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叶今九朝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

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

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阳光阅读

作者:细雨圣一

时间:2019-08-02 14:54

评语:没想到就这么成了。

叶今九朝小说叫做《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这里有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小说在线阅读。叶今九朝小说主要讲述了:叶今急着找别人成亲,可惜别人要么被吓跑,要么媒婆被男方家拒之门外,今天她自己去找村里最后个适龄男子九朝求亲,没想到就这么成了。

精彩节选:

前面板着脸,一身黑衣的人叶今认识,他是九朝的仆人阿吉。

而在他身后,还站着一个头戴斗笠,一身暗红锦衣,长身玉立的人。

叶今自然而然将视线落在他身上:“你是九朝?”

对方声清如月道:“是。”

“那你今天不是来跟我成亲的吗?请问你这身装扮是怎么回事?”叶今抽着嘴角道。

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搞这么一身装扮,难道是羞于见人不成?

这时一直默默无言的阿吉突然冷硬出声:“公子病弱,怕风。”

叶今恍然道:“原来如此。”

见阿吉一张臭脸,活像有人欠了他钱一样,叶今不由多看了他两眼。

“姑娘不打算请我进去吗?”一旁的九朝又出声,说完还低低咳了两声。

“哪里哪里,方才我还正打算去接你们呢!”叶今笑着侧身,让出门来,阿吉恭敬地退到一边,等九朝先行他才紧跟而上。

叶今将他们带到堂屋之后,差剪月沏了茶。

阿吉说要回去取一些东西,他一走,屋子里就剩下叶今和九朝两人。

叶今指了指桌边的椅子:“坐吧!”

九朝闻言便坐了下来,只是那衣袂款摆间自然流露的优雅矜贵,让叶今莫名觉得熟悉。

就仿佛她的两个前世里,那些身份无比尊贵的名门贵胄。

随后叶今想,可能是因为他衣着的问题吧,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沦落至此,他也依旧是富家公子的着装。

叶今紧挨着九朝坐下来,撑着下巴一瞬不瞬地打量着他:“九公子该不会打算今日戴着这东西与我拜堂成亲吧?”

随着她的靠近,一股女子的幽香扑面而至,面纱下他的眸中闪过一丝波动,随后便淡淡嗯了一声。

接着又道:“我不胜酒力,又持病在身,今日成亲,还要劳烦娘子替我尽宾主之礼。”

这回叶今不淡定了,按照他这意思,是他披着“盖头”被送入洞房,她留下陪客人喝酒?

我去,这是什么操作,到底他俩谁才是女人?

好在这亲事对她来说也就是江湖救急,这些旁枝末节自然也不会在意。

于是便点头道:“好说好说。”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阿吉就回来了,他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在叶今的默许,剪月的愤愤不平中,直接开始了婚房的改造。

当然,所谓的婚房,实际上就是叶今的闺房。

时过晌午,陆续有宾客上门,受里正的影响,来的人还算多,叶今和剪月忙里忙外,直到里正登门,吉时开始。

农村成亲没那么讲究,今日叶今就只穿着一身算不上喜服的红色衣裳,和九朝的一身暗红,光看颜色倒还搭配。

只是等两人往堂上一站,乡亲们看到九朝头上的斗笠时,顿时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叶今将九朝的原话又当着众人说了一遍,喜婆有眼色,就直接让两人开始拜堂。

拜完了天地,等要拜高堂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怒喝声。

“好你个贱丫头,你翅膀硬了,居然敢背着我们找野男人!”

众人往后看去,果然看到一脸怒容的赵秀娥正大步往里冲。

她个子高,又生的状,这一动怒看起来简直是架势十足。

乡亲们不由看向叶今,心道今天这个亲怕是结不成了。

就连叶今身后的剪月都吓得变了脸色。

可再反观叶今这个当事人,脸上不仅没有惧意,反而带着泰然自若的淡笑。

等赵秀娥走近,叶今才道:“这不是叔母吗?怎么现在才来?哦,都怪我,光顾着请人来观礼,居然忘记请叔母了!”

“贱蹄子,你敢骂我不是人?”赵秀娥气的指着叶今的手指都在发抖。

她又道:“也难怪,你这个没教养的东西,找野男人的事都做的出来,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

叶今淡淡道:“叔母一口一个野男人,请问野男人在哪里?我的夫君有名有姓,叔母说的莫不是他吧?”

赵秀娥伸长了脖子,红着眼道:“没错,我说的就是他,你别以为有男人要你你就出息了,你也不看看他是个什么货色,以为蒙着脸别人就记不得他干的那点腌臜事了吧?”

她说着便朝着九朝扑过去,一边道:“我今天非要看看这下流胚子的真实面目!”

眼看她的手就要碰到九朝斗笠上的面纱时,一旁的叶今突然伸手,握住她的手指用力往后掰。

赵秀娥当即疼的哀嚎连连,叶今松开手时,她也跟着倒退了几步。

等反应过来,更是变本加厉地大声咒骂,倒也一时不敢再上前,边上的村民见状连连相劝。

叶今不理会他们,反而转过身,牵了九朝的手安抚道:“夫君别怕,娘子说了要保护你,便会做到。”

说完又牵着他到一旁的桌椅坐下,抬手利落地为他沏了一杯茶,接着道:“等我一会儿,我们就接着拜堂。”

这时身后赵秀娥的怒骂声一声比一声高。

“叶今,你这个不孝的东西,没有父母命,媒妁言,你和这个野男人就是私相授受,按规矩应该沉塘!”

叶今回身望着她,眼中神色平常道:“说我不孝,你以为你是谁?至于以往你是怎么对我的,我相信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

“再说媒聘之事,我和我夫君皆是无父无母,如今不自己做主,难道要等你这个对我既没有生养之恩,又没有照拂之情的外人来做主吗?”

说到这里,叶今神情终于浮现出一抹绝不退让的冷色。

众人纷纷劝赵秀娥道:“叶家娘子,不然就算了吧,这女大不由娘,再说你们还隔了一层!”

赵秀娥横眉冷竖:“不行,她父亲从前临走时将她交代给我,她的事就必须由我做主,无论如何,这门亲事我是绝对不会同意!”

她说的理直气壮,要是没有原主的模糊记忆,叶今险些要以为她真是个一心为她的严苛家长。

倒是周围的宾客,见两人各不相让,一时都消了声。

虽然大家都在劝赵秀娥,但心里实际上都无不认为,以赵秀娥的蛮横霸道,这事真要闹起来,最终吃亏的肯定还是势单力薄的叶今。

所以到了此时,大家都目光齐齐看向叶今,想知道她接下来会如何应对。

叶今迎着这样的目光,径直走到里正的面前,颔首道:“里正伯伯,我要的东西您带来了吗?”

  • 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 截图1
  • 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 截图2
  • 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