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请多指教林之校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余生,请多指教

余生,请多指教

余生,请多指教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百思特

作者:柏林石匠

时间:2019-08-13 11:05

评语:在此刻相遇。

由肖战、杨紫主演的电视剧《余生,请多指教》的主角是顾魏林之校,这里有原著小说余生请多指教小说在线阅读。林之校顾魏小说主要讲述了:林之校主修大提琴,却在毕业前夕陷入了困境,父亲的主治医生是不苟言笑的顾魏,二十一岁的林之校和三十一岁的顾魏在此刻相遇。

精彩节选:

不知不觉间,我们成了彼此朋友中的“传奇”。

顾魏和我都不属于善舞长袖的性格,但是身边都有处得很不错的朋友。在我们这个年纪上,有谈得来的朋友、处得好的同事,闲来无事插科打诨,遇到困难相互帮衬,着实是一种幸福。

在我的朋友圈里,顾魏被誉为“驭妻有术”。

在他的朋友圈里,我被誉为“驭夫有道”。

我们解释:“没有,我们只是性格相合而已”,从来都没人信,原因不得而知。

陈聪是个宝

陈聪总说:“你们俩能修成正果,哥真是操碎了心,捧出来就是现成的饺子馅。”

作为和顾魏关系最铁的朋友兼同事,他们同一个初中,同一个高中,同一个研究生院,虽然不同级,但总之是颇有渊源。两个人一路铁到现在,用陈聪的话说:“就咱们这关系,以后完全可以指腹为婚。”

奈何陈太太过门都两年了,顾魏还是孤家寡人,出于对自己孩子未来幸福的考量,陈聪自诩“肩负起了开解顾魏的重任”。

在刚得知我们的恋情的时候,陈聪还是颇为担忧的:“顾魏,找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压力不大吗?”(这是什么逻辑?)

顾魏:“她小小的,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陈聪茫然:“啊?那……那老了呢?”

顾魏:“她老老的,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陈聪:“……”

后来,陈聪对我说:“顾魏有时候啊,那个说话的思路啊,不对。”

对于顾魏恋爱后的变化,陈聪还是很满意的:“呦,行啊,还给你养胖了两斤,越来越有成熟男人的味道了嘛!”

于是我就这么悄无声息地通过了陈聪的“考核”。之后每次去医院,他都“弟妹~校校~”地叫得欢脱,不但自己叫,还煽动广大群众跟着一起叫。医院实习医生多,年轻人凑在一起,就会比较无聊。

中午在食堂吃饭——

“顾医师谈恋爱了!”

“没图没真相!”

陈聪立刻掺一脚:“手机桌面,手机桌面。”

然后一群人就眼放绿光地看向顾魏。

顾魏买好饭,刚摸出手机拨我的电话,就被人抢走了。

我这边一接起只听到——

“手机手机!”

“桌面桌面!”

“快快快!”

我以为串线了,就说了句:“嗯?通讯塔Bug了?”

那边瞬间沉默。

一阵窸窸窣窣后,顾魏声音含笑:“吃饭了吗?”

我问:“刚才什么情况?”

顾魏:“没事,你已经把他们吓跑了。”

我:“……”

后来再去医院,不认识的人都会对我说:“找顾医师啊?”那种感觉,万般羞涩。

高浠的事,陈聪是第一个嗅出不对劲的,第一时间提醒顾魏:“这事你想清楚了,就利索点。”

陈聪也是第一个找我谈心的:“校校,顾魏没想过跟高浠再有什么。”

我说:“我知道。”

再续前缘这个事,其实真的不像小说里写的那么简单。回眸一望就能干柴烈火的事,纯属扯淡。很多时候,一段感情过去了,认清了,放下了,再回头看就真的是往事随风了。当你身边有了彼此相爱的人,你们一起慢慢摸索,交付,融合之后,是不会那么简单地就能分裂开来的。放弃手中的爱而回头奔赴一场关于过去的新鲜和好奇,傻子才会这么做。

