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师下山陈长生顾若璃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道师下山

道师下山

道师下山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清流V

时间:2019-10-07 14:30

评语:在母亲下葬的前一天晚上,我竟然奇迹般的在棺材里出生了

陈长生顾若璃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叫做《道师下山》,这里有道师下山小说在线阅读。陈长生顾若璃小说主要讲述了:本该胎死腹中的陈长生,竟在母亲下葬前一天晚上出生在棺材里。本以为大难不死的陈长生却在出生时,被过世的母亲吸走一魂一魄,注定活不过十二岁。

精彩节选:

“张凤府,我告诉你……这辈子……你都别想得到楔灵书……”

这是爷爷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我看到爷爷的魂魄越来越淡,越来越弱。到了最后终于消散在了那萧瑟的夜风中……

那一刻,我的眼泪已经流干,心疼的无法呼吸。要不是爷爷在我身上施了定身咒,恐怕我早就冲出去了。

可是此刻,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爷爷在我面前魂飞魄散。那种无力的焦灼,让我感觉比死还要难受。

我不记得那天张凤府是什么时候走的,脑海中全是爷爷的身影。往事像潮水一样不断的涌向我的脑海,爷爷抱着我嬉戏打闹的情形仿佛就在昨天,可是我知道这样美好的画面只能在回忆里悔恨凭吊了……

天地间一片死寂,整个世界仿佛只有我是活着的生命。

张凤府——这个如同魔鬼般的名字在我的灵魂深处定格了。他杀了我所有的亲人,也粉碎了我的童年。我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我要他为我的亲人偿命。

爷爷的结界支撑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我才冲破了结界。我跑到爷爷的身边,抱着他的尸体嚎啕大哭。可是他却永远也听不到我的声音了。

那年我只有八岁,但是从那一刻开始,我的性格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就连心智也仿佛一下子成熟了许多……

我知道张凤府不会轻易放过我,要是在这里逗留太久的话,他肯定会找过来,于是我把爷爷留下来的“楔灵书”以及那只“束灵笔”塞进了怀中用腰带紧紧的勒着,然后一把火果断的烧了爷爷的尸体就下山找姑婆去了。

姑婆全名叫苏红叶,她不是我爷爷的亲妹妹,据说两人从小就青梅竹马,从小学到大学一直都是同学,本来毕业后他们是要结婚的。可惜造化弄人,后来爷爷遇到了奶奶,而且迅速坠入了爱河一发不可收拾。

姑婆和爷爷的这段感情也随着奶奶的出现就此终结了。而爷爷或许是因为心里内疚,于是就认了姑婆当妹妹。

不过姑婆却始终放不下爷爷,因此一直都没有嫁人,或许在她的心里已经没有勇气再去爱一个人了。

那天我来到姑婆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我一个人走了好几十公里山路。这要是换做一般的孩子,可能早就哭了。但是我却没有哭,仇恨似乎给了我巨大的能量,他在支撑着我不能哭。

姑婆见我衣衫褴褛狼狈不堪的站在门口,一把就抱住了我。还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姑婆的怀抱很温暖,本来说好的不哭的,但是被姑婆抱住的一刹那,我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毕竟在亲人面前,情感的释放是最彻底的。

我哽咽着把发生的所有事,告诉了姑婆。她的脸色刚开始很难看,但是慢慢的就平静了下来。

那天夜里姑婆好像很紧张,简单的收拾了行囊然后就带着我去了车站买了去CD的车票。

我知道姑婆是怕张凤府找来,所以才会这么着急的搬家。

看着这片生我育我的土地渐行渐远,也就意味着我的童年正式结束了。

后来,姑婆在CD市青羊区租了一间房子,而我的名字也从陈长生改成了苏立生。这主要也是为了防止张凤府找到我……

慢慢的我开始适应这里的生活,不过平日里我的话却很少,甚至隔壁跟我同龄的白雪找我说话,我都对她爱答不理的。以至于她竟然把我当成了哑巴。

我的性格开始变得十分孤僻,不愿意和周边的人接触,因为我心里仍旧放不下仇恨,大仇一天不报,我就一天不会开心……

十岁那年,姑婆开始教我学习爷爷留下来的“楔灵书”。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们陈家世世代代都是驱魔人。这个只能在小说里看到的字眼,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这本书包罗万象,奥妙无比,不但有驱魔抓鬼的术法,也有摸骨算命的绝学。更有甚者,修行到一定境界,还能预言未来将要发生的事。这也难怪张凤府处心积虑的想要得到这本书了……

