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一顶花轿十里红妆

一顶花轿十里红妆小说

一顶花轿十里红妆

方圆 ● 著   /   古代   /   已完结  
来源:追书云 时间:2022-08-05 23:12

《一顶花轿十里红妆》纳兰若雪轩辕泽小说在这里提供免费阅读全文。纳兰若雪没有注意到每个人不同的眼睛。仪式结束后,她坐在座位上,但眼睛微微抬起,扫了一圈大厅里的年轻人。这一眼,如秋水,滋润溪流,轻轻拂过那些人的心。只要一眼,那些人就像雷击,颤抖着,都觉得月亮像梦一样的眼睛,看着自己!心底的跳跃又跳了起来,原来,三位公主看中了自己!

开始阅读

月华的开国皇帝轩辕羽未定江山的时候,曾和前代北疆王称兄道弟。两个人兴趣相投,豪爽大气,于是结拜为兄弟。那时,轩辕羽并不知道北疆王的身份。直到他后来夺了皇权,大定天下的时候北疆王前来道贺,他才明白。于是,两人定下了互不侵犯的盟约,并准许两国之间的子民可以自由往来贸易!

只是后来,两位老皇帝去世后,这份情谊慢慢的就淡了。大殿之上几乎所有人刚才都看到了太子和北疆公主相互敬酒的事,如今瑞王爷又对着纳兰若雪献殷勤,那些在座的公主小姐们就不高兴了!

一个异邦的公主而已,凭什么一而再的夺取月华最优秀的男子的目光?端妃柳眉不甘的一挑,红艳的唇角漫开一抹不怀好意的诡笑。看着大殿中献舞的舞姬一曲毕徐徐退下,微微前倾着身子,她恭谨又状似无心的对上首的皇上道,“臣妾早就听说北疆的女子极善歌舞,不知今日能否有幸一睹三公主的美妙舞姿?”

她的话看似是对皇上说的,可声音并不低,离她不远的纳兰若雪自然也听的十分清楚。大殿上许多人都听到了,特别是两个正值妙龄的皇家公主。她们出身皇家,自幼便有极严厉的教养嬷嬷教其针织女红,皇家礼仪。更有皇上专门请的女官教她们琴棋书画,歌舞技艺。只是,她们身份尊贵,寻常人是没有资格让她们现身一舞的。这两个公主里,五公主善琴。据说琴音宛若仙乐,引来了不少飞鸟和鸣,也因此曾得皇上大家赞赏。而六公主则是善舞,去岁皇上大寿,六公主就曾以一曲《飞天舞》惊艳四座!参加宫宴的人都在说,六公主的舞姿飘然若仙,就像是天上的仙子降落凡尘,美艳的让人无法忘记!

此时,听到端妃这样当着她的面公然赞赏纳兰若雪的舞技,六公主就有些不高兴了。她低低的冷哼一声,挑衅的瞥了纳兰若雪一眼,等着看她对端妃这句话的反应。

殿中所有的大臣以及家眷们,都那么同一时间看了过来,那些小姐们的目光就更加明显,都含着说不明的意味……

“雪儿舞技浅陋,能得端妃娘娘赏识是雪儿的荣幸。只是前几日感染了风寒,身子还没全好,这跳舞是要费力气的……”她抬眸浅笑,“我这几个侍女却都是善舞之人,娘娘若不嫌弃,就由她们为皇上皇后献上一舞可好?”

她的话说的也是恳切,加上前几日她病了的消息众人都是知道,也就觉得她这样说已经是给了端妃面子。端妃嘴一动想要说什么,却在看到皇上微有不悦的一张脸后,咽下了话。撇了撇嘴,头扭向了一边。

“公主客气了,能看到北疆的舞蹈,也是朕的福气!”轩辕无痕瞪了端妃一眼后,回头对着纳兰若雪温和一笑。

“是啊,能在公主身边伺候的,定然个个不凡,本宫等近日可要一饱眼福了。”皇后也笑吟吟的开口,目光隐含警告的瞧了端妃一眼。这个女人,就知道惹是生非!一点也不安分!

