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宠妻悠着点莫醇亦沧澜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道长宠妻悠着点

道长宠妻悠着点

道长宠妻悠着点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若初文学

作者:尸香魔芋

时间:2019-12-01 21:40

评语:遇到沧澜解惑

莫醇亦沧澜小说叫做《道长宠妻悠着点》,这里有道长宠妻悠着点小说在线阅读。莫醇亦沧澜小说主要讲述了:莫醇亦从现代魂穿到古代成为了恒亲王的嫡女,手臂上有三道黑色痕迹,遇到沧澜解惑,才知道须杀了原主三个最恨之人方可活命,否则活不过三个月。

精彩节选:

平秋被沧澜打发来询问守城军士,那军士见他二人一人一身道袍,也不敢怠慢,细细告知路线。

沧澜微微点头致谢,那军士憨憨一笑,又告诉他们可到前面街角拐弯处的茶肆歇歇脚,整理下衣服上的尘土。

恒亲王府所在东城尽是权贵云集,若是这样风尘仆仆的样子前去,免不得被人轻瞧了。

照着军士的话果然见到那间茶肆,里面装修不算富丽却也十分清雅,看着像是经常接待文人书生,墙上悬挂着不少书法字画,但都不是出自名家之手。

听着店里的客人闲聊,沧澜倒是得了些消息。

恒亲王府这几日可不太平,先是郡主突染恶疾没几日又病愈而归,回来第二日一个姨娘又暴毙,再就是昨日又死了个婢女。

虽说高门里死人常见,这么频繁的却很少,里面说不得有多少秘辛呢。

哎,我听说郡主突然恶疾被送去庄子那日,王府里有个侍卫被活活打死,说是冒犯了王爷。你说这两者之间该不会有什么联系吧。

讲着恒亲王府秘辛那桌客人压低了声音说话,只是沧澜有心听,凭他的耳力听得是一清二楚。

那谁知道呢,这高门大户里看不见的肮脏事多着呢。

其他人啧啧有声,个个露出心知肚明的表情。

沧澜听他们的话,一向处变不惊的他不知为何,心中平白升起一股怒意,凭空诋毁他人名声,还是一个闺阁小姐的名声,这些人着实太可恶。

本欲于他们争辩几分,站了起来却又坐下。

费这般口舌他们也不会相信,只会更让他们有谈论的资本。

原本打算只在定京城待上一日的,沧澜临时决定干脆等平息了莫醇亦的流言之后再往南边去,左右不过耽误三两日的功夫。

打定主意后师徒两人在东城找了客栈住下,等着明日一早再登门拜访恒亲王府。

莫醇亦新的一天又是一场硝烟。她亲手杀了水化的事,经过一夜的发酵,琉璃苑中的下人人人自危,生怕先前有伺候不到的地方被莫醇亦拿出来翻旧账。

而莫醇亦此时正对着自己手上的玉手思索,这身体素质到底比不上自己,按着她的本事夺一个小丫头的簪子本该毫不费力,竟还是受了伤。

她决定要加强锻炼,给自己定下每日卯初起床,在院子里打一遍军体拳后再回房洗漱,然后去主院给李氏请安。后晌午休起来再做上一组瑜伽锻炼身体的柔韧性,之后再逐渐过渡。

莫醇亦的军体拳看的水心是目瞪口呆又不敢多问,默默在一旁伺候着。

水心,你看咱们院里的几个二等侍婢里,哪个还算不错能提上来跟你一道伺候的?

没想到莫醇亦会突然这么问,水心哼哈半晌,想不出哪个能得重用。

那四个二等侍婢平日都只在外面伺候,水心从前压根看不上她们行事,也就是莫醇亦回归这几日才相处的频繁。

珍珠针线做的好,玳瑁平日里琐碎的事情帮着我做的多谢,珊瑚和香玉性子怯懦平日少话,都是指了哪儿去做哪儿的。

水心大概跟莫醇亦大概说了,最终定夺还是主子说了算。

嗯,你去通告一声,等下我从主院回来让琉璃苑所有人在院里排好队等着,我要重新调整下。

是。

水心替莫醇亦编好头发,出去传话,莫醇亦自己绞了巾子擦洗,自己上妆,至于那殷红的胭脂她实在不能接受也就没往脸上抹。

按着现代妆容化出来,跟一屋子的莺莺燕燕相比反倒更显清丽,在廊下等着李氏起身的时候莫观画再次不阴不阳的讽刺。

莫醇亦最近风头太盛,今日又特立独行,该不会是阴曹地府走一遭在那里学了什么邪术,或者惹了什么脏东西才变成这样?

是呀,我还看到了听到了不该知道的事情,要不然我怎么会这么轻易就绕了害我的人,毕竟家中的颜面还是要的,我若太不留情只怕旁人会说恒亲王府家教不严。

所以妹妹可要小心,打杀一个姨娘算不得什么,若恒亲王府的小姐早夭了可就不好了。

莫醇亦故意吓唬莫观画,即便一时半会儿动她不得,也不能让她好过了去。

莫观画果然被吓到,不由往后退几步,嘴巴张了半晌才外强中干地回道:

这个家到底是父王的,长姐能在后院再住多久也不一定,总是要出嫁的。

莫要大声喧哗,王妃已经起身正在梳洗。

李嬷嬷的声音传来,李氏早上起床气不小,今日伺候的小心翼翼,莫观画最好不要触了霉头。

郡主,您要不进去看看,王妃今日心情不大好。

李嬷嬷说着,有意无意往柳姨娘那边瞟了一眼,柳姨娘迎上她的目光却是笑得得体。

莫醇亦不用猜也知道李氏不高兴是为什么,只是这总归是父母房里的事,她也不好干涉。

不过这件事倒让她对柳姨娘多了几分关注,看着最是不显眼的人竟在这个时候也能让恒亲王宿在她那儿,倒也有些本事。

跟着李嬷嬷进去,李氏正在发脾气,替她梳发的刘嬷嬷不小心弄疼了头皮,李氏正狠狠地训斥她,若是做不了事就回去荣养,刘嬷嬷老脸通红,她若这个年纪被放回去,只怕一家人再难在王府里立足。

莫醇亦无奈摇头,李氏是个没什么大主意的人,发起脾气来又不管不顾,也难怪能被妾氏欺负到头上来,真不知道这些陪嫁的下人是怎么容忍她的性子。

母亲,清早就这样动肝火可不好,我替您斟杯茶消消气?

听见女儿的声音,李氏纵是有天大的火气也消了一半。忍不住跟她抱怨:

我原想着张氏死了,你父王总能收收心在我这儿住些日子,这才两日就又往姨娘房里跑。难道我真的人老珠黄,另你父王厌恶了不成?

这些话原本不该跟莫醇亦说,她到底云英未嫁,李氏也不知怎的莫名的就想跟莫醇亦说,潜意识里觉得她能替自己分担一二。

  • 道长宠妻悠着点 截图1
  • 道长宠妻悠着点 截图2
  • 道长宠妻悠着点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