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阎王陈知行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人间阎王

人间阎王

人间阎王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纵横

作者:杨半城

时间:2019-08-26 15:58

评语:妖魔鬼怪,乱搅风云

陈知行小说叫做《人间阎王》主角陈知行,这里有人间阎王小说在线阅读。陈知行小说主要讲述了:手掌人间生死簿,总觉八方道不平。陈知行在成为阎王后加入修行大军,地狱群雄并起,各路阻止纷纷出现。被夹在中间的陈知行现在很慌。

精彩节选:

“不得不说,你死的太惨了。”

这是阎王第一句话。

他坐在高高的幽冥椅上,翻阅着生死簿。那一脸爱不释手的神色,就仿佛看到了一本有趣的小说。

但他此时心中觉得,自己手上这记载着陈知行一生经历的生死簿,绝对比任何小说都要有趣。

时间缓缓流逝,若是没有天边那一轮红月,只怕这空旷的森罗大殿更要显得寂寥许多。

阎王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那双漆黑的眼眸时而露出些许笑意,时而又从笑意中生出一抹悲伤。

陈知行此时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眼神,竟真的能如此生动。

片刻后,只见阎王眼中的笑意和悲伤一起转化为舍不得。他手中拿着生死簿,既舍不得看,又舍不得不看。

但是他更舍不得闭眼,而生死簿中流转的画面并不会自行停止,所以他终究还是看完了陈知行的一生。

阎王轻叹口气,合上眼皮,默默回味。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把生死簿放在一旁,缓缓睁开双眼看向陈知行。

而陈知行则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不认为自己死的很惨吗?”阎王好奇道。

陈知行笑了一笑,反问道:“哪里惨?”

“你十八岁就死了,这还不够惨吗?”

“至少这代表我十七岁没死,事实上那一年我也确实活的很开心。”

“你是病死的,难道这还不够惨吗?”

“恰恰相反,我很庆幸自己没有像昨天那只偷偷溜进医院的野狗一样,被一个整日唉声叹气的绝症病人活活打死。”

“为了给你治病,你的父母卖掉两套房产,近乎花光了所有积蓄,结果落得人财两空,这还不够惨吗?”

“看到你之后,我觉得这并不是很惨。”

“哦?”

“既然真的有阎王,想必也有来世?”

“确实如此。”

“那么我总归还有报答他们的可能。就算欠的太多,来世还不清。也还有来世的来世,慢慢还。”

少年的声音不断回响在森罗大殿,给此地平添一抹清凉。

过了一会儿,阎王再度开口:“你的病也有些不同,因为你并非死于什么重病,而是死于感冒。若是你身患绝症一命呜呼,那对我而言是很常见的事,可你大好年华却夭折在感冒上,这……还不够惨吗?”

陈知行闻言一脸惊喜之色:“原来是感冒!我特么在医院住了两个多月,又是抽血又是拍片,直到今天医生都还没有确诊,那是多么让人遗憾的一件事……现在可算是知道了,我感觉我的人生终于获得了圆满!”

阎王:“……”

看着他无语的表情,陈知行满脸得意,哈哈大笑两声,开口道:“我现在也很好奇,你这阎王当的怎么跟没见过世面似的?难不成你是个刚刚入职的阎王?”

“那你知不知道除了刚入职的阎王以外,还有一种阎王也会显得很没见过世面。”

“还有哪种?”

“那就是即将辞职的阎王。”

陈知行闻言有些惊讶:“你……难不成你辞职了?”

“不,我是刚入职的那种。”

陈知行:“……”

看着他无语的表情,阎王微微一笑,随即继续开口道:“你想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因为一场小小的感冒,就落得如此下场?”

陈知行回忆片刻,随口答道:“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到大体弱多病,早已形如危卵了吧。”

“确实如此,那你想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从小到大就体弱多病?”

陈知行微微蹙眉,认真思索片刻,道:“这个问题有点难度,不过可以用排除法。首先可以肯定,不是因为我长得帅。”

阎王白了他一眼:“却很有可能是因为你废话多。”

“我只记得自己从五岁开始就怪病连连,除了妇科病因为资质不足无法涉猎,其他的病我基本快凑齐了。”陈知行得意道。

“那你可真是棒棒哦。”

“谢谢,不止你一个人这么说过。”

“废话先到此为止,你五岁那年之所以走入了人生的泥坑,主要原因是你丢了一魂一魄。”

陈知行惊讶道:“还有过这么刺激的事?魂魄这种东西也能说丢就丢?”

阎王摇了摇头,开口道:“你还记不记得你五岁那年去K省爬过山。”

“不记得。”

“那你爬山之时遇到过一只黄鼠狼的事也忘记喽?”

“确实忘了。”

“那黄鼠狼向你摆手作揖,口吐人言,问你借一样东西的事,难不成你也毫无印象了?”

“丝毫没有,它向我借了什么?”