陈聪:“顾魏的方法是最恰当的,不给对方机会,时间长了也就冻住了。毕竟在一个单位,闹起来也不好。况且,顾魏人前人后都黏在你旁边,眼睛瞎了才会看不出来。”

毕竟两人曾经有一段情,不论情短情长,倘若顾魏对高浠恶言相向或者视若敝屣,最失望的反而是我。不要去爱一个和前女友藕断丝连的男人,也不要去爱一个把前女友贬得一文不值的男人。前者渣,后者也渣。一个真正已经将一段感情视为过去的男人,心境是平和的,举止是礼貌的,态度是严谨的,因为不论曾经是好是坏,现在的她已经不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影响,未来也是。

那段时间,在医院里陈聪几乎和顾魏形影不离,尽可能地杜绝了高浠和顾魏单独接触的机会。顾魏最后一次和高浠摊牌的时候,陈聪就在旁边。

“高浠,我有家庭了。即使我没有家庭,我们也不可能,我们俩的问题我们都清楚。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再来一遍也没用。以后不要来我们科了,避嫌。”那个时候,顾魏甚至还没见过我的父母。

虽然事后陈聪调侃说,他的心其实都白操了,但是我们依然感谢他,因为没有几个男人,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除非铁了心把你当兄弟。

陈聪的性格就是这样,不是真感情的,甚少啰唆;是真感情的,就掏心掏肺、荤素全上、百无禁忌。友情如此,爱情亦如此。

当年他是这样向未婚妻求婚的。

陈太太:“我怎么知道你以后不会花心。”

陈聪:“花心求什么?不就求个色吗?所有的女人搁我面前,剖开了都一个样。我早透过现象看到本质了,还花哪门子心啊?”

他未婚妻想想就同意了,真是神奇的一对。

传闻陈太太“极其难搞”,作为一名优秀的新闻记者,辩才无碍,反应敏捷,气场强大,分分钟就能镇压陈聪。

我第一次受邀去陈聪家,见到陈太太本人,出乎意料的纤秀,当真是“腰如束素、齿如编贝”。发现陈太太的外表极具欺骗性和迷惑性,是在她叉着腰做茶壶状霸气地使唤陈聪十五分钟内买来七种蔬菜的时候。

后来四个人洗洗切切一大桌,涮火锅。

食至酣处,陈太太决定——“真心话大冒险!说,顾魏什么时候最性感?”

突然被一只筷子指中,我有点状况外,转过头看看身边正往锅里放土豆片的顾魏:“切菜的时候。”我一直觉得,顾魏系上围裙,切土豆丝,胡萝卜丝……各种丝的时候,哒哒哒哒哒,手起刀落、一气呵成,实在是性感得不能再性感。

顾魏在一旁边摇头边笑。

陈太太:“说,校校什么时候最性感?”

顾魏面对突然转向他的筷子尖,显然淡定许多:“你直接说你想八卦好了,拿筷子做什么掩饰。”

陈太太:“我稍微掩饰一下,你就不用掩饰了。”

顾魏一边淡定地放菜,一边说:“熨衣服的时候吧。那时候比较有相夫教子的模样。”

陈聪突然一脸猥琐地“哦~~~”,被陈太太横了一眼,立刻消音。

后来,陈太太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下回熨衣服的时候,把自己包严实点,要么,就干脆暴露点。”

我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

陈聪和顾魏的关系,总的来说,就是相爱相杀、互拉仇恨。

某日。

陈聪:“昨晚上老婆非要我陪她看部什么什么情啊爱啊的电影,看完了我说无聊,她还跟我闹脾气。本来就很无聊吗!她还揪我居然……”

顾魏:“我老婆从来不对我采用肢体暴力。”(我都是对他采用精神暴力。)

