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剑歌余子清洛清水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昆仑剑歌

昆仑剑歌

昆仑剑歌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纵横

作者:萧雨森

时间:2019-08-26 09:06

评语: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余子清洛清水小说叫做《昆仑剑歌》,这里有昆仑剑歌小说在线阅读。余子清洛清水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个是昔日蜀山绝顶天才,一个是玉龙山小小女弟子。十二年前他一柄独孤剑叱咤风云,一剑天清,却选择退隐山林,十二年后,为了弟子再度出山,可这时的江湖还是当年的江湖吗?

精彩节选:

三年由金仙巅峰入太和,这是多么可笑的想法。

“没有不可能。”余子清淡淡的说到,他信步前行,无论是多么狂暴的骤风也无法吹动他分毫,那些从天而降的闪电降落在他的周围,击打在桌子上,椅子上,可就是落不到他的身上。

天雷所经之处,木凳,地面,石头全都被撕碎。无论雷阴如再怎么施法,那比天劫还强的百倍雷都无法撼动余子清。

“叶柳一!此刻不动手更待何时?”雷阴如的瞳孔中满是惊恐的神色,他知道自己低估了余子清的实力。此刻的他必定已经步入半步太和,如果叶柳一出手,在他们二人的联手之下,说不定还有一丝机会。

叶柳一看着那个在雷霆风暴中央淡定自若的余子清,眸里透露着惊讶,就是他自己也无法保证能够在这雷霆下如此安然无恙。

他微微皱了皱眉,神情严峻起来,手中的剑嗡鸣着似乎下一秒就要出鞘。虽然他们的利益有冲突,但是眼前最重要的显然还是要先联手制服余子清,这一点他很清楚。

一位玄仙要出手了!

余子清看着手握剑柄的叶柳一并未流露出太多的表情,他将手中漆黑的剑缓缓抬起,朝远处轻轻一划。

一道无形的波纹从剑刃处开始向四周散开。

无数的狂风肆虐开来,带着看不见的凌冽剑气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只留下了浓重的杀机。

一剑,天清!

叶柳一的瞳孔皱缩,他手中的剑刃刚刚拔出就在波纹抵达的瞬间碎成了无数碎块,刺入了他的眉心和胸口。同时那股强横的剑气在体内彻底撕碎了他的仙丹。

刷地一声,鲜血四溅,一位玄仙巅峰的强者就此陨落!

一滴鲜血从他的眉心缓缓溢出,由朱砂变得浑圆,摇摇欲坠。他的表情彻底地僵在了那里,瞳孔中流露出的是无尽的惊恐与惧怕。

只是一剑,天地仿佛都裂开了,那些远处站着的人甚至连一声惊呼都没有来的及发出就被拦腰切成两半,空气中弥漫着血雾,遍地都是飘散的肉块,或者是身体的各个部位。

他们只看见了这丝毫不带修饰的一剑,是那么的简单那么的柔美。

他们是来夺取独孤剑的,但是他们刚刚见它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那原本张狂的雷阴如被无数剑气切碎化成了粉尘飘散开来,无数的黑白旗纷纷倒下,到处都是尸横遍野。

他这一剑甚至有着当初慕云飞的实力。

原本热闹非凡的客栈霎时一片死寂,只有还未干涸的鲜血在汩汩地流淌。

哦,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吓得发抖的古九。他瘫座在地上,握剑的手不停地抖动着,双腿抽搐都快站不稳了。

此刻的古九早已拔不出那把一直让他引以为豪的暗金软剑。

他的青衣已被染黑,连脸上也沾满了他师弟们的鲜血。

而余子清的身上反而干干净净,甚至连灰白色的鞋子都一尘不染,仿佛刚才杀了整个客栈的人不是他。

“有独孤剑和昆仑宫玉的帮助,我早已是半步太和仙了。今天我不杀你,只是想留你一条命回去报个信。”

余子清平淡地说道,只是此刻他的轻声在古九的耳中也有着莫大威胁的气息。

“你回去告诉慕云弃,我余子清随时等着他。只要他有本事,独孤剑和宫玉拱手相让。”

“明白了明白了,多谢师兄不杀之恩,谢谢,谢谢。”古九早已被吓傻了,恨不得跪地求饶。

余子清瞟了他一眼,“既然捡回一条命,还不快滚?”