“借了你一魂一魄。”

一阵沉默。

过了许久,陈知行叹了口气,悠悠说道:“我猜它借走之后,一直没还。”

阎王微微一笑,开口道:“准确来说,它应该是夺走的。因为你并没有同意借给它,所以它趁你睡着之后动用妖法,暗中夺走了你一魂一魄。”

“它为什么一定要我的魂魄?”

“因为它恨你,恨你无意中坏了它追杀猎物的好事。”

“原来如此,不过我翻遍脑海也无法找到哪怕一点印象。”

“是啊。”阎王饶有趣味的看着他,开口道:“你死的不明不白,连自己的仇人是谁都不知道,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个仇人!难道这还不够惨吗?

顿了一下,他继续道:“纵然这些事单独拿出来都不够惨,可是全部发生在一个人身上,无论如何,也称得上一个惨字了。更惨的是,这个人还在一直欺骗自己,骗自己毫不在意。”

“连我也不得不承认,你的心态确实很好,你在短短的十八年里塑造了一个很好的喜剧角色,只不过你出演喜剧的那些灵感,来源于你人生中的悲剧。”

阎王的声音,不断回响在这空旷的森罗大殿,直击陈知行的内心,让他愣在原地。

又过了许久,只见陈知行自嘲一笑,轻轻开口道:“我惨不惨,跟你有个鸟关系。”

他虽如此说道,却等于变相的承认了自己很惨。

要知爱笑的人,最怕面对悲伤。

但当这种人真的鼓起勇气,去直视悲伤之时,悲伤反而怯懦了。

陈知行在这一语之后默默等待,可想象之中的悲伤感却并没有到来。他反而感到自己胸中仿佛放下了什么重担,就连呼吸都显得轻松了许多。

此时天空中红月依旧,妖艳动人。

四周青白石壁雕刻的万鬼夜行图,诡异狰狞,仿佛真有万鬼将森罗大殿围在其中。

阎王从千人千面幽冥椅上站起身来,缓缓走下七十二节青石台阶。

‘哒、哒、哒、哒……’

空灵的脚步声直接响彻在人灵魂深处。

他走到了陈知行面前,两人默默相视。

陈知行这才发现,阎王的双眸,很是深邃。

那是除了深邃一词无法形容的深邃。

他的脸庞只能称之为完美,只怕最挑剔的人都无法从他脸上找出一点瑕疵。

正当陈知行暗自赞叹之时,阎王笑了。

他经常笑,可是这次的笑,却有些不同。

他这一笑,让陈知行如沐春风,如痴如醉。

他这一笑,地狱无尽众生,皆觉心中欢喜莫名。

“总而言之你的人生处处平凡,不曾跌落谷底也未沐浴辉煌。”阎王缓缓开口。

陈知行点头道:“这句话,才像是一个见多识广的阎王嘴里说出来的。”

阎王道:“像你这样的人多如恒沙,死后应有鬼差直接将你的灵魂带入轮回长河之中,万万没有与我相见的道理。”

“这么说来,见你还需要一定的特殊性?”

“确实需要。或大善、或大恶、或大勇、或大怯、或大智、或大愚,凡某种人性臻至极巅者,方可与我相见。”

陈知行呵呵一笑:“那么刚才走的那两位鬼差,可能是昏了头,竟然会误把我带到这里。”

阎王道:“他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把你带到这里,是生死簿自己的选择。”

此言一出,陈知行微微蹙眉,深深思索,他着实想不出,自己到底哪里特殊?

过了片刻,他摇了摇头,把这个问题抛到九霄云外。

想不通的问题不要想,是懒人标配。

而陈知行则是懒人中的佼佼者。

他开口问道:“接下来呢?又是个什么流程?”

阎王道:“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这还用思考?你这阎王果然是个新手,也不知道你上一任怎么就把这位置交到你手上了。”

“我没有上一任。”

“你不是说自己刚刚入职吗?”

“嗯,刚入职几千年。自从有了地狱,就只有我这一个阎王。”

“几千年都干一个职业!?你这样的员工,只怕没有老板舍得开除。”

“这样的员工确实没有老板舍得开除,只可惜我没有老板。”

“那我是真的好奇了,你当了几千年的阎王,不会觉得无聊吗?”

“本来不会的,无论是谁见多了生离死别,见多了爱恨情仇,他那颗柔软的内心都会开始变得坚硬,比最坚硬的石头还要坚硬。”

阎王顿了一下,继续道:“可是前段时间,我那颗早已凝固到了极致的心,竟然再度产生了情绪变化。”

陈知行忍不住问道:“什么变化?”

“我累了。”

阎王一语落毕,闭上双眼,仿佛在回味。

片刻后他继续开口,声音中充满了留恋,仿佛梦语一般:“累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我可能有些无法理解你的感受。”陈知行摊了摊手,继续道:“因为我活的实在是太累了。”

“你说你无法理解我的感受?”

