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相思君知否

相思君知否小说

相思君知否

双映 ● 著   /   短篇   /   已完结  
来源:有书阁 时间:2021-09-28 21:09

《相思君知否》讲述了段灵儿赵献之间的故事,作者是双映,内容描写新颖,提供给您相思君知否小说精彩章节试读。赵献伸拿手说:“丑妃,给朕。”她张开眼睛,定定望着那伸到面前,骨子里分明的大手,眼里第一次显出一副害怕的样子。“不。”她说。内室幽静得幽静,电光火石之间,变故徒生,屋内顿时炸开了锅,若妃发出一声惊恐之尖叫!

开始阅读

“姐姐不肯帮我,”舒婕妤哽咽道,“妹妹便只能长跪于此。”

说是要跪,却不见她有半点矮身的意思,段灵儿懒得与她周旋那些姐姐妹妹的把戏,便道,“有话直说。”

舒凤把袖子卷起来,白皙的小臂上赫然落了一块伤疤,皮肉脱落,伤口化脓,显是烫伤,“我听说姐姐这儿有御赐的烧伤药,是圣上朝已归隐的国医圣手李鬼手求来的,世上唯此一瓶,求姐姐给了妹妹吧。”

到底还年轻,这话说得大言不惭,水汪汪的大眼睛甚是真诚,段灵儿心里发寒,面色倒不动声色。

“我这里没什么御赐的烫伤药,你求错了人,请回吧。”

“有的,一定有的,”舒凤胡搅蛮缠,“圣上亲口告诉我,来找你要就成了,大家同为后宫姐妹,姐姐连这么点东西也要吝惜么,是不是非要圣上下一道圣旨,你才肯给我?”

赵献亲口说的?段灵儿心中一紧,但他的确不曾给过自己什么烫伤药,这难道又是他的欺辱手段?

“言重了,不需圣旨,”侧身给舒凤看身后的梳妆台,“我素日所用的药膏尽在此处,若有你所说的那种,拿去便是了。”

舒婕妤得了允准,忙凑上去挑选,不消盏茶工夫,便欢天喜地捧着个普通瓶子走了。

“娘娘给她做什么,”青瓷不悦道,“那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不过一瓶胭脂而已,拿便拿了。”

“胭,胭脂?”

“嗯。”丑妃淡淡道。

舒婕妤走后,她总觉得有些心悸,仿佛将有大事发生,无端端忐忑不安。转念一想,又不由自嘲,如今境遇已是如此,还能再糟到何种地步,不过杞人忧天罢了。

黄昏时分,果然出了事,若妃带领大队人马,将凤鸣阁围得水泄不通。她匆匆而来,封妃的吉服尚且来不及换下,明明皎皎,红得晃眼。

“丑妃娘娘为何要害我?”若妃气势逼人,早没了当初自称民女时的温柔,回头冲大小丫鬟嬷嬷吩咐道,“给本宫搜。”

“我看谁敢?!”段灵儿直视若妃,丝毫不显慌乱,“你可有圣上手谕?”

“如今你我同在妃位,平起平坐,搜宫这等小事,不必惊动圣上。”

“再者说,”若妃朱唇一抿,“圣上国务繁忙,恐怕也帮不得姐姐了。”她略扬了扬手,“搜吧。”

一声令下,丫鬟婆子蜂拥而上,将丑妃按跪在地,又猛扇了青瓷几个耳光,扯着头发朝墙上撞,登时头破血流。

“别碰她!”段灵儿喝道,“有什么手段都冲我来,她不过是个下人。”

“丑妃姐姐,你眼下已是泥菩萨过江,还顾得上旁人死活,”若妃低笑,附耳轻声道,“待你死了,皇上只为本宫一人所有,我会取代你,成为这后宫之主,母仪天下,也不枉本宫为了这张脸,吃尽苦楚……”

丑妃徒然睁眼,柳絮的脸挨得极尽,狞笑之时,竟扭曲狰狞,恍如地狱恶鬼!

“娘娘,找到了!”一名丫鬟尖声道。

“找到了!”

丫鬟从梳妆台抽屉当中捧出一个巴掌大的东西,一路膝行至若妃脚下,将那物举过头顶,“请娘娘过目。”

若妃伸手去拿,还未碰到便啧了一声,指腹刺痛,她猛地将那物打落在地,众人看去——竟是个三寸余长的布偶,以牛皮筋扎成小人模样,腹刺银针数十,头顶贴着张纸条,上书生辰八字。

“你,你这女人竟如此恶毒!”若妃脸色煞白,愈发显得唇殷如血,指尖戟指丑妃,颤抖责问,“看似淡泊,不争圣宠,却在背地里诅咒本宫与龙裔,你居心何在?!”

段灵儿脑中轰鸣,猛地明白过来,突然造访的舒凤,莫名其妙的烫伤,子虚乌有的御赐伤药,呵,原来如此。

“我们娘娘没有做!”青瓷满脸是血,拼死护主,“舒婕妤今日来时曾翻动过妆奁,一定是她嫁祸我家娘娘!若妃娘娘明鉴,一定是舒婕妤……啊!”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