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史前来燕归尘宋子瑜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我从史前来

我从史前来

我从史前来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小说网

作者:燕归尘

时间:2019-08-09 12:00

评语:报答当年的宋家恩情。

燕归尘宋子瑜小说叫做《我从史前来》,这里有我从史前来小说在线阅读。燕归尘宋子瑜小说主要讲述了:燕归尘从史前走来,经历一万两千年的悠悠岁月,每一次受到重创都会假死,然后沉睡一甲子,再一次重生复苏。这次醒过来,他要找到宋子瑜,报答当年的宋家恩情。

精彩节选:

就是这里了!燕归尘走进燕京圣玛丽医院的电梯,看到了一个捧着鲜花的年轻女人。

这个女人,红裙子,高跟鞋,戴着墨镜,貌似白富美。

女人诧异地看了燕归尘一眼,惊讶于燕归尘的颜值,只是可惜,燕归尘连瞥她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她是傲娇的女人,所以有点受不了。

门打开,女人冷哼一下,扭着屁股,趾高气昂地走出电梯,往1024号病房去,所过之处,总能引来外人贪婪的目光。

看呀,那个高露露又来了

真是个尖酸刻薄的人,心肠太歹毒了

子瑜太惨了,摊上这样的亲戚,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只能忍了,不过如果是我,我忍不了,哪怕死,也忍不了!

她们真是亲戚么,我怎么看她们都像是生死情敌,这个姓高的女人,十天半个月就来耀武扬威一回,这分明是在寻找胜利者的优越感,真特么不是个东西!

就是就是,子瑜真可怜,她是怎么忍下来的,我好佩服

护士们看着高露露的背影,议论纷纷。

燕归尘听到护士们议论,不禁瞥了一眼高露露的背影,露出一丝鄙夷之色。

高露露?

燕归尘瞥一眼就清楚了,虽然这个年轻女人时尚靓丽,但是,心太黑,蛇蝎心肠。

她这是去哪里,去嘲讽宋子瑜?

宋子瑜是自己这一次要来见的人,六十年前,自己沉睡之前,她的爷爷宋义在平津战场上,替自己挡炮弹牺牲了。

六十年后,燕归尘归来,誓要偿还这份恩情,宋义不在了,那就把恩偿还给他的后人。

燕归尘从史前走来,经历一万两千年的悠悠岁月,每一次受到重创都会假死,然后沉睡一甲子,再一次重生复苏。

一次又一次,从来如此。

所以,燕归尘从来不惧怕死亡,死亡压根威胁不到自己,反正,每一次都会重生归来,代价就是,过了几十年的时光,如此而已。

对于拥有长生的燕归尘而言,一个甲子,简直就是弹指一挥间。

三天前,燕归尘再一次重生归来,对于整个世界的巨大变化,燕归尘很是惊讶,但也仅止于此。

凭着强大的适应力,以及某个人脉,他很快就找到了宋义的后人,今天,他们都会在圣玛丽医院出现。

随着燕归尘的出现,值班的小护士们一个个露出花痴的表情:好帅气的小哥哥,比电影明星都看好

说实话,燕归尘的模样和体型,已经达到了人类的理想状态,哪怕增减一分,都会不如现在完美。

经过了一万两千年不断的优化,无数次的重生复苏,燕归尘的基因已经近乎完美,他的一举一动,暗合天道自然,非常和谐,别人看到,会感觉赏心悦目。

可以说,燕归尘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完美!

基因优化后,优秀的基因对于拙劣的基因,在深层次上,有着无形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是深入骨髓的。

就像男人喜欢女人一样,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是根植于基因之中的。所以,燕归尘在任何取向正常的女人面前,都有着天然的吸引力,甚至是致命的吸引力。

姑娘们,问你们个事呗?燕归尘靠近几个正在值班的小护士,笑着询问。

你问,你问,小哥哥几个花痴小护士立即凑了上来,十分热情,她们看着燕归尘的脸,感受着阳光般的亲和微笑,如沐春风。

刚才过去的那个女人,她叫高露露?燕归尘道。

对啊,就是她,那是一个嘴巴很恶毒的女人,忒不是东西了,她每隔一段时间,都来看她的表姐,每一回都冷嘲热讽的,连我们这些外人都看不下去了!小护士低声道。

那为什么,病人不赶她走?燕归尘好奇。

哪能赶走,现出住院花的钱,是宋家向她家借的,宋家人哪敢把人家赶走?唉,谁让宋家人穷志短呢,作孽啊,那高露露,简直不是东西,仗着父母有钱,百般羞辱自己的表姐,我听说啊,她老妈宋小红原本还是宋家童养媳,后来翅膀硬了,嫁给了高将军,成了豪门阔太,一转身就对宋家趾高气扬

护士们你一言我一语八卦着,燕归尘一下子就明白了宋家和高家的微妙关系。

燕归尘心里真不是滋味,事情都怪自己,当年宋义就是因为自己才死的,自己对得起谁啊!

