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你穷过分了宁夏楼书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女婿,你穷过分了

女婿,你穷过分了

女婿,你穷过分了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纸上有妖

时间:2019-09-10 13:52

评语:宁夏很穷,但他弟弟很有钱

宁夏楼书小说叫做《女婿,你穷过分了》,这里有女婿你穷过分了小说在线阅读。宁夏楼书小说主要讲述了:年幼时为了救弟弟,宁夏被老妖道带走。八年后老妖道给了宁夏一张婚书让他去大城市上大学,但两年内不许挣钱,不许和人动手。所以宁夏真的很穷,不过他有个弟弟,是轩天第一公子。

精彩节选:

宁夏!

轩天第一公子似乎不是来撩妹的,而是好像是来找这个天香大学有名的废物宁夏的!

这让所有人都有些接受不了,虽然都姓宁,可这两个‘宁’似乎差的太远了点吧。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宁焕天上,宁夏地下。

一时间,沾了宁焕的光,宁夏变得万众瞩目了起来。细细一瞧,两人真的长的还是相似的。不少人心里开始有了猜测,难道宁夏是隐藏的富二代?

宁夏淡笑的看着走进的宁焕,心里有些感慨,十年不见,只会掉着鼻涕跟在他身后的小屁孩长大了呀。虽然那个时候,他也只是一个小屁孩。

宁焕嘴角也挂着淡淡的笑意,激动的语无伦次未必是久别重逢表现喜悦的唯一方式,相顾一笑也是。

“哥!”

“······”

全场如同时间定格一样的安静,都怀疑着自己的耳朵。廊坊第一公子叫这个窝囊废什么?哥?

难道,,,宁夏这个窝囊废也是大秦财团的继承人?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大秦财团,轩天第一家族族长宁秦则所创,据传资产可能过千亿,放眼华夏也是屈指可数。而这个在天香大学默默无闻两年,性格逆来顺受的窝囊废,摇身一变竟然可能是大秦财团的公子。如果是,他怎么需要忍气吞声,任人欺负?别说天香大学,就算是整个临江市还有招惹的起他的存在吗?

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反差更加的让人难以接受的?

“你认错人了。”宁夏恬淡开口道。

这才让围观的学生们觉得正常,这才对嘛。他怎么可能是大秦财团公子,心里纷纷想到,宁夏要真的是大秦财团的公子,我就是世界首富的儿子。

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大秦财团有一个廊坊第一公子,但董事长宁秦则从来没有承认过宁焕就是大秦继承人的事实。也就是说,宁焕从来不是大秦财团的继承人!

宁焕赔笑道:“哥,别玩笑了。”

“呀,时间快不够了。”宁夏忽然想起来了楼书给他交代的,今天是爷爷的生日的事情。楼家太爷可最不喜欢迟到的人。也不在理会宁焕,径直的朝边上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杜十军跟前,一脸的认真“杜公子,你不是要收拾我我。利落点,我挺忙的。”

“噗嗤!”

别说他人,就连远处的洛依依也忍不住憋笑,真没看出来,这个宁夏焉坏了。有宁焕这样的大公子站在身后,杜十军敢动手才是怪事了。

“宁..宁少玩笑了。”杜十军悻悻的赔上笑容,“我怎么敢对宁公子不敬,都是误会,误会。”

再憋屈,杜十军也得忍着。在诺大的大秦财团面前,张张嘴,就能够让他杜十军家破人亡。

“误会?”宁夏呵呵一笑,侧头看着李明江三个室友,“杜公子欺负我朋友也是误会?”

“我...”杜十军不敢多说什么,赶紧拉着自己的那个惹是生非的女朋友到李明江跟前。“对不起,你们的医药费以及精神损失费我会负责。”

恶狠狠的瞪了女朋友一眼,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也是被吓破胆了,“对不起,对不起!”

李明江目光复杂的看了宁夏一眼,也不是狐假虎威的人,低声道:“算了。”

杜十军如蒙大赦一样,可怜巴巴的看着宁夏,话都不敢说了。

围观的学生都有些解气,仗着家里有钱在学校横行无忌,什么时候这样低声下气过了。

宁夏笑了笑,“既然是误会,那就这样吧。”

“谢谢宁少,谢谢宁少。”杜十军点头哈腰的感谢,正准备带人滚蛋。

“等等!”宁夏突然喊了声。

杜十军刚刚迈出的右脚悬在半空,悻悻回头,“宁少,还有什么吩咐?”

宁夏挠头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对了,教室里的时候杜公子对我说的,那个男儿膝下有什么来着?”

宁焕无语,都读大学的人了。还能够不学无术一点。可再不学无术也是他哥,补充道:“哥,是男儿膝下有黄金。”

“喔,黄金啊!”宁夏恍然大悟,笑盈盈的看着面色难看的杜十军。

杜十军脸都黑了,这画风也太相似了一点。那里不知道这位耿耿于怀呢。

“宁少,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把我当一个屁放了吧。我膝下没、没黄金。”如果不是没办法,谁愿意跪下呢?

