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重生之斩缘

重生之斩缘小说

重生之斩缘

木子0314 ● 著   /   现代   /   已完结  
来源:有书阁 时间:2021-11-25 23:56

小说《重生之斩缘》大结局免费看,小说讲述了主角白宛若和沈胤轩之间的故事,白宛若放下头,装作没想过,他过去也是这么说的。曾有一段时间,她们最亲密的时候,她一直对他说,她那小小的名字叫“若若”,他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叫她“小白”,他说,他们有了孩子后,就叫她“若若”,那么他们的孩子,无论男女,都叫她“小白”。

开始阅读

“没事,今天就随便吃点就行。你别出去了,咱们好好说会儿话。”说着,白老爷就拉过了柳莹的手。

白宛若转头,看到了满脸羞涩的娘亲,只撇开了头,闭上了眼睛。她的,傻娘亲,傻女人。

柳莹接着去厨房忙活,白老爷在院子里陪着白宛若。

“若若,想爹爹了没?”

白宛若记得,原来每次白老爷这么问她,她总是大声地说,“想!”而后总是赖在父亲的怀里,“爹爹,你不要走了好不好,若若吃的不多的,娘亲也吃的很少,咱们的银子够花的。”她一直一直都只是一个单纯想要留住父亲的女儿。

可这一次,有着那些‘记忆’的她,不再单纯了。她不想撒谎,如果事情依旧如‘记忆’中一般演变,她宁愿没有父亲,永远都没有。经历过大家族的那些勾心斗角,白宛若最最想念的便是在镇子上平平淡淡的生活,虽然被人骂是没有父亲的野孩子,也总比丢了性命强。如果可以,她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岁月静好。

白宛若虽然已经看清了所谓父亲,可娘亲依旧沉沦,她只能勉强自己,点了点头。

柳莹很快就准备好了饭菜,白老爷看着桌上的饭菜,皱了皱眉,“怎么吃的这么差?不是跟你说了,不要省银子的吗?”

白宛若看着桌上比往日好上许多的饭菜,垂下了眼眸。白宛若明白娘亲的心,但凡是个女子,都想要一个能守在身边的夫君,便是不能天天厮守,至少隔三差五也该能见上一面。一年见几次面,真的太少了。只是娘亲从来不说,父亲从来都装糊涂。父亲大约以为,他只要给了她们足够的银子,她们就不会再有所求了,否则,就是得寸进尺。

白老爷说,这次回来,是特意来给若若过九岁生日的。白宛若听到这句话,惊了一惊。与‘记忆’中相同的梦境,让白宛若很害怕。这些日子,只有娘亲,她只有隐隐的害怕,可是父亲出现了,她突然间有了不好的猜测。

白宛若是相信的,相信人是有前世和来生的。因为这样,她才能安慰自己,前生她造了太多的孽,这辈子才会过的这样艰难,她的每一次忍耐,每一次受的折磨,都是为了来世修行。还完了前世的债,她下辈子才有可能幸福。

可是......白宛若希望的来世不是这样的,她可以有同一个母亲,却不想有同一个父亲,同一个身份。她不是没有想过,老天看她过的太苦,死的太冤枉,所以给了她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可是,这条路,好难走,她觉得,仅凭她自己,她很难不重蹈覆辙。

白宛若自从醒过来之后,虽然极力安慰自己,这段时光是老天爷看她可怜,补偿给她的,可其实内心深处,却是有着恐惧的。她因为有孕被困在那个院子里的时候,曾经看过不少稀奇古怪的话本子,其中有几本,说的就是有些含冤或者不甘而死的人被害而亡之后,重回人间的事。她曾经也畅想过,若是她生产那天死了,若是她重回人间的时候,所有事情都没有发生就好了。她不会像话本子里的那些人一样,去报复什么人,去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她只想避开,带着娘亲远远避开这些人。只有将死的和死过的人才会知晓,能活着,能重新活一遍是多么幸福而不可能轻易达到的事。

自从回了白家,自从嫁去赵府,自从那荒唐的洞房花烛夜,自从有了那个孩子,白宛若一点一点地丧失了活着希望,也知道了,她不会是那个被老天眷顾的人。不然,老天不会看她渐渐走向绝路,却不给她安排一个救星。

