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家的下堂妾白心璇司徒焱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将军家的下堂妾

将军家的下堂妾

将军家的下堂妾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尘文学

作者:一转

时间:2019-12-02 15:30

评语:下堂妾不好追

白心璇司徒焱小说叫做《将军家的下堂妾》,这里有将军家的下堂妾小说在线阅读。白心璇司徒焱小说主要讲述了:白心璇父亲去世之后成了一个孤女,借着当年的婚约嫁给了将军司徒焱,却一再遭到羞辱,诬陷鞭打虐待,终是不堪忍受,只求下堂。

精彩节选:

犹豫了片刻,白心璇还是举步走到了院门口。

“夫人,奴婢……”小秀蹲在地上收拾碎碗,抬头小声地说,“奴婢不小心把膳食撞翻了。”

“不碍事。”白心璇站在门槛处,轻轻摇头。

“不碍事?”司徒焱的黑眸一眯,沉声道,“没有撞到你,你当然觉得不碍事。”

白心璇不理他,只对一旁沉默的言洛儿轻声道:“洛儿姑娘,我代小秀向你道歉。可有撞伤你?”

“没事的。”言洛儿淡淡地出声,转而对身侧的司徒焱道,“焱,你已经护送我到浮萍苑了,总可以放心了吧?我只是来和白姑娘聊会儿天,你别这么紧张。”

“洛儿,你和她有什么可聊的?”司徒焱皱起剑眉,既不解也不悦。

“焱。”言洛儿轻柔地叹气,抬手抚上他的眉心,“别皱眉,这道皱褶已经很深了,你别再加深它。”

白心璇静默地看着他们两人之间的互动。亲密犹胜夫妻,那种似不经意的温馨气氛,让她的心底一片苦涩。并非嫉妒,而是感伤。她这一辈子都不会拥有这种幸福了吧?

“白心璇。”司徒焱忽地叫她,冷峻的脸上带着明显的警告之色,“要是洛儿在你这里有半点损伤,我唯你是问!”

白心璇还未接话,言洛儿就已浅笑着嗔道:“焱,你真啰嗦。你快去嫣然那边吧,她今儿生辰,你别冷落人家。”

“那我走了。你也别在这待太久,顾着点自己的身子。”司徒焱的语气温柔,与方才对白心璇说话时迥然不同。

“我知道了。你快去吧。”她伸手轻轻推他,微笑着目送他离去。

白心璇抿着唇,不吭声。

“夫人,奴婢去厨房再拿一份膳食,很快就回来。”小琴收拾完毕,站起来,低声说道。她今日总算见识到司徒将军对待夫人的态度了。她真不明白,像夫人这样清秀淡雅的女子,将军为何连半点怜惜之心都无?

“嗯。”白心璇点头,然后请言洛儿进屋。

在外堂的桌边坐定,两人安静了一会儿,言洛儿才轻浅地开口:“白姑娘,你可知为什么我一直没有称呼你为‘夫人’?”

“为何?”白心璇抬眼看她。

极低地叹了一口气,言洛儿美丽绝伦的脸庞浮现一丝遗憾:“早在你进门之前,焱有一位结发妻子。她叫傅凝霜,也就是卓文的娘。”

“后来呢?”白心璇接话问。她之前听小琴提起过,卓文娘亲的事,在将军府似乎是一个禁忌。

“成亲之初,焱对傅凝霜十分宠爱,甚至为她许下承诺,不会纳妾,只要她一人。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那时焱还只是军中的副佐领,无财无势。”

言洛儿的声音娇细侬软,听她诉说故事近乎是一种享受。只可惜她说的是司徒焱的故事。白心璇微拧着眉,心情复杂,一度想要开口打断。

“白姑娘,你听我说完。”言洛儿微微一笑,敏锐地看穿了她的心思,“这件事很重要,听完之后也许你会对焱改观。”略微一顿,她继续缓缓道,“他们成亲不久之后,傅凝霜便生下了卓文。但是,卓文并不是焱的亲生骨肉。”

“嗯?”白心璇惊诧,怎会如此?

“傅凝霜与人私奔之前,曾亲口对焱承认,孩子不是焱的。”言洛儿两道优美的柳眉颦起,似对那个傅凝霜颇为厌恶,“她跟着富贵商人跑了,却把孩子抛下。这般无良的娘亲,真让人不齿。”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白心璇亦是紧蹙着眉头。难怪卓文得不到父爱,原来他的身世这样可怜……

“我想让你知道,焱并非是冷血无情之人,其实他的内心很脆弱,他害怕背叛。所以,他才会草木皆兵地防备所有人。”言洛儿举眸,凝视着白心璇,正色道,“我不唤你‘夫人’,是因为焱对这两个字非常憎恶。以后我就唤你心璇可好?”

“好的。”白心璇颔首。一种称谓罢了,对她来说,根本无关紧要。至于司徒焱,他的悲惨往事,更与她没有关系。

“今日我多话了。”言洛儿绽开淡淡笑容,“我先回去了。你的丫鬟应该也快回来了,不妨碍你用膳。”

“要留下一起用午膳吗?”白心璇客气地一问。

“我已用过了。”她回以浅笑,站起身,便就轻盈地往堂外走去。

才走了几步,毫无预警的,她娇弱的背影一晃,软软地朝一边斜去。

“洛儿姑娘!”白心璇惊喊一声,还来不及上前扶住她,就见她“咚”地脑袋撞在门板上,而后倒地不起。

一抹艳丽的鲜红,沾染在木门上,触目惊心。

……

当小秀端着膳食回来时,就见门槛处言洛儿昏厥倒地,而白心璇焦急地蹲在她身边。

“洛儿姑娘?洛儿姑娘?”白心璇扶着言洛儿,急唤道。

“夫人!发生什么事了?”小秀赶紧把膳食往桌上一放,过来查看情况。

“洛儿姑娘撞到门板,晕过去了!”白心璇一边关注着言洛儿,一边道,“小秀,你快去请大夫!”

