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流相师陈行小说-九流相师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九流相师

九流相师

九流相师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许旺仙

时间:2019-11-28 19:54

评语:风水先生。

《九流相师》陈行小说由柒一文学网提供给大家在线阅读。九流相师陈行小说是都市小说,九流相师陈行小说主要是说:陈行是一个风水先生,陈行的职业生涯从一开始就受到了莫大的阻力,可是难度极高的案子,不过陈行可不是吃素的。

精彩节选:

回到店里,我第一件事就是找出另外两个护身符,一股脑全戴脖子上。

我太爷爷一共留下三个护身符,分别是狼牙、熊爪、虎骨。

我爷爷给我时还说,有这三个护身符,绝大部分邪祟近不了我身,现在可好,刚出道没两天,狼牙废了。

屁股还没坐热乎,王总上门了。

王总叫王德发,五十出头,将近一米八的个头,和大多发福的中年人不一样,王总身型匀称,气质儒雅,还有点小帅。

这样的男人,对女人的吸引力无疑是极强的,我爷爷活着的时候,就多次拿王总的面相为我做教学。

“小陈师傅,我新拿下来一块地,想请您给看一看!”

一进门,王总没客套,开门见山,直接说出了要求,然后一摆手,王鹏见状直接递上一个皮包。

王总从皮包里拿出一个大红包,双手奉上,看厚度,应该是十万。

王总这一套做的极为熟练,当年请我爷爷时,他就这样,这一套叫做请法上门。

我心里一声卧槽,我那颗狼牙总算没白断,王总这单生意要是干好了,财源绝对滚滚而来。

心里乐开了花,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打量了王总半响,才接过红包,不管怎么样,逼格一定要坚挺。

见我接了红包,王总轻舒一口气,寒暄道:“上午的事,王鹏都和我说了,小陈师傅青出于蓝!”

这一行就是这样,先谈事,再叙感情。

不过我没打算和王总叙感情,像王总这样的大客户,谈感情没用,你得证明自己有本事。

所以我直接说道:“王总,您命宫晦暗,奸门深陷,山根处一条横纹贯通两眼,主夫克妻相!”

“王总,我再多说一句,就您现在这个面相,桃花犯煞,不及时抽身,您自身都难保!”

没给王总反应时间,我接连发问:“您最近是不是经常感觉精力不济,怎么休息都不管用,严重时甚至出现昏厥?”

“你怎么知道?”

王总一脸震惊的看着我。

“你的情况,这张脸上全写着呢!”我淡淡一笑,指了指他的脸,也不用敬语了,直接叫“你”。

王总盯着我看了半响,哈哈大笑道:“陈师傅,我老王是个粗人,以前有做的不周到的地方您别在意,以后但凡有能用到我老王的地方,您尽管开口!”

“走吧,咱们先看地去!”我没接话茬,这一点,要和我爷爷学,只谈事,不谈情。

像王总这种大老板,和他们谈情没用,你对他有用,你就是爷,你对他没用,开业时顶多送一个花篮。

这一点,从他对我的称呼就能看出来,一进门他叫我小陈师傅,等我说中了他的近况,小陈师傅变成了陈师傅,就是这么现实。

命宫即为印堂,从面相学上来说,从印堂的宽窄程度,色泽,颜色,便能判断出一个人运气的好坏与祸福吉凶。

奸门又称夫妻宫,为面相十二宫之一,特指两眼外角,也就是俗称的鱼尾纹。

山根即鼻子根部,两眼正中,为相术十三部位之一。

这三处,都在传递一个信息,王总犯了烂桃花,轻则损财,重则丧命。

“好,看地去!”王总哈哈一笑,之前的儒雅不见,满满的都是草莽气息。

王德发新拿下的那块地在南郊,背靠小青山,左侧是兰江河,右侧是一片丘陵,正前方是一片开阔地。

这地方,原来是造纸厂,后来由于效益不好,造纸厂破产,留下了几处没人要的厂房。

地段很好,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可惜,作为青龙的兰江河破坏了整个地段的风水。

造纸厂没破产的时候,废水直排兰江河,硬生生把兰江河变成了臭水河,有这条臭水河在,在这盖啥都白搭。

我如实分析,王德发听的连连点头,说:“陈师傅,也就是说,除了兰江河,这块地没问题,对吧?”

“没问题!”我点点头。

王德发松了一口气,说:“陈师傅,你有所不知,我能拿下这块地,就是因为我承诺,要把这条臭水河重新变为清水河!”

这话一出,我倒是高看王德发一眼,他要是真能把兰江河治好,也算是积了大德。

“陈师傅,不瞒你说,我最近精力不济,省里市里的医院都看了,都说我是操劳过度,看不出什么实际效果!”

王德发叹了一口气,开始掏心窝子,打感情牌,“我也找过几个高人,说的和您差不多,都是桃花犯煞,为这个,我戒女色戒了半个月,可还是不行,身体还是每况愈下,我实在没招了,才找您的!”

我盯着王德发看了半响,问道:“你现在住的别墅,是我爷爷给你布置的吧?”

“是!”王德发点头。

“办公室呢?”我继续问道。

“也是!”王德发再点头,说道:“陈师傅,你不知道,我害怕有人搞鬼,当初陈老给我布置完毕后,我特意拍了视频,留了照片,每隔七天找人对一下,发现位置不对,马上还原!”

他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调出别墅和办公室的照片和视频。

我拿过手机,仔细看了看,别墅没问题,就如同王德发说的,和七年前几乎一模一样。

办公室也没问题,里面的布局没有任何改动。

“你确定和外面的女人都断了?”我一边看一边问道。

“都断了!”王德发马上点头。

“那刘月呢?”我淡淡问道。

“陈师傅,我可以发誓,我绝对没碰过她!”王德发赌咒发誓的说道。

看他这样,确实不像是撒谎,这就有点奇怪了,我一时也犯了难。

我爷爷布置的风水没有问题,新买的地也没问题,女人也断了,按理说,王德发不应该是这个面相啊!

我心里虽急,面上不动声色,又重新看了一遍视频和照片。

别墅外庭一览无余,没有问题,室内布置也没问题,办公室没动过,也没问题,那问题出在哪了?

妈的,要不要这么搞我啊?

我在心里骂开了,面上依旧不动声色,第三遍点开照片,把每张照片放大仔细查看。

我能感觉到,王德发虽然没说什么,但看我的目光露出来的意思很明显:孙子就是孙子,和爷爷差远了。

  • 九流相师 截图1
  • 九流相师 截图2
  • 九流相师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