“我这就滚,这就滚。”古九惊慌失措地扭头就跑,他甚至连御剑飞行都忘了。

他宛如一条丧家之犬,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荒乱丛生的杂草中。

在很远很远的一座高山上,有两个单薄的身影正在暗中窥视着这一切。

从余子清踏进客栈的时候他们就站在那里了,只是静静地看着并不说话。

“想不到余子清已经突破到半步太和仙了,再加持独孤剑在手,想必连当初的慕云飞也只能和他打个平手啊!”终于黑衣人感叹着,他身边的人穿着天山派的灰黑色道袍带着灰色斗笠,透过白色的面纱看上去已经有一定的岁数了。

“所以我没有亲自出马而是派了古九前去试探,想不到这独孤剑的威力真有如此巨大。”灰袍男子负手而立,他似乎一点都不在乎古九的安危。

是的,什么所谓的大弟子,不过是个炮灰而已。可能连古九自己都没有想到,哪怕刚才余子清杀了自己,这个灰袍的男子想必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三年便由金仙入半步太和仙吗,呵,真有意思。”黑衣男子饶有兴致。

“当初的慕云飞两百年才入了太和仙,没想到这余子清……”灰袍男子不说话了。

余子清从修炼到现在不过五十年的时间,照这个情形下去,不需百年他便能成为真正的太和仙了,足足比慕云飞要早一百年。

“你突破了吗?”黑衣男子看着矗立不动背对着他们的余子清,突然问了一句。

灰袍男子久久地沉默着,“想不到半步太和仙和太和仙还是有天壤之别。我沉积了百年,耗尽三年的精力和时间,却始终未能寻找到那个契机!”

“这么说你打不过他了?”黑衣人又追问。

灰袍男子依旧沉默着看着远方持剑的人,看起来他仿佛在思索着刚才余子清挥出那一剑的分量。

那无语伦比的一剑,瞬间将叶柳一和雷阴如秒杀。就连他自己都不能保证能够如此轻松地打败连手的二人。

“打不过。”许久,他长叹一口气诚然答道。

“看来计划又得推迟一阵了。”黑衣男子轻笑一声,他看上去倒是不急不躁。

“想不到你竟然会为了一个宫玉,愿意屈尊与我联手,想必余子清的身上一定有你垂涎已久的东西吧?”黑衣男子侧过头来看着身边的灰袍男子。

他也戴着黑色的黑纱帽,一直拉到鼻尖,留给灰袍男子的只有一张勾起的嘴。

“好歹你也是天山派现任掌管大权的代理掌门啊!一个破宫玉,想要阻挡你真正一统现在的天山派,简直是在痴人说梦。”

灰袍男子闻言,神色顿时严峻异常。他眼里的目光变得严厉起来,周身的真气忍不住泄露而出,激起了一地的尘埃。

“你们究竟知道些什么?”他看上去格外地紧张。

“哈哈哈,莫要着急,走漏真气。”黑衣人不疾不徐地呵呵一笑。

“相传天山派一共拥有七部上乘的地法心诀。但其实除了这七部心法外,还有有一门叫做天清诀的心法口诀向来是只传掌门绝不外传的。”黑衣人望着很远很远负剑而立看着周围废墟的余子清,尽管他的面上蒙着黑纱,却依然能够从他语气里听出一丝狂妄。

他手里已经握着了灰袍男子的把柄。

“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应该只有历代掌门和长老才知道。”灰袍男子心中一震,他没有料到黑衣男子居然知道这么多事。

“我魔族存在了上万年,与你天山派自然有着相当多的渊源。要不是三千年前你天山派的天山老人得到了独孤剑大败我魔族,我魔族现在岂会沦落至此?”黑衣男子收了笑容,他的声音低沉下来,冰冷浑厚,有如野兽一般嘶哑。

