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叶沐芙霍帛龚热爱可抵岁月长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热爱可抵岁月长

热爱可抵岁月长

热爱可抵岁月长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墨溪

作者:万贵妃

时间:2019-09-06 14:47

评语:现在还在她的心底。

《热爱可抵岁月长》是万贵妃原创的一本短篇虐恋小说,主角叫做叶沐芙霍帛龚,又名《相爱容易相忘难》,这里有热爱可抵岁月长小说在线阅读。叶沐芙没有设想过会再次遇见霍帛龚的场景,这些年来她想都不敢想这个男人,他给的快乐和痛苦到现在还在她的心底。

精彩节选:

花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方雪伊向家里的女佣了解到。

她现在重生的这个女孩是一个小资产家的女儿,在帝都人物是算不上,但好歹一辈子吃喝不愁。

父母常年在外经商谈生意,家里也就请着一堆佣人照顾元苒苒的饮食起居,家教也是各个领域的都请了一个。

只可惜元苒苒贪玩不爱学习,完全听不进去,父母也离得远管不到,也就电话里督促她。

元苒苒这小日子倒是过得潇洒舒坦。

方雪伊很快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乘坐家用司机的车去学校上课。

她就读的是帝都一中,跟她生前是同一所学校。

苏纤纤要比她大上个三岁,自然不跟她同校,不然那时候她两就该血雨腥风了。

今天外面下着小雨,还刮着风,方雪伊突然有了想要下车,撑伞走一段路的想法。

司机为难的看了她好久,最终还是把雨衣和雨伞都交给了方雪伊,一步十回头的开车走了。

方雪伊撑着透明的白色雨伞,小心翼翼的走在雨中,细密的雨珠拍打在伞面上,有的被风吹进伞内,溅湿了她的雨衣,有的则覆上了她的眉间。

脸上凉凉的,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什么。

方雪伊却终于有了活着的实感。

只可惜她没有了家人,也没有了家,她所有的一切都被那两个女人给抢走了。

无家可归,被遗弃,被遗忘。

“…………”

雨变得细密了起来,方雪伊穿过小巷,忽然草丛边传来轻微的动静,让她脚步一顿。

她本来以为是蛇,或者是被遗弃的猫狗什么的。

可草丛中有血色混着雨水流淌了出来。

精致的眉头微微一皱,方雪伊往前走了两步,草丛里安静地在没有声响,只有耳边越发清晰的雨声。

方雪伊吸了口气,小心的扒开半人高的草丛,微微一怔。

茂密的草丛里躺着一个人,他整个身子都因为疼痛蜷缩在一起,大量的血从他身下涌出来,一看就伤的不轻。

男人就像受伤的小兽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奄奄一息。

方雪伊本来想转身就走,可心中却一动,她把伞往前挪了挪,遮挡住男人暴露在雨中,被雨水冲刷得泛白的伤口。

“你……没事吧?”

“要不要叫医生?”

男人的大半张脸都埋在草丛中,雨势越来越大,也看不清他的面目,方雪伊只看到他的手指动了动,虚弱又倔强的声音传来,竟是意外的低沉好听。

“别……别叫医生……打这个电话……”

男人努力的从手中摸出一张被血和雨水浸透的纸,可惜上面什么都看不清了。

方雪伊垂下黑色的眸子,随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直接格式化后递给男人。

“我的手机给你用。”

“伞也给你。”

雪白的手臂把手机塞到男人的手中,顺带着把伞小心的遮在男人头顶。

雨水很快浸透了方雪伊的黑长发和脸颊。

她定定的看着男人好一会,才小声说了句。

明明痛得万箭穿心,但她还是说的云淡风轻。

听着她不带任何感情吐出的话,霍帛?的心没由得被狠狠蛰了一下,痛疼又酸涩。

他松了手,解开车门锁,没有说话。

叶沐芙琢磨不透他此刻是什么情绪,但她没心思去猜,匆忙下了车,然后扬停出租车离去。

她直接去了机场,没再回家休息,随后给顾佐发短信说明了情况。

反正解释,是已经解释不清了……

夜晚的机场,宁静空旷。

盏盏白光照亮了整个天际,多了丝暖意。

叶沐芙往塔台走时,忽的看到地上有两三只黑黑的老鼠从脚下快速穿梭。

她吃了一惊,机场什么时候有这么明目张胆的老鼠了?

空气闷闷的,她的心底莫名涌上了一丝怪异感。

叶沐芙进了塔台控制中心,同事诧异她怎么这么早就来上班,现在还不到夜班接替时间。

她笑笑没解释太多,只说在家闲得无聊。

忽的,桌上水杯中的水一阵摇晃,连带着桌椅都轰轰震动起来。

“怎么回事?”同事立马站起来,警惕看着屋里晃动的一切,“该不会是地震了吧?!”

