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巅峰全才

巅峰全才小说

巅峰全才

山间老寺 ● 著   /   都市   /   未完结  
来源:掌中云 时间:2021-10-12 22:53

李睿袁晶晶姚雪菲小说名叫《巅峰全才》,作者山间老寺最新著作,在这里为您提供李睿袁晶晶姚雪菲小说全文阅读,精选内容:心里暗暗看不起李睿,你刘丽萍也是这一点,想和她再提一次离婚的事,可是手下留情又没能制衡她的硬牌,真怕她恼火,于是她只好自告奋勇地和她再提离婚。想到那晚江薇对自己说过的话,便警觉起来,不说话,只是冷冷地望着她。

开始阅读

回到家里,老爸李建民道:“小睿啊,刚才有人打电话找你,我没接,你快去瞧瞧吧。”李睿说:“下回再有电话找我,你接了就行。”李建民说:“那不好,会耽误事的。”

李睿回到卧室拿过手机,点开未接来电看时,上嘴角,怎么会是她?她可是很久没跟自己说话啦。

给他打电话的女人叫江薇,是他在水务公司的同事,一个二十五岁的年轻女子,身材丰腴,肤色极白,长相甜美可亲,留着一条蓬松的马尾辫,在水务公司女性职员里面,论姿色绝对可排前三。江薇前年刚进水务公司的时候,被安排到他们的这个部门工作。彼时袁晶晶还没调到这里当主任,老主任是个快退休的老太太,对李睿比较器重,李睿的副主任职位也是她在位的时候帮忙给申请下来的,所以李睿对这个老主任一直很敬爱。

当时江薇刚刚进入水务部门工作,之前一直没有在这里工作的经历,所以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懂。老主任就让李睿带她。李睿带了她差不多一年,几乎是手把手教会了她在办公室的为人处事能力。近一年的耳鬓厮磨,两人本身都是年纪相差不多的俊男靓女,于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暧昧之情。私下里相处的时候,说几句调笑话,做些身体接触,甚至互发几个成人短信,都是常有的事。

按这个情况发展下去,两人发展成为办公室恋人似乎是迟早的事情。可是好景不长,江薇结婚了,并且新婚不久,就由神通广大的老公家里给她疏通关系,调到水务公司一个清闲的总部里面当文职工作。如此一来,两人再也不能天天见面,独处的机会也不再存在,而江薇似乎也因为嫁作人妇的缘故,对他也不像以前那么热情。再后来,袁晶晶调来了水务防务部门当主任,李睿就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哪里还有心思去招惹江薇。

后来两人的关系也就仅限于上下班的时候偶然碰面点头微笑,寒暄几句也就算了。久而久之,李睿甚至都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位似徒弟似恋人的同事。但是今天,她怎么忽然打来了电话?难道是因为自己即将调走的缘故吗?

李睿回身把房门关上,走到窗前,给江薇拨去了电话。江薇很快就接听了。李睿笑道:“真是受宠若惊啊,美女居然会主动打来电话。”江薇小声说道:“别贫嘴,我在办公室呢,等我出去跟你说啊。”李睿调笑道:“难道有亲热话要说?”江薇嗔道:“去你的。”

过了差不多有半分钟,江薇甜美温和的话语声从电话彼端响起:“好了,我在楼梯间了。嗳,我问你啊,公司里都在传你上调到市里集团的事情,这是真的吗?”李睿再一次体会到了公司无秘密的真理,心想,果然是因为这件事,要是没有此事,她是不是就不会打来这个电话呢?一时间,有些失望,懒洋洋的说:“是真的。”江薇立时激动起来,道:“啊,居然是真的,你……你……”李睿说:“你不敢相信吧?老实说,我到现在也不敢信。”江薇又问:“你怎么调过去的?你关系好硬啊。”李睿嗤笑道:“关系好硬,呵呵,是啊,硬得一塌糊涂,弄得我稀里糊涂。”

江薇叹道:“你这下可是发达了,在万合上班,接触的全是大人物,早晚你也会成为大人物的。”李睿笑道:“借你吉言吧。”江薇嗔道:“你可真不够意思,这么大的好事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可告诉你,你得请客吃饭。”李睿说:“我倒是想告诉你呢,可你对我总是爱答不理,我也不好觍着脸皮找你啊。”江薇笑道:“去你的,谁对你爱答不理了。我也没办法啊,咱俩不在一个办公室了,平时见面就少了,这很自然啊。”李睿酸溜溜的说道:“你还有句话没说出来,你现在可是有老公的人了,还会把我看在眼里吗?”江薇笑嗔道:“去你的,关他什么事?”李睿听到她这句亲热话,心头忽的一热,听出了她对她老公似乎有些不满,要不然也不会用“他”来称呼,便道:“我请你吃饭吧,你挑个时间。”