“是的。”

“很好,那这阎王你来当当看。”

陈知行:“……”

阎王笑道:“累了就要休息,这么简单的道理,想必也不用我教你。我打算轮回转世,重新体验生而为人的喜怒哀乐,可是阎王总要有人去做,否则地狱将会大乱。”

陈师行听得眼皮直跳:“你……你认真的?”

“我认真的。”

“你真的认真的?”

“我真的认真的。”

看着他平静的脸庞,陈知行脑海瞬间一片空白。

遇到这样的事,只怕没有人能保持镇定。

“为什么选择我?”陈知行呆呆问道,他着实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因为我总要选择一个人,为什么不能是你?阎王这份工作十分轻松,大部分事务我已交给几名判官,你要做的就是审判那些符合条件的人。相信我,那样的人十分少见。你甚至无需一直待在这森罗大殿之中,作为回报我可以帮你复活回阳。”

陈知行干笑两声,表情略显僵硬,喃喃道:“我觉得我可能需要清醒一下。”

阎王摇头道:“你并不需要清醒,你需要的是复活之后三个月内补全三魂七魄,否则你的下场将会凄惨无比。”

“你就这么确定我会答应?”

“因为我找不到你拒绝的理由。”

陈知行闻言抿了抿嘴,长出口气:“拒绝的理由,我也找不到。”

阎王看着他微微一笑,右手指向他小腹丹田。只见一颗金丹凭空出现,缓缓没入他丹田之中。

随后阎王开口道:“这是我的本命金丹,已经孕养无穷岁月。它承载着地狱之道,我将它放入你丹田海底,你从此便可代行阎王之事。”

陈知行揉了揉自己的小腹,再次道:“我感觉我有点害怕……”

阎王道:“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事,有点害怕也是可以理解的。”

“当阎王……你是不是应该教教我,这地狱之中还有什么规定?”

“以后这地狱之中的规定,由你来定。”

陈知行闻言一愣。

只见阎王就地盘膝而坐,神形泰然,他淡淡开口道:“无需多问,你回阳吧。”

语落不惊,言出法随。

只因冥冥之中,有道亨行。

他一语落罢,陈知行只觉自己意识一阵恍惚,不知瞬间飞跃多少河山,片刻之间回到生前医院病房之内。

“老马啊,几年前你跟我借的十万块钱该还了,我家知行……刚刚去世。如今连个丧葬费,我这当爹的都出不起。”陈父坐在病房对着电话说道。

“什么,知行死了啊?哎呀呀,真是英年早逝,你也是够惨啊,人财两空,可是我这也不好过啊!这生意刚刚起步你是知道的,再缓缓,再缓缓肯定能还上。”

“实在是缓不了了,实在是有急用啊!”

“那我也没办法啊!哎,对了,你家不是市里还有套房吗?我这认识个贷款公司,能给你谈个好价钱,可比银行多得多,绝对够你周转的!”

“你!”陈父闻声气极。

“行了行了,需要贷款就找我,咱哥俩什么关系?我这还有点事,先挂了啊!”

‘嘟嘟嘟……’

听着电话挂断的声音,看着趴在儿子身上哭泣已经流干了眼泪的妻子,陈父无力的瘫软在椅子上。

陈知行的意识目睹了一切,虽然此时他没有流泪的能力,眼眶却也变得有些朦胧。

一切都会变好,因为我回来了。

他的意识与身体逐渐吸引,相互融合。

‘砰!’

早已停止的心脏猛然跳动,生机勃发活力十足。

“老公!”陈母惊讶叫道:“知行的身体好像动了!”

陈父闻声摇头重重叹息:“唉!”

‘砰!砰!砰!’

陈母紧握住陈知行的右手,将耳朵贴在他的胸膛之上,听着胸腔内传出的跳动声满脸惊喜:“真的!真的动了!心脏也开始跳了!医生!快叫医生!”

陈父表情有些不可思议,有些疑惑的走到床边,准备俯下身来,却被一双大手拖住脑袋。

大手十分沉稳有力,陈父受到阻碍,抬起头看向床上。

只见陈知行缓缓睁开双眼,眸中光芒闪烁,满面红润,曾经精神萎靡的模样丝毫不存!

这一瞬间陈父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五岁之前的儿子,神采奕奕,灵气十足!

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

他看的发了呆。

陈母焦急道:“老陈你怎么了?快叫医生啊?发什么呆?”

随即大喊道:“医生!医生快来啊!”

陈知行感觉到,母亲握住自己的手正在出汗,正在颤抖。

他有些感动,还有些害怕。

或许是近乡情怯,或许是自己都有些不敢确定自己真的复活了。

随即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这简单动作发出的细微声音钻入陈母耳中,却让她愣在当场。

陈知行感受着自己的心跳和呼吸,柔声说道:“爸妈,我回来了。”

他坐起身来直视父母微微一笑:“我真的,回来了。”

  • 人间阎王 截图1
  • 人间阎王 截图2
  • 人间阎王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