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赘婿任云韩雨晴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全能赘婿

全能赘婿

全能赘婿

10.0

手机阅读

来源:七悦

作者:撸撸哥

时间:2019-09-16 18:02

评语:一身修为解开封印,漂亮老婆对我刮目相看

任云韩雨晴小说叫做《全能赘婿》,这里有全能赘婿小说在线阅读。任云韩雨晴小说主要讲述了:被师父封印一身修为三年的任云,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本以为能过上幸福日子,却没想到这只是悲惨的开始。三年受辱,一朝解封,定要让老婆过上幸福日子!

精彩节选:

“田亮,请你自重!要是你再说类似的话,请你离开我家!”

韩雨晴当下耷拉了下了一张脸,甚至她对田亮下达了逐客令。

“姐,你别这么绝情嘛,人家田亮可是对你一往情深呢!嫁给他总比嫁给这个废物强得多吧?”

“雨晴,你这是做什么?田亮耗资百万送来这两块玉佩,被这个废物给冤枉了,他心里肯定委屈啊!”

李翠花和韩雨泽一唱一和,但这时梁达一怔,自言自语的说道:“百万?这两块玉佩价值百万?”

“梁老,我从未说过这两块玉佩不是和田玉!准确的说,在广义的范围内,这两块玉佩可以称之为和田玉,却不是大众所认知的新疆和田玉。”

“不错!”梁达的眼睛一亮,反问道:“那小友能否看得出,这两块玉佩产地和年代吗?”

“梁老,新疆和田玉光泽温润,糯感强烈,透明度在半透明和不透明之间。而这两块玉佩,一眼看去,确实与新疆和田玉相似度极高。

因此可见,这两块玉佩经过人工打磨,抛光。但还是能够看出,这两块玉佩面较整洁,片理化较少,而且过于白润……”

“是青海和田玉!”梁达打断了任云的话,由衷的说道:“受教了,小友,今天真的受教了!”

刚刚梁达已经看出,这两块玉佩是人工打磨而成的和田玉。不过梁达没有携带仪器,并没有瞧出玉佩的产地。

经过任云一提醒,梁达恍然大悟。随即梁达很是恭敬的询问任云:“从质感上判断,这两块玉佩有些年份了,是否在百年以上?”

从一开始的考验任云,此时梁达完全是在向任云请教。

虽然青海和田玉价值不高,但要是在百年以上,却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梁老谦虚了!”任云谦卑的一笑,继续说道:“梁老眼光独到,单从色泽,质感上判断,这两块玉佩确实有些年头了。

不过这两块玉佩毫无灵气,色泽发暗……雕刻而成应该在二十年以内,而且……”

“小友,继续说下去啊!”

任云接下来所说,有些太过于不可思议,生怕惹来韩家人的嘲讽。但是既然梁达催促,任云只好说道:“这两块玉佩应该是陪葬之物,近期被人挖掘出来,玉佩上还有一些阴气……要是有人佩戴玉佩,会招来血光之灾。”

梁达还把玉佩拿在手中,但听到任云这话,他当即把玉佩扔在了桌子上。

之所以梁达判断这两块玉佩在百年以上,就是因为玉佩曾经埋在土中数年,造成了很有年代感的样子。

“胡说八道!”韩海军一脸怒容,讨好似的对梁达说道:“梁老,您也真是有耐心,听他说了这么多,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阴气?”

起初任云在梁达面前侃侃而谈,韩海军第一次因为任云,感到有几分面子。不过废物就是废物,任云越说越开始胡扯,竟然把陪葬之物,阴气什么的给搬了出来。

生怕梁达会生气,韩海军先训斥了任云几句。可是梁达却摇了摇头,笑着对韩海军说道:“海军啊,我们这一行你只是懂个皮毛而已,但是里面的门道你并不懂!

藏品多年代久远,沾上阴气并不奇怪。像是玉石可辟邪,不过被玉石反噬的也大有人在!”

梁达是玉石的行家,可谓是见多识广。虽然他没有亲身经历过,却也听过不少前辈,同行说过一些不可思议之事。

所以,任云所说,梁达倒是没有觉得奇怪,反而对任云更是刮目相看。

“受教了……梁老,请您继续说下去。”

梁达对韩海军而言,可以说是亦师亦友,因此他一向对梁达尊重的很。但梁达却说道:“海军呐,在你贤婿面前,我可不敢再班门弄斧!”

“他?他懂什么?梁老,你只当他的话是放屁,千万别生气啊!”

“海军,你……哎!”

