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489陈知夏唐仲辰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114489

114489

114489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笔尚

作者:火舞

时间:2019-09-10 09:58

评语:幸好还有你。

陈知夏唐仲辰小说叫做《114489》,这里有114489小说在线阅读。陈知夏唐仲辰小说主要讲述了:陈知夏本拥有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本以为会就这样天真无忧的生活下去。谁知道意外的来临得猝不及防,父亲的去世,让陈知夏深受打击。还好这一路有唐仲辰的陪伴。

精彩节选:

陈知夏深吸了一口气,攥紧了手中的刀子,她不担心他会报警抓她,且不说这种做了亏心事的人不敢,而且就算报警了,也抓不到她。

可是,可是她真的好恨,好痛,如果她没有记错,下巴上有道疤的人,似乎是爸爸的好朋友,刘正凯的司机。

很幸运,她以前因为爸爸的原因接触他们几次,而她原本就心细,记住了他的特征。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出卖你的人都是你的朋友?

“啊――”

她伸手将刀重重地划过墙壁,发出嗤嗤的声音,在这个黑暗而寂静的夜里,异常恐怖。

因为带着愤怒与煞气。

她胸口起伏不定,在不远处看着她的人走了过来,她刚转身想要攻击这个人,却不料对方动作比她更快,一把扼住她的手腕甩在墙上,疼痛迫使她掉了手中的小刀,人也被牢牢地抵在了墙上。

张靖轩伸手摘掉了她的帽子,长发也随之披散了下来,带着一股清香,钻入他的鼻尖。

原本还在想着如何脱身的陈知夏看到那张不算陌生的脸叫出口,“张靖轩,你想做什么?”她眯着眼,冰冷的语气告诉他,她现在的心情很不美丽。

带着强大压迫感的男人,冷漠的眼睛锁着她那冰冷的脸庞,“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竟然动手查这个,嗯?”

活的不耐烦?笑,她现在就是活的太耐烦了。

“这是我的事,跟你没有关系,还是说,苏先生,你怕你的秘密再被我发现?比如,关于我父――额――”

大手在她话还未说全的时候,便扼住她的脖子,将她拉到自己面前,她的挣扎都毫无用处。

他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她清澈的眼睛里似乎有着***,正倔强地瞪着自己。

手收紧了些,他在她耳边低吟,像是魔鬼的咒语,“正如你刚才所说,我不介意现在就送你上西天,反正这里没人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真的又紧了紧大手。

陈知夏瞪大眼睛,那种带着死亡的气息笼罩咋她的周围,夜,黑的冰冷,扼住她脖子的手更加冷的让人心颤。

她感觉得到这个男人的危险,更不怀疑他是在开玩笑,但是,她不想就这么死,她还没有报仇,还没有为她爸爸翻案。

“我……死了,你也……别想,好过!”她好不容易吐出这几个字,像是做了什么决定般,闭上了眼。原来,死亡离她如此近!

爸,对不起……

有几滴冰凉的***滑落,在这夜里,灌满了悲伤,正好落在他的手背上,顺着手背一路滑下,留下一道泪痕。

他最讨厌被人威胁,他本该解决了她,但是却松开了手。

陈知夏软绵的身体滑落,摔倒在地上,他看着地上的人,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片刻后,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巷口,张靖轩想了想,还是蹲下身将地上的人抱起朝着车子走去。

睁开眼,有那么一刻的恍惚,不知身在何处,她死了吗?她记得,她看到了死亡,很近很近……

手指微动,她还有知觉,原本冰冷的感觉出现一丝温暖。她转过头,打量了周围,并不是她熟悉的环境。

她记得,她被张靖轩那个魔鬼掐住了脖子,然后,然后她闭上了眼就不记得了。

猛然做起,她看了看身上,还是昨天大衣服,没有动过,稍稍放了心,她下床打开门出去。

这里果然是张靖轩的别墅,摸了摸喉咙,哪里还很痛,估计应该留下了痕迹吧!

