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夕洛凤隼谁教皇叔颜色好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谁教皇叔颜色好

谁教皇叔颜色好

谁教皇叔颜色好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蔚然

作者:卿火火

时间:2019-09-01 11:00

评语:感情什么的她碰不得。

云夕洛凤隼小说叫做《谁教皇叔颜色好》,这里有谁教皇叔颜色好小说在线阅读。云夕洛凤隼小说主要讲述了:云夕洛上一世悲惨的下场都是拜渣男所赐,这一世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重生更归来一切从头开始,她要从源头上就杜绝一切,感情什么的她碰不得。

精彩节选:

场上少年郎的眼神随着云家姐妹移动,只有一个人,他盯着云夕洛的脸似乎是痴了。

他的手死死攥紧,胸口似乎被一只大手扼住喘不过气来,他的眸子湿润,千言万语似乎哽在喉头,他努力将自己的眼睛抬高,但是在看到她身边的凤亦枫的时候,他的眼睛突然变得像狼一般阴冷可怖,似乎想用眼神杀死眼前的男人。

凤亦枫将让下人准备的手炉递给云夕洛,然后正要将大氅给她披上,凤亦绝很清楚地看到云夕洛似乎在微笑,她阻止了凤亦枫的举动,让她身边的翡翠给自己披上大氅。

她的嘴唇有点白,不知道是不是冻的,她的眼睛依旧清亮,像是盛着两潭清水,巴掌大的小脸雪白俏丽,少了一份成熟妩媚却多了一份天真单纯。

心头似乎被什么东西拉着撕扯,疼的几乎痉挛,他贪婪地看着她的容颜,心头绝望的几乎让他崩溃。

身体似乎依旧在烈焰中焚烧,却不及心头一分的楚痛,他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太监的一声高喊,“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娴妃娘娘驾到。”

凤亦绝收敛心神,又冲着云夕洛的位置看了一眼,将手慢慢松开,跟着众位躬身施礼,“儿臣参见父皇母后,母妃娘娘。”

皇上的兴致似乎非常的高,他大手一挥,“皇儿们不必多礼,众卿平身,今天是娴妃的生辰,都是为了一个热闹,所以说都不用拘礼,今天朕准备了很多的比赛,都是有彩头的,不分男女都可上场,也可以押宝呀!不上场的可以猜测谁会拔得头筹。”

场上一片的“谢主隆恩!”

第一场比赛是骑射,云夕洛捧着手炉看着场上人头攒动,突然感受到一双锐利的眸子,就这样盯着自己。

云夕洛一怔,不乏有往自己身上偷瞟的眼神,但是没有如此肆无忌惮,云夕洛迎了上去,整个人如身坠冰窖,从头冷到脚。

凤亦绝就这样肆无忌惮地盯着自己,那眼神执拗火热,丝毫不加掩饰,哪怕迎上了云夕洛的眼神都没有避开,那眼神似乎要将云夕洛吞下一般。

云夕洛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如果她记忆不错的话,她上一辈子遇到凤亦绝时候,他看着自己,仅仅有一点惊艳,没有任何的逾距,非常的守礼,话也不多。

一点一点让自己对他的警惕性放松,最后落入到他的圈套,现在他改变战术了,要直接来无赖了。

云夕洛猛然扬头挑眉,这个世上欠自己最多的就是那个男人,卑鄙无耻利用自己登基,最后将自己杀死连带着还有他跟自己的骨血,都说虎毒不食子,他真的比禽兽都毒,只有在这个男人眼前她可以大声质问,你的心是黑的吗?

筱雨的眼神冰冷刺骨,丝毫不掩饰对他的恨,让凤亦绝心头一跳,她记得,她都记得,怎么可能?他的心越发一片的荒芜,一时间心乱如麻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五弟,轮到你了。”凤亦诏的话让凤亦绝回神,他突然一个翻身上马,利落干净地让凤亦诏失神,这小子什么时候伸手这么好了!

凤亦绝只觉得心头闷的喘不过气来,眼前一片的血红,还有漫天的大火,甚至耳边有凄厉的惨叫声,如果这些她都记得,他该怎么办?

他突然拔箭弯弓,三支利箭瞬间出手。

一个靶心三支箭穿心而过,场上先是沉静,然后便是排山倒海的欢呼声。

凤亦绝骑在马上似乎有些懵,凤亦枫眉头一蹙,刚才他也是一箭穿心,但是凤亦绝是三箭,而且刚才骑马的速度他比自己快了很多,几乎是没见人影就出了手,比自己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平日里这个五弟,不显山不显水,今天这是怎么了?

云夕沫跟云夕柔似乎也呆住了,她俩叫的最大声,压的是凤亦枫赢,但是却从中冒出一个五皇子,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个五皇子平日似乎低眉顺目,刚才上马拔箭射箭那一瞬,真是帅的没边了,几个高门的小姐眼睛都开始冒星星了。

“哈哈……绝儿真的不错,骑马射箭的彩头应该是绝……”

皇上这个“儿”还没出口,耳边突然传来一邪肆的声音,“小四,皇叔还没上场呢?”

随着声音的落下,一众人盯着眼前一身大红身影慢悠悠靠近,宛如定住。

面如美玉,鼻若悬河,剑眉入鬓,一头乌发随风飞扬,魅惑邪肆,美的冷人炫目。

皇上凤景的嘴巴抽了又抽,当今皇上被人称为小四,他不知道该不该杀人了!

“皇叔来了!”皇上努力控制自己的火气,眼前是自己的皇叔,亲叔叔,叫个小四不过分,还有他的为人都清楚,想跟他置气就能被他活活气死,不生气,不生气。

皇上自我催眠,云隼依旧慢悠悠地开口,“云晴的寿辰皇叔能不来吗?刚才比啥了?本王也要来。”

皇上赶紧让人给云隼备马,等云隼牵着马转了两圈,看自己实在是上不去了,才冲皇上道,“小四,这马太高了,你这不是欺负老人家吗?给皇叔准备一头毛驴。”

“毛驴?毛驴?”不仅皇上的嘴抽搐,大臣们都头皮发麻,睿王凤隼今年才二十有二,老人家这三个字是来骂人的吗?

可是这位皇上的亲叔叔一向不按照常理出牌,都是见怪不怪了,场上的人都开始自我催眠。

云夕洛突然笑了,这个凤隼,你说他是装的,这样的大逆不道不是找死吗?你说他不是装的,这毕竟是先先皇最宠爱的儿子,会是这个德行,怎么也想不明白。

凤隼沉思,突然道,“小四,刚才有美人笑了吗?皇叔感觉这么清冷的地似乎是开了鲜花了,让皇叔看看是哪位小美人在笑?”

云夕洛收敛笑容,这个皇叔只有两个兴趣,一个就是喜欢美的东西,家里的姬妾成群听说个个都是绝色倾城,二是好玩,只有别人想不到的,没有他玩不到的。

云隼目光在场上转了一圈,突然把目光放在云夕洛的脸上,笑的邪肆魅惑“原来是云家的小洛儿,这才几年不见就长成大姑娘了,云铮呢?把你家闺女给本王怎么样?本皇叔叫你一声岳父可好?”

  • 谁教皇叔颜色好 截图1
  • 谁教皇叔颜色好 截图2
  • 谁教皇叔颜色好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