忘……”

情急之下,二人也再无他法,花溶扶了李氏上马,岳鹏举抱起婉婉,两匹马疾奔而去。

花溶和李氏跑得一程,待马速稍慢,李氏道:“这一次多亏了您相公救我……”

花溶皱眉:“你说什么?”

“救我们的恩公,自称秦大王,说是你的丈夫,他在找你……”

“不,他不是我的什么人!”花溶打断了她的话,李氏见她不悦,不敢再说。

花溶暗叹一声,如此乱世,秦大王不屈不挠地找下去,又有什么意义?自己一直躲避他,又能躲到什么时候?可真要是面对了,又怎么办?

这一路只遇到几股搜刮“议和金”的宋兵,岳鹏举安排得当,每次都侥幸逃脱。行得一日,雪也停了,天气放晴,久违的太阳终于钻了出来。

一路的饥饿惊吓不必细说,到第三天傍晚,众人终于来到磁州边境。

这里虽然距离京城不过百余里,却暂时躲开了金人的搜刮范围,众人找了间废弃的房舍住下,主人早已逃跑,好在房子还能遮风挡雨。

岳鹏举外出寻野物,花溶在屋里烧水,柴禾有些湿润,熏得满屋子的烟,婉婉从未受过这种苦楚,在屋子里难受,出去又冷,就站在门口,稍微开着门,嘟着嘴巴:“难受死了。”

李氏赶紧安慰她:“小姐,等找到九王爷,一切就会好起来的。”

她眼珠子转动,又看在一边烧水的花溶:“你不难受啊?”

花溶笑起来,摇摇头,真是孩子话,如果自己因为难受不生火,那谁也不用喝水了。

婉婉百无聊赖,听到外面有声音,“一定是岳大哥回来了……”跳起来去开门,果然见岳鹏举手里提着两只野鸡回来了。

“岳大哥……”她叫一声,见岳鹏举提着枪和猎物,身姿挺拔,眉目疏朗,五官俊美。本朝文治天下,男子皆孱弱,尤其是皇家子弟,更是清秀有余,勇武不足,一个个娘娘腔十足。见岳鹏举如此雄姿英发,只觉生平不曾见过这样傲岸的男子,心里砰砰直跳,仿佛只要有他站在面前,就万事皆休,再也不怕乱军扰攘。

她笑着去接他手里的野鸡:“岳大哥,快进来烤火,好冷……”

“谢谢。”

岳鹏举走进来,在花溶身边坐下,花溶见他满身的风雪,伸手替他拂去,柔声道:“你先喝一口热水,别冻着了……”

岳鹏举见她脸上蘸了一块烟灰,很自然地用大拇指给她擦掉,接过她手里的柴火:“姐姐,你这几天身子尚未完全复原,先去歇着,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婉婉拔了几支漂亮的羽毛拿在手里,见岳鹏举去帮花溶,便连烟熏也不怕了,跟过去在他身边坐下,但见他二人举止十分亲昵,自己在一边坐着很是没趣,好一会儿,才道:“岳大哥,你哪里打来这么漂亮的野鸡?”

“今天运气好。”

他边说边拿了匕首,熟练地杀野鸡,剥光,略为整治,放在火上烤起来,不一会儿,就有了一股浓郁的肉香。

“岳大哥,好香啊。你可真是能干。”

李氏笑道:“岳公子真是无所不能。”

“有岳大哥在,这一路,我们就不害怕了……”

“岳公子可是小姐的贵人啊,瞧瞧公主,唉,连公主都给人家抢走了……”

“乳娘……”

李氏仿佛自知失言,就不再说下去了。

花溶见她二人如此称赞岳鹏举,又见婉婉那种少女的眼神,感激之中满是毫不掩饰的崇拜之意,她心里一凛,这少女莫非是喜欢上鹏举了?

岳鹏举生平少和女子打交道,见二人交口称赞,也不说什么,将烤好的一只鸡分成两半,一半给婉婉,一半给李氏。

  • 一夜新娘 截图1
  • 一夜新娘 截图2
  • 一夜新娘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