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晋朝最强屠夫

晋朝最强屠夫小说

晋朝最强屠夫

袖里藏锋 ● 著   /   都市   /   未完结  
来源:追书云 时间:2022-08-04 15:03

《晋朝最强屠夫》的主角是石涂和冉闵之间的故事,作者袖里藏锋,小说写得晋朝最强屠夫小说免费全文:冉闵烧营的一把火,直接烧进了慕容熙的心中。“当阳,你说,后赵那些狗娘养的,是打算骚扰我们到天亮么?袭营,纵火,他们真将我堂堂城卫军当做乞活军了不成?当阳,当阳,你就别扯你的山羊胡子了,快给老子拿个主意啊!”

开始阅读

“监军大人,既然皇上将这三千士卒交在我手中,我想的自然是如何将这三千士卒最大限度的带回去。而今燕狗围困,难道监军大人您还有什么好方法不成?”

“带回去?哼,我看见的,却是你跟你那个狗杂种弟弟串通一气,明明下面燕狗势大,你不坚守待援,反而想要冲杀!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石望那个杂种,一直把你的战马照顾得好好的,老子还没有吃豆子,你的战马就能够吃豆子!好计划啊好计划,石涂,我命令你,现在就把军权,给老子交出来!”

石镐双斧出手,两道寒光,在石涂面前骤然闪亮。石涂眉头微微一皱,两眼望着石镐,右手中的双刃矛仍旧杵在地上,纹丝不动。

双斧未曾及身,就嗡然而止。

“石涂,莫非以为老子不敢杀你?别以为你那个身份就能保命,说到底,不过是一杂种尔。你终究是个汉狗,杀汉狗,就跟切狗宰羊不差!说,这军权,你是交,还是不交?”

面对石镐的步步紧逼,石涂眼神微微游离,发现周围的汉家步卒个个脸上愤慨,蠢蠢欲动。尤其是当石镐反复强调“汉狗”二字之时,那些士兵,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

这也是石镐此人胸腹城府,才导致他看不清楚眼前的形势。若是在襄阳城中,石镐就算是踩在汉家士卒头上撒尿,也不会有人暴起反抗,毕竟那里是胡人的天下,那里最犀利的武器,就是胡人。可这里不同,这里是瞬息万变的战阵,别说是他一个石镐,就算是石虎突然死在战场上,那也是正常的事情。

所以此时若石涂一声令下,周边那些汉卒定然会群起而攻,将石镐瞬息斩作肉糜,可叹石镐仍不知此要害,还在石涂面前耀武扬威,他的皇家身份,让他自大了。

但石涂心中却很矛盾。石镐轻易死不得!虽然石涂是石虎的干孙不假,但按后赵国军规,汉家士卒当中的胡人监军地位无比崇高,必须保证监军的安全,除非战至最后一人,否则监军死,则全体殉葬!虽然石涂手中这支部队已经折了一半,但还剩下一半汉家儿郎。如今石镐步步紧逼,若是将军权交出去,石镐必然不会同意配合冉闵行动,冲击燕军,但若不交,那石镐已然是亮了兵刃,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怎么办?”

“石涂!”石镐又是一声大喝,激得周遭士兵纷纷侧目,有的士卒已然抽出长刀,那刀口摩擦的声音,滋滋让人竖毛。

“石镐!”

石涂双目怒瞪,右手双刃矛陡然爆发,有若蛟龙直取石镐胸膛。

那石镐也非易于之辈,一见长矛袭来,顿知石涂已然起了歹心,当下也不犹豫,右手大斧格挡,侧身跨步,左手大斧狠狠照着石涂面门斩去,同时口中大吼:“汉狗!你胆敢冲我挥舞兵刃,定要灭你全家,火炙锅煮,挫骨扬灰!”

“咣当!”

双刃矛跟石镐右手大斧接触,传出一声巨响。纵然石镐是单手执斧,石涂也是右手擎矛,在力道上,差不多是半斤八两。然而石涂左手却没有闲着,闪过石镐那猛烈一劈之后,戴着铁拳套的左拳,就狠狠地轰向石镐面门。

石镐也是军阵中往来的一号人物,否则明知石涂勇猛,又怎么会轻易动手?正是因为石镐心中对石涂这个“假胡”在后赵当中的名声早有所不满,此时只不过是借机发作而已。看到石涂铁拳袭来,石镐只是冷笑,微微一偏头,铁拳擦过他的耳畔,石镐整个人人以左肩为锥,狠狠地合身向石涂撞去!

“找死!”

左拳落空的石涂,看见石镐团身撞向自己,丝毫不觉惊慌,他甚至没有退步让位,反而迎身而上,仍由石镐左肩顶上,在两人接触的刹那,石涂微微侧转身体,让石镐的左肩顶着自己胸膛,滑向他的右肋之下,同时他左手张开,回收扣向石镐的后颈!

饶是石镐经历阵仗无数,又怎么会想到石涂居然自露空门,当左肩顶住石涂胸膛开始滑动的时候,石镐心中就感觉不妙!

但事已至此,石镐再是觉得不妙,也已经晚了!石镐身高不如石涂,再加上他是矮身冲撞,那左肩一滑,半边身子就被石涂狠狠地夹在右臂之下。

“石镐,我要杀了你!”

石涂左手扣紧石镐后脑,右臂收紧,左臂发力,只听的连串细微的骨裂之声,那石镐脸色顿时变得一片胀红,舌头吐出老长,如同一条将死的老狗!

“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他!”

周围的士兵们在齐声大吼,而那几个石镐的亲兵,却是脸色发白,不敢开口。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若是石镐死,以石涂为首的汉人铁定是不会让他们好过,平常时候身为胡人的那种傲气,在周遭那些军汉的鼓噪下,早已经泄到千里之外,那怕是胡人,在暴怒的汉人面前,也是胆怯的。

“将军!”

而就在石涂快要因为身边的气势而失去自我控制能力,对石镐下手的时候,张四方突然冲了上来。

“将军,留他一条狗命罢!”

平常里胆怯得像个大姑娘的张四方,反而是现场当中最冷静的一个,他的话,像是一盆冷水,扑了石涂一头一脸,顿时让他发热的脑袋,温度降低下来。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