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妄江湖令狐寂韩春霖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无妄江湖

无妄江湖

无妄江湖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纵横

作者:歆妧

时间:2019-08-24 09:29

评语:只身仗剑走天涯

令狐寂韩春霖小说叫做《无妄江湖》,这里有无妄江湖小说在线阅读。令狐寂韩春霖小说主要讲述了:侠客,九州中最为神秘的职业,他们又是会被雇去做些事,有好有坏。也有些侠客为了追求江湖意气选择成为侠客,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一人,一马,一壶酒。一剑,一念,江湖行。

精彩节选:

近暮,令狐家族。

一片殿宇坐落于深山之中,与天际边流淌的缕缕霞光相映,绽放出无穷尽的威严与静谧。令所见之人皆忍不住对其朝拜。

在一个最宏伟的宫殿旁,有一片不大也不小的园林。这园林内有个少年,手持长木剑在其中虎虎生威,每一剑刺出都会带着一股强烈的罡风随之爆发,发出呼啸的声响。

纵然少年很累,但是仍不减其威风。

就这么直到夜幕时分,一轮桂华当头,射下无穷尽的沧桑,照射在这个少年的身上,萦绕于这片江湖之中!

少年身着紫金百蝶袍,腰挂一根五色丝绦,系有一块美玉。面若中秋之月,眉宇间如山水墨画,目若穷冬之寒霜。任何的一举一动皆散发着孑然一身指点江湖的浩然正气,飘飘乎如遗世独立!

“少主,族长让您前去用餐。”一位老妪缓缓走来,低着头对少年恭敬道。

这个少年叫令狐寂,是令狐家族唯一的子嗣。令狐寂自幼便喜爱练武,对剑更是情有独钟,发誓未来要成为一名侠客。

侠客是这个世界——九州中最为神秘的一种职业,他们有时候会受到他人的雇佣去做一些事,有好有坏。但是也有一些侠客纯粹是为了追求江湖意气而选择成为侠客,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

而令狐寂的爹爹令狐白却很反感令狐寂练武,甚至多次阻拦。奈何令狐寂对练武已经到了一种如痴如醉的地步,刚开始还只是照着那些内院子弟的样子独自有模有样的模仿。后来被令狐白阻止后就开始嚎啕大哭。没办法,令狐白只好允许令狐寂练武,当时令狐寂还只有五岁。

后来家族中的一位长老看令狐寂的天赋超人,便主动向令狐白申请他亲自来教令狐寂练武。虽然令狐白有些不愿意,但是在长老的百般劝说之下还是答应了。

直到今年,令狐寂已经十五岁了,再过五年就要开始他的成人礼了。令狐寂练武的天赋也是越发的展现出来,可以说,整个令狐家族之中,没有一个少年可以和令狐寂相比较。令狐寂自身的天赋是一部分原因,这十年来不懈的努力也是不可缺少的部分。

“嗯,你和他说一下,我等会就过去。”令狐寂抹去额头上的汗滴,将手中湿润的木剑递给老妪,接着转身就要想另一个地方离开。

“等等少主!”老妪突然叫住令狐寂,“族长让您快点,族长的脾气……”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现在一身的汗总得去洗浴一下吧?你放心,你就是传个话,爹爹不会拿你怎么样的。”令狐寂摆了摆手无奈道,接着便往一个小道走去,没有过多的理会老妪。

“是,少主。”老妪提了提手中的木剑,看着令狐寂远去的身影,忍不住长叹一声,随后便转身向一旁巨大的宫殿走去。

…………

“老刘,帮我放一下水!”令狐寂褪去衣物放一旁随便一甩,对一旁睡着的老者喝道,自己则跳进了一个木桶之中。

老刘是令狐家中烧水的老头,早年的时候也是为了令狐家而打拼,行走于江湖之中,但是不幸最后遭人迫害,落了个残疾,一只眼睛被刺瞎,右手也被砍去。现在只能做个烧水的工作,混沌度日。

其他的子弟对老刘都表示很不屑,但是唯独令狐寂很喜欢和老刘聊天。经常在一起谈心。

没一会,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伴随着淡淡的清香从一旁的锅炉中喷涌而出,流入令狐寂身躺的木桶之中。

“大少爷今天又练剑了?”老刘沙哑的向令狐寂问道。

“嗯,我将来可是要成为一名闻名江湖的侠客的!”令狐寂很骄傲,氤氲升腾的水汽将令狐寂的身躯遮挡,似乎连声音都因此变得有些朦胧。

“江湖啊!很危险的。”老刘有些感慨。

令狐寂倒是很无所谓:“那又怎么样,我迟早会成功的。”

老刘听闻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继续眯着眼睛躺在椅子上睡觉。

…………

在那座红木宫殿之中,柔和的烛光透过一层轻纱散发向外,时不时有谈笑声从宫殿之中传出。在宫殿内部,最前方摆放有两个椅子,椅子的中间放置了一个紫红色的小炉子,不断的有缕缕紫气从中传出。

