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人间修仙路李清水吴晚秋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我在人间修仙路

我在人间修仙路

我在人间修仙路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纵横

作者:哎呀少爷

时间:2019-08-31 12:00

评语:一条试炼路,此路可通天

李清水吴晚秋小说叫做《我在人间修仙路》,这里有我在人间修仙路小说在线阅读。李清水吴晚秋小说主要讲述了:十三岁的南山弟子李清水有最近有点烦,因为他的修行天赋好像有点妖孽。而骤变势力列出的猎杀名单李清水就名列榜首。既然踏上了修仙路,我便要修好这条人间通往仙界的路!

精彩节选:

将龙仔等人送走,李清水本想提剑继续练习登云剑法,那种一心有剑的状态实在令人着迷,很厉害。他总感觉进入那种状态,就能进入一个新世界,完全掌握,以后修行任何武学都将事半功倍。

只可惜,天公不作美,一场瓢泼大雨,在龙仔他们离去后不久拉开序幕。

乌云低沉得像要从天上掉下来,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天空仿佛裂开一个口子,雨势惊人,瓢泼而来。

是沉积三百六十年历史的南山在哭泣,十五天之后它就要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满山遍野都是悲意。

李清水只好先停止练习,然后将那道“青石门”拿出来,按照大长老教给自己的口诀,将其还原成本来的模样,缓缓推开,那个来自远古的小空间再一次出现。

无尽的荒凉中,夹杂着丝丝灵药香味,弥漫四周。

断裂的远古试炼之路上,数道光团悬浮,许多秘宝与灵药静静地躺在其中,满是神秘。

“做大势力的弟子其实还挺幸福的,走到终点的一切工具都已被长辈们提前准备好,只要有实力,尽管去取就行。哪像我们,修行这么多年,别说秘宝,就连灵药是苦是甜,该生吃还是煮水吃都不知道。”李清水苦笑。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有一个好的出生貌似真的很重要。

你拼尽一切得来的宝贝,不过是人家里小娃娃手中的玩具而已,这如何不让人心酸。

李清水心中五味杂陈。

但也只是稍作感慨,李清水的心便平复下来。

我到人间来一趟不容易,你不给我,我就只好自己去取了。

你有宝物,我羡慕,但不嫉妒;

因为我知道,只要我想要,世间一切都可以得到!

这是自信,来自李清水对自身实力的强大自信。

尽管只有十三岁,但李清水早已有了一颗强大的心。

将青石门收好,李清水开始盘坐冥想。

整个世界,只剩下雨滴拍落之声。

……

时间,在南山弟子的一片哀嚎声中悄然流逝。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五日,距离青云宗等势力给出的搬离南山的最后期限,只剩十天了。

这五日,李清水没有再外出,一直在洞府中研究登云剑法。

进展很快,他感觉自己隐隐约约已经触碰到那种“神奇状态”的门槛,这令他很兴奋,再次进入那种状态已经指日可待。

只是,时间不多了。

只剩十天。

南山的氛围愈发紧迫起来,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态势。

今天已经有弟子受不了,去到大长老的洞府前,以死相逼。

对,是以死相逼!

他们想用自己的命要挟大长老献出南山,换取活路。

狗逼急了也会跳墙,聪明的他们,并不打算坐以待毙。

虚伪的面具终于揭下,露出狰狞。

年幼的弟子们拿着佩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在大长老的洞府前跪成一排,视死如归。

若不了解事情真相,他们的模样倒是显得神圣悲壮。

王小贵原本也要去的,却在半路被杨星打了回来,鼻青脸肿。

“你…你们误会了,我不是去求大长老献南山,我只是……只是跟着去看个热闹,跟着去看个热闹而已。”

“啊,啊,啊,师兄别打了,哎呀,疼疼疼!”王小贵跪在地上,捂着脸,痛哭流涕浑身是伤。

他没想到,杨星这憨货居然对自己下死手,不留一点情面。

聚灵境初期的王小贵连天地灵力都还控制不稳,面对杨星的蹂躏,毫无还手之力。

王氏贵心里虽然已经将杨星家十八代祖宗骂了个遍,但嘴上还是在求饶,好汉不吃眼前亏。

“不是我说你,身为你的师兄和朋友,我们不要面子的吗?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屈服求饶,让外人怎么看我们?你想让他们说我们都是一群贪生怕死的胆小鬼?看热闹?看什么热闹?若不是杨星师兄及时发现,跪在最前面的恐怕就是你吧?简直把我们的脸都丢尽了,跟你说了要成仙不要求饶,你怎么就是不听劝呢。”

“叫什么叫,你自己讨打,一会儿杨星师兄打完了,我再接着打,给你一次记忆深刻的教训,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再犯。”龙仔在一旁怒气冲冲地添油加醋。

“冤枉,天大的冤枉啊,小师弟你救我,你救救我啊。”王小贵感觉自己今天恐怕要交代到自己人手里,开始恐慌,连滚带爬抱住了李清水的腿,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李清水有些哭笑不得,他知道王小贵的本性其实不坏,就是有些胆小而已。

而且想献出南山也不能怪他,毕竟有活路,谁又愿意去送死呢?