小秀抿唇不接话,定下心神,仔细地看向言洛儿额头上流血的伤口。

“小秀?你怎么还不快去?”白心璇转头,忧切地催促。

“夫人,洛儿姑娘额上的伤并不严重。”小秀镇定地说,“她会昏过去,应该是因为她本就体弱之故。”

闻言,白心璇也冷静了下来。如果司徒焱知道言洛儿在她这里受伤,只怕又要暴跳如雷了。

“夫人,奴婢认为,现在应该立刻去通知将军。”小秀正色道,“必须让将军知道这事与夫人无关,否则夫人又要受牵连了。”

“小秀,你去找方总管,让他去请示王爷。还有,去找陆大夫来。”白心璇用丝帕捂住言洛儿的伤口,鲜红的点点血渍渗透指缝。

“奴婢这就去!”小秀见白心璇神情沉着已不显惊慌,略松了口气,小跑着出了屋。

正等待着,这时言洛儿浓密的黑睫轻轻抖动了一下。

“洛儿姑娘?”白心璇轻唤。

“唔……”浅浅的呻吟发自她口中,而后一双美丽的眼眸幽幽睁开。

“洛儿姑娘,你醒了?可还好?”

“我……怎么了?”迷蒙的眼神犹有几分不清醒。

“你刚刚不小心撞到门。”白心璇温声解释。

言洛儿的眼睛眨了眨,缓缓变得清明,她顺着白心璇的手摇晃地站起来,虚弱地道:“可以借床榻让我躺一下吗?我的头很疼。”

“来!这边走,小心点!”白心璇搀扶着她的手臂,慢慢地走进内堂。

在床上躺好,言洛儿才又微喘地开口:“心璇,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我让丫鬟去请将军和大夫过来了,你先歇一会儿。”白心璇取来一条干净的绢帕,坐在床畔,细心地替她敷盖在额上。

“我没事的,这是老毛病了。”言洛儿轻咳一声,举眸看着白心璇,道,“心璇,你不用担心。等焱来了,我会和他说,不会让他责怪你的。”

“嗯。”白心璇点头。还好言洛儿醒了,不然她恐怕又是百口莫辩了。

“咳咳!”言洛儿咳嗽着,美丽的脸上浮现一丝浅浅愧色,“今日是嫣然生辰,现在把焱叫走,我总觉得不太安心。”

白心璇不着痕迹地蹙眉。言洛儿不提她倒忘了。今天是顾嫣然的生辰,难道就是因为如此,所以言洛儿才有心破坏?

是不是自己太敏感太多心了?顾嫣然不是说,她和言洛儿甚少往来吗?两人应该没有什么过节才是。

“心璇。”言洛儿出声唤她。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白心璇回神,关切地问。

“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你说。”

“嫣然不愿意见我,迟点儿你能不能代我去和她说一声,对不起,还有生辰快乐。”她柔美的容颜带着一点忧愁,语气幽然。

“她为何不愿意见你?”白心璇疑惑。莫非她们二人真有心结?

“此事说来话长,待我身子好些,下次我慢慢说与你听。”她疲倦地闭目。

白心璇安静地坐着看她。不知怎的,她隐隐感觉事情有些怪异。既然言洛儿怕顾嫣然心有怨怼,为何又要她去见顾嫣然?这样一来,顾嫣然岂不是更加清楚是谁破坏了她的生辰日吗?

似乎,今日之事,是言洛儿有意要激化与顾嫣然之间的矛盾?

白心璇低眸沉思着。这里面一定还有许多秘史,是她所不知道的。但她也并不想知道。明日,就决定明日吧。她要去求司徒焱休了她。这座复杂的将军府,她待不住了。

气氛静谧,忽地,房门被人“嘭”地一声踢开!那扇刚修好的门颤颤地晃了几下。

“洛儿!”

担忧夹杂怒气的嗓音越逼越近。白心璇转眸看去,只见司徒焱一脸阴沉冷峻地疾步走来。

“将军。”她站起,垂眸,低低地道,“洛儿姑娘不小心自己撞到门板上,额头受了点伤。”

“滚开!”他大手一挥,将她推得踉跄了两步。

“焱……”言洛儿睁眼,安抚地绽唇一笑,柔声道,“我没有大碍,你别紧张。”

“真的没事吗?我先抱你回落情苑。”语气转为温柔,他俯身轻柔地将她从床上抱起来,“我不放心,还是让陆大夫来替你看看。”

“焱,你可千万别怪心璇,是我自己一时头晕站不稳,才撞到了门上。”言洛儿在他怀中抬眸望向白心璇,轻轻地道。

“其他的事暂且不论。我先抱你回去。”司徒焱不置可否,结实的臂膀抱牢娇弱的人儿,大步往房外走去。

临出房门之前,他回头,狠狠地瞪了白心璇一眼。

那锐利凌厉的眼神,似乎在说:你给我等着!晚点我再来找你算账!

  • 将军家的下堂妾 截图1
  • 将军家的下堂妾 截图2
  • 将军家的下堂妾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