这里面皆是些九州之上品质较为不错的几种药草,在焚烧的时候会释放出一种特别的香气,可以有延年益寿,强身壮体的功效。

在宫殿的深处有一个小房间,用一层红纱遮挡。之前的谈笑声便是从这其中传出。

可见在这个小房间之中坐着两个人,一位青年和一位少妇。两人对着一张桌子用餐,在桌上的食物无一不是山珍海味。就连桌子的边角上都有用金箔镶嵌,两人手中的筷子也是用璞玉打磨而成。在桌子的另一方还放置了一套餐具,应该便是为令狐寂所准备的。四个桌角上各雕刻了一种神兽。分别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这四个神兽是传说之中镇守四方的四灵兽,将其雕刻于四个桌角之上,暗示着平安。

“寂儿怎么还没有来?”青年突然放下手中的玉筷,有些怒气的呵斥道。

“别急嘛?寂儿喜欢练武,你就让他多练练呗。”少妇富有磁性且妩媚的声音响起,一双玉手向前握住青年的手,“将来我们老了也要这个小家伙来保护我们呀。”

这个男子便是令狐寂的爹爹,令狐家族的掌门人——令狐白。而这个少妇则是令狐寂的娘——何嫄。令狐寂能够习武,有一部分原因是在他娘何嫄的身上,若非何嫄支持儿子的想法,令狐寂别说练武了,就连看一下都不行。

“爹,娘,我来了。”这时候,一阵如敲冰嘎玉一般的声音透过那层红纱传入房中。

“好了,儿子来了,不聊这个了。”何嫄稍微严肃了些,将手收回,双手交错的环抱胸前,看着红纱外越来越近的少年,眼中满是溺爱泛滥,甚至因为有些激动,两片脸颊上有几抹红韵浮现。

令狐白则是撇了撇嘴,拿起玉筷继续用餐,但是却仍有偷偷的用余光注视这那个缓步而来的少年,其眉宇间荡漾出一圈圈欣慰,很微妙。但是也有缕缕忧愁混杂其中。

没一会,一个少年排开红纱,俯身走了进来。

令狐寂此时已经换了一身云雁细锦衣,一束长发拖到半腰,难以形容的英气不止的散发。

“既然来了,就先吃饭吧。”令狐白平静道,看起来对令狐寂很不在意,连看都没有看上一眼,但其实令狐白此时的心中却是无比的自豪。但是并没有丝毫的表现出来。

令狐寂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走到木桌一旁,娴熟的拿起玉筷开始用餐。桌上的一切美味对令狐寂来说都已经司空见惯,吃到嘴里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味道。

在此期间,一家三人都没有率先开口,隐隐有些尴尬。直到令狐寂在不断的犹豫后开口道:“爹,我想出去游历游历,我想成为侠客!”说到后面,令狐寂有些激动,放下玉筷的双手不由得攥紧,于掌心留下一排绯红。

“啪!”

“不可能,我让你习武已经是对你最后的容忍了,你还要得寸进尺?”令狐寂这一句话就像是触碰了令狐白的底线,使得令狐白顿时怒气上涌,甚至要有对令狐寂大打出手的趋势。

侠客,有的隐匿于山水江湖之中,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有的则为了一些所谓的江湖排名没日没夜的练习。当然,也有些侠客身处世界的黑暗之中,专门帮一些王权富贵做事,从而赚取一定的报酬。

但是相对应的,就会引来一系列的纠纷与险境,最后落了个惨状。

“白,别生气,孩子还小。”何嫄见令狐白真的有些发怒,便在两人之间不断的劝解,“寂儿,你看你爹都生气了,好了,不要说了,吃饭!”

“不!娘,我是十五岁了,我没有什么事可以做,就是想成为侠客。这十年来的练习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孩子了,我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在内功上,我相信就算是族内的子弟也不会比我强多少。就成全儿吧!”令狐寂也表决立场,非常的强硬。

令狐白陷入了沉思,开始思考自己这般限制儿子到底是对是错。我是为了他好啊!江湖的凶险,绝不是这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年可以想象与承受的。但是这孩子,天赋确实超人,若是能往这方面发展,说不定能将我们令狐家一举从天下第二升至天下第一家!

“再说了,爹您之前不也是一名侠客,为什么……”

“好了!不要说了,先吃饭。”令狐白露出极其痛苦表情,最后深吸一口气道,“你说你不比那些族内子弟差,那就来切磋切磋。明日午时,族内竞技场。你要是赢了,我就让你出去游历,但是仅限五年,五年之后必须回来进行成人礼。”

令狐寂楞了一下,令狐白的回答有些出乎他的意料,随后赶忙答道:“谢谢爹爹!”一旁的何嫄也是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这十年令狐寂的练习何嫄是看在眼里的,再加上有长老亲自教学。别说族内了,就是放眼九州,同年纪能够和令狐寂相抗衡的恐怕真没几个。

接下来令狐寂也没有再继续用餐,落下一句我饱了便离开了。

“究竟是不是害了他啊!哎——”令狐白有些后悔,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

“没事的,他喜欢,就让他去做吧,这样拦着,也不是个办法,他总有展翅高飞的一天。”何嫄趴到令狐白的后背之上,在令狐白的耳畔边呢喃道。

“还是媳妇好。”令狐白想想也对,拉着何嫄的手哈哈笑道。

一时间,房间内春意涌动。

  • 无妄江湖 截图1
  • 无妄江湖 截图2
  • 无妄江湖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