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恨长情东流水舒窈厉沉溪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最恨长情东流水

最恨长情东流水

最恨长情东流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中云

作者:砂糖

时间:2019-08-15 08:56

评语:最特别的那一个。

《最恨长情东流水》小说主角叫做舒窈厉沉溪,又名《清风徐来,等你入怀》,这里有最恨长情东流水小说在线阅读。舒窈厉沉溪小说主要讲述了:舒窈不会说话,偏偏就有人欺她软弱给她设下一个陷阱,厉沉溪看过那么多的花花草草,舒窈虽是最木讷的那一个,却也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精彩节选:

简单的b超检查,但欧阳策担心厉沉溪起疑,在了解过实情后,就安排舒窈跟着一个女医生去了隔壁。

自己则留下来陪着厉沉溪闲聊,以拖延时间。

“老同学,今儿看你这抱着媳妇过来,兴师动众的样子,四周也没有记者呀!”欧阳策言辞敏锐,视线更显凌冽。

厉沉溪当即眸色一闪,看向了他,“你什么意思?”

“啊,还是当初你和舒窈结婚匆忙,连场婚礼都没来得及办,这几年,你和她貌合神离,逢场作戏,在这个圈子里,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

欧阳策的家世也不低,医药世家出身,身后有着庞大的家族企业支撑,他又是家中唯一的男性继承人,只可惜一心喜欢医学,又为人放荡不羁,对家族企业不感兴趣而已。

俩人又是同学多年,平日里聊天,自然无拘无束。

只是这些话道出,厉沉溪怎么听都觉得不舒服,眉宇略显蹙起,淡道了句,“别总听信外面的谣言八卦!没用的事!”

“哦?那这么说来,你和舒窈之间的关系,很好咯?”欧阳策反问。

厉沉溪看着他,“我和她关系好与坏,你问那么详细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无聊多问几句罢了!”欧阳策耸耸肩,随意的靠着自己的座椅,俊逸的模样透着几分慵懒。

厉沉溪坐在之类,心神总是有些不宁,感觉好像有什么事儿要发生似的。

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又问了句,“对了,舒窈一直在你这里治嗓子,怎么也看不到起效?她的嗓子,到底还能不能治?”

“这个问题问的!”欧阳策淡然一笑,又说,“想要治疗,还不简单?”

接着,欧阳策为了拖延时间,也为了解释清楚明了,直接调出了电脑中的病例,将屏幕调转,让厉沉溪看着,“最难也是最简单的,就是手术,将她的嗓子咽喉部位切开,植入语音器,日后自然可以说话的,还可以导入上百种语言。”

顿了顿,欧阳策似乎想到了什么,“以后还可以直接改行做个翻译,保证各种语言,样样精通。”

“……”

厉沉溪脸色沉了下来。

这什么办法,竟拿他的女人当什么了?机器人吗?还植入语音机。

也看出了厉沉溪的脸色变化,他又说,“如果不这样的话,也有别的方法治疗,手术切除她咽喉中病变的组织,还有那个良性的小肿瘤,然后假以时日,定能恢复嗓音。”

“病变的组织?还有肿瘤?”厉沉溪几乎是第一次听说这些事情。

欧阳策说,“我早就给她做过全面的检查,她的咽喉不能发声,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有毒物质的腐蚀侵害,时至多年,导致组织病变,肿瘤滋生,扼制嗓子发声。”

有毒物质侵害?

也就是说,她当年小时候是被人活活毒哑的!

厉沉溪看着他电脑中有关舒窈的病例,深邃的眸光阴沉,起身的同时,只道了句,“你将她病例发到我邮箱一份。”

欧阳策点了点头。

隔壁的检查室里,女医生为舒窈做了个全面的b超检查,虽然暂时看不出孕囊有异常,但还有担心,又给她洗了下胃,彻底清除胃部残留的药物。

以确保万无一失。

全部都做完,舒窈胃里空空的,反复的洗胃,也让身体有些不舒服,但从医院出来,她的精神状态却出奇的好。

可能是得知孩子平安无事,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回到家后,厉沉溪让保姆做点粥,和清淡的小菜,等她饿了时再吃。

悉心的照顾,让她倍感温暖。

厉沉溪还要去书房忙,舒窈休息了一会儿,和莫晚晚微信全面解释了下,聊了会儿天,便下楼亲自做了点西米露。

做好后端着一碗西米露上楼,敲了敲书房门,却半晌都无人应答,隐约才听到里面传出哗哗的水声,舒窈便直接推开了门。

书房的窗户敞开着,夜风将桌上的文件吹乱了,舒窈放下了手里的西米露,过去收拾,无意中瞟见了他电脑中的行程安排,看着明日澳洲两字时,视线僵住了。

他要出差吗?

也没多想,低头又继续将散落地上的几本书籍收起,无意中,夹在某书中的一张亲密照,不经意间滑落地上。

照片中,女人浅笑嫣然,清丽的容颜,神情中灿烂,看样子是几年前的韩采苓,那时候素颜的她,还真是犹如出水芙蓉,美的倾国倾城呢……

舒窈低垂下了眼帘,时至今天,他还保留着她的照片,夹在常用的书中,这又是何用意呢?

念念不忘,还是深情长情呢?

她深吸了口气,按了按有些发疼的心口,重新将照片放好。

正欲离开,刚转身,就看到了正从浴室里出来,浑身上下爱只裹了条浴巾的他,深邃的眸光,灼灼的落在她身上。

舒窈有些心不在焉,突然看见他,还有些惊住,后退一步,不慎撞倒桌角,幸好厉沉溪上前一步,直接将她拉入了怀中。

两人肌肤相贴,他此刻正赤、裸着身体,她恍若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结实的肌肉以及彰显着男性魅力的人鱼线,线条干净利落,全数暴露眼前,舒窈难免心肝猛颤,脸颊瞬间就涨红了。

“看见什么了?这么惊慌?”他淡淡的,一双深沉的眸子,经过水汽蒸过,越发迷离,浑身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露清香,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舒窈有些尴尬,咽了下唾沫,别过脸,而心脏却不争气地跳动如闯入的小鹿。

厉沉溪转眸扫了眼自己的电脑屏幕,淡然勾了下唇,看着她绯红的小脸,嗓音低醇,“我要出差去趟澳洲,明天就走。”

她点了点头,别扭的想要从他怀中挣脱,却还有些不得允许。

接着,下巴就被他快速的捏了起来,深邃的眸光迎着他的脸庞,“想不想和我一起?”

舒窈微愣,视线在他脸上胶着。

想到之前的法国之行,没有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反倒还惊悚不少,她连忙摇摇头。

厉沉溪却笑了。

“不想去?”他清淡的嗓音听不出喜怒。

她低了低头,又担心他多想,手语解释说,“政儿还小,我不想离开孩子太久,而且你去澳洲也是为了公事,我去了不合适。”

解释的倒还算得当,厉沉溪也就没再强迫着她,旋即松开了手,拿起她之前放在桌上的西米露,端起来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她淡然一笑,错身走出了书房。

厉沉溪出差澳洲,肯定一走就是十天半个月的,这段时间,她正好可以好好养胎,等他回来了,差不多也过了三个月,胎也稳了,再告诉他怀孕的消息。

  • 最恨长情东流水 截图1
  • 最恨长情东流水 截图2
  • 最恨长情东流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