下楼,朝着外面走去,刚到门口就被两个人拦住了,“小姐,老板吩咐过,你不能离开。”

冰冷,不带一丝起伏的声音让知夏捏紧了拳头,她身形刚动放倒了一个人,一把枪便抵在她了她面前,“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们!老板说了,他中午会回来。”

她能说什么?她还能做什么?抿了抿双唇,她转身离去,来到她出来的房间,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手机。

心里想到的可能就是被那个人渣搜去了,但是,他有病啊?拿她手机干什么?就算报警也不可能拿他怎么样吧?

进了浴室,她本想洗个澡的,不过没衣服换还是算了,只是洗漱了一下便下了楼等待那个人渣回来。

不久后,一阵饭菜的香味传来,她咽了咽口水,原来厨房有人在做饭啊!她忍不住转头朝着厨房的方向望了眼。

才短短一夜,她就想想那个小别墅了,想回去,吃饭。

张靖轩进来时,就看到一抹身影垂头丧气坐在那儿发呆,随即想到刚才手下的人汇报的事,***了嘴角。

“睡得好吗?”

知夏惊愕地抬头,撞进了幽深的眸子里,她站起身,抿了抿唇,很明显对他有些恐惧了,“我要……”她皱眉,声音沙哑而且有些疼,“我要离开!”

不仅她皱眉,男人听见了她的声音也皱起了眉头,印象中她的声音不应该是这样的才对。

“先去吃饭!”这是命令,可是面前的女子却不动,坚定地看着他。

他不耐烦地冷下脸,“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陈知夏看着他,咬牙,她发誓,她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转身,她赌气地朝着餐厅走去。果然,人渣就是人渣。

在她离去后,他拨了个号码过去,随后才走到餐厅坐下。

他看着另一边默默地吃着饭的人,也拿起了筷子,餐桌上,两人静默无声,直到陈知夏快速吃完饭盯着优雅地吃着饭的男人。

再优雅也掩藏不了骨子的渣,眼中露出嫌恶。

张靖轩夹菜的手顿住,“你那是什么眼神?”别以为他在吃饭就没看到。

闻言,陈知夏愣了下,然后睁着无辜的双眼歪头看着他,眨了眨,似是在说:什么?

他夹菜,继续吃饭。

陈知夏也收敛了些,只是用余光时不时地扫两眼,成功地让他这顿饭吃的膈应慌。

放下碗筷,他瞪了她一眼,径自离去,陈知夏赶紧跟上,在他对面坐下,“我要离开!”还是这句。

张靖轩冷眼扫了过来,玩味地看着她,好像是在欣赏着什么东西似的,看得她一阵毛毛的。

终于,陈知夏坐不住了,“苏先生,你到底想干嘛?”她忍住喉咙带来的疼痛,不耐烦地开口。

无缘无故把她关在这里,想谋杀吗?

张靖轩轻笑,俊雅的脸上一派温和,只是,说出的话却冷透人心。“沈小姐长得如此优秀,若是就这么没了,还是挺可惜的,你说是吗?”

她凝眸,“你想说什么?”如果是那份文件的事,那么他想都别想,她是不会给他的,虽说那是要命的东西,但同时也是保命的东西不是吗?

她相信,像他这种人,绝对不会让自己有一分的危险。

张靖轩微笑,看着买了药递过来的人,伸手接住放在了她的面前,“先吃药!”

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陈知夏看了眼那药,她想笑,她真的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个神经病。

因为神经病的思想是常人跟不上的。

看,就像这位苏先生!

拿起药,她按照上面的说明倒了十毫升仰头喝尽,有些甜,也有点苦。

“现在你可以说了吗?”她看着他,丝毫不惧,更没有昨晚的恐慌。

张靖轩满意地点点头,他最喜欢听话的女人,“把那份文件给我,我可以答应你,不会再找你麻烦。”至于其他人,他也不会管太多。

呵,还真是文件。

“如果我说不呢?”她***腿,悠闲地看着他。

“你父亲的事,与我无关,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并没有参与你父亲的事。”就算有,那也是他没有出手帮他,但是,那时候的情况,他就算出手也没用了,因为人已经秘密解决了。

听到自己父亲的事,她一直都是比较***的,而如今,她听到他说的,似乎他知道很多事。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这要看你怎么做了。”

他很明确地告诉她,他想要那份文件了,只要不是智商有问题,他相信都能明白他的意思。

只是,他貌似真的高估了眼前的女人。

“怎么做?我床上功夫的确不错,要试试吗?”她睁着大眼看着他,成功地让对方黑了脸。

“陈知夏……”他***了下唇瓣,看着她,想起昨晚在车上,她靠着自己的时候,身上那股自然的奶香味,以及后来他将她放到床上的时候,顺便看了下……

若不是这些,他或许都不知道,他竟然会被一个小丫头给耍了。

床上功夫好?

