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不娶何必撩黎晚昙吴同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竹马不娶何必撩

竹马不娶何必撩

竹马不娶何必撩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长佩文学

作者:阙离

时间:2019-08-13 15:04

评语:完美的具备了渣男的气质。

黎晚昙吴同小说叫做《竹马不娶何必撩》,这里有竹马不娶何必撩小说在线阅读。黎晚昙吴同小说主要讲述了:对于黎晚昙来说,追吴同就是她的终身事业了。黎晚昙给他告白,他既不答应,也不拒绝,还作死的撩她,这个行为让吴同完美的具备了渣男的气质。

精彩节选:

时间实在是快,好像就是一转眼,一个学期也就要完了。若说是硬让我回想,好像一学期也没做什么,昨天还跟一暑假没见的室友打了个招呼,今天又快要离开他们了。

这个学期跟上个学期其实本没什么不同——我依然没搞到吴同。

眼下又到了考试周,十几门课只有两三门还能称作是水课,其他各有各的难处,论文还压了一堆。

我和所有普通大学生一样,不,应该比大家还糟糕点,作为并不精致的猪猪女孩,我什么嗜睡啊偷懒啊这些毛病统统都有,尤其是拖延症极其严重。

就像今天是周六,我本打算今天五点起床写论文,一睁眼下午两点了。本打算吃完饭写论文,吃了饭看了剧下午四点了。本打算洗个澡写论文,洗完澡下午六点了。本打算洗完衣服写论文,洗完衣服晚上七点了。本打算吃完晚饭写论文,吃完晚饭九点了。本打算做做运动写论文,做完运动晚上十点了。本打算写完小说写论文,写完小说半夜十二点了。

本打算……

不打算了,该睡觉了。

我临睡前迷迷糊糊发微信跟吴同抱怨,说我今天一天又啥都没干,光是玩了。后天礼拜一上课还有一堆作业要交诸如此类的废话。

好像在我没有完全睡着失去意识之前,他给我回复了两个字,活该。

晚上我睡得不太踏实。恍惚中梦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

说来惭愧,我这人还有点迷信,虽说我们现在的新世纪好青年好团员好党员不应该相信神神鬼鬼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但是我总告诉自己,这些作为老祖宗留下的宝贵财富,也应该适当地发扬一下。因为我经常鬼压床,平时睡觉时,会在枕头下压一把桃木小剑,是我妈让我放的。我自己也会带着黑曜石老蜜蜡一类的东西,一是为喜欢收着盘着玩,二是为了辟邪。

这晚我做了两个古怪的梦。

第一个梦里,门外有个鬼影,“咚咚咚”叩了三下门,说,我能进来么?说罢,便自顾自地滑进寝室。

我在梦里毛骨悚然,用被子捂住头闭上眼睛缩成一团,不敢想象黑影已经慢慢滑到到了我床下这样的画面,就只能对自己说不想了不想了什么都看不到。

然后就突然醒了。

还没缓过来急速跳动的心脏,又马上陷入了第二个梦境。

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四面立体环声笼罩在我周围,不是很尖利刺耳但是听起来就是瘆得慌,她指着我的胸口说道:“我想住进你的躯体。”

我拼命嚎叫“不不不”,但是她丝毫没有停下,滑进我的胸口。

我再一次吓醒了。

掏出手机,一看表,四点多。只有手机那点微弱的光亮让我有了一丝安慰,我握紧发烫的手机,才发现自己在发抖。

我在一片漆黑中用手机照着摸索着下了床。看了半天通讯录不知道这大半夜的给谁打电话才好,于是给吴同发了条信息:睡了么?

等了半天他没回复,怕是睡了。

我不甘心,又给他发了个语音聊天,想着能不能吵醒他。

可惜还是没成功。

心里那点酸涩一下就上来了,我要这个男人有什么用啊!我都吓成这个龟孙子样子他也不知道,也没法安慰我!生气!

冬夜尤其寒冷,北方那点暖气的热度根本没法扩散,大概暖气只存在于暖气本身上面,我穿着单薄的睡意跑到阳台,被寒风击得溃不成军,又套了几层衣服,跑到我们寝室里搬出小马扎坐着发慌。

我想了想,发微信给童谣。

现下只有隔着大洋的这个女人时间跟我同步。

她秒回我:怎么了?

