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诗剑奇情录

诗剑奇情录小说

诗剑奇情录

江寒 ● 著   /   都市   /   已完结  
来源:阅文 时间:2022-01-14 19:59

《诗剑奇情录(张洛薛寒雪)》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诗剑奇情录张洛薛寒雪小说内容节选:「莫非莫长老打算参加这次帮主选举?」张洛疑惑地问。”“那是没有的,即使莫飞雄还有什么野心,他也不会干这样违反帮规的事,这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这是因为莫飞雄新收了这位徒弟。”苏海长说。

开始阅读

“江湖上都说鞠仁武乃是与人争斗时被人重伤而死,也不知是真是假。”花无常说道。

“江湖上能够重伤乃是杀死鞠帮主的人屈指可数,此说恐怕不尽确实。”罗潇雨说道。

几个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谈些异闻,也算是打发闲暇时光。张洛看到他们后,就又重新站了起来,走到他们的桌前,向着几个人一拱手说道:“几位,久违了。”

罗潇雨等人正沉浸在江湖异闻的谈论中,忽然听到张洛的声音都吃了一惊,等到他们抬头看清了来人的模样,俱是面色惨变。戴宗越因为吃过张洛的苦头,因此反应更加剧烈,额头上竟然有丝丝汗珠滚落,一时失声道:“你要干什么!”声音颤抖不已。

张洛看着几人的反应,心中不禁暗暗发笑。殊不知是因为当时他们俱被张洛等人的武功所惊,此番又意**见,故而一时失态而已,并非是他们胆小。

慕蓝雨却并不晓得这些情事,见到几人的反应大为不屑,说道:“师傅,这几个人是谁?怎么显得那般胆小?”

张洛止住慕蓝雨:“莫要胡说。”又转过头来对着罗潇雨等人说道:“几位莫怪,我只是有个问题想要问问各位,并无他意。”

罗潇雨双手抱拳说道:“不知道少侠要问什么,但有所知,无不奉答。”

“据我所知,我师叔,也就是阮天悲,与苍叶真人之间的争斗是极为隐秘的,并没有几个人知道,你们是怎么追到锦官城外的?”张洛问道。

“实不相瞒,是柳无痕柳师兄告诉我们的信息。”

“不知哪位是柳师兄?”

“他在锦官城外就与我们分散了。当时他已经受伤,我们本想将他送到医馆,然而他自顾自的离开了。”

“他有没有说要去哪里?”

“这个确实不知。”

“我刚才听你们说也要去君山?”

“是的,难道少侠也要去凑热闹?”

“不错,我这个人生来就喜欢凑热闹,丐帮帮主大选这样的热闹当然不能不去。”张洛继续说道,“既然几位也是要去君山,所谓同道既是朋友,不如我们一同前往如何。”

“这个?”罗潇雨看了众人一眼,“既是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丐帮是江湖中立派时间时间悠久的帮派之一,其源头据说是在西晋末期五胡乱华之时。当时异族据主中原,因为战争频仍,流血漂橹,造成大量的流民失去土地,流离失所。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失去了生存的空间便渐渐的沦落成了乞丐。但是当时因为战争的缘故,社会极其动荡,土匪、流寇横行,又加之兵患严重,因此但凡有些势力的人为了自保往往组织各种自卫武装,那些处在底层的乞丐更容易遭到白眼甚至侵害,故而乞丐们也纷纷成立了一些自卫团体,后来这些乞丐组织便渐渐成为了今日丐帮的雏形。

君山是丐帮的总舵所在地,据说是丐帮首任帮主云山龙定在此处的,丐帮的所有的大事小事往往都在这里举行。现任帮主鞠仁武在一个月前因为重伤身亡,根据丐帮几百年来的帮规,三大长老决定在冬月十二日进行帮主大选。根据丐帮的帮规,选任帮主的方式有两种,其一是根据前任帮主的指定,其二是在君山丐帮大会上选出,一般情况都是通过武比的形式选出新一任的帮主。但是此次帮主大选跟以前不同,因为鞠仁武在离世在江湖上产生了极大的震动,也引起了了种种的猜测,于是江湖上的各大门派也都派了代表前往君山,一来是受丐帮的邀请做个见证,二来也是为了一探究竟。因此此次君山武比便显得比往日更加的热闹。