还是个***,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床上功夫?他不懂,想起上次她那么说自己,难道就一点都不在意她的名声吗?

如果,如果当初他不是恶心她,而真的让他的手下那么做了,怎么办?

她是真的都没想过,还是说已经不在意了?

“你是不是真的很想伺候男人?如果你说想,我可以让他们成全你!”

他笑得温润,可是在陈知夏眼里却如同魔鬼,残忍,冷血。

她不怀疑他在开玩笑,比起上次的愤怒,这次他明显没有任何的情绪,所以,也就是说,只要她说是,他真的会‘成全她’

心里堵的难受,好想哭,可是她却不能。

“我不会把文件交给你,因为这是我爸爸留下来的东西,在没有弄清他为什么留下这个东西之前,我不会交给你。”她坚定地说着,没有人可以改变她的决心。

“但是,你说你没有参与我爸爸的事,我也相信你,所以也请你相信我,我不会将它公诸于世。”说着她顿了下,“但,前提是,你不对我做出些什么。”

相反,如果他对她做出些什么,那么,她就不会遵守她现在的诺言,到时候她宁可两败俱伤,也不会让她的敌人好过。

“呵呵……”他轻笑,“沈大胆,你果然胆子很大。”他该拿她怎么办呢?

“如果让你开出条件换这份文件呢?”

陈知夏看着他,眨了眨眸子,“我说过了,跟我结婚,我才会考虑这个问题。”

她依然没有松口,因为她很清楚她那个大伯都做了什么,爸爸的事情,绝对少不了他的份儿。

想加入苏家壮大沈氏?哼!想都别想。

“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娶你?复仇的方法很多,不是吗?”他身体后倾靠在沙发上目光沉静地看着她。

她比他看到的,还要美!

“因为,我不会让沈氏有机会壮大,所以我不会让陈瑶嫁给你,而你,身为zk总裁,难道就任由沈氏在你面前玩儿花样吗?但是,你可以选择继续和她在一起,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了。”

张靖轩没说话,只是看着她,她比她想象中的要聪明许多。

“你认为沈氏凭一个女儿就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吗?”他不在意地笑笑。

陈知夏一直都注意着他面上的表情,直到看到他那不屑的笑容,“那苏先生的意思是……您爱上陈瑶了?”

爱?这个字眼儿在他们这种人的心里,到底有几斤几两?

“抛开别的不说,她的确是适合结婚的对象。”因为他们之间只会有利益,不会有爱情,而他,需要的也是这种女人。

“我以为苏先生不屑用自己的婚姻来做交易,看来……是我多想了。”

陈知夏瞥了他一眼,那眼神已经完全变了,不需要她多说,给他个眼神自己领悟精髓。

果然,男人不满的声音想起,“你这是什么眼神?”

“鄙视的眼神!”陈知夏毫不畏惧地看着他,怎么?不爽就来打她呀!

当然,这种话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说,要是真说出来了,以这种人渣的程度,说不定真的会打她。

“呵……”张靖轩笑,他今天是第一次遇见这么个有趣的女人,同样也不怕死。

她似乎真的很大胆呢!

“陈知夏,有没有跟你说过,我脾气不好?”他起身,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她胸前露出的一片雪白,眸子不由地暗了几分……

她依旧随意地坐着,不受面前带着压迫感的男人影响,“没有,我以前不认识你。”

这是实话,她以前的确不认识他,两人的圈子不一样,就算见过,也不会有什么交流,若说认识,也就是他老爸才会跟他认识了,而且事实证明,他们的确是认识。

  • 114489 截图1
  • 114489 截图2
  • 114489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