可能是因为喝了爷爷的“心头血”的缘故,我的悟性很高,学习道术也是很快,短短的两年时间我便已经掌握了所有驱魔抓鬼的道法。只不过后面的五行、摸骨、预言等等我却没有兴趣去学。只是把一些口诀默记在心里。

十二岁那年是我的本命年,同时也是我应劫的一年,这一年姑婆对我很是关心,甚至为了怕我发生意外,书都没有让我读了,在家足足休息了一年。因为爷爷和父亲生前都说过我很有可能活不过十二岁。

虽然爷爷用诗雅嫂子的魂魄和他的“心头血”为我续命,但是“楔灵书”上记载“和魂术”只能延续当事人四年的寿命。时间一到另一个人的魂魄就会自动离去,到那时候当事人就会死。

可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那一年过的却异常的平静,诗雅嫂子的魂魄也没有离开我的身体,就仿佛和我的魂魄已经合二为一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诗雅嫂子的事渐渐被我遗忘在了角落里,而我也从八岁的小孩子长成了十九岁的小伙子。

这一年,我考上了西南某财经学院,学校距离CD有两百多公里。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姑婆高兴的眼泪都流下来了。按照她的话说,终于没有辜负爷爷的托付。

离开家去学校的那天,正值初秋,姑婆送我到了车站,临走前特意叮嘱我,千万不要把所学的本领显露出来,要不然后患无穷。

我当然知道她是担心张凤府会找到我,不过我当时却不这么想,这么些年我一直都在修习《楔灵书》,我感觉体内的灵力已经足矣对付张凤府那个魔头了。不过为了不让姑婆担心,我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她。

2019年9月1号上午9点42分,我准时来到了学校报了到。

看着这座百年老校,我心里感慨万千……

似乎梦里曾站在这里,孤单的身影映衬着朝阳升起,苍凉而悲壮。

我缓缓走在青石板路上,迎面一面红旗迎风飘扬,微风夹杂着沙粒把旗子掀开,缓缓露出“南城大学”四个大字。

我回头看了看来时的路,对着那段尘封的往事告别,似乎踏进这座举世瞩目的大学,我的另一端人生就正式启航了……

“苏立生……”

突然,有人在喊我。

苏立生这个名字陪伴了我整整十一年,虽然只是我的化名,但是我也早就习惯了别人这么喊我。

我四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这时我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生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仔细打量着她,翻遍了所有的记忆碎片也没有找到关于她的印记。

“你是??”

那女生撅起了小嘴,一双大眼睛特别的迷人。

“我是小雪呀?小时候住在你家隔壁的。那时候我还常常去你家里耍,可是你总是不理我,害我还把你当成了哑巴。”

她走到了我的身边,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丝妩媚的笑意。

“你是白雪?”

我终于想起来了,这个在我小时候记忆里出现过次数最多的女孩子。只不过她现在的样子,确实让我有些不敢认了。

她不但比小时候变得更漂亮了,就连身材也变得饱满了起来。凹凸有致,属于那种让男人一见就能迅速勾起兴趣的女人。

“还算你有良心,没有忘记我,要不然以前的那些零食就算是肉包子打狗了。”她看了看我手中的行李:“你也来这里上学吗?”

我点了点头,算是回答她。

“在那个班呀?”她伸手帮我拿起了书包:“我帮你拿……”

“谢谢……”我红着脸,然后了低下了头:“四班。”

“这么巧?我也是……看样子,我们两个还真是有缘呀。”她显得很高兴,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我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正准备接口,这时胸前的玉佩突然变得烫了起来。

按照以往的经验,我知道只有“脏东西”接近的时候,玉佩才会做出反应。可是现在是大白天的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呢?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只听又一个甜美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白雪,这帅哥是谁呀?是你刚交的男朋友吗?”

  • 道师下山 截图1
  • 道师下山 截图2
  • 道师下山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