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重回七零养大佬沐红玉

重回七零养大佬沐红玉小说

重回七零养大佬沐红玉

九月初四 ● 著   /   现代   /   未完结  
来源:追书云 时间:2022-01-15 12:06

主角是沐红玉段崇文的小说名字是《重回七零养大佬》,是由作者九月初四倾情所著,柒一文学为您提供重回七零养大佬小说免费阅读。一大家子怎样也不舍得手上粮票、肉票顺手便是一把往外撒的段崇文。沐卫佳脑子一转,就想到了娘家人二哥家的次女,那时原身才十八,但从十二岁刚开始就肩负起做一大家子人饭食每日任务的她或是有一把好技艺的。

开始阅读

沐红玉摸了摸瘪下去的肚子,伸手去拿班车上一直没打开的那个铝制饭盒,不料还没把饭盒打开呢,就听旁边有个女的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

王翠花的男人是九大队的大队长刘继宗,今天这个特殊的国庆日子是要到政府开会的。

刘继宗三代贫农,也是数代单传,王翠花嫁过来十多年了才得了刘根儿一个宝贝儿子,从小就疼着宠着。刘老爷子是曾经立过大功的烈士,刘老太太当年也为全面胜利立下过功劳,刘家人的日子在乡里也是数一数二的滋润。

刘继宗要到乡政府开会,六岁的刘根儿哭闹着非要跟来,王翠花也就随着他,一家子干脆套了牛车来了乡里。刘继宗进去开会,王翠花就带着刘根儿去供销社买了点东西,其中就有一包花生米,打算带回去拿油炸一炸再吃的。

不曾想刘根儿正是逮啥吃啥的年纪,王翠花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这熊孩子就抓了一把花生米塞嘴里头了。王翠花也是乡下人习惯拍了他后背埋怨了句,没想到这孩子突然就捏着脖子使劲抓挠,脸色也从红变紫,一看就是被花生米哽在咽喉喘不上气来。

刘翠花吓得够呛,四十来岁年纪当然听说过有人会被东西给噎死,可落在自己身上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只能凭着本能伸出干活人的大手在刘根儿后背啪啪拍打,无助地嚷嚷着别人都听不懂的话。

这样下去可不行!待会儿要是被她把东西拍进气管里可就麻烦了。

上辈子做了那么多年医务工作的沐红玉将饭盒往包袱里一塞,上前两步将刘根儿从王翠花手里给抢了出来。

“你干什么?”王翠花儿子被抢,整个人都炸了,扑过来要把孩子抢回去。

“你先让开。”沐红玉这会儿也没多大力气了,只能侧过身子暂时挡着王翠花。从后面环抱住孩子,双手放在孩子腰腹部抱拳,在里面的手握拳,大拇指突然用力向孩子的腹部施压,迫使他上腹部下陷。这么一来,膈肌突然上升就会使孩子的胸腔压力骤然增加,大量的气体上涌排出,从而顺利将堵塞的异物排出来。

这种“海姆立克”急救法不但是医者必学的,也是后世许多人都要掌握的,在沐红玉二十来年从医生涯中也救过好几个孩子,这时候用出来姿势标准,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王翠花都还没绕过她的后背,刘根儿就张嘴吐出了一个带着血丝的花生米,“哇”地一下哭出声来。

王翠花一愣,沐红玉已经把一边哭一边咳嗽的孩子递了过来:“他没事了,下次吃东西的时候小心点。”

王翠花这才反应过来,先是抱着看了下确定刚才都快没呼吸的儿子重新有了活力,松一口气之余,再疼爱孩子也禁不住一巴掌拍下去:“叫你嘴馋!噎死你可怎么办!”想起来又十分后怕,连忙给沐红玉道谢。

“没事,顺手而已。”沐红玉救人太多已经麻木,拎了饭盒出来打开。

她看见了什么!本来以为杨峥好心塞的饭盒里装的吃的,谁知道里面花花绿绿一大堆,全是钱和粮票,粗略一看几码好几十,不由就是倒吸一口凉气。

王翠花伸着脖子也看到了饭盒里装了什么。不过,她家里头本来就富裕,倒是没多大感触,只是从沐红玉动作里约莫猜出点什么来。

“同志是刚从益县来大鱼乡的?这个时候还没吃晌午吧。”王翠花眼珠儿一转,指了车站旁边政府斜对面一个门脸:“伟人说过‘人要知恩图报’,我们家根儿的这条命是同志你救回来的,别的你可能不稀罕,我请你去国营饭店吃碗面吧。”

这个建议很合沐红玉胃口,但她坚决推辞了王翠花报恩的说法,准备一个人去吃一碗面再步行回九大队。只是她低估了这年代国营饭店营业员的素质,她还没进门呢,就有个三十多岁男人站在木板门旁边,翻着白眼问:“干什么的?要饭去别处。”

沐红玉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暴脾气压了又压,才从包里拿出二两粮票和几张角票来,“我吃饭。”

“吃饭!这都什么时候了,早就下班了。”男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饭店里挂着一个老式挂钟,沐红玉总算是看到个时间,下午两点四十。

就在这时候,王翠花的声音犹如天籁:“大喜兄弟,这位同志是我家亲戚,赶车才刚到车站,你能不能通融一二,就给她下碗面。下次,下次我给你送几个鸡蛋来。”

肉眼可见的,大喜兄弟就变了脸,“翠花嫂子说什么鸡蛋,我们做的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工作,我这就去给这位同志下面。”

“同志,我们进去坐会儿吧。大喜是饭店大厨,这个时候的确是他的休息时间,你也别介意。”王翠花牵着刘根儿进门。小声给沐红玉解释说,整个大鱼乡只有这么一家国营饭店,大厨是她娘家一个远亲,所以才能有这样的特殊照顾。

骨头汤煮面味道香得很,和沐红玉前世那些添加剂味道的食材截然不同,一碗面她吃得是狼吞虎咽。

“同志你赶车到车站,是打算去哪个大队?”车站的位置正好是整个大鱼乡中间,十个大队路上已经过了五个,这乡场镇所在的是六大队,剩下四个大队里九大队是王翠花夫妻的大本营,十大队在深山她也熟,七八大队也都是顺路的事。

“九大队。”沐红玉总算是觉得胃里热烘烘的又有了能量,一边掏出钱和票准备付钱,一边回道。

“哎呀!”王翠花一拍手,“那可真是太巧了!咦?你去九大队,去九大队谁家!”

“我叫沐红玉。”

王翠花一愣,“沐红玉!沐卫军家老大。”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