如果宋义现在还活着,估计早就是大将军了妥妥的大领导,他的儿子孙女,也是衣食无忧的公子小姐。

哪像现在这样,生活很不如意,最糟糕的是,宋义的孙女宋子瑜,还得了渐冻症,真是晴天霹雳,祸不单行。

燕归尘走到病房外,隔着门上的玻璃窗,看到里面两个姑娘家家在斗嘴儿。

半躺在床上的,是一个面容清秀,长得过分漂亮的年轻女子,脸蛋略显苍白,身子也单薄,大概二十出头。

这个美女,应该就是宋义的孙女宋子瑜了,长得倒是绝色,可惜得了绝症!

燕归尘心里暗暗可惜,如果说,按照女人的姿色打100分,宋子瑜可以打97分,扣三分是因为她生病之中,素面朝天,少了一点颜色。

而高露露,虽然走到哪里都有回头率,但是,她只能打85分,差了宋子瑜老大一截。

美女和美女之间,那也是有巨大差异的,高露露只能算美女,而宋子瑜可称为红颜祸水,只是,她现在祸不起来,生了重病。

其实,燕归尘看女人,更看重灵魂,一个有趣的灵魂,和美丽的肉体一样,同样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我说表姐,你这个病,我再一次咨询了一下美国的医生朋友,他说了,渐冻症是绝症,治不好的,你将来会越来越僵,最后生活都不能自理哎,到时候,谁给你端屎端尿,那个时候你还有什么尊严可言,我说表姐,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呀!高露露感叹,语气之中,不乏幸灾乐祸。

露露,你可以离开了!宋子瑜沉着脸道,素面朝天的绝美脸蛋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情。

我不走,大伯大娘才刚出去,我是来照顾你的,我跟你说,我又把前男友给甩了,现在交了个更帅更有钱的富二代,呵呵,这已经是我的第九个男朋友了,他现在对我简直是千依百顺,表姐,看看,我这个LV的新款限量版,就是他刚才给我买的,好看么?高露露得意地拿起包包,不断炫耀。

宋子瑜沉默,但还是点着头。

表姐,人呐,我觉得健康才是第一位的,你看看你现在,生个病,就活成了这样,想当初在燕大的时候,你不但是校花,还是学霸,更是学生会主席,满满的光环,走到哪都是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可是有什么用呢,那些都是无根的浮萍,一个病,就能把你给打趴下!高露露道。

人无法预知自己会生什么病!宋子瑜道。

就是啊,这就是命,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表姐,你到现在都还没有交过男朋友吧,也没跟男人牵过手吧,可惜了,你这个病,平均就能再撑个四五年,或许你这辈子,都是个雏了即使到了阎王爷那里,估计也是被其他风流鬼嘲笑的份,我以前对你是羡慕嫉妒恨,现在,反转了!高露露开始露出獠牙。

露露,我知道你以前就对我不服气,也好,你现在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如果这就是我的命运,那我愿意去接受命运给我的最终审判,我不怨恨任何人,也不怨恨命运好了,说完了,你现在可以走了吧,我还要休息!

宋子瑜脸上变得淡然,似乎并不为高露露的嘲讽而生气。

燕归尘在门外,对宋子瑜对待生死的觉悟很是诧异,这样的豁达和坦然,居然出自一个二十岁的美女,真是难得。

但是,宋子瑜这样的态度,却让高露露很不爽,她要打压,要嘲笑,要狠狠地摧残宋子瑜那颗清高的心。

表姐,再等等,我跟你说,我都已经交了第九个男票了,你呢,你可要抓紧,否则,你到死估计还会是个雏,就你现在的病,没有哪个男人敢要你,你或许永远都不知道那种滋味,要不要我给你说说,或者给你找个男票玩玩?这是我这个做妹妹的,为你考虑的最后一件大事,省得你白来世上走一遭!高露露揶揄大笑。

我不需要,你就尽情嘲笑我吧,你越是嘲笑,就越说明,上学那会儿,我给你造成了多大的阴影面积!

高露露被气到了,连忙深吸一口气,展颜一笑:我不生气,我跟你生什么气,表姐,我告诉你,我现在赢你了,彻彻底底地赢你了,我高兴得很!

你赢我,那是因为我生病了,否则,你就是再投胎一百次,都赢不了我一次,露露,你只能赢生病的我,健康的我,你一辈子都赢不了,这是不是让你很恼火,很不甘心?宋子瑜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

表姐,你别得意,看看你现在这样,我心里舒爽得很,赢了就是赢了,无所谓什么时候!倒是你,到死都还是处女,你有男朋友么,有么?!

