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总裁夫人要爬墙黎苏皖傅斯年小说-报告总裁夫人要爬墙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报告总裁:夫人要爬墙

报告总裁:夫人要爬墙

报告总裁:夫人要爬墙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若尘

作者:苏酒酒

时间:2019-12-02 11:39

评语:正好是我的药。

《报告总裁:夫人要爬墙》黎苏皖傅斯年小说由柒一文学网提供给大家在线阅读。报告总裁夫人要爬墙黎苏皖傅斯年是本总裁言情小说,报告总裁夫人要爬墙小说主要是说:黎苏皖的老公是傅斯年,就是那个高冷且残疾的傅家三少。嫁给傅斯年之后,黎苏皖只想说,这总裁人前人后要太不一样了吧。

精彩节选:

坐进车内后,又是一阵尴尬的死寂。

虽然说是喜宴,但黎苏皖感觉自己几乎全程都是在站着,加上刚才的撞击,全身疼的像散架一般,坐到座椅内后,全身的细胞都放松下来,大脑开始昏昏沉沉地就要进入到睡眠的模式,就在她快入睡的边缘,耳边突然传来那个清冷的男声,“你跟傅瑾初怎么认识的?”

黎苏皖几乎是猛地惊醒,她急忙坐直,用力眨了几下眼睛保持清醒,“我……之前在一个宴会上见过他,他可能觉得我比较好……驯服?所以死缠烂打过一段时间……”

黎苏皖尽量轻描淡写的解释道,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好奇这件事。

“死缠烂打?”傅斯年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语气中夹杂着一丝嘲讽哼笑,傅瑾初这个花花公子,可能不止死缠烂打这么简单。

“嗯……”黎苏皖不明白这句话的笑点在哪里,但是又不敢不回复,只能乖乖点头。

又是一路无话,但黎苏皖也睡意全无,车直接开到了别墅的地下车库,余笙将傅斯年扶下车放进轮椅后,也没有再送他,而是直接驱车离开,黎苏皖只好送他上了二楼,余笙跟她说过房间的位置,所以她都记得,她将傅斯年推到最里面他的主卧后,转身准备离开,刚松开轮椅,就传来傅斯年一本正经的声音,“我们已经已经结婚了,你打算去哪里?”

黎苏皖猛地一怔,神色有些慌乱地看向那抹背影。

他知道她打算走吗?谁告诉他的?难道是父亲?

就在她惊恐之际,傅斯年将轮椅转向她,抬头看向那双慌乱的美目挑眉,“你不打算跟我同床共枕吗?”

黎苏皖怔了几秒,反应过来后松了口气讪笑道,“那个……你今天肯定累坏了,我也累了,我这个人睡觉不老实,打呼还磨牙,还会胡乱撂手撂脚,肯定会影响的你睡不好!”

原来他指的是她离开这个房间,她还以为他知道了她打算明天偷偷溜走的事。

傅斯年盯着那抹故作扭捏,一脸委屈的人影,低头哼笑了一声。

黎苏皖以为他生气了,急忙摆手道,“傅斯年……我真的不是嫌弃你,只是我怕影响你!”

话一出口,她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她说的这叫什么P话,还不如不说。

傅斯年置若未闻地转动轮椅,朝着那张大床走去冷声命令,“过来!”

黎苏皖站在原地犹豫着不知该如何是好,他难道真的打算对她做什么?折腾了一天他不累吗?

黎苏皖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朝着大床走了过去。

反正上次已经证实了他确实有障碍,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黎苏皖有些局促的站在床边,刚想开口,傅斯年率先拍了拍床边命令,“坐下!”

黎苏皖虽然不解,却还是乖乖坐下。

“衣服脱了!”傅斯年语气不变地继续正色道。

“嗯?”黎苏皖心中一紧,双手下意识地挡在胸前。

他打算做什么?难道真的打算今晚跟她发生什么吗?

傅斯年见她一副被迫害的样子,忍不住抬头睨着那张小脸哼笑,“既然决定嫁过来,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吗?”

黎苏皖咬唇,犹豫了几秒后,还是起身,开始脱身上的龙凤褂。

反正她是利用他而已,无以回报,这也算是一条出路,今晚过后,他们就两清了,她明天走的时候也不至于内疚。

龙凤褂的里面黎苏皖是穿了打底的,一条黑色小吊带和一个打底的黑色短裤,就在她认命的闭上眼睛准备脱吊带时,一旁却传来傅斯年的声音,“把医药箱拿上来!”

黎苏皖的动作一滞,然后猛地睁开眼睛,只见刚才在自己身边的人,此刻正拿着床头柜旁的电话,像是在对电话那头的人吩咐。

医药箱?难道他打算帮自己处理伤口?

黎苏皖急忙将吊带拉好,看向那抹身影,挂断电话的傅斯年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转动轮椅转身去了茶几旁,拿起桌上的矿泉水喝了几口。

原来他是打算帮她处理伤口!

黎苏皖心里闪过一阵歉意。

虽然认识短短几天,但这个傅斯年对她是真的不错,帮她出头,又要帮她擦药,她还把人家想的那么龌龊!

黎苏皖忍不住盯着那抹背影,像是在安慰他般道,“傅斯年……你是个好人!”

那抹握着矿泉水瓶的人身影一滞,然后转头对上那双眸色复杂的美目哼笑,“怎么?你打算给我发好人卡?然后跟我离婚吗?”

“我……”黎苏皖还想说什么,卧室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接着邦妮拎着一个医药箱走了进来。

看到气氛怪异的二人后,她将医药箱放在黎苏皖身旁,目光落在她身上的伤痕处后,有些不忍地询问,“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傅斯年毫不客气地下逐客令。

邦妮也没有再多话,转身退了出去。

傅斯年坐在轮椅内,凑近黎苏皖,动作娴熟的打开医药箱,拿起里面的东西,迅速帮她处理伤口。

黎苏皖盯着那抹专注的人影,心下一动,涌起一股莫名的情感。

这二十多年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在意她的伤口,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对她,但心里却还是涌上一股暖流。

黎苏皖手臂上的伤已经成了紫色,看起来有了几天,腿上别处没有伤,只是左边膝盖因为磕在地上,擦破了皮,傅斯年一只手抓着她脚踝,让她的左脚拱起来踩在自己腿上,方便处理伤口。

摸到她纤细脚踝的瞬间,全身却隐隐闪过一抹热流,惹得他一阵燥热。

他松开黎苏皖的脚踝,抬头试图转移视线,减缓体内的不适感,谁知抬头的瞬间,他的身体愈发地燥热。

刚才只是匆匆一眼,现在他清楚的看到面前那抹身影,只穿着一件黑色吊带和打底裤,白皙的肌肤在射灯的照射下,显得闪闪发光,看起来手感就不错。

傅斯年忍不住将目光转向一旁,在心底咒骂了一句。

该死的!他这是怎么了?

  • 报告总裁:夫人要爬墙 截图1
  • 报告总裁:夫人要爬墙 截图2
  • 报告总裁:夫人要爬墙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