“哼,你也知道你魔族现在式微,我只是与你合作而已。等到杀死余子清,你要你的独孤剑,我取我的心法口诀,然后一拍两散各不相干。你魔族要是再想掀起什么波浪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灰袍男子冷哼一声,他此时也不藏着掖着了。天山派的天清诀可是唯有掌门才能继承的心法口诀。其中奥妙无穷无尽,他怎能不垂涎?如果没有天清诀,就算弟子们不知道,那些长老们明面上不说,暗地里肯定还是不服气。

“好,那就助我们合作愉快。”黑衣男子哑哑地回复。

“别合作愉快了,你究竟要多久才能夺到独孤剑?传说独孤剑可是认主的。”灰袍男子也不故作高深了,他眼见自己的身份已经被戳破了,干脆摘下了自己戴着的斗笠抛向一边。

不错,他就是慕云飞的师弟,也正是现在天山派的代理掌门慕云弃。

他的脸生得宽大,五官平平,留着一撮灰白山羊胡,看上去约莫有50多岁了。其实他活了已经有三百年之久了,只是飞升太晚,容颜驻足的也晚。

而那慕云飞,他飞升之时仅22岁,所以活了上百年依旧是不到30岁的模样。当他和慕云弃在一起时别人都以为慕云弃才是师兄,但实际上慕云弃比慕云飞还要小二十岁。

这也正是慕云弃心底不平的原因。

当年慕云飞二百二十一岁入了太和,而今自己已经三百岁了,却依旧只是半步。

慕云弃被慕云飞压抑了近三百年心中自然有气,好不容易等到慕云飞被余子清杀死了。自己眼见就能取代慕云飞的位置却被心法口诀所阻碍着,恐怕任谁都会着急吧。

“我自然有我自己的安排,一切都在照常进行,只是你得听我的,不得擅自行动。”黑衣男子压低了声音,“独孤剑可是有着它不可告人的秘密。”

慕云弃听得懵懵懂懂,既然黑衣男子不愿透露他也不便多问。不过他早已想好,当杀了余子清夺得了天清诀之后,他就顺便将眼前的这个魔族族长灭了,把独孤剑也夺过来。

这样一来他既可以顺理成章地当上掌门,还会成为人们心中的英雄,如此一来名利双收,岂不美哉。

什么合作共赢在利益面前全都滚到一边去吧!

正想着,慕云弃的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奸笑。

黑衣男子自然知道慕云弃心底在想什么,他心底何尝又没有自己的想法。只是他没有表露出分毫,面对慕云弃的嚣张跋扈一再退让,让他好放松警惕。

“好了,多待无益,我们先走吧!”黑衣男子说着,他的身影化作一道黑烟消散开来,顿时无影无踪。

“魔族的余孽,还敢这么猖狂。”慕云弃狠狠地对着消散开的黑烟啐了一口痰。

下一秒他凌空而起,冲着昆仑境的方向飞驰而去。只是数秒他的身影就已消失不见,瞬息千里。

刚才他们在百里之外高山上的交谈自以为很隐蔽,但余子清其实一清二楚。

虽然他们压制了身上的真气,可是现在的余子清比他们还要强大。尽管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却能够察觉到比他弱小的修仙者的存在。

“终于离开了吗?”余子清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其实如果现在慕云飞还在这里,他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余子清体内的真气在狂涌,似乎在下一秒就要破体而出。

他根本压制不住,那股并不属于他的力量。

余子清单膝跪在了地上,他只有用力撑着独孤剑的剑柄才能确保自己不会倒下去,先前那风轻云淡闲庭散步的姿态完全是装出来的。

他已经入了玄仙不错,但是那远远不够吓退众人,不够给慕云弃一个警告。他刚才只是借助了独孤剑的剑意强行将自己的实力突破到了半步太和仙而已。

那堪比太和仙的一剑他再也挥不出第二次。

甚至就连这一剑,他也是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全身的筋脉寸裂开来,体内的仙丹忽明忽暗仿佛随时会碎掉。

那原本浩瀚的真气此刻破体而出,即将流失殆尽。

可是这就已经足够了,他已经震慑住了慕云弃,他放古九回去就是为了让他将今天一事宣扬出去,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他余子清已经入了太和,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这样一来,整个世间暂时都不会有修仙者敢再来围剿余子清了,这也正是为什么余子清今天要主动投怀送抱的原因。

看起来是羊入虎口,但实际上只有余子清明白,他才是那只真正的猛虎。

现在他终于不用再撑着了,余子清微微眯起眼,沉重地喘着粗气,他只想好好地休息一会儿。

废墟中突然传来了脚步声,一会儿急促一会儿又缓慢下来,仿佛在寻找什么。

余子清的心中一惊,难道还有漏网之鱼?竟然有人在刚才的那一剑下活下来了?