某日。

陈聪:“昨天晚上那场球你看了没?我老婆死活不准我晚上看球。”

顾魏:“我老婆和我一起看的。”(我主要是为了看帅哥。)

某日。

陈聪:“我连吃了两天速冻水饺了!”(陈太太出差。)

顾魏:“昨天我们四菜一汤。”(心血来潮。)

某日。

陈聪:“我老婆和我妈在一起绝不能超过半小时,一超过半小时肯定起矛盾,把我夹在中间。”

顾魏:“我家两个处得挺好的,没什么矛盾。”(这个是真的。)

陈聪叹气:“你小子命怎么就那么好呢?”

顾魏特别淡定:“不要羡慕嫉妒恨。”

陈聪立刻炸:“得瑟不死你!”

某日。

陈聪:“哎,新衬衫?”

顾魏:“校校买的。”

陈聪:“还不去吃饭?”

顾魏:“一会儿校校送来。”

陈聪:“下这么大雨晚上怎么回家啊?!”

顾魏:“校校来接我,顺路把你带回去吧。”

陈聪:“管吃管穿管接送,你丫还是不是男人?!”

顾魏:“等她来了,你可以问她我是不是男人。”

顾魏同志,你这个话引申含义很广泛的好伐?

于是等我去接顾魏的时候,陈聪迎了上来:“校校,你也包养我吧!”

我:“……”

霸气夫妻

每次一开电脑跳出来的那些悬浮窗里,总是充斥着各种社会新闻:打架斗殴的,威胁恐吓的,寻死觅活的……

顾魏总结过,我和三三碰着跳楼割腕的,绝对不会上前以春天般的温暖循循善诱把人劝下来,只会——

“跳啊,有种真跳啊,又不是什么高难度动作你磨叽半天,要不要外力协助啊?!”嗤之以鼻的,这是三三。

“唉,自便。”走过路过的,这是我。

所以我得找个热心肠的,三三得找个冷心肠的。

相对于陈聪对我的“护短”,三三对于顾魏的态度是严肃的、理性的、带有批判主义色彩的。她的理由是:能在人身上下得去刀子的,都不是善茬。

曾经,三三畅想的美好未来是这样的:“等你来了X市,咱俩相依为命,我主外,你主内,我劈柴,你做饭。”结果——“你哪里是来加深革命友谊的?明明就是来培养奸情的!”

我不能理解:“当初不是你一个劲儿怂恿我拿下顾魏的吗?”

三三:“我那是看你从来不往河边走,担心你不开窍!谁晓得你一到河边,鞋没湿,人直接栽进去了!你看上他什么了?”

我说:“他什么都不用做,往那一站就是一幅画啊!”

三三鄙视:“以前没发觉你这么花痴。”

我叹了口气:“年轻人,你是还没碰到,所以不懂。”

后来,肖仲义同志横空出世。我早早就嗅出了粉红的味道,因为三三在还很懵懂的时候就很直白地花痴过:“他们副理特别年轻,主要问题是,还特别俊俏。”

我问:“怎么个俊俏法?”

三三:“就是……看了心情会好很久的那种。”

所以,真的是有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回事。

一次和三三逛街看见采血车,A型、O型血库缺血,我们俩商量了一下就去献血了。在采血车前排队的时候,两个路过的姑娘站在宣传牌前聊天。

甲:“OMG,千万别献血。我上次献了之后经期都不正常了。”

乙:“对的!我在天涯上看到一个人说她献了血之后,整整两个月头昏乏力,直接掉体重了,还有生病的呢!”

三三听到撇了撇嘴吐槽:“她抽的是200还是2000啊?”

甲:“女人要学会爱护自己。你看有几个女的傻不啦唧去献血?”说完两个人向我们看来。

当时排队的只有我和三三两名女性,加上三三连着加班又被上司穿小鞋,情绪比较亢奋,于是火噌地就上来了:“姑娘,天涯脑残帖看多了吧?没人拿刀架你脖子上让你献。”

甲:“那医生护士怎么从来不献血呢?”

