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阳春三月花好时节

阳春三月花好时节小说

阳春三月花好时节

天下归元 ● 著   /   古代   /   未完结  
来源:阅文 时间:2022-01-21 19:09

铁慈慕容翊铁俨小说名叫《阳春三月花好时节》,是天下归元创作的优质言情小说,铁慈慕容翊铁俨阳春三月花好时节小说精彩节选:倘若平日,铁慈也不在意做一个送物的工具人。她和老师傅师哥们开牌局,十有九输,并不是她人笨,确实是刁滑流氓功底不足,今日却也有其他事。嘴边却答:“好呀,喊三师姐一起。”

开始阅读

好半晌王然一声尖利的惨叫才冲出包厢冲向大街,满街人群惶然回首。

包厢里,惨叫声中,手持铁棍的铁慈,笑吟吟道:“看,这下就不怕被拆穿了哦。”

“咔嚓。”

一声脆响,忽然在辽东汝州某处庄园的阴暗地下响起。

骨裂清脆的声音,在幽深的地牢里听起来分外的瘆人。

一根木棍哐当一下扔在地上。木棍上斑驳的颜色,乍看像是纹路。仔细看却都是殷然的血。

狱卒牛头踢开木棍,扭扭脖子,掰了掰手指,咧嘴一笑道:“这骨头,恁硬。”

刑架上的人没有应答。长时间的折磨使他已经丧失了全部的力气。一条腿以奇怪的角度斜斜垂在一边。

地牢里只回荡着囚犯紊乱而粗重的喘息声。

牛头有些焦躁。忽然抬头看了看,迅速换了谦恭柔顺的表情。低头退到一边。

有人轻轻地自台阶上走下来。

地牢上方缝隙里透出的一些微光,越过他的袍角。那是极其华贵的深紫色,妆花明锦质地,暗花四合如意连云纹,间饰如意头、金锭、方胜、古钱、犀角暗纹。以浅金线绣神兽纹样,兽尾以银丝织就鱼鳞纹,凶兽纹样从劲健窄瘦的腰身一直延伸至平直的肩头,在肩头以镀金黄铜五爪件扣住,垂下重紫玉缎披风,流水一般一直倾泻至地,步履间隐隐露出袍摆更为华丽的八幅海水江崖祥云纹饰,越发显得华贵威重,身姿颀长。

顺着他线条优美的颈项延伸向上,看见的却是银白的面具,一直遮至额头,额头肌肤莹洁如玉。

四面的牢丁和负责刑讯的牛头马面,都垂下头。

“使主。”

来人很随意地嗯了一声,走到刑架前,一根手指抬起犯人软垂的头颅,那是一张中年人的脸,受刑之后的面容憔悴却依旧狞狠,只是这狞狠在看见面具男子的那一刻,便瞬间消逝,眉眼之间细微的惊恐一闪而过,整个人不可控制地发起抖来。

面具男子却像观赏美人一般观赏着这张脸,笑道:“想不到杨大人这般有志气。”

那人嘶哑地道:“我忠心耿耿,无愧于王。”

“可是有人说你身为辽东王宫宫军都督,却在王宫禁卫中安插私人,并交联大乾朝廷,有不法来往,在你府中,也搜出了不少盛都名产,你怎么解释,嗯?”

“汝州望族,谁家里没几件盛都名产?那所谓私人,我根本不知道他和我有远亲关系,来自盛都。”那人悲愤地道,“你们这些无良鹰犬,罗织罪名,构陷忠良,你们才该下地狱!”

他忽然挣扎起来,铁链在空寂的室内啷当作响,碰着了断腿,他发出一声惨呼,却又恨恨吐一口淤血,骂道:“尽管使出你们的伎俩!爷爷我说一个字便是你孙子!”

“我可没你这么大的孙子。”面具男子摇头,低头看看这人的断腿,啧啧一声道,“忒惨了点儿,牛头,杨大人是尊贵人,你怎好如此粗鲁。还有,这狱中寒冷,如何就穿这么点?快拿点粗麻布来。”

牛头便殷勤去找麻布,片刻捧了来。

“这样披不住啊,再拿点胶来。要那种最黏的鱼胶。天可怜见,受了刑流了血,一定很冷吧?”

他语气温柔关切,那杨大人反而无措了,怔怔地看着他。

绣衣使是辽东王麾下一支秘密侦缉情报机构。不属于任何职级管辖,直接对辽东王本人负责。除了搜集境内外军情政情,暗中护卫大王之外,还享有对百官的监察提告秘密审讯之权,向来是辽东王手中带着暗刺的网,生着铁爪的鹰,王驾麾下百官,闻其名而丧胆。

这个组织原本叫例竟门,意思就是进了以后照例完蛋的意思。后来大王嫌弃血腥气和阴气太重,给这个组织的人亲自定了锦绣蟒袍的制服,好添些堂皇之气,又改名叫绣衣使。

绣衣使的成员,大多从民间搜罗各方才能。负责行动的骨干力量,则选取无依无靠的孤儿自幼培养,以养蛊的方式百里选一,所以人员个个精悍。

眼前这位神秘的使主,没人见过他的长相,也没人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他也是孤儿出身,在组织内人挡杀神佛挡杀佛,逐步爬上高位,而他接任使主还是近年的事,他接连救过大王三次,深受大王信任。在上任使主遇刺身亡后,便被越级提拔。而他也不负大王爱重,上任不久,便不怕麻烦地设立密闻匣,鼓励全民密告,自己带领属下日夜甄别查办,由此揪出了好些隐藏在汝州的细作和居心叵测者。

杨雄是宫卫都督,本是极受信任的大王近臣,但这样的要紧位置,难免为王者所忌。一旦事涉谋反,必然会受到严查。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