如果可以,李清水当然也想活,这是人之本性,但要献出南山,过不了他心里这关。

有些事,就算死,也不能退。

“行了师兄,放开他吧。”李清水出言,然后蹲在地上,叹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王小贵凌乱的衣衫,道:“我听说你四岁那年,生活的村子被一只发疯的妖兽入侵,村里人全都被妖兽杀掉了,要不是大长老恰巧路过,恐怕你也早就成了妖兽果腹之物。在南山生活这么多年,你对这个地方没有感情我可以理解,对这些可爱的师兄弟没有感情我也可以理解,但你不该,对大长老没有感情。”

“我们的心你可以伤,但大长老你不可以,更没有资格去要挟他做任何事,因为如果没有他,你早就在四岁那年的冬天化作一堆枯骨了。这么多年你所拥有的暖阳,都是大长老给的。你哭泣的时候大长老在,大长老哭的时候,你可别一个人跑。”

“人啊,一定要学会感恩,千万不要再用自己的不懂事,去伤害一个善良的老人已经千疮百孔的心了,师兄。”

“这个世界没有可以永远不死的人,但有些人的死轻于鸿毛,有些人的死却重于青山。我希望啊,在最后的那个瞬间,你会成为大长老的骄傲。”

听完李清水的话,王小贵低下了头,杨星和龙仔都以为他已经开始惭愧后悔,却没想到,王小贵下一刻便猛地抬头,吼道:“我活着离开南山之后,一定会完成大长老的心愿,将南山精神发扬光大的!”

静。

鸦雀无声。

包括李清水在内,三个人都愣在原地。

“你……真是无药可救了……”李清水反应过来,汗颜,一起生活这么多年,他居然没有发现王小贵有一颗如此坚定的心。

嘭!

一道肉体碰撞的沉闷声传来,王小贵的身体应声而飞。

是杨星出手了,火冒三丈。

“我今天就替南山清理门户!”杨星怒吼。

龙仔也双眼喷火,挽起袖子。

“算了,随他去吧,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但愿他今后想起南山种种时,不会内疚。”李清水无奈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哀嚎的王小贵,然后看向龙仔等人,道:“大师姐还在等我们一起去黄安城,不要让她等急了,走吧。”

杨星和龙仔闻言停下手上的动作。

“回来再收拾你。”

“你们去哪儿,带上我呗。”

……

黄安城,满是岁月痕迹的城墙下;

美丽的姑娘带着四位身负长剑的少年往城内走去。

姑娘长得很漂亮,就如同这个季节最美的花,惊艳了这片贫瘠的土地,引得路上行人纷纷侧目。

是吴晚秋,带着李清水和杨星四人来了。

吴海山得到消息,黄安城最大的拍卖场“新阳拍卖场”今天会有一颗“空间阵石”拍卖,因此特意让他们下山,看能不能购得。

空间阵石,顾名思义,与空间有关。

是一种能让活人“随时随地”不受修为限制,进行空间传送的小型阵法,很是珍贵,唯有顶级强者才有能力制作。一般不会流传到市面上,那些大人物不缺钱,传下这些阵石都是为了给门下弟子保命用,不会拿出来卖。

新阳拍卖场不知从何处搞到一枚,从几日前就开始宣传,想要卖出高价,吸引了很多人。

如此强大的保命手段,人人渴望,黄安城周围有实力的人都来了。

李清水知道是来购买空间阵石的时候就笑了,他明白,这是大长老在未雨绸缪,在为弟子们寻找离开南山的活路。

他想用青云宗等势力无法追踪,没有特定坐标的空间阵石将弟子们送走,用心良苦。

可惜这些弟子对这些却一无所知,甚至还以死相逼要挟大长老献出南山,真是令人心寒。

若是他们有一天真的能被大长老安然送出南山,会不会也在某个夜晚遥望北部时,想到那个慈祥的老人,回忆起自己荒唐的种种,潸然泪下?

走进黄安城,一股浓烈的红尘气息扑面而来;

舞台上扮上妆容准备开嗓的戏子。

浑身是血刚刚狩猎归来的妖兽猎人。

被同伴抢去冰糖葫芦后哭泣的小孩。

悠闲提着鹿肉准备回家烹制的妇人。

跪在地上沿街乞讨的流浪汉。

城内平凡的种种,绘成了一幅美丽的红尘画卷。

李清水被城中热闹的氛围感染,突然感觉做一个凡人,其实挺好的。

平平淡淡,不争不抢。

在一个能够看见青山河流的小城里,买一处属于自己的小院。

结一佳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高兴时与三俩好友把酒言欢,失落时轻挽爱人玉手相互宽慰。

在平凡的生活中,体会做人的幸福。

这或许,才是来到人间的真正意义。

只是可惜,这些普通人触手可及的平凡,对于现在的李清水来说,却都成了奢望。

江湖已入,此生难宁。

唯握手中剑,斩出太平天!

“大师姐,你身上带银子了吗?”李清水开口。

“怎么了?”吴晚秋止步询问。

龙仔等人也停下脚步。

“我……”李清水的目光投向不远处售卖冰糖葫芦的老人,道:“想吃一串冰糖葫芦。”

想吃冰糖葫芦?