“别紧张,整个机场还有数千旅客……”叶沐芙屏住呼吸,连忙划动电脑屏幕查看此刻的航班信息。

她话才说了一半,瞬觉脚跟不稳,整个塔台都在明显晃动。

“是地震,真的是地震!快跑啊——!”同事早已吓得面色苍白,什么都顾不得直直按动电梯跑了下去。

叶沐芙想叫住他已经来不及,她强迫自己保持镇定,打开无线通讯设备,联系了所有航管人员,请求启动所有飞机撤走全部乘客。

“芙山塔台会坚守岗位,直至最后一架飞机安全离开!”叶沐芙紧握着无线麦,声音坚定。

她站在118米的塔台上,鸟瞰整个机场。

短短几分钟,地面晃动得更厉害,叶沐芙隐约能听到无线麦那端传来惊慌失措的尖叫声。

危难当前,所有人的求生欲都占据了全部的理智和冷静,大家在地勤广播的指引下,疯狂地朝着飞机奔去!

叶沐芙死死看着眼前的三个大屏幕,熟记所有空中枢纽航线,随后指挥机组工作人员和地勤人员加速撤离机场!

塔台控制中心已经开始剧烈摇晃,桌上的水杯摆件全都摔落至地,电脑屏也在闪来闪去,晃动不已!

叶沐芙紧紧攥着控制台的手柄,随后联系附近安全的塔台中心,再将这边所有飞机的定位雷达传送过去。

眼看机场飞机一架架匆匆滑行起飞,一架波音747却依旧纹丝未动,叶沐芙急了,赶紧查看编码,这才看到是霍帛?驾驶的飞机!

“阳航518,塔台命令你急速起航,前往东风机场!”叶沐芙对着无线麦焦急说道。

“叶沐芙,你是阳航518的最后一个乘客。”霍帛?低沉沙哑的嗓音传了过来。

叶沐芙的眼眶涩涩发疼,一种无以言语的悲恸紧紧束缚着她的心脏。

“全机乘客的性命都在你手中,阳航518,塔台命令你,即刻出发。”叶沐芙哽咽开口。

轰隆——

地动山摇,一台电脑显示屏从框架上摔落下来,亮着的屏幕瞬间漆黑。

霍帛?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他扭头看向塔台方向,却怎么都看不到那个女人。

“霍机长,快飞,前面的跑道已经裂开了!”霍帛?身侧传来了空乘人员焦急的声音。

“啊!”身后传来叶青蓉一声虚弱的叫喊。

“乘务长,你怎么了?”空乘们扶住了差点倒地的叶青蓉。

叶青蓉揉着太阳穴,脸色有些苍白,她怔怔看着霍帛?,眼神透着哀求:“阿?,快飞吧……”

霍帛?心脏像被一只大手抓住,额角的青筋也根根凸起。

他抬手握紧操纵杆,用力向后拉。

机身颤了颤,随即仰头朝云霄飞去。

呲呲——

无线麦传来了电流声,里面的声音断断续续,随时都会断联。

“等我……回……接你……”

刚听到霍帛?开口,声音却戛然而止。

嘭——

玻璃碎裂声。

控制中心四周的落地玻璃全都裂开,震落一地,震耳欲聋。

一个剧烈晃动,叶沐芙连人带着控制台面的操纵杆一起滚到了角落。

满地的玻璃渣扎进了她身上,鲜血浸红了衣裳。

她刚要动弹,墙边的大柜子翻倒下来,砸到了她背上!

“噗——”胸口一阵血气翻涌,叶沐芙吐了口鲜血。

那顽强矗立着的塔台折腰断裂,整个控制中心像个折翼的巨鸟直直坠落滚滚浓烟。

死亡的恐惧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过往岁月走马观花一样在叶沐芙脑子里一一闪现。

她想到了霍帛?的多情,叶青蓉的嘲笑,叶母的打骂,还有死去叶父留给自己的记事本。

那上面有叶父对她这个小女儿的喜欢和期盼,以及她名字和芙山机场的秘密……

那是年幼时,叶沐芙全部的温暖。

滚热的鲜血顺着她苍白的嘴角不断滑落,她费力地对着空气喃呢道:“爸,妈错了,我没有祸害整个机场,是我救了他们……”

大地的裂缝如蟒蛇蜿蜒快速袭来,叶沐芙的身体慢慢往下坠落。

她看着头顶即将坠落的天花板,闭上眼,泪流满面。

霍帛?,我等不到你来接我了……

“嘭”地一声巨响,大地归为平静。

原来死亡,从来都是不期而遇。

轰隆——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彻整个天际。

机身一阵晃动,霍帛?扭头看向窗外,一栋栋大楼在几秒内灰飞烟灭,整个机场瞬间被夷为平地!

那顽强矗立在最高点的塔台也折腰断裂,三百六十度全景玻璃的塔台控制中心像个巨大罩子坠落滚滚浓烟中,再无踪影。

那个女人,再也看不到了……

霍帛?的五官有一瞬间僵硬,瞳孔里凝聚着凌乱的情绪。

“叶沐芙——!!”他失控叫出了声。

“别死。”

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虚弱的男人从血泊中抬起头来,那双锐利又清朗的眸子中清晰的映出方雪伊的身影。

长及过膝的黑发,雪白的肌肤,纤细的身影,美好又有点落寞。

  • 热爱可抵岁月长 截图1
  • 热爱可抵岁月长 截图2
  • 热爱可抵岁月长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