因为绝望了,所以老夫人送来的所有补品,她都尽量往肚子里塞。老夫人以为她不知道,以为她是个穷酸的,眼皮子浅的,看到好的东西都不放过。其实她知道的,孕妇若是吃的东西过多,孩子是很容易长的过大的,孩子一大,她年纪尚小,是很容易难产的。他们这样的大户人家要的,一直都只会是孩子,所以,她被牺牲绝对是最后的结局。她不怕,痛快死了,总比苟且活着强。有一个身份混乱的孩子,已经够了,她不想再有一个或几个。即便只有一个孩子,她若一直活着,不知道东窗事发的那天,该如何面对孩子的目光。

现在父亲来了,跟记忆中一样,在她生辰之前的十天,到了这里。记忆之中,很快,父亲就要跟母亲摊牌了,然后,十分大度的父亲,会给娘亲半年的时间的考虑。考虑是跟着他一起回白家做妾,还是,他再给她们母女一笔银子,数目不大的银子,让她们......自由。

父亲给的选择,其实很残忍,他欺负的,便是母亲的无依无靠,无亲无故。其实他很清楚,除了跟着他回白府,只能依靠父亲生存的母亲,几乎没有别的选择。便是白老爷给她们母女再多的银子,她们无权无势,只母女相依为命,时间一长,迟早会被这个吃人的世道吞噬。母亲其实是别无选择的,最可笑的是,母亲其实对白老爷还有一点期盼,希望他能护着她们,在那陌生的白府之中。

可其实,白老爷在说出这两个选择之前,就已经放弃了她们。

白宛若看着言笑晏晏的母亲,看着温柔以对的父亲,却再没有当年的幸福感觉。父亲的到来,告诉她,她逃不脱既定的命运。她终将回到白府,做那个只能唯唯诺诺,不可以有骨气的庶女、野|种,而后,她终将嫁个那位对原配妻子念念不忘,甚至连洞房都不愿意进的赵府大爷,之后,她恐怕要装傻,把赵家二公子当做她的新婚夫婿,直到他残忍地道破真相,‘他要她,可是他不想娶她。’最后,她终将死于难产。她的娘亲,终究再次,白发人送黑发人。

“啊!”白宛若想到最后,尖叫一声,晕了过去。而后,便是不退的高烧。

心之所向,便是身之所往。若是没有了身体,那去的便是灵魂。

白宛若觉得周身没有一点重量,只随风而飘,面前先是雾蒙蒙的一片,而后,目之所及,是满院子的白绫。便是天色尚暗,那明晃晃的白色却依旧十分显眼。加上未曾消融的白雪,倒是有些许哀伤的气氛。

白宛若不知道自己笑了没,虽然她试图轻扯那已经不存在的嘴角。她不会自大到以为赵府会为了她一个就像是被送上门的继妻而做这些门面,因为没必要。白家不会追究,他刚新婚,赵府为了他这个贵重的嫡子,也不会自寻晦气。白宛若猜测,她虽死了,赵府却不会马上发丧,因为她死的日子太缺德。

虽然赵府是白宛若最不想来的地方之一,可是她终归还是来了。她想看一看,那个孩子。她曾经一直以为,人死如灯灭,一切世事都会因为死亡而消散,没想到,居然不是的。她依旧有惦记的人。她的娘亲,她的孩子。

白宛若在院子里飘飘荡荡,她不知道,那个孩子,现在会在哪里。是在大少爷的院子里,还是在老夫人的院子里,只不过,她知道,孩子有可能在任何地方,甚至在府外,唯独不会在他的院子里。

天色渐渐亮起来,白宛若惊讶的发现,她并不怕阳光的照射。因为,她眼睁睁地看着阳光就那样随意地穿过了她的身体,却既没有书中描写的被灼烧的感觉,也没有做人时候的温暖感觉。

随着天色泛白,赵府渐渐热闹了起来,厨房里准备早膳的,院子里清扫积雪的......白宛若看着府中的丫鬟、婆子开始井井有条地忙碌,开始新的一天。

白宛若最后去了厨房,因为她听说,厨房的王妈妈是个‘包打听’,只要有事发生,不论府内府外,不论大事小事,她都没有不知道的。而且,她是个管不住自己嘴的人,只要别人一撩拨,她就会跟倒豆子一般,把什么都说出来。她死在赵府,王妈妈应该知道她的事,也应该知道孩子的去处。只是不知道,她今天说的,会不会是这件事,若不是,也没关系,她可以自己找,她现在的速度比做人的时候要快的多。

厨房里忙碌的人很多,因为赵府的主子不少。王妈妈虽是个管事,为了早膳能及时弄出来,她偶尔还是会搭把手的,她是个闲不住的人,手脚闲不住,嘴也闲不住。

“大家动作麻利点儿,可别被主子逮到错处。否则,妈妈我可救不了你们。”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