我向她发出了语音聊天的请求,她一接通,还没怎么寒暄我就哭了。

她本来还漫不经心打着哈哈,一下慌了,问我到底怎么了。

等我哼哼唧唧地把我封建迷信的梦跟她说完,她才松了一口气,骂着我神经病。

“我以为你哭得这么惨是被你的小竹马甩了呢。”

印象中我也确实不是那种动不动就哭的稀里哗啦的人。我说你还没跟你前男友和好,我怎么敢被我小竹马甩了呢。

童谣这个苦逼,故事讲起来狗血的传奇。初中的时候她执迷不悟喜欢我班里一个渣男,忽略了那时喜欢她对她特好的男生,后来她得不到渣男就将就着跟这个男生在一起了,作天作地作分了,这才发现是真爱。可男生算是伤透了,拒绝复合。

她再三表露心迹,他有点动摇。于是他们俩约下二十五岁如果都是单身就在一起的烂俗约定。

之后男生大学跑到美国去读,作为土豪的她就也想方设法飞过去了。

直到现在,男生都换了三个女朋友了她还在等。

跟我执拗的如出一辙。果然是一类人才容易成为朋友。

我半夜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涌出了那么多话,就嘚吧嘚把最近我和吴同发生的事都告诉她了。尤其说到我强亲了一下他的脸,他就好多天都没理我了,尤为不满。

“我想说一句话,你也别生气……”童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哈哈一笑,说:“你知道我很容易生气,所以我劝你别说。”

“但是我真的觉得……大盆,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自私了?”她小心翼翼道:“毕竟喜欢一个人,不更应该是守护么?你这样没清没楚没日没夜不眠不休的缠着他,对他而言,可能真的是一种困扰吧。”

“你小说看得太多,脑子都看坏了吧。”我不在意,说:“如果他有女朋友,我这样做确实是很过分不要脸,但是他又没主,我缠着他,没什么错啊。”

“但是他从来没说过喜欢你……”

“可他也从来没说过讨厌我。”我正色道:“可能你是觉得我想太多,但是我总是认为,吴同未必对我没感觉。”

从初一第一次跟他表白开始,他从一开始的无措到慢慢习惯,

平常对于我的调戏也好,插科打诨也好,他要不就是表情严肃的沉默,要不就是非常无奈地逃避话题。

他虽次次拒绝我,可每次对我的告白回复都是暧昧不清的。

我第一次在愚人节跟他说喜欢。

他回复了一串省略号。

我第二次在愚人节跟他说喜欢。

他说哈哈哈。今天是愚人节,这个梗你去年已经用过了。

我第三次在愚人节跟他说喜欢。

他说哈哈哈。你怎么没一点创新。

我第四次在愚人节跟他说喜欢。

他说哈哈哈。别忘了你可是擦着边进的一中,还是好好学习吧。我觉得很有道理。

自此之后我年年愚人节跟他告白,他年年岔开话题。

其实只有我心里清楚,我一直在等的那句,也许早已不是“好啊那就在一起吧。”

而是,抱歉啊,我不喜欢你。

“如果有一次,但凡只有一次,他要是非常严肃的告诉我,黎晚昙,我是真的不喜欢你,你严重打扰到了我的正常生活,我希望你以后再也不要这么做了。我一定,一定会控制好自己,不去犯贱,也不去打扰他。”我抹了把眼泪:“童谣,我原来对他那么无法无天,是他纵容的;而现在这么惨,也都是拜他所赐。”

“我是自私,硬缠着他。可他不也是,”我说:“他一边跟我保持距离,一边还不让我干净了断,这样的他,不自私吗?”

“所以啊,你看,”我苦笑了一下,“既然我们俩都这么自私,希望老天爷开开眼,让我们互相伤害去吧。”

她在那边一片静寂。然后说,也许你们俩就是这样吧。

“跟我们不一样啊……”童谣说,“我今天在他Facebook上面,看到他又恢复单身了。”

“嗯。”

“很难说我是什么感觉,也许带着一点点开心,也许是带着一点点纠结。”

“你还有劲儿再去靠近他么?”

“我不知道。我也会累啊黎大盆。”她在那边叹了口气:“我怕我等不下去了。”

我想了想,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童谣,我不关心他的生活,但我关心你。你这种敏感又脆弱连自己上个厕所都嫌寂寞的人,我希望你可以即使止损,如果能从牛角尖里钻出来尽早放弃,我也会为你开心。”

过了很久很久,她在电话那边轻轻“嗯”了一声。

关于感情的这种伤神的话题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我暂时忘了对神神鬼鬼之类的恐惧。爬上床,乖乖跟童谣道了晚安。

眼睛酸痛很适合快速入眠。我告诉自己。于是裹紧凉飕飕的被子,我闭上了眼睛。

愿我们每个人在深夜的一次次痛哭,纠结,自责和难过,在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都蒸发掉吧。

晚安,新的一天。

  • 竹马不娶何必撩 截图1
  • 竹马不娶何必撩 截图2
  • 竹马不娶何必撩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