江薇说:“今晚就好呀。”李睿问道:“你不用回家吃吗?”江薇说:“不用,我那口子出差了,家里就我一个。你要是不请我吃饭啊,我都打算回娘家混饭吃了。”李睿说:“好,那就去你最喜欢吃的那家重庆巫山烤鱼。”江薇很高兴,道:“我爱吃烤鱼你还记着?”李睿不无暧昧的说:“你什么我没记着?”江薇嘻嘻的只是笑,最后说:“那就约好了,下班我去店里直接找你。”

李睿挂掉电话,忽然想起了瘪瘪的钱包,靠,动不动就应承请人吃饭,可包里哪有那么多钱?昨天请同事吃饭,自己没钱结;今天晚上请江薇吃烤鱼的话,也要一百往上,自己可是同样没钱结。这可怎么办?

蓦地里,袁晶晶那张工资卡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何不先用她的钱救急?可马上就觉得不妥。她借这张卡给自己,是要结昨晚的餐费的。既然昨晚没用,那就应该尽快还给她,可不能拿做私用。何况花她的钱请江薇吃饭,自己脸上也无光啊。

正在犯犹豫,外屋忽然响起了老爸李建民跟人打招呼的声音,刚要出去看看是谁来家里串门了,卧室的门很快被人推开,面色凄苦的刘丽萍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他第一眼,眼圈就红了,反手关上门,叫了一声老公,就不可自制的流出了泪水。

李睿没想到她回来的那么快,估计也是被自己逼急了,也没想到她一回来就上演苦肉计,哭天抹泪的,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一下子就陷入了被动,本来还想对她横眉冷对的,可是看她这样子,哪能还狠得下心?犹豫了一下,暗下决心,可以不对她使脸色,但这婚是一定要离的,哪怕她现在悔改也没用,便淡淡的说:“你别叫我老公,我也不是你老公。”

刘丽萍泣道:“你是,你是,你就是我老公。”李睿冷笑道:“是吗?结婚这么多年来,你何时把我当过老公?是当做赚钱的工具,或者发脾气的对象,还是伺候你的仆人?”刘丽萍哭着摇头道:“我没有,我没有……”李睿不耐烦的一挥手,道:“你别哭,演戏在我这没用。你把我的工资卡交出来,带着你的所有东西走人。离婚手续马上就去办,没有回旋的余地。”刘丽萍傻了眼,扑上来抱住他,可怜的说道:“老公,你不要这么狠心好不好?以前是我不对,我也知道错了,我会全改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全改好的。我好好给你当老婆,做家务,伺候爸爸,钱全让你管着……”李睿截口道:“先把我工资卡还给我。”

刘丽萍委屈的松开他,从包里将他的工资卡拿出来。李睿一把抢过去,看着这张阔别数年的工资卡,心中老大不是味儿,问道:“卡里还有钱吗?”刘丽萍说:“你这个月发的工资还没动。”李睿这才略微好受了点,把卡放进兜里,指着门口那些收拾好的包裹,说道:“东西都给你收拾好了,从你的首饰到你的鞋袜,一点不少。你不放心可以自己检查一遍。车虽然是我给你买的,但你跟我这些年确实没怎么享福,我就当送给你的了。房子是我爸名下的家产,你带不走。好了,就这么多,你把东西装到车里拉走吧。当然,走之前先跟我去办离婚。”

刘丽萍已经停了哭泣,听到这悲愤无比,愤愤的说:“李睿,你……你太狠了吧,这是要让我净身出户啊?”李睿道:“本来就要离婚啊,离婚你不得把你的东西都带走吗?这叫提前准备。怎么说是我狠?”刘丽萍扭开头不看他,怒道:“我不离!”李睿冷笑道:“你不离?你凭什么不离?你他么背着我偷男人,还贴补家里的安全套,你说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啊?你他么怎么这么贱啊?”刘丽萍愤怒的转回头瞪着他叫道:“我没有!”李睿嘿嘿冷笑:“你没有?都让我抓现行了还说没有。”刘丽萍叫道:“我姐没跟你说清楚吗?那个安全套是她跟我开玩笑的。你非说我是偷男人。好啊,抓奸见双,你有证据吗?没证据,凭一个安全套就想定我的罪,我不服!”