“张少侠,依你看此次丐帮大选,谁的可能性最大?”罗潇雨对张洛说道。经过几天的同行,张洛跟罗潇雨等人已经相熟,此番几人在岳阳城的龙潭客栈里歇息。距离丐帮大选还有三天,因此他们没有直接到丐帮的君山总舵,而是在岳阳城里暂时歇脚,也顺便一览洞庭风光。八百里洞庭湖速来盛名满天下,但凡是到岳阳城里来的人无不被其波澜壮阔所震撼,禁不住吟诵孟山人的“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的诗句。

“执法长老虽然在丐帮中的声望最高,但是三长老的武功已经不在鞠仁武之下,可以称得上是丐帮第一,但是此次大选如此蹊跷,或者有意外发生也未可知。”张璐回答道。

“以张少侠看来,莫非此次丐帮大选另有隐情,别有变故。”罗潇雨说道。

“我等俱是局外之人,并不晓得内情,也不过胡乱猜测罢了。”张洛说道。

“据说鞠仁武有一个女儿,武功也甚是不错,此次可能也会参加比武,只是不知道与三长老相比,孰强孰弱。”催命鬼手严成说道。

“之前并没有听说鞠仁武有什么子女,此番突然冒出一个女儿来,倒是让此次帮主大选多了些变数。”罗潇雨说道。

几个人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的扯着闲谈。张洛除了偶尔回答罗潇雨抛过来的话题之外,几乎不发一言,将茶杯举到口边轻轻抿着,面色沉重,倒像是怀着极深的心事。忽然屋外响起几声鹧鸪的叫声,张洛将手中的茶杯放到桌子上,对着罗潇雨等人抱拳说道:“小生有些私事需要处理,就此告别,稍后再会。”说完就像屋外走去。“师傅,等我一下。”慕蓝雨听到张洛要离开,便急忙喊道,但是张洛几个腾挪之后便不见了身影,只留下慕蓝雨气的在那里直跺脚,倒是看得罗潇雨等人暗暗发笑。

张洛离了龙潭客栈之后,便向南行去,在城南门外五里左右的一间道观门前停下。道观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墙面已经斑驳,大门上的红漆也多已剥落。在大门的上方有一个牌匾,上面写着“紫云道观”四个大字,俱是用篆体刻就。大门两旁还竖着一副对联,上联是“众妙之门是谓玄之主”,下联是“群魔尽扫是谓武之真”。张洛看罢对联,便推门进去。道观的大门虽然是紧闭着,但是里面却没有上拴,轻轻一推就开了。进到里面迎面而来的是一株千年不老松,枝繁叶茂,高约十几丈,横围约有两人合抱。巨松根脚下围起一个花坛,用青石砖砌成,里面种着些奇花异卉,上面飞着几只色彩斑斓的蝴蝶,迎着风扑过来些许花香。

张洛四周里望了望,只见四面墙上画着许多画像,佛祖舍身饲虎,目莲下地狱救母,十八罗汉,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竟然都是佛教的内容。“这个道观有些意思。”张洛暗中想道。这个道观亦僧亦道,倒也算是一个奇观了。张洛观看未必,忽然一道劲风向他袭来,抖擞精神,一个侧身躲过,只听得哄得一声响。张洛回过头一看,之间位于门左侧的一个水缸裂了个七七八八,里面的水一下子全都流到了地面上。

张洛不禁暗中叹息了一声,只是这声叹息未尽,便见一个人影向他冲过来,犹如一阵狂风,扬起许多尘沙。在张洛的眼前便是一道白影。伴随着狂风而起的还有三声叱响,只见三道精光向着张洛射了过来。张洛急忙用手中的折扇将三道精光拨开。原来向张洛射过来的是三个紫丁钢针。张洛拨开三枚钢针的同时高喊一声:“莫要玩了。”但见拿到白影却像是似乎没有听到的样子,依旧向着张洛疾驰而来。在距离张洛不过尺许的时候双掌化钩,向着张洛脖颈抓过去,赫然是丐帮不传之秘擒龙手。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