端妃觉得委屈,可又不敢和皇后对着干,扁了扁嘴,垮下了一张俏脸,愤愤的摘了一颗葡萄送进嘴里。

纳兰若雪微微一笑,对着身后抬了抬玉手,她身后的十个侍女便都走了出去。众人只觉的眼花缭乱,彩衣飞舞。待看清时,那十个侍女已经围成了一个圆圈。一只手举起放在胸前,一只手垫在底下呈托式,左腿微微抬起弯曲,右腿朝后踮起脚尖。只这么一个起式,就是大殿上这么多人从来没有见过的。他们的目光顿时亮了起来,期待的看着这些服侍艳丽的侍女们。

纳兰若雪的身后,几个拿着乐器的乐师奏响了优美华丽的乐曲,那十个侍女的身子随着乐曲徐徐转动。抬手,抖肩,扭腰,抬腿!艳丽的裙角不时的旋转出一朵朵美丽的花朵来。她们的舞步大胆而奔放,完全不同于月华朝的女子。那高举的芊芊玉手,清脆的击掌声,以及她们妩媚勾魂的眼睛,一眨一抛之间,都像片片柔软的羽毛,轻轻拂过大殿中那些男子的心。让他们的心里痒痒的,酥酥的,周身涌动着兴奋的激越的血液。

虽然她们都带着面纱,看不清楚脸。可只看她们婀娜多姿的纤细身材和那一双双勾魂摄魄的眼睛,那也让人想入非非而不能自持!

这样的女子,简直就是人间尤物啊!若是能将这样妩媚妖娆的尤物弄回家里那该多好啊!于是,包括穆盛天在内的那些官员们,都瞪直了眼睛痴痴的看着殿中跳跃转动的女子们……

这些人中,却并不包括轩辕泽轩辕瑞和纳兰辰逸。轩辕瑞的注意力都还集中在纳兰若雪身上,所以对那些跳舞的侍女,他完全没有看。

纳兰辰逸则是听到纳兰若雪口中的‘雪儿’两个字时,身体明显的震了一下。脑中似有什么久远的记忆被唤起!隐约中,也曾有个小小的雪团儿般可爱的小人儿站在自己的面前,扬着笑脸张开双臂喜滋滋的唤他,“爹爹,抱抱雪儿……”

那是他和海清韵的女儿,他的第一个女儿纳兰若雪!因为她娘亲极喜爱雪,便为她取了若雪这个名字。而她,也娇美可人,玉雪聪明……

轩辕泽此时悄然抬眸,透过彩衣飘飞的身影,看着那个眉眼含笑,悠然而坐的女子。雪儿?会是巧合吗?云轻扬曾唤念儿‘雪儿’,因为她是纳兰丞相的嫡女纳兰若雪。纳兰若雪,她叫这个名字又有何意思?

彩衣飘飞间,那个纤细美丽的女子如花影般变换不定,长长的羽扇般的睫毛盖住她灵动透彻的眼睛,在她的眼下投下一片阴影。她垂眸,手指间转动着白玉杯,悠然自玩。

轩辕泽心中一顿,眼中突然冒起凌厉的华光,定定的看着她的手指。春葱般的玉指纤细修长,白皙的和那白玉杯几欲成为一体。几个指头轻轻转动,白玉杯随着她的手指一圈圈转动,杯中的酒满满的却不曾洒落一滴……

这个动作,她是无心的,许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吧!

可是,轩辕泽的目光却一下子炙热起来。他没有忘记,在太子府的花园里,有一个女子也曾摘下一朵花,执在手中,拿着花柄转动着玩……

此时,大殿中那些侍女们已经一曲舞毕,施了礼后退回到纳兰若雪的身后。

“妙啊,北疆的歌舞果然不同一般,令朕大开眼界!”皇上带头拍起了手,连声赞道。紧跟着,那些大臣们,皇子小姐们,也都拍起了手,口中,都是赞赏之词。只是,男子的赞赏欢喜都是真的。那些小姐们虽然看在皇上的面子上嘴里说着恭维的话,可是心里,还是不甘的很。

得意什么,每日里苦练舞技的侍女而已。要是那个纳兰若雪自己跳,还不知怎么样呢,没准,还不如她们。只是这话,她们却不敢说出来,只是勉强笑着,几个相好的时不时交换一下不服的眼神。

端妃也随着皇后身后拍了拍手。哼,这个纳兰若雪好大的架子,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驳了自己的面子,竟派了几个侍女应付了事!还害她被皇上皇后数落。狠狠的瞪了纳兰若雪一眼,端妃便不愿再看她,扭头,热切的目光再一次落到轩辕泽身上……

“陛下,雪儿听说太子妃可是京中有名的才女呢,一手双笔画更是超凡,不知雪儿能否有幸见识一下太子妃的才艺?”纳兰若雪站了起来,看了纳兰若雨一眼,低头恭敬的对轩辕无痕道。

纳兰若雨正在想着刚才的舞蹈,突然听到自己被点了名字,忙抬头看去,就瞧到纳兰若雪正在哪里邀请自己。她一愣,随即又有些欢喜。她的大名,竟连北疆都知道了吗?

轩辕无痕一听,眸中极快的闪过一道厌恶。划过后亲切的笑问着纳兰若雨,“太子妃?”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