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谋之战神宠妃黎夜槿唐零榆小说-凰谋之战神宠妃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凰谋之战神宠妃

凰谋之战神宠妃

凰谋之战神宠妃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墨言

时间:2019-11-27 16:45

评语:明争暗斗。

《凰谋之战神宠妃》黎夜槿唐零榆小说由柒一文学网提供给大家在线阅读。凰谋之战神宠妃黎夜槿唐零榆小说是本古代言情小说,凰谋之战神宠妃小说主要是说:黎夜槿本是二十一世纪的教授,一朝穿越,自己一身本领无处施展也就算了,还要嫁给唐零榆这个残疾人。

精彩节选:

两人在赵苏荷院内用了晚膳,坐着聊了会话后就各自回屋了。

次日,阳光明媚,唐零榆早早让灵雪伺候她梳洗打扮,后便张罗着让人摆两张桌子在院子里。

“小姐,您这是要做什么?”灵雪看着唐零榆拿了一堆让她昨天买的药材,哗啦啦全部倒在桌子上铺开,又在院子里找来找去,摘了一堆花花绿绿,捣鼓了大半天,终于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煲汤用的。”唐零榆笑得一脸狡黠地说道。

“这......这煲出来的汤能喝吗?”灵雪一脸不可置信。

“能,怎么不能。”唐零榆挑了挑眉。

在桌子上把一堆花花绿绿的植物用石头砸出汁,拿着个碗装了起来。随后把那些被榨干得惨不忍睹且黏在桌上的干瘪花草,用刀子把它们刮起来堆放到另一张桌子上铺平。

“小姐,这桌子面都花了。”灵雪心疼地说道。

唐零榆不好意思地看了看那张可怜的桌子,心中哀悼:谁让你们古代没有榨汁机,我也忘了拿块板子垫上,罪过啊,罪过。

正了正脸色,唐零榆好心建议道:“要不你去拿块好看的布子给它盖上?”

咦她脑子里怎么突然闪过戴着面具的四王爷。好像是有点相似吼,不过我可不会整容。唐零榆在心里嘀咕着。

“对啊,还是小姐聪明。”灵雪夸赞道,本来二房这边已经被大房压榨得够简陋的了,如今又险些折损一张放置茶水的桌子,那可不要太寒酸。

唐零榆笑笑不说话,埋头继续捣鼓着。

“榆儿。”

闻声唐零榆抬头望向院子门口,来人一身冰蓝色调衣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衬托得身材高挑秀雅。

“兄长。”唐零榆眼睛一亮,这美人兄长果真百看不厌呐,对着唐南烛挥了挥手。

唐南烛白净骨节分明的手捧着一堆书走了进来,路过院中,只是淡淡地看了眼桌上,并未过问,径直走向屋内。

唐零榆见状放下手中的药材,心想也弄得差不多了,先晒着吧。

把一沓层层叠叠堆放的书放下,唐南烛这才挥挥袖摆,似在掸去灰尘。

知道唐零榆心中疑惑,唐南烛温声开口道:“这便是父亲故去之后唐家的各行账目。”

唐零榆崇拜的夸道:“兄长一出马,竟如此神速,小妹佩服佩服!”说罢便抱拳一拜。

“你这丫头。”唐南烛被她逗笑,忍不住摇了摇头。

“兄长,你这些是如何拿到的?”虽然她相信唐南烛的能力,但是凭大房那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疑心病,想要靠近账房都难,何况还一下子拿了这么多。

“这个嘛,兄长自有妙计。”唐南烛卖关子道。

“好兄长,你就告诉我嘛,满足小妹这点好奇心。”唐零榆伸手摇了摇唐南烛的袖摆,眨巴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

“如今的账房先生早年受过父亲的救命之恩,父亲见此子聪明伶俐,便资助他上了学堂,本想报答此恩,便来唐家应了这账房先生,来后才得知父亲早已亡故,但还是留了下来。”唐南烛徐徐道来。

“早年父亲施救此人时,我正在父亲身旁,后在家中遇过才得知他在府中任差,昨日听你想查账目,我才想起此人。”唐南烛点头接过唐零榆递过来的茶杯,抿了一小口,继续说道:

“昨晚离开母亲院子后我便去了账房,此人一听我要账目,便立马答应了下来,让我稍等一晚,明日便送至闻玉轩。方才刚送过来,同我致歉说怕大房的人察觉,便连夜同他手底伙计共同抄写了一份,而这些送过来的,则是原账。”

“嗯,此人倒算是知恩图报了。”唐零榆听完说道,随后上手拿了一本,抖了一下还有灰尘。

“兄长,这人不会是怕你不信这是陈年旧账,所以索性灰尘都不清理就给你送来了吧?”唐零榆觉得有点好笑。

“估计是了。”唐南烛也无奈地笑道。

唐南烛从袖子口里拿出个小巧的木质算盘。

“兄长真是思虑周全啊!”唐零榆佩服道。

唐南烛笑而不语,看她眼神尽是温柔。

唐零榆凝神翻了几页,表情愈发沉重。

“怎么了?”唐南烛看见问道。

“我......看不懂。”唐零榆抿着嘴眨巴两下眼睛不好意思地看着唐南烛。

“呵呵。”唐南烛笑完温柔地摸了摸唐零榆的头,“无妨,兄长教你。”

唐南烛温声细语,非常耐心仔细地教她,唐零榆本就聪明,加上自己前世无聊就自学了珠算,没想到此刻派上用场了,没过一会就能一目十行,手上弹算珠的速度也是极快。

兄妹两人齐心协力,一人一本接一本地算了起来。

“兄长你看这一本,父亲走后大伯接手,才过两月,就亏空了几百万两银子。”

“还有这本,这些铺子一整年都在亏损,入不敷出。”

“看,还有这里,为了填补上个年的空缺,粮食收购总数比上一年多,然而收购价却比上一年低出好几倍。”唐零榆若有所思。

“这一年正值秋收时节发了大水,连下了几天几夜,很多农家没来得及收割,浸坏了很多。”唐南烛皱眉道。

“真是个黑心肝的!这么压榨,没了收成,让那些农家可怎么过日子啊?”唐零榆握紧拳头气愤地说。

“所以致使那一年的冬天也闹了饥荒,死了很多人。”

唐南烛从小身子骨虚弱,这些年一直在家养病,依稀记得那年的秋天雨下的很大很久,后来听丫鬟们讨论这事,并无多想。可如今得知闹饥荒与自家大伯脱不了干系,唐南烛的手也微微握紧,眉头皱的更紧了。

唐家作为越国第一大富商,也是皇商,实力强盛,富可敌国,手底下的产业自然数不胜数,可影响波及范围也极广。

“可恶!可恨至极!”唐零榆想着唐庆平最坏的也就私吞了些银两,亏损笔不小的钱,断不敢胡作非为,没想到是她想的太美好了。唐庆平不顾天灾人祸,为谋一己私利,竟枉顾这么多人性命!

  • 凰谋之战神宠妃 截图1
  • 凰谋之战神宠妃 截图2
  • 凰谋之战神宠妃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