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座灵剑山小说-从前有座灵剑山王陆王舞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从前有座灵剑山

从前有座灵剑山

从前有座灵剑山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起点

作者:国王陛下

时间:2019-11-15 09:01

评语:罕见的空灵根。

《从前有座灵剑山》王陆王舞小说由柒一文学网提供给大家在线阅读。从前有座灵剑山是由国王陛下所著,从前有座灵剑山王陆王舞小说主要是说:王陆容貌俊美,而且身怀罕见的空灵根,是个修仙的好苗子,于是王陆来到了灵剑山,拜王舞为师,开始了爆笑的修仙之旅。

精彩节选:

云麓天台,剧烈的五行变换终于告一段落,虚空的山石,翻腾的火云,还有狂啸的沙暴……由志峰真人带来的异象尽数消逝,灵剑山顶依然是和煦的日光和薄薄一层淡云。

“我认输了。”

在漫长的沉默之后,志峰真人淡淡地说道,此时他脸色苍白如纸,嘴角的血丝一路绵延,滴到了衣襟上。

这场决斗,无论有多少不甘,终归是输了,强撑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反而会丢尽自己和盛京仙门的脸面……凭着仅存的一点理性,志峰真人总算没做出丧心病狂的自杀性选择。

“愿赌服输,既然我输了,一切就以赌约为据……他日,若有机会,必当登门负荆请罪!”

志峰真人惨笑着对灵剑派的诸位长老深深弯下了腰。

所谓若有机会,其实就是没机会,他在白月国的阴谋败露,又在灵剑派大败亏输,以门规来看,能保住性命就算不错,被镇压在法殿之下一百年那是最起码的惩戒,而百年之后,他寿元早就尽了。

元婴真人寿命通常在六百上下,志峰真人已有四百多岁,按理说还有接近两百的寿元,然而与王舞一战,他道心动摇,玉府震颤,修为虽然没有倒退,但内伤无数,几乎可说是痊愈无望……

无论是作为盛京仙门的长老,还是作为一名元婴境界的修士,他已经没有任何前途可言了,既然如此,死撑着呈口舌之利又有什么意义?更何况就算只论辩才,他也没法和那个白衣女子相提并论。

而志峰真人痛快认输,不再多生波折,灵剑派也投桃报李,不去落井下石。门派威望最高的几名长老一言不发地挥手驱散了围观的弟子,算是为志峰真人留下最后一点面子。

再之后,风吟真人一声叹息,默默离开了云麓天台。二长老刘显和三长老方鹤则一言不发地来到志峰真人身边,架起剑光,准备亲自将其送出山门,算是对这位元婴长老的一点尊重。

灵剑派如此行事,可算厚道,然而志峰真人心中却不由惨然而笑:这就是所谓胜利者的礼节啊!先将对方打个半死,再礼貌地递出手巾:“擦擦鼻血吧亲~”,过去几十年间,从来都是自己代表盛京仙门向对方递出手巾,何尝作为失败者,被人家同情怜悯过?

“贵派当真藏得够深啊!”

临出山门的时候,志峰真人再也按捺不住,感慨万千。

万仙盟五绝的确不是浪得虚名啊!哪怕是经过自己调查,门派中最不成器的五长老——区区一介金丹修士也有如此功力,其余几位元婴长老的实力又该有何等境界?真是细思恐极!

而在他身旁的两位灵剑长老闻言则只是微微一笑,刘显说道:“志峰道友这倒是多虑了,五师妹是门派出了名的防御大师,哪怕是我和方鹤师弟与她交手,想要硬碰硬破掉她的三尺剑围也殊为不易。”

方鹤在旁边听了顿时皱起眉,虽然没有说话,却以元神对师弟说:“师兄啊,只是三尺剑围而已,破掉有那么难吗?”

刘显反问:“的确,你我要破她三尺剑围并不难,但师妹还有一尺剑围,乃至一寸剑围!真是想起来就让人头疼……难道师弟你有信心能攻得破她的全力防守?”

方鹤想了想,几次欲开口却终于还是咽了回去。

的确,五师妹那固若金汤的防守,真是人见人恨,今日在云麓天台,最多只是牛刀小试。这些年来也只有天剑堂的这些深受其害的长老们才有深切的体会啊!

不过这些事,就没必要说与外人知道了,反正只是出于人道主义的巧言安慰罢了。

而志峰真人闻言却更为感慨,这个灵剑派,这些年来真的是被人低估了太多!或许论及综合实力,这个人丁凋零的门派与盛京仙门、昆仑仙山等还有较大差距,但天剑堂的十大长老,任何一个都不容小觑。

而且,这些年来不少人都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灵剑派的长老们,虽然看起来已经是垂暮之年,命不久矣,但其实他们年纪都不大!其中最年长的大长老,也是灵剑掌门风吟真人,前几年才刚刚过了三百大寿,而最年轻的华芸似乎才一百五十六。以他们的修为境界来看,固然算不得修仙界最顶尖的天才,但考虑到其同等境界内,实力上的压倒性优势,就真是可畏可怖了。