李睿没想到她竟然耍起无赖来,气得胸中三昧真火烧腾起来,骂道:“我管你服不服,今天这婚就是离定了。就算你没偷男人,我也早受够你了,你根本不配做我们李家的媳妇。你趁早给我滚蛋!”刘丽萍用手背擦干脸上的泪水,语气平静的说道:“李睿,我告诉你,我这两天有新楼盘出售,特别忙,没空跟你吵架。你好好想想,别冲动。”说完拿起包来转身就走。

李睿气得差点没乐出来,最先喊离婚的是她,如今劝自己别冲动的还是她,敢情她是老天爷啊,什么都是她主导的,喝道:“把你东西带走!”刘丽萍就跟没听到一样,快步走了出去。李睿又是气愤又是恶心,追出去时,刘丽萍早消失在门外了。

李建民叹道:“人家都回来主动认错了,你怎么还追着不放?”李睿冷冷的说:“她是认错来了吗?她是耍赖来啦。就冲她这臭德行,这婚非离不可!”

接下来的时间,李睿一直在考虑,虽然是跟刘丽萍手里要回了自己的工资卡,算是小有收获,可另一个问题出现了,刘丽萍要是一直耍赖下去,拖着不离婚,这事可怎么弄?要是真跟她把这事闹大发了,惊动了双方父母,到时候她死追着“抓奸见双”不放,自己又找不出那个奸夫来,自己岂不是就被动了?

他想啊想啊,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一个好办法,到了下午就干脆不想了,打算去水务公司一趟,把袁晶晶的工资卡还给她,还卡之后就去烤鱼店里等江薇一起吃晚饭。

在水务公司,李睿受到了前同事们的热烈欢迎,他表面上微笑以对,心里却不以为然。等找袁晶晶的时候,却发现她不在。有同事告知,她跟水务公司上面的领导陪同政府部门的领导去查看水库的安全工作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李睿有些失望,心里第一次产生了对袁晶晶的思念。

李睿给袁晶晶发去了短信:“我来公司里找你还卡,才发现你不在。你什么时候回来?”这条短信发出去以后,如石沉大海,好久好久都没得到回复。

李睿想,她一定是陪在领导身边,所以没机会回复,又想,九坡镇这次受灾很严重,通信系统到现在还没完全修复,她的手机到了那里以后很可能就没了信号,自然也就收不到自己的短信。这么想了一会儿,又暗自苦笑起来。以前,一听到袁晶晶这个名字,就气恼得不行,气到极点的时候甚至恨不得拿鞭子抽她,可是现在,怎么一想到她心里就充满了渴望与思念?难道说,自己爱上她了?不会吧,自己居然爱上了那个昔日恨不得整死自己的女魔头,那自己不是太贱了?再说了,自己凭什么爱上她呀?凭她最近几天对自己的好?可是这点好怎么及得上近两年她对自己的折磨打压啊。对嘛,自己根本不可能爱上她,甚至一点喜欢都没有。非要说有的话,也不过是留恋她那娇美绝艳的身体。

晚上六点十分,李睿见到了很久没有单独相处过的江薇。虽然在局里上班的时候,隔三差五的都能看到她,但是今晚这次见面,可能出于暧昧心理的缘故,总觉得她比平时要美艳三分。

江薇是那种小家碧玉型的女人,喜欢素面朝天,轻易不施粉黛,梳着一头侧边卷发马尾,辫梢总是绕过肩头放在前面,保持青春的同时又多了几分可爱俏皮。她最大的特点就是肤色极白,好像化不开的奶酪一般,如果是藏在雪堆里,绝对没人看出她来。生着一张略带婴儿肥的瓜子脸,小眉毛小眼,小鼻子小脸,笑起来嘴边就会现出两个深深的酒窝,唇红齿白,端的是个美人。她身材略略丰腴,但绝不显胖,比那些身材苗条的女人多了些丰韵。她今天穿着一身碎花连衣裙,领口比较低,下半身则在裙摆之下露出了一双修长秀美的小腿,脚上一双浅青色的高跟皮凉鞋,裸露出来的肌肤白得炫目。走近桌台看见李睿的时候,未语先笑,露出了迷人可爱的酒窝。

李睿起身迎她,眼睛痴痴的望着她,心中暗想,这样的女人才是我的良配啊。只可惜,我李睿没本事,家里没钱没势,绝对不会令这样的美女托付终身,就算勉强娶到家里,也养不起。刘丽萍就是我的前车之鉴。罢了罢了,谁说喜欢就一定要占有呢?

李睿熟知江薇的口味,已经提前点了一条两斤左右的麻辣口味的烤乌江鱼,里面配菜都是她爱吃的莲藕、笋段、木耳还有魔芋。此时烤鱼还没做好,两人就要了饮料,边喝边聊。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