梁达无奈的摇摇头,随即站起身,先是对任云深施一礼。不给任何人开口的机会,梁达很是诚恳的对任云说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小友,以后有请教的地方,还望你能不吝赐教!”

“梁老,客气了!有什么问题咱们可以相互探讨!”

任云笑着,双手扶起了梁达。但韩海军,李翠花等人怔住了,在整个荔城市都有一定地位的梁老,什么时候给别人施过礼?

韩海军,李翠花双眼看向了任云,既然连梁达都认可了任云,那他应该对玉石方面有几分了解。但一想到任云之前的所作所为,他俩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应该是任云不知用什么法子骗了梁达。

“呵呵,你还真有本事,竟然把梁老都给忽悠住了!”韩雨泽突然一声冷笑,看了一眼那对玉佩问道:“梁老,那这两块玉佩值多少钱?”

“几千?小友,你觉得呢?”

手工合成的青海和田玉,梁达自然能够瞧出玉佩的价值。不过有任云这个行家在场,梁达不敢随意断定,本能般的询问了一下任云的意见。

“嗯,能值两三千块!而且要看在什么地方销售,如果是在大商场里,说不定可以售价上万元!”任云如实回答,想了想他又说道:“但这对玉佩上有邪气……不但一文不值,反而是害人之物!”

“对对对,小友的话言之有理!”

“切,宣扬封建迷信。”

韩雨泽的小嘴一撇,她原本想把这两块玉佩占为己有,反正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过韩雨泽虽然从来不信邪,但是任云,梁达所说,韩雨泽还真有几分打怵。

看了满脸通红的田亮一眼,韩雨泽冷哼道:“田亮,你用这种假玩意,还想追求我姐?”

“我……我也是被骗了!现在我就去找他们算账!”

在韩家田亮再也待不下去了,拿着这对玉佩落荒而逃。

其实这对玉佩的来历,田亮一直知晓,也知这原本是陪葬之物。而且田亮特意找过专业人士询问过,这对玉佩足以以假乱真,轻易不会被人识破。

只是田亮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被任云给掀了老底。

“韩雨晴……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可别怪我!”

开着车,田亮咬牙切齿。他追求了韩雨晴已经半年之久,渐渐地失去了耐心,就算得不到她的心,也一定要得到她的身体!

在韩家梁达虚心向任云请教,而且他见任云站着,也不好坐在沙发上。突然梁达双腿一软,差点摔在地上,见状任云赶紧扶住了他,说道:“梁老,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早已看出你的双腿有旧疾,不该让你站这么久!”

“哈哈,无妨!今天我已经赚了!”梁达哈哈一笑,不过他疼痛难忍,就对韩海军说道:“海军,我这条双腿要是再让西医诊治,恐怕就真的废了!

还是拜托你了!”

梁达今天前来韩家,就是为了多年的腿疼。

韩海军很仔细的查看了片刻,这才说道:“梁老,你这就是坐骨神经痛,还有一些老寒腿,只要我按时给你施针,再服用一些草药,几个月就有所减轻!”

梁达是老毛病,韩海军没有把握彻底给他医治好。不过要是让梁达的腿疼减轻,韩海军还是很有信心。

“爸,其实可以……”

“什么意思?你都懂得医术了?要不由你来施针?”

“哈哈,小友,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但说到医术,我还是信任海军!”

别说是韩海军不高兴了,就是梁达也觉得任云的虚荣心有些过强。就算任云对玉石有独到之处,可中医博大精深,而任云又这么年轻,梁达认为他顶多只懂得皮毛而已。

“爸,梁老,任云懂什么医术?”

韩雨晴狠狠地瞪了任云一眼,示意他不要再多言。或许任云懂一些医术,不过他那点能耐,哪里能和父亲相提并论?

除此之外,韩雨晴更怕任云惹得韩海军不高兴。

不过韩海军的诊治也没什么问题,只是效果差了一些而已。任云也不想驳了韩海军的面子,等以后给梁达医治,彻底给他去根,这也未尝不可。

“什么?我知道了……我马上赶到公司!”

韩海军正在给梁达施针的时候,韩雨晴突然接了个电话。见她的表情有些慌乱,任云关切的询问道:“雨晴,发生什么事儿了?”

“没事儿!”韩雨晴摇了摇头,可紧接着她看向任云,露出一丝苦笑说道:“就算我有事,你自问一下,你能帮什么忙吗?”

从韩雨晴的眼神中,任云还是能够看出来,她依然对自己不信任……

  • 全能赘婿 截图1
  • 全能赘婿 截图2
  • 全能赘婿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