“有没有得看看才知道。”宁夏漠然的说道,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杜十军。不是他瑕疵必报,而是他得教会杜十军一个道理,辱人者,人横辱之。你做事没有底线,我也可以没有。

“我...”杜十军屈辱的看着宁夏,知道这位是动真格的,咬牙挣扎许久,最后还是跪了下去,双腿着地。他不敢不跪,要是给父亲知道了他得罪了大秦财团的公子,打断腿都是轻的。对于杜十军那样的小家族,得罪大秦这样的顶级权贵,就等于是得罪了阎王爷。

“哗!”

所有人都惊讶的不行,杜十军竟然真的跪了。一时间,看待宁夏的目光都变了味道。这个咄咄逼人的宁夏,还是他们知道的那个天香大学第一窝囊废吗?

“原来真的没有黄金,没意思。”宁夏寡淡的扫了一眼,就转身看着宁焕,“麻烦送我去个地方。”

“好的,哥。”

“我不是你哥。”

目送着雷文顿离开,洛依依喃喃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她觉得虽然杜十军不对,但是他做的也是太多分了。

但真的多分吗?其实不然,如果宁夏真的只是一个毫无背景的普通学生,指不定会给杜十军收拾成什么样子。

雷文顿穿梭在公路上,宁焕笑嘻嘻的说道:“哥,我第一眼就认出你来了。你就甭装了,累。”

坐在副驾驶的宁夏心里微微的一暖,开口道:“给你讲个故事。”

宁焕挑挑眉心里诧异,讲什么故事?“哥,你说。”

“以前有两兄弟,出生在一个富贵人家,十岁那年爷爷死了。葬礼的时候,突然杀来了个忒厉害的老妖道,家里二十多个保镖轻松就给人家收拾了。老妖道对着两兄弟的父亲说,‘你家老鬼头欠我一条命,既然死了,就让我带走一个小辈。’

两兄弟心里都怕,可以全家的性命都捏在人家的手上。手心手背都是肉,父亲没办法抉择,后来哥哥站了出来,‘我是哥哥,带我走。’

就这样,哥哥被老妖道给带走了,带到了处贫瘠的超出想象的山区。劈柴,做饭,挑水,洗衣服。还要背些莫名其妙的书,稍微犯点错就打的半死,然后敷药,继续打,如此反复。天天折磨,过着比狗都不如的日子。

他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宁夏惨淡的笑笑,目光中仿佛回到了那些如狗一样的日子,“就这样过了八年,大概是玩累了,也老了。老妖道终于舍得放过那个哥哥,就让他带着一张婚约到大城市来读大学。但提了些奇奇怪怪的要求,

两年的时间里面不能挣钱,不能和人顶嘴动手,不能和家人相认,还必须日行一善。然后就自由了。”

“对、对不起,哥。是当年我太懦弱了。”

宁焕脸色复杂,无法想象哥哥这些年到底怎么活过来的。宁夏口中的故事,就是他家的发生的事情。他哥就是这样和家人失散的。在全家都以为宁夏已经死了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一封信,内容是宁夏还活着的消失,并附上了他的电话号码。依旧有一个古怪的要求,一个月内,只能够宁焕可以打这个电话,见这个人。

宁焕其实明白,这封信的意思是告诉他,他欠他哥一个道歉。

当年遇上老道人这么一个杀星的时候,全家人谁不怕。当老道人提出这个要求,眼睛是看着宁焕的。而他宁焕吓的躲在母亲的身后瑟瑟发抖。宁夏是站出来了,但他也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他就不怕吗?

他也怕,只是他觉得他是孪生哥哥,他应该站出来。可以说,这十年的苦难生活,宁夏是替他这个弟弟受的。

“不用对不起,还有,我也不是你哥哥。”宁夏淡淡说道。

“明白,明白的。两年之约还没有到嘛。”宁焕呵呵道:“对了,两年之约还有多久?”

“二十九天。”宁夏淡然的突出几个字,“前面商城把我给下在那里吧,我要去买点礼物。”

“好,对了,哥...不对,宁夏,你缺钱吗?我给你转点。你不挣钱,我给你钱总可以吧。”

宁夏眼睛一亮,这个可以有,给钱的是他亲弟弟,毫无心理负担。他是真的穷够了,“我的工商卡号是....”

“一千万够不够,我这个月的零花钱只剩下这么多了。要是不够我找朋友借点。”宁焕记下卡号,认真的说道。

一千万?一万块都不少了。

“够了,够了。我以后会还你了。”

将车停在商城路边,宁焕对着下车的宁夏说道:“最迟明早十点给你转过来。”

“对了,哥,这张卡你拿着,说不定有用。”宁焕将一张暗黑色的卡片交到宁夏手里,宁夏也没多想,就揣进了兜里。

下车,挥挥手,示意他可以滚蛋了。

  • 女婿,你穷过分了 截图1
  • 女婿,你穷过分了 截图2
  • 女婿,你穷过分了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