四人闻言皆一愣,这个平日里一心只顾修行的小师弟,居然还有这种小爱好?

“你们为什么都以这种奇怪的眼光看我?我不能吃冰糖葫芦吗?”李清水笑道。

“这是小孩子吃的东西呀小师弟,你怎么这么不成熟。”龙仔道。

“我……也是小孩子啊。”李清水轻轻一笑,然后便向卖冰糖葫芦的老人走去。

吴晚秋闻言一愣。

的确,她忘了,忘了眼前这个少年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孩子。无论他的心智有多成熟,终究还只是个孩子,会哭会笑会闹,看到好吃的也会想要。

原本天真烂漫的年纪,都是因为衰落的南山,才让他小小年纪便背负了如此之多啊。

想到此,吴晚秋不免又开始心疼起来。

“我也要吃!”脸已经肿得像个猪头,王小贵却没忘了吃,大喊着冲向前。

“真甜。”

去新阳拍卖场的路上,李清水四人人手一串冰糖葫芦跟在吴晚秋身后。

就如同姐姐带着四个弟弟逛街,很温馨。

“你也好意思。”龙仔舔了一口手上的冰糖葫芦,瞥了一眼一边陶醉美味的王小贵。

杨星也狠狠瞪了他一眼。

王小贵顿时面露怯意,低下头,往旁边挪了几步。

“但愿十年后,我们五人,还能聚在一起吃冰糖葫芦。”李清水微笑,阳光洒落在他清秀的面庞,很是好看。

“十年?”王小贵一脸不可思议地道:“我们能活那么久吗?”

“但愿。”李清水道。

“哦。”王小贵失望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办法活下去了呢。”

“咦,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吴晚秋惊疑。

李清水他们往前望去。

前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许多人在围观,有些吵闹,好似有人在争论着什么。

“少…少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将水洒在您身上的,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少爷,我给您磕头了。”

人群中间,一位穿着补丁布衣的少年跪在一位身着华服的少年面前拼命求饶。

布衣少年十岁左右的年纪,脏兮兮的小脸上挂满泪水,跪在地上,模样甚是可怜。

华服少年十七八岁,有着一张白嫩的脸,看着不像恶人,却在看到布衣少年伸过来讨饶的双手时,露出厌恶之色,狠狠地拍开,道:“滚!别拿你的脏手来碰我。”

布衣少年面露惧色,赶紧停下,将手缩回,一边哭一边说道:“对…对不起。”

“我娘特意在“临都”给我定制的衣服,被你给弄脏了,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华服少年居然在此刻笑了出来,眼中却满是寒意。

布衣少年低头,委屈地大哭,手足无措,十分可怜。

“晋少爷,小七刚来“安玉楼”做工不久,年纪小脑子笨。原本不愿收他,却因其家中母亲恶疾缠身,急需钱银医治,老身这才动了恻隐之心将他留下。本以为让他端茶倒水最是简单不过,也能胜任,却没想到他今日居然惹下如此祸事。还请晋少爷看在他年纪尚幼的份上,原谅他一次,回头老身一定严加管教。”一位老妪出面道歉。

这是安玉楼的老板,黄老婆子。

“是呀晋少爷,溅了几滴茶水而已,脱下来,奴家给您洗洗不就行了么,别生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赶紧跟奴家进楼里歇着,酒都已经给您温了好一会儿了。”一位浓妆艳抹的女子也上前劝和。

王晋轻轻抚摸起女子妩媚的俏脸,微微一笑,道:“一条贱命而已,既然你们如此看重,那我……”

“便杀了他吧。”

什么!

杀了他?!

众人刚刚落下的心,瞬间又被提起。

王晋,黄安城第一势力“王家”的二少爷,果然如传闻中一般嚣张跋扈,心狠手辣。

只是因为溅了几滴茶水而已,便要取人性命?

真是……凶残至极。

小七平日给人们留下了很淳朴懂事的印象,大家都不想他出事,很急,却毫无办法,不敢得罪王晋。

“杨星师兄。”在一旁围观的李清水开口。

“怎么?”杨星在一旁看得双眼已经快喷火。

“你觉得小七的命贱吗?”

“不贱。”杨星想都没想便摇头,道:“众生皆平等。”

“你觉得小七的命,还比不上那个人一身穿着奇丑无比的衣裳吗?”

李清水的声音不大不小,在场众人却都听进了耳中。

皆都吓了一跳,满脸惊愕地望向李清水。

哪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虽然见义勇为仗义执言是好事,不过在黄安城招惹王家二少爷?

可不是明智之举。

李清水杀唐民陶时在城外,因此现场众人并不识。

只觉得这个长相清秀的少年今日之举的确有些莽撞了,此事怕是已经不能善了。

“他那一身烂衣服,给我我都不稀罕,哪里能值小七一条命。”杨星望向面色铁青的王晋,调笑道。

“那你……”李清水看向杨星,道:“为什么还不上去揍他?”

  • 我在人间修仙路 截图1
  • 我在人间修仙路 截图2
  • 我在人间修仙路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