可是余子清丝毫感受不到他的真气,就算现在已经回到了他原本的实力。

以他玄仙的实力却依然感受不到,如果不是有着压制实力的宝物,那么!

也就是说来者可能已经超过了玄仙,又是一位玄仙巅峰或是半步太和仙!余子清的心猛地提了起来,他原本以为在远处观望着的人只有慕云弃二人,可没想到竟然有人……

自己还是失算了啊!看来还是有人不怕死想要来试一试他的深浅。

他嘴角缓缓地旋上一抹苦笑,望向了手中握着的那把黑色的断剑。

这把其貌不扬的铁剑此刻竟也悲鸣起来,发出了呜咽的哭泣声。

“师傅,徒儿还是失算了啊。本来说这次结束之后带你归隐山林的,到那时便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了。”余子清眼里的神色落寞了下来,那里面有着隐隐的不甘。

“不过你放心,我记得你的教诲,凭心而动,绝不后悔。所以我绝不会为自己做的决定后悔!哪怕今天死在这里。”

“来吧!”他用力地站了起来,身姿一如刚才一样挺拔,他仿佛回到了巅峰。

可是他知道,此刻的他很有可能敌不过一位同为玄仙的散修,甚至有可能连金仙都能将他击溃。

那个不轻不重的脚步终于快到面前了,余子清眯起眼睛紧紧地盯着破损的半块巨石。

一个瘦小的身体从废墟的瓦砾后冒了出来,她穿着破碎的灰白色小衫,裤子已经坏到了膝盖,露出了里面纤细的胳膊和小腿,此刻纤白的肌肤泛着潮红沾着黑煤灰。

“爹爹,爹爹。”那只是一个看上去只有6,7岁的孩童,声音如银铃般清脆悦耳。

难怪刚才余子清没有感受到一丝的真气,那是因为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修仙者。

亏得余子清还做好了以死相搏的准备,此刻他提着剑的手僵在空中显得有些尴尬。

原本的悲壮在此刻显得有些可笑,心中的那块大石头也陡然落下。

小女孩看着一地的尸体,她似乎已经麻木了,眼角的泪水也早已经哭干。

“你叫什么名字?”余子清将剑重新用布包好,他缓步上前弯下腰去轻声地问面前的小女孩。

她的脸上也沾着煤灰,扎着两个小辫子,嘴唇虽然有些干裂却依旧粉扑扑的,看起来格外可爱。她应该是从后厨出来的,也幸亏她在后厨,余子清的剑才没能伤到她。

“我爸爸是客栈掌柜,我叫洛清水。”小女孩颤颤巍巍低下头去,她似乎很怕眼前的余子清,眼角不断地飘动。

毕竟余子清刚刚错杀了她的父亲。

在他的剑下,在他的神识所及之处。除了古九没有任何的生还者,她的父亲也不例外。

“爹爹,爹爹!”垂着头的小女孩突然跑了起来,她借着余光看见了她爸爸的尸体,于是在废墟上奔跑。她小小的身体跌倒了又站起来,站起来又跌倒,余子清于心不忍赶忙跟了上去。

洛清水看见了她父亲的尸体,正倒在钱柜的旁边,好在是一刀毙命并没有受到剑气的摧残。

看见自己的父亲死了,洛清水无助地趴在他的尸体上殷殷地痛哭。

稚嫩的童音灌入余子清的耳膜,让他措手不及。

这一幕让他突然回想起了很多年前的场景。那是一个小男孩,他也是像现在一样无助。

  • 昆仑剑歌 截图1
  • 昆仑剑歌 截图2
  • 昆仑剑歌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