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34言初江盛安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23334

23334

23334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笔尚

作者:路西法

时间:2019-07-19 14:27

评语:让她绝望。

言初江盛安小说叫做《23334》,23334小说是由路西法所著的短篇虐恋小说,这里有23334小说在线阅读。言初江盛安小说主要讲述了:言初天真的以为只要她不放弃江盛安这块石头总有一天会被她打动,可是她渐渐的明白的有些东西不是努力就能换取回报的,一次次心如刀割的伤痛让她绝望。

精彩节选:

破旧的厂房,尘埃飞扬,言初醒来就发现自己被结结实实绑在椅子上,嘴被胶带严严实实封住,无法出声。

她记得今天特意准备好要参加股东大会,一出门便被人从背后打晕。

再睁眼,就是在这里了。

这时,一个黑布蒙脸的男人从门外进来,一把撕开她嘴上的胶布。

疼痛使得言初声音干哑:“你们是谁?”

其实她心底已经有答案了,想要阻止股东大会的人,不是江盛安就是蒋玥。

“言小姐,江总的命令,我们不得不从啊。”满脸横肉的男人轻佻地抬起言初的下巴,“要怪就怪,你不该挡人财路。”

他掏出尖刀,刀锋发出凛冽的光。

“他付你多少钱,我可以出双倍。”言初情绪并没有太大起伏,甚至可以称得上冷静。

“江总许诺的条件你给不起。”男人有些意外,却并未动摇。

“黄泉路上虽孤单,但好歹乐得清静,抱歉了。”男人附身在她耳畔笑了笑,话音落下,刀锋一转,对着言初腹部便是一刀狠狠扎进去,鲜血顷刻染红洁白的衣裙,滴滴答答往下流。

“唔……”言初痛苦的闷哼一声,直到此刻她才彻底相信江盛安是真的心狠手辣,

为了除去她这个眼中钉,如此不择手段。

“老大,老大!”一个小个子男人跑进来,语气慌乱:“警察好像找到这来了!”

“马的,谁走漏了风声,赶紧出去看看情况!”男人将刀藏在门后,迅速跑出。

趁着两人出去查看情况的当口,言初脸色苍白的倒在地上,她拖着椅子爬到门边,挣扎许久后,被捆着的手终于摸到了刀。

喘着粗气,她痛苦地握紧刀柄用力割断了身后的绳索,瘫在地上呻—吟了一会后才费力爬起,两手捂住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从后门往外逃。

那两人随时会过来灭口,她不能死在这!她还要为爸爸报仇!

厂房后门,出来便是一座大桥,言初拖着万分沉重的身子,一手捂着伤口,沾满鲜血的另一只手扶着护栏往前走。

天空黑云密布,有沉闷的雷声从远方传来。

“言初!”

她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转头看去,一速刺眼的车灯照射过来,她下意识地抬手去挡,

还未看清对方,就感觉到强如万钧的力量迎面撞了过来。

言初身体一轻,风扬起她的长发白裙,如同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

然后是无法抗拒的重力,扯着她飞速下坠。

刺耳的刹车声中,被汽车撞飞的女人落进江中,溅起巨大的水花。

殷红的血在水中蔓延,散开,然后归于平静……

豆大的雨点落下来,天地都被雨幕笼罩,好似要冲刷掉这世间一切的血腥,肮脏。

远处的教堂,钟声敲响。

另一边,江家。

江盛安坐在沙发上,没有开灯的房间一片昏暗。

股东大会言初没有出席,按理说他该高兴。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浓重。

好似,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永远失去了一般。

有人按响门铃,他回过神起身去开门,门外是熟悉的两个人,上次见过的警察。

“江先生,我们来通知您一件事情。”女警攥紧了手中的照片递过去,声音沉痛。

江盛安接过照片,看着里面蒙着白布眼眸紧闭的女人,只觉得像是在那一秒,世界坍塌沦陷。

他的心,直直地坠入了万丈深渊。

“您的妻子言初,已于今日晚上八点,确认死亡。”

“我们怀疑这是一起蓄意谋杀案,初步锁定嫌疑人为您的特助,蒋玥。”

14:26

言初是在一阵眩晕中醒来的,缓缓睁开了双眼,房间的消毒水气息浓得刺鼻。

四周瞥了一眼,她怎么来医院的?难道是江盛安?自嘲一笑,怎么可能呢……

这时,门外传来声响,听口吻像是医生:“还好病人送来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但她似乎并没有求生欲,建议你们多注意开导病人,让她积极接受治疗。”

“好,我会努力的。”是郁寒的声音。

原来是他救了自己。

言初转过头,一双眼眸如同死水,不起半分波澜。

一阵短暂的脚步声过后,一个陌生的男声在门外响起:“boss,之前您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了。”

“如何?”

“言总的死的确不是意外,似乎是蒋玥母女动的手,江盛安……好像也知道这事。”

那男声不过是平常的汇报语气,他的话却像一道惊雷,在言初耳边炸响。

爸爸的死,是蒋玥他们做的……

她们怎么可以,怎么敢!

言初指甲深深扎进手心,她却浑然无觉,强行拔掉针头,她掀被而起。

“此外,我们在调查过程中,还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男声仍在继续向郁寒汇报。

言初扶着墙一步步挪到门口,费力地推开门,嗓音干涩沉痛:“我爸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言初。”郁寒回头,眼中满是惊喜:“你终于醒了。”

“告诉我!”

郁寒看着言初执着的眼眸,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市二医。

这几天江盛安因为公司的问题忙得焦头烂额,此刻坐在蒋玥病床边,眼底有着淡淡青黑。

这时,助理带着一份文件来到了医院,表明这是以言初身份邮寄来的。

“什么东西?”他揉了揉眉心,一脸疲惫。

助理瞥了眼病床上的蒋玥,拆开包裹看到里面的东西说道:“江总,是离婚协议,还有……婚戒。”

江盛安面色一变,他抢过包裹拿出里面的文件,婚戒掉了出来,在地上囫囵滚了两圈,不知所踪。

他之前签好名字的离婚协议书,旁边已经签上了言初的名字。

“她人呢?!”江盛安捏着手里的离婚协议,无名火不停在胸口翻腾。

助理垂眸回答:“不知道,电话打不通。家里门卫那边也说,夫人前几天和一个男人离开后,再也没回来过。”

“给我找,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不过是这几天心里不舒服不想回去面对她,她便敢逃走!

“是。”

见对方没走,江盛安不耐烦地抬眉:“还有事?”

“有。”助理目光落到那份被总裁攥在手里的离婚协议,连忙垂眸继续开口,“刚刚得到消息,股东会议那边,说夫人……言小姐的股权准备转移给郁家大公子,郁寒。”

“你说什么——!”

江盛安匆忙离开医院,赶往公司。

他走后,蒋玥额头裹着纱布,声音却不再像江盛安在时一般,装得虚弱。

“言初手里有江氏股份,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一直没查出来!”

因为言父的死被江盛安发现,言家的产业大半被江盛安吞并,江夫人的位置她势在必得。

可如果言初和郁寒联手,郁家那种高门世家,江盛安未必他们是对手。

江盛安助理站在她床前,也是眉头紧皱:“我也刚知道,之前言初就是用这个威胁江盛安延迟离婚。”

“那我们不能再等了,言初必须死!”蒋玥拉着男人的手,语气冰冷。

  • 23334 截图1
  • 23334 截图2
  • 23334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