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厉先生我们离婚吧

厉先生我们离婚吧小说

厉先生我们离婚吧

笙笙不息 ● 著   /   现代   /   未完结  
来源:万读 时间:2021-10-21 19:31

《厉先生我们离婚吧》讲述了沈知初厉景深之间的故事,作者是笙笙不息,内容描写新颖,提供给您厉先生我们离婚吧小说精彩章节试读。从手机沈知初就可以感觉到他的忧伤,他在为她伤心,还在死之前还在关心她,她已经很满足了。“到医院再检查一次。”沈知初不以为然:“查了多少次都是同一个结果,秦默,我自己的身体很清楚,也许这就是报应吧……”

开始阅读

她像是雨中的一抹游魂,恍惚间撞上了人,沈知初被这一撞回过神来,慌乱地低下头朝对方道歉,对方是对年轻的母子,女人拉着小孩子的手,声音温和:“没关系。”

小孩儿则昂起头看向沈知初泛红的双眼,小声问道:“姐姐你是在哭吗?”

女人拍了拍小孩儿的头,歉意地看了沈知初一眼,拉着小孩走了。

母子俩背对着她,沈知初听到小孩问自己的妈妈:“姐姐为什么哭?是因为害怕哭的吗?”

“大姐姐怎么会害怕……”

雨声淅沥,沈知初逐渐听不清母子俩说了什么。

沈知初轻轻地捂住自己的胃,仰起头将眼泪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害怕?怎么可能不怕啊,一个人去医院的时候怕,做胃镜的时候怕,被医生单独叫到诊断室的时候也怕,最后被下绝症书的时候更是怕到浑身血液倒流,全身冰冷。

但比起这些沈知初更害怕的是,孤独的死去,身边没有一个人。

沈知初脚步蹒跚的走回去,十分钟的路程让她熬到了二十分钟,别墅里没开暖气,偌大的房间里死一般的寒冷。

沈知初踢掉高跟鞋,像喝醉了酒踉踉跄跄走进浴室,她打开浴缸里的热水,放到一半,前一刻还在坚持的人,这一刻宛如死人一样倒在浴缸里,热水蔓延,人无声无息,大红色的长裙铺满整个浴缸,宛如刺目的血水,衬得沈知初的脸白如宣纸。

她阖上眼睛,脸往水中沉下去,水逐渐漫过头顶,封过了所有感官,短暂的窒息麻痹了她心脏,半晌后,她抑制不住的张了张嘴,热水进了嘴里,一股恶心感从胃里蹿了出来。

沈知初睁开腥红的眼睛从水里探出头,她趴在浴缸上,身子匍匐挂着,胃里像是有只手在抓扯着,她麻木的张开嘴,上身难以自控的抽搐着,她一天没吃饭,吐出来的全是带黄色的酸水,烧得她喉咙痛,眼泪都坠了出来。

吐到最后,沈知初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着地上粘液中的血水,她嘴角微微往上扯,笑意不达眼底,瞳孔里面满是死寂荒凉。

她脱下身上的红裙扔在地上的血迹上擦了擦,她不能让厉景深看到血。

外面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沈知初光着脚回到卧室一头栽进床上,她睡不着,不知道自己得病的时候她还能幻想未来可期,现在,无论她多努力都是垂死挣扎毫无作用。

四年,她用了四年的时间把自己输的一干二净,从满腔喜欢再到如今望不到底的绝望。

这一天,她好像把她这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完了,沈知初把手放在心脏那儿,苦涩嘲讽:明明是胃烂了,你疼个什么劲儿?

放在包里的手机忽然震动,沈知初条件反射的撑起身,以最快的速度打开包翻出手机,当看到屏幕上的来电信息后,她宛如卸掉了浑身力气。

不是他……沈知初你到底在奢望什么?

沈知初呆滞地盯着手机看了两秒,最后手指僵硬的往上一滑接通了电话。

“秦默。”沈知初的声音很沙哑,像是刀锋擦过磨刀石,有些刺耳。

秦默是和她一块儿长大的青梅竹马,俩人不是亲人却甚过亲人,小时候她有好长一段时间都住在秦家,对沈知初来说,秦默就是她的哥哥。

手机里,秦默担忧问道:“知初,你声音怎么这么哑?是不是生病了?”

“有些感冒,刚睡了一觉起来声音沙哑很……”

沈知初话还没说完,电话里的秦默就打断了她,“知初,连我你也要骗吗?你是不是忘记我是医生了?刚醒时的声音和感冒哭过后的声音我还是分得清的。”

她喉咙一噎,像是堵了一块儿尖锐的石头,磨得口腔鲜血淋漓,吐不出咽不下,她说不出半句解释,最后苦笑出声。

秦默问:“知初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吗?”

沈知初握着手机盯着木地板,没人喜欢把自己最软弱的地方展出来,她摇了摇头拒绝,“不能。”

秦默怔了怔,他知道沈知初是什么样的性格,说好听点叫要强说难听就是牛脾气倔,她要是不想说就算你拿铁钳去撬也撬不出半句实话

秦默只能转移话题:“你今天去医院拿体检报告的结果是什么?”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