三三:“怎么我认识的医生护士都献呢?难道这种事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乙挽住甲:“好了别生气。”然后转向我们,笑得甜美,“姐姐,献完记得回去喝200cc鸡汤补补血。”

三三:“你中学生物语文老师教的吧,鸡汤直接进血管。”

周围的护士和献血的人一齐笑出声来。

我挽住三三的胳膊,对两个姑娘说:“我祝你们身体健康,永远别血崩,永远别上手术台,免得到时候没有傻不啦唧的人的血来救你们。”

最后两个姑娘速速离开。

三三是个生活得很鲜活的人,在她身上总能看到一种很倔强的朝气,经历许多变故都不曾消失,因而显得难能可贵。三三也是有过一段纯纯的初恋的。高中的时候,她是班长,和副班长一来二去的就有了些小暧昧。不过那个时候,除了金石印玺之流,一般人是不敢以身犯险去早恋的,所以两个人也就是偶尔地眉来眼去。

高考后三三到X市,副班长去了Z市,两个人开始远距离恋爱。后来的故事一点新意也没有,副班长这边对着三三“痴心不改”,那头又对着“候补女友”深情款款。三三空降Z市想给他个惊喜,结果有惊无喜,她干脆利落地骂了句“混蛋”就回来了,趴在我怀里哭了一晚上。从高二到大三,她等了他四年半。

我安慰她:“没事,谁年轻的时候没爱上过几个人渣?”

伤过心之后,三三恢复了生气:“老娘大好的年华,怕什么!”然而之后她再没给过任何一个男人机会,“认真赚钱!男人哪里有钱靠谱?”

工作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三三又遇到了那个副班长,她波澜不惊地应对,绷到了家给我打电话:“我真的想开了,但是还是会难过。”

想开的是脑子,难过的是心,那是被书本累压的青春里唯一的粉红色。

三三这边还没处理好情绪,同学圈里却开始有些风言风语流传出来。

同学会那晚,三三喝高了,同桌热心地送她回家,她心里一感动头脑一热,就透了口风。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只提到当年和副班长有情,但是对于有心人,已经足够编排出N出戏码,再加上副班长犹抱琵琶半遮面地煽风点火,流言愈烧愈烈,越编越离谱。

三三气得哆嗦:“我高中同桌怎么能编排出这么多东西?她就没有罪恶感吗!”

三三虽然一副热血小青年镇日里喊打喊杀的模样,骨子里却是很柔软的。她总习惯把人往好里想,为此吃了不少亏。我实在不想看着她好好的日子就折在这么些事上,于是告诫她:“记住了,以后不要把伤口揭给不相干的人看。他们看的是热闹,不会心疼你的。”

我一直在想,这么好的姑娘,什么时候会有一个好男人出现,爱她护她许她一世安宁。

肖仲义追三三的时候,正值三三草木皆兵一身刺。肖仲义迎难而上,水里水里来,火里火里去,一切拦路的、搅事的、挡害的、作乱的幺蛾子,遇神杀神遇佛杀佛,通通灭了个清净。

三三在放弃抵抗之前问了一句:“你看上我什么了?”

肖仲义看着她:“为什么就非要有理由?只是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

自此,三三完全沦陷。

在肖仲义和三三长达一年多的拉锯战期间,三三万分纠结,数度抑郁,不爽的后果就是“校啊咱们吃好吃的去吧”,“校啊咱们逛街去吧”,“校啊这周末咱们出去玩一趟吧”……

对于我被瓜分掉的时间,顾魏很不爽,加上三三对他也抱持着“科学谨慎的怀疑态度”,所以一开始顾魏和三三碰到一起,总是有些“火星四溅”。

  • 余生,请多指教 截图1
  • 余生,请多指教 截图2
  • 余生,请多指教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