高露露得意非凡,哈哈大笑。

宋子瑜脸色苍白,心里像是被刀子剜到一样,很疼。

哟,表姐,你生什么气,我说的是事实,你的小拳拳握这么紧做什么,想打我,呵呵,你的手脚都没劲了吧,过几天估计都动不了高露露揶揄着,心情终于又舒畅了。

请你离开,高露露,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宋子瑜大叫,声音有些变化。

哟哟哟生气了,我不过是说了大实话,这样就受不了了?咱们在燕大的时候,你不是最牛么,但有什么用,老天都看不过眼你的光芒四射,真是天妒红颜,哈哈,现在整个世界都抛弃你了,我高露露,现在就是比你出色,比你优秀!高露露得意大笑。

露露,你得意个什么劲,我告诉你,我不但有男朋友,他现在还是我的未婚夫,我就问你气不气

宋子瑜又气又急,话一出口,自己就惊呆了。

她真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这种事,怎么能不过脑子地瞎说呢,人家高露露又不是傻子,稍微打听一下,就能揭穿自己,到时候,丢脸的还不是自己?

嘿嘿,表姐,你就嘴硬吧,你以为,我会信么,表姐,你这是失了理智,开始口不择言了高露露冷笑。

燕归尘站在门外,听着宋子瑜被这样嘲讽,心里更不是滋味!

真是罪孽,当年宋义为了掩护自己,牺牲了,他原本是不该死的啊!

现在好了,自己连他的家人都照顾不到,整整六十年,不闻不问,自己到底要欠他多少,一条命?一整个家庭三代人的痛苦和遗憾?

如果宋义泉下有知,会不会从棺材板里跳出来,打自己几个耳光,或者打宋小红母女几个耳光?

高露露,怎么说也是宋家的亲戚,怎么如此毒舌地向自己的亲人开炮,这到底是亲人,还是仇人?

自己打听到的消息是,宋义的养女宋小红后来不当童养媳了,转身嫁给了一位将军,从此飞黄腾达。

而宋义的儿子宋伯仁,心灰意冷颓丧了好些年,直到四十岁才娶了现在的妻子郭燕,夫妻二人相濡以沫,育有两女,天可怜见,都是罕见的大美女,可惜,天妒红颜,大女儿大半年前查出了绝症。

必须医好宋子瑜,必须让宋家人的生活好起来,尊严也恢复起来,否则自己永远不得安息!

燕归尘念头一起,再也无法选择沉默,他毅然决然地推门而入。

两个女人转头,看向燕归尘这个闯入者。

你谁啊?

高露露皱眉,看到燕归尘,她一下子就想起来,那是从电梯一起上来的小帅哥,长得比明星还好看的一枚小鲜肉。

原来你就是子瑜的表妹高露露啊,我常听子瑜说起,幸会,幸会,我叫燕归尘!燕归尘微笑着打招呼,帅得一批。

燕归尘你难道是我表姐刚才说的男朋友不,是未婚夫?高露露震惊了,她真的对宋子瑜刚才的话,很怀疑。

宋子瑜也懵圈了,鬼使神差地,她怎么就冒出个未婚夫?难道是这个人,在外面听到自己吵架,进来帮自己解围的?

连燕归尘也愣了一下,未婚夫?

这个高露露看到自己的第一反应,居然以为自己是宋子瑜的未婚夫?

哈哈,这对号入座的能力真的很强大呀,她刚才对宋子瑜的气话,得有多介意啊!

自己要不要帮宋子瑜圆一下这个小小的谎言?

一刹那,燕归尘就决定帮忙了,因为给一名伤心中的绝症患者一丝小小的安慰,燕归尘乐意为之。

没错,我就是你表姐的未婚夫,请多多关照!燕归尘微笑着,顺势而为,走到宋子瑜身边,替她倒了杯水,一边眨眨眼睛示意,一边笑道:子瑜,你表妹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来,先喝杯水,润润嗓子!

宋子瑜这才缓过神来。

她非常感激突如其来的燕归尘,并且几乎要感动哭了,哪怕燕归尘是陌生人,但是,这个陌生人这会儿出现,简直就像是脚踏七彩祥云的齐天大圣,来拯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

啊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宋子瑜都得了绝症了,她何德何能,还能有那么帅的未婚夫?你们疯了,你们在骗我,我不信,打死我都不信

高露露仿佛被迎头暴击了一万点,禁不住歇斯底里大叫起来。

抱歉,事实就是如此,是吧,子瑜?燕归尘抓住宋子瑜的手,飞快在宋子瑜额头上亲了一下,转头看向高露露,微笑。

一瞬间,宋子瑜懵了!

她身体禁不住颤抖着,脸颊发烫,但是,在高露露面前,她死死忍住了,努力让自己镇定起来。

而高露露也懵了,她立马抓狂,气急败坏:可恶,可恶,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居然对我撒狗粮我会调查清楚的,这一定不是真的,你们想要骗我,门都没有!

  • 我从史前来 截图1
  • 我从史前来 截图2
  • 我从史前来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