纵然盛京仙门这个仙道魁首,门派内人才济济,又有几人能比得过灵剑十长老?怕也只有太一殿内那几十个疯子才有可能了吧。

可恨自己真是鬼迷心窍,贸然踢到了这块铁板上,最终身败名裂……如今除了前方的万丈深渊,志峰真人已经无路可走——此时三人已经走到了山门边缘,只要再过几步就出了灵剑派的地界,而出了灵剑派的地界,理论上就是盛京仙门的地盘了。

两位送客的长老,便到此为止,送到位置后边转身离去。志峰真人独自一人,叹了口气,带着一丝决然就要迈步,忽然身后有人喊道。

“志峰同学,请留步诶~”

声音再熟悉不过,正是那个将自己打入深渊的灵剑五长老!

按理说,自己应当恨之入骨,然而此时听她声音,心中却不禁生出波澜:她在此时要我留步,莫非……事情有转机,我还有救!?例如她感觉就这么让自己去死太过残忍,不如大家商量一个和谐的解决方法之类的……

结果王舞下一句话就让他吐血了。

“咱的坤山剑和其他装备和灵石之类的你别带走啊!”

阿噗!坤山之剑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不对,当初决斗前立誓的时候,好像的确有这么一条!?

正如王舞所说,决斗是赢家通吃,输者跪舔,然后……她果然没忘了来通吃自己啊!

志峰真人沉默了片刻,元神洞察玉府,看了看在其中温养的坤山剑,心中万分不忍。这把剑品级不算特别高,但终归是正牌的灵宝,是自己初入元婴之境时,掌门亲自赠与他,之后陪了他足有百年之久的贴身兵刃。

灵宝有灵,坤山剑自不例外,剑灵梁秋温柔娴淑,忠心耿耿,志峰真人视其为亲生女儿一般,如何舍得送与他人?

然而……想起法殿镇压下那百年牢狱,直令人不寒而栗。自己这一生已经没有希望,又何苦连累梁秋那孩子陪自己受苦?

志峰真人不再多言,强忍着心头的刺痛,以元婴之力令剑灵梁秋沉睡,后将坤山剑和装有全部身家的芥子袋丢给了王舞。

“好,好好待她……”

白衣女子嘿嘿笑着将坤山剑收了下来,然后就热情地对他挥着手:“慢走哦志峰同学,我就不送啦。”

“哼!”志峰心头火起,转身飞空而去。

白衣女子仰头望天,遗憾万分:“这家伙,还真挺硬气嘛。”

身后,爱徒王陆缓步走了过来,笑问:“哪来的硬气?被你气得脑血管硬气么?”

五长老说道:“我方才试图救他一命,可惜人家不领情啊。”

“卧槽!?咱刚才全程围观,你除了敲诈勒索耀武扬威之外,啥时候救人了!?”

五长老对于弟子的不理解痛心疾首:“你真是太不了解我了,我是那种落井下石,以打脸为乐的人嘛!方才我明明是在暗示他一条求生之路啊!”

王陆思前想后,实在不得其解:“愿闻其详。”

“你看,他这次在白月国的事情败露,回山是死路一条对吧?所以,若是换了我的话,干脆就不要回山,向其他门派寻求庇护算了!”

“卧槽!?”

五长老兴奋地解释道:“你看,他虽然道心不稳,实战能力极渣,但好歹也是元婴真人,身居盛京仙门的长老序列,也算是中层管理者,而且还是某地方分舵的负责人。这种人手里必然有大量的黑材料可曝!比如盛京仙门利用它所谓的全大陆战略,在各地建立分舵来进行情报工作,监视其他门派行动,甚至以卧底等手段干涉其他门派内政之类的隐秘计划!”

“卧槽!师父你这是从哪儿山寨来的创意!?而且真要是敢爆自家的料,那是赤裸裸的作死行为啊!”

五长老一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寂寞表情:“天下大势,岂是你这黄口小儿所知?如今九州大陆盛京仙门一家独大,想要扳倒他们的门派不知凡几,就算是传闻中和盛京仙门穿同一条裤子的昆仑仙山,也只是因为共同利益才走到一起,暗地里勾心斗角可是一言难尽。更不必说还有军皇山这个老牌的盛京仙门反对者。这种情况下,他志峰只要敢把自己送到风口浪尖上,就肯定会有人出面护着他,反而有惊无险。我若是掌门,就大大方方把他留下,你盛京仙门想要人,可以啊,五百万灵石拿来!”

“等等,五百万灵石?若是盛京仙门真拿出来了呢?”

“拿了就说明他们心里有鬼!不拿一千万灵石休想封我的口!”

眼看话题已经扯得没边,王陆瞅了眼仍沉浸在指点江山快感中的师父,不由叹息。

你这脑残长老真不愧是灵剑山第一坑爹货……

  • 从前有座灵剑山 截图1
  • 从前有座灵剑山